Stranger Things
评分: +46+x

  知梓以前不叫知梓,也不在Area-CN-05当一个混吃混喝的研究员。

  最初那会她自称Alopex lagopus,是个清闲的外勤特工。的确是很清闲,站点里一般见不到她的影子。毕竟翘班这种事于她而言是家常便饭了,要糊弄上级也有一套。可惜好景不长,这样清闲的日子仅仅在Alopex lagopus入职五个月后结束了。一个荒谬的原因——Alopex lagopus升职了,并将被调遣去Area-CN-05工作。那时Alopex lagopus还赖在自家公寓的被窝里刷微博,当她看到邮箱里的通知时,激动得差点没从13楼一跃而下。

  “工……工作表现良好?出勤次数位于站点前列?还有……在收容异常过程中作出了突出贡献?并且对项目研究有较大的兴趣,掌握了生物基因学的专业知识?故调遣至Area-CN-05担任研究员?什么?”Alopex lagopus本人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丰功伟绩,说是基金会CN分部年度最佳新人也不为过(并不是),欣然受之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Area-CN-05?Alopex lagopus一是不愿意从位处繁华地段的公寓搬迁至某个荒郊野岭的简陋宿舍,二是因为那边的上级太难糊弄了……

  特别是Area-CN-05的副主管,Alen.black。在Alopex lagopus的印象里那家伙对工作的要求很严谨,更不乐观的是,Alen还是研究员的时候和Alopex lagopus在基金会也曾经合作过一段时间,所以Alen很清楚Alopex lagopus的性子。

  “诶,我和Alen相处的时间也不算很长,再者那之后他被调遣去了别的站点,估计他连我的名字,长什么样都忘记了吧?”Alopex lagopus试图这样安慰自己,但思来想去她还是有些坐立不安。为了以防万一,Alopex lagopus提交了修改代号的申请。某种程度上来说,Alopex lagopus这么做不过是自欺欺人。Alen.black的记忆力还没差劲到连不久前共事的同事长什么样都忘记了。

  可Alopex lagopus,不,应该说是知梓,认为自己改变了很多。

  We're like we're like a stranger things very far.我们像是,像是素昧平生的陌路人。

  

  事情比知梓想象中的好得多,宿舍的设施很齐全(自动贩售机,WiFi覆盖宿舍区,宿舍还是单人间实在是太棒了),而Alen似乎早就忘记她了。最庆幸的还是工作量不大,知梓心中描绘的写报告写到叫苦不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这种感觉,更像是到风景区养老啊……文职人员真轻松啊……”升职一个月以后,新人研究员知梓美滋滋地坐在办公桌前感叹道,“不过,规规矩矩上班比以前翘班偷懒的刺激生活要无趣多了……”什么?keter或是euclid级项目的研究?不不不,知梓并非Area-CN-05任何一个项目的负责人,大多数情况下这家伙都是在记录safe级项目的状态,或是整理文档。这一天的知梓同往常一样寻思着打发时间的方法,不料有人突然闯进了自家办公室。

  “喂喂喂进来要敲门,还有你谁……”待看清来者是谁,知梓愣住了。

  “Dr.Svba?Area-CN-05……没工资的客座研究员?”知梓早就听闻Svba和alen关系不错,于是她将Svba视为“不能得罪的人”。

  而此刻的情形明显很尴尬,Svba的神色紧张,看样子是不打算理会知梓的发问,而后者也不敢说些什么。

  “Alen不常来这里吧?”一番左顾右盼后,Svba终于开口了。  

  知梓点点头。

  Svba松了口气:“你是上个月那个新调来的研究员?我记得你好像叫知梓?“

  知梓点点头。

  Svba终于将视线放到她身上,眼神平静如常,但下一秒说出来的话却让知梓有点云里雾里。“这么说有点唐突,但我还是想问问你有兴趣和我打个赌吗?“

  知梓再次点了点头。Svba猜测知梓是下意识地做出这个动作,不过就算她不愿意也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知梓:“是……赌球还是赌马?还是赌下一个触碰SCP-CN-562的D级会不会活下来……额,这个还是算了吧。鬼知道我在想什么。”

  虽然不知道他想干嘛……反正同意先吧。Svba这会儿已经瘫在办公室的会客沙发上了:“都不是……我想赌的是你能不能把这个倒进Alen的红茶里不被发现。“随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小袋的白色粉末。

  知梓盯着那袋粉末,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摊上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不……不成。太危险了……我都不知道那袋粉末是什么东西……况且要是Alen喝了茶出了什么事可都是要我负责的……被他发现的话……Svba你可以帮我收尸吗?”知梓连忙推辞,下意识松开手里的茶杯,想了想,她又加了一句,“惹谁都好就是不要惹Alen啊……”

