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17的陌生人: 105

自从在她门前的警卫被调换成安全摄像机,已经过去六十八天了。她的大脑现在几乎摆脱了镇静剂造成的令人麻木的后遗症,这使她能够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去用习惯的方式思考。他们甚至让她又有鞋带了。然而,最重要的是工作人员的变化。Whitman博士再次允许他自己在她的治疗期间偷看其他档案;十二号走廊的看守又开始和她开玩笑了;Hayakawa主管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低。在她Site-17的角落里,正常的生活正在回归。

现在是时候了。

Thompson强忍住去看房间一角落的摄像头的冲动,隔着亮橙色连体衣紧紧抓住自己的肚子,知道她加倍了安保人员熟悉的痛苦。压力引起的反胃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潘多拉之盒”的短暂时光中,医务人员通常用药物来控制它,但现在,基金会认为没有必要继续维持昂贵的药物疗法了。她怀疑这是“再教育”过程的一部分。不管了,这些很快就会变成她的优势。

Thompson快步走到角落里的钢制厕所。她额头上的冷汗和过多的唾液如预期般自然产生。不需要演戏,她将要做的事足以引起一场轰动。

她靠在碗边呕吐起来,将肚子里的东西释放出来。当她睁开眼睛时,她看到了这张照片。它正漂浮在自助餐厅出售的茄子三明治半消化的残骸中。她小心翼翼地把它拿出来,确保自己躲在摄像头和她来之不易的奖品之间。像其他与她有联系的人一样,Whitman博士被命令清理他工作场所中所有的照片。Thompson对Whitman博士的观察就像他观察她一样密切,她知道这是个可以信赖的,永远不会扔掉任何东西的人。他的办公桌上一如既往堆满了表格、笔记本、旧日历和十年前的收据。当然,还有以前就装饰在他桌子上的照片。当他出去取他的公文包时,她正在寻找记忆中的一张照片,那张能给她带来解脱的照片。而这次,在这个被上帝遗弃的地方,幸运与她同在。

她仔细研究了这幅照片。她记得这张照片是关于Whitman博士和一位未透露姓名的秘书的,因时间和人员的整顿而丢失。照片中的他们在用上班族们似乎总是在圣诞派对上的方式喝酒。她回忆起在“节日快乐”的横幅后面被部分遮住的是亮黄色的“仅限3级人员”标志,这个标志装饰着设施内的许多房间,上面是一个污迹斑驳的通风口。她屏住呼吸看着照片。灯火通明的走廊里现在只有一扇门,Whitman博士和那无能的秘书没有留下任何踪迹。只有Site-17药房的入口。

她笑了。头奖。

Thompson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照片里。当她靠近门的电子键盘时,她开始背诵在脑海中记了两个月的帮助记忆的词句,这是她无意中从两个安全技术人员间的对话里听到的。

“在Site-17的四年。”

她按了键盘上的“4”。

“Operation Milk Run中死去的15人。”

她输入1和5。

“一加零加五等于六。”

她输入6。

“妈妈和爸爸结婚的那一年。”

她输入8和7。

“尝试密码。”

输入3后,一盏绿灯在门把手上方闪了一下,门闩忽然咔哒一声打开。Thompson推开门。现在,摆满瓶子、盒子和塑料袋的架子在向她招手。她的胳膊肘现在已经进入照片的表面,她尽可能地将手伸进药房。她拿起能找到的最近的瓶子,像抓一粒米一样抓在手指间。当她把瓶子从照片中拿出来时,瓶子越变越大。现在可以看到标签了。

阿司匹林。不行。Thompson把瓶子扔进马桶,将手伸回照片里。她的第二次尝试得到了一个装满滴眼液的塑料袋。她沉下脸,把袋子也扔进马桶,然后又试了一次。她向下一个架子伸出手,看到一个比较大的亮橙色塑料瓶。当取回它时,她注意到她有了200粒奥芬那君胶囊。这些会奏效的。

她打开瓶子,把一小堆胶囊晃到手里。她注意到自己荧光黄跟踪腕带上的标识:SCP-105。她用手捂住药片。

“我的名字是Iris Thompson。”

她吞下了第一把药丸。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把,咽下去,拿了第三把。在一分半钟的时间里,她将瓶子里的所有东西都吃光了。她的胃反抗着翻腾起来,脉搏开始加快。

“我是Iris Thompson。”牢房里的周围环境开始缓缓淡出视线时,她轻声说。

瓶子从手中掉下,水泥地面突然升起迎接她。悄无声息,毫无感觉。

Site-17的陌生人:343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