  “嗯……我知道你会推辞……别担心,这东西只是比沙可啶,就是泻药。至于为什么要给他下药嘛……都是因为他太小气了,连个服务器都不肯借给我,让他吃点苦头解解气嘛……别问我为什么不亲自去!我知道那样会方便很多,但是我更想让他体验一下被自家下属背叛的体验……”说到这里,Svba突然笑了起来,把袋子晃了一晃,不过他很快感受到了知梓眼神里的奇怪,“诶我不是那个意思!反正我们就赌……一台ps4怎么样,赢家还可以任选五套游戏,什么价位的都可以!”即使隔了一张办公桌,知梓都能感受到Svba眼中的炙热。

  “这……什么仇什么怨啊,工作狂魔Svba居然也想着要整人了……服务器遍地都是Svba何必执着Alen家的呢……不过说回来Svba更像是在给我委托一个高难度的任务啊……即使我被发现了,Alen也怪罪不到他头上去……但是ps4和五套游戏……算了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还是试试吧,大不了就……一个月的工资没了而已……”在经历一番胡扯激烈的心理活动后,知梓咬牙决定完成这个赌约。

  I remeber We left the lightThat's ordinary from the start 我还依稀记得,我们为那自始至终平淡无奇的生活增添一抹色彩。

  

  第二天知梓来到工作区的时间早得出奇,早到工作区除去安保就只有她一个活人。

  干坏事当然不能给别人看见了。

  只可惜知梓忘记注意走廊上的针孔摄像头了,确切地说,她根本不知道工作区放置了监控设备。

  “你最好解释一下我的茶杯是什么情况。”Alen坐在转椅上冷冷地盯着知梓。

  而被突然叫到站点主管办公室站着的知梓强装镇定地装傻:“什么?茶杯?主管您的茶杯脏了需要手下的研究员给您洗洗?没问题没问题这种事我在行啊。待会我洗干净了给您送过来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啊……”话毕便要向办公室门口冲去。

  “你再走一步试试!知梓研究员,我看你这个月的工资是……”Alen的话让知梓如坠冰窖。即使隔着一张办公桌知梓也能感受到Alen眼中的冰冷。其程度与Svba昨天的眼神不相上下。

  “主管,我真的不知道您的茶杯怎么了……没证据乱指证其他人……说白了就是血口喷人。”知梓也纳闷Alen怎么发现茶杯里有异样的,明明她看着药粉溶解在红茶里。指纹?知梓特意戴了手套作案,完事之后她也把所有东西物归原位了……

  Alen像是看穿了知梓的心思,他指了指电脑:“别演了。监控录像。我有看这个东西的习惯。安保部门也不是万无一失的,所以……”

  知梓愣住了,半晌才想起赌约的事情……便成了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

  然而Alen接下来的话让知梓有些吃惊了:“没关系……我知道是哪个家伙指示你的,你走吧。”

  知梓吓了一跳,“可是主管……处罚的问题……”

  Alen摇摇头,“工资不会扣,顶多是让你这个月多忙活几天。”

  知梓望了他一眼,又望了一眼,点点头,转身准备出门·。

  就在她即将踏出去的一刻,Alen的声音又从背后传来,却让她冻在了原地,“Alopex lagopus……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知梓停下了脚步。

  是啊,自己为什么要下意识地躲着Alen?若说对方熟悉自己的性子,也不必为了偷懒而改头换面,而且仅仅是改了名字。最糟糕的是,知梓记不清自己与Alen合作了多久,关系怎么样,很多细节也回忆不起来。

  不对啊,明明好像是不久前的事情,为什么她记不清了呢?知梓甚至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在基金会工作的。

  Alen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不过变得不热爱工作了。”

  “你之前不是一直嚷嚷着要当研究员吗,你说你很喜欢SCP-CN-010,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想去本部看看星体狐狸饕餮兔昔日天马还有那只半猫……”Alen继续滔滔不绝地谈起来,好像是在提醒她过去发生的一切。

  知梓不可置信地看着Alen,这个严肃的家伙原来还这么话唠么?不对,自己真的有和Alen谈过这些吗?

  下一秒,突然降临的痛感像一把刀子狠狠地直接插入了知梓如浆糊般粘稠的脑袋中。她的手指像铁钳掐住头,想大声喊叫却无法发出声音。

  在它们将所有浮动的光线吞噬之前,知梓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扭曲,慢慢黑暗下去,深层的记忆逐渐在大脑中复苏。

  We look for stranger things Cause that's just who we are我们追寻着那未知的一切,因为那才是未知的我们。

  

  一年前的Site-CN-21

  “你好,我叫Alopex lagopus!今后咱俩就是搭档了,请多指教!”Alopex lagopus笑着同眼前的年轻男子打招呼,对方则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一截的女孩,似乎不太相信这就是要和自己合作的外勤特工。

  “你……你好……我叫Alen。”Alen那时候很腼腆,看起来比现在好相处很多。当然,笑起来也很好看。

  那时是他们初遇。

  八个月前的Site-CN-21

  Alopex lagopus与Alen又一次出色地完成了异常的收容,任务完成时已是深夜。

  Alen把手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看了看时间,“辛苦了,不过我还是想问问今天有空去吃夜宵吗?”

  Alopex lagopus此时正趴在Alen的办公桌上,大风扇吹得很是舒服,“不了,今天累了。外勤特工还真难当,真羡慕你们这些研究员,天天可以去逗逗指猴看看狐狸……总之我也想这样。最重要的还是可以天天窝在办公室实验室不用出去跑外勤!”话毕Alopex lagopus又伸了个懒腰。

  Alen略带好笑地盯了盯她懒洋洋的样子,“瞧瞧瞧Alopex lagopus小姐又开始念叨自己的梦想啦。你又不是不知道研究员不好当,还有!指猴可不能逗,SCP是SCP又不是宠物。”

  Alopex lagopus不耐烦地瞟了Alen一眼:“是是是研究员大人……所以你今天晚上能载我一程吗?公寓离站点有些距离呢。”

  “好好好Alopex lagopus大小姐……话说起初我还以为你是个善解人意乖巧懂事的小姑娘呢,相处久了原形毕露了吧。”

  Alopex lagopus猛地从办公桌上跳起,一路追打Alen,“善解人意乖巧懂事是用来形容外勤特工的吗!那是来形容女朋友的吧?!”

  Alen一边躲闪一边开玩笑:”你当我女朋友也不是不行呀。“

  Alopex lagopus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滚!”

  那段时间Alopex lagopus和Alen的关系还不错,两个人成天插科打诨没个正经样。又或者说是Alopex lagopus带坏了Alen,那个时候的Alen出人意料的开朗。

  Castles glitter under Spanish skies But I'm just looking after you tonight.西班牙的天空下,城堡耀发着迷人的光芒。而今夜我只想寻找你的身影。

  

  然后命运突然刹车了。七个月前,Site-CN-21收容失效了。

  那天傍晚天气意外的沉闷,太阳被压在阴云后面。Alopex lagopus和Alen吵架了,原因是Alopex lagopus心情不好,Alen又拿她想当研究员这件事开玩笑。两人闷闷不乐地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同样都没心思工作。

  Aen计划对某个Euclid级的收容物进行一次实验,由于实验进程缓慢,Alen把这个任务转交给了另外一个项目负责人。临走时Alen匆匆嘱咐了那位同事几句便离开了。

  不料想实验过程中出现了意外,波及了站点内的大部分项目。

  Alopex lagopus受了重伤,她试图去阻止那些危险的项目出逃,那时她飞蛾扑火般地想给MTF争取一些时间。

  当她倒下的时候,她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见飞溅在墙壁上的血迹,被毁坏的设备上散落着人体的残骸,那些东西属于Alopex lagopus的同事。她曾经和他们中的几个一起去食堂吃饭,吐槽某个站点的主管,也曾经和他们中的几个吵过架, 有许些隔阂。然而无论如何,现在他们的身体都支离破碎,成为了食材般肉块,杂乱地散落在站点各个角落,Alopex lagopus甚至还能辨认出许些面孔。她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连同着身上的撕裂的伤口一并艰难地呼吸着,麻木地看着那些怪物在站点内猎食。

  她活了下来,MTF的队员在废墟里找到她的时候,差点以为那是一具损坏程度较轻的尸体,一具会呼吸的尸体。

  至少Alopex lagopus是这么认为的。

  Alopex lagopus的伤势得到了控制,但她受到了过多的刺激。

  事故发生一个月以后,Svba难得抽空陪Alen去疗养院探望Alopex lagopus。

  Alen攥着拳头,“Svba……麻烦你了,本来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但是……但是我真的不敢一个人去面对她……这次的事故,多少与我脱不了干系。”

  Svba的声音显得十分淡定,“一点也不麻烦,我怕你出事,过来给你打个照应而已。”

  Alen苦笑了一下,“我能出什么事,Alopex lagopus不还没完全痊愈吗?她能跳起来打我不成?”

  Svba看了他一眼,“他们还没告诉你吗?她一醒来就在病房里尖叫,然后试图拔掉身上的双侧鼻导管和输液器,身上好几处缝合好的伤口都崩裂了。她被转移到疗养院半个月来,砸坏了不少东西,病房里也是被她弄得一片狼藉……总之,她现在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诊断说是相当严重的双相障碍,也就是躁郁症。”

  Alen没答话,只是低着头默默地走着,空荡的走廊里只听得见二人沉重的脚步声。

  “你这样过去不过是在找打。她知道你是那个项目的负责人,所以……喏,前面就是病房了,我在门口等你。”

  Alen知道Svba要说什么,Alopex lagopus很有可能会怪罪自己,甚至,这次的探望会给她造成二次伤害。可他只是点点头,步入了病房。

  病房里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消毒水的气味,所见之处皆是压抑的白色。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瓷砖地板,白色的窗帘,还有脸色苍白的Alopex lagopus,她正在睡梦之中。

  Alen站在病床前,他突然忘记了此次探望的意义。他没带花束,也没带慰问品,甚至没想好要对Alopex lagopus说些什么。白色的雏菊在窗台上轻轻摇曳着,几滴雨点打在花瓣上。窗外飘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Alopex lagopus平稳地呼吸着,alen恍惚间有种错觉,她没有受伤,她只是累了,像以往一样趴在alen的办公桌上小憩一会。

  真是……安静。

  Alen俯下身子,闭上眼睛,轻吻Alopex lagopus的嘴唇。

  他觉得自己疯了,但是无法控制自己此时的行为。自己是什么时候对她有了成为恋人的冲动?初遇Alopex lagopus,成为她的搭档,送她回家……他自认为自己是个理性的人,因此从未承认这份感情。片刻之后他起身,注视着窗台上那盆白雏菊。

  Alopex lagopus醒了,雨停了。alen站在窗台前,低头沉思着什么。

  Alopex lagopus苍白的嘴唇轻轻蠕动着,“你来了啊……”

  他没回头,"我一直在。”

  “站点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太乐观。”

  “我恨你。”

  Alen的手颤抖着,"对不起。”

  “我感觉我碎成了块。”

  “都结束了……我们还是要回去工作的。”

  Alopex lagopus的声音里充满了哀求,“我想忘掉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但是那些场面还是在我的脑海里循环播放着,一次又一次……Alen,算我求求你,能让我接受高级别的记忆消除吗?”

  “高级别的记忆消除会对人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再者我没有这个权限。抱歉……但是你可以接受催眠治疗,那样会……”

  Alopex lagopus打断了他的话:“你知道为什么我现在还能好好和你说话吗?因为他们给我打了镇静剂。”

  “我不可能原谅你,那个实验……这次事故你也要付不少责任,可是呢?可是看样子你没有受任何处分。alen.black,你永远无法弥补这个错误。”Alopex lagopus突然笑了起来,充满恨意的微笑。

   “相信我,你会忘记这一切的,然后……”

  然后他会向她表明他的心意。

  可Alen转身离开病房了,Alopex lagopus刺耳的尖叫让他倍感不安:

  “我不可能原谅你!”

  她让他感觉自己是一个从过去存活下来的幽灵,尽管这一切都没有了什么意义。他的错误就是错误,两颗心燃烧成了灰烬,而燃料不同罢了。

  他逃一般地离开了,身后传来器械碰撞的声音,身着白袍的人匆匆赶往病房。

  Svba看见Alen狼狈的模样,丝毫不感意外:“你没受伤就好,我们走吧。”

  随后Svba驾车送Alen回Site-CN-21,Alen说他还有一些东西要打点。

  Alen轻轻地说:“我会让她接受催眠治疗的……然后,离开Site-CN-21,去别的站点。”

  “这算是最明确的选择了。催眠对记忆遮蔽的效果有限,在一定情境的刺激下,她还是能回忆起来。”

  “我还是希望她能原谅我……”

  “你也该休息了,这个月你为站点修复做的事还不够多吗?”

  “注意看路,前面就到了。”

  Alen下车正关车门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Svba,谢谢你。”

  Svba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不用谢,保重。”

  “保重。”

  当Svba驾车远去,消失在城市的拐角,Alen才发觉自己的眼眶红了。他坐在长椅上啜泣,在夜幕下,川流不息的街道边宣泄压抑已久的悲伤。

  他终究是离开了这座城市,在他心中已是面目全非的城市。当他成为站点主管时,私心开始作祟,他想补偿Alopex lagopus,他想取得她的原谅。于是他动用权力,让Alopex lagopus来到他身边。可她依旧下意识地躲开了alen。然后,他请Svba演了一出戏,荒谬而又可悲的剧本。

  Snow and mountain to the foreign state Tell me someday we'll get there. 异地他乡那积雪已覆满山峦。告诉我,终有一天我们终会抵达。

  

  知梓愣在原地,巨大的信息量让她一时无法接受。她早该发觉这一切的。

  “知梓,原谅我……”

  而回应他的是知梓的质问:“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知梓……我……”可笑的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勇气说出那句话。

  知梓逃开了,她留给Alen的只有惊恐的眼神。

  Alen苦笑了一下,他料到了这样的结局。

  知梓疯狂地奔跑着,仿佛停下就会被Alen抓住。事实上Alen并没有追赶她。她不在乎站点里是否有人会侧目而视,也不在乎这样做是否违反了站点的规定。直到她被什么东西绊倒在地。

  扶她起来的人是Svba,知梓没想到工作狂魔最近这么有空闲时间配合Alen演戏。她没看他,双眼盯着前方,她好像听到了什么重要的声音,但留在视网膜上的情景却是模糊中某人俯下身子亲吻她的样子。

  Svba感受到了她的颤抖,“去喝一杯吗,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

  知梓摇摇头,“不……我不生气……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

  Svba点点头,“那,走吧。”

  天气居然与六个月之前的那一天一模一样,雨丝很细。

  知梓坐在站点咖啡厅的吧台上,Svba端来了两杯摩卡。杯子带有柔润的温热,她紧紧地握着。

  “你想起来了吗?那些事情……”

  “我想起来了……他这么做……换作以前算是逾越了自己的底线吧?”

  “嗯。”

  知梓喝下了第一口,“那次事故……他本没有错的,对吗?”

  Svba点点头,“还有一件事……他一直没有告诉你。”

  知梓松开了杯子,“我猜到了,他……喜欢我。”

  Svba略微有些惊讶,但他还是以同意的语气回答,“嗯。”

  知梓深吸了一口气,片刻之后她走出了咖啡厅。

  Svba摇了摇头,半晌他掏出手机。

  “她没事吧?”电话那头,Alen的声音略显疲惫。

  “她没事,也没生气。她原谅你了,还有……她知道你……”

  “Svba,我打算离职了。”Svba似乎听到了解放的语气。

  他沉默了。

  Alen继续说了下去,“为了这件事情,我太多次逾越了自己的底线。好在她原谅了我……但今天的事情对她来说又是一次伤害吧,我想了想还是彻底从她的生活中消失比较妥当。”

  “我尊重你的选择……那么,再会。”

  “对了,告诉她要好好工作,我走以后就……就没法照顾她了。”

  “嗯……”这是最后一个应答。

  “再会。”这是最后一声招呼。

  当电话挂断的那一刻,Svba知道这个号码再也无法拨通了。至于Alen,他成为了一个虚有之人,有关于他的一切,都会不着痕迹地消失。Svba叹了口气,不知这样的结局算好算坏。当天晚上,Svba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I see a Technicolor shadow Underneath your window Just in case you don't know我看到你的窗户下,暗藏着一道暗影,怕你不知危险将至。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很耳熟:“是……Svba吗?”

  “Alopex lagopus?……还是说知梓?”

  “叫我什么都不重要了……你知道为什么我猜到了那件事吗?”

  “嗯?”

  "因为我也喜欢他。”

  “……”

  “我一直不承认我会喜欢那家伙,他很有趣,不是吗?那件事过后……我真的很内疚,我不恨他。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当时要把怒火发泄到他身上……今天也是……我……我想告诉他这一切,但是他好像消失了,你,你知道他去……”

  “Alen离职了,知梓。”

  “……”

  "他让我转告你,要好好工作,他离开基金会以后就没法照顾你了。”

  电话被挂断了。

  知梓趴在窗台上,眼泪无法遏制地涌出了眼眶。雨滴溅在花盆里的白雏菊花瓣上。

  正如那天Alen来探望Alopex lagopus。只是Alen不在了,Alopex lagopus成为了知梓。而这个叫知梓的家伙,真的很陌生,却和Alopex lagopus意外地相像。知梓下意识地躲避Alen,其实是自己不愿面对那份感情。

  如今他们像是素昧平生的陌路人。

  We're like we're like a stranger things very far .我们像是,像是素昧平生的陌路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