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旅
评分: +13+x

这个世界上总有出身高贵的人,也总有出身卑微的人,恰好,我就是出身最为卑微的那一类人。

二十多年前,贵州省的一座小山村迎来了变化,相信着知识改变命运的几位青年教师,义无反顾的抛弃了舒适的生活,来到了这里创建了第一所小学,为这里的孩子带来知识和启迪。十六年前,教师中的其中两人结婚,并且生下了一个婴儿,他们,就是我的父母。

我热爱我的故乡,我的亲人,更热爱造就了这一切的大自然。我享受森林的清新,享受溪流的纯净,享受阳光的温暖,就像享受我的每一天一样。我原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下去,直到永远,但是我渐渐的发现,我似乎,与其他人,有着些许的不同。

每当我听到动物的叫声,好奇之下,有时会予以回应,而渐渐的,我发现回应我的动物越来越多,甚至于美丽的鸟儿也会随着我的呼唤聚集在我的身旁。我欣喜于我的能力,仿佛我一下子多了许许多多新的朋友,而我的老师和同学,甚至称我为“鸟语花香”。年幼的我,享受着这份特殊的能力带给我的快乐。

直到有一天,一切都变了。

和往常一样,我开心的在林中寻找着我的朋友,可是这一次,相应我的呼唤的,不再是美丽可人的小鸟,而是呲着獠牙,嗜血饥饿的狼。我吓呆了,眼睁睁的望着它们闯入了我的家园,撕咬着我的亲朋,直到鲜血的腥臭充满了我的脑海,死亡的恐怖遮蔽了我的视线……

那一天,因为我,好多人走了,彻彻底底的走了。

夜深人静,我在恐惧中煎熬,但是我这时才发现,最令我恐惧的不是我害死了多少人,而是曾经视我为唯一的父母,此时此刻,却在用看着怪物的目光,看着他们唯一的女儿。

或许我真的,就是一个怪物。

第二天,不出意外的,父母送走了我,迎接我的,是居住在县城的叔叔。或许是因为县城没有野狼,或许只是因为想要离身为怪物的我远一些,但是至少,我相信,那恐怖的一切,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是我错了,错的可怜,错的鲜血淋漓。

一年以后,又是平常的一天,就像惨剧发生的那一天一样平常。一直以来乖巧可爱的宠物狗大黄,忽然发了疯一般的撕咬着是我如同己出的叔叔。叔叔倒下了,鲜血染红了地板和我的脚,而懦弱的我,却连阻止它的勇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冲出了房门,紧接着,门口保安的惨叫声远远地传来……

我这才意识到,我还是那个怪物,永远也不会改变。

我带上了仅有的生活费,离开了这片我铸就的地狱,与千千万万的流浪者一样,踏上了朝不保夕,苦不堪言的日子。但是这对身为怪物的我来说,都算是仁慈的惩罚,而我也在那一天暗暗发誓——

我会闭紧我的嘴,因为,我不愿再看到任何人因我而死。

流浪的日子大约过了三年,依旧是那样平常的一天,又冷又饿的我,试图乞讨来些许的食物,稍稍填充饿了数天的肚子,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找到了我,原来,他是一所孤儿院的院长。

望着他和善的目光,我忘却了警惕,忘却了人心险恶,只因为他的目光让我想起了曾经视我为掌上明珠的父母,将我当做亲生女儿疼爱,却最终被我害死的……叔叔。

我在新环境适应的很快,很多与我同病相怜,年纪相仿的孤儿,成为了我的朋友,但是最令我惊讶的并非这些,而是他们有很多人和我一样,也具有各种各样的特殊能力,而每隔一段时间,也会有一些看起来很博学的人,教授他们如何控制,如何使用这些神奇的能力。

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可以不做怪物。

我找到了那位收养我的中年男子,也就是院长,坚定不移的提出了我的请求。很快,我也学会了如何控制我的能力,现在的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使用这声音,将它化作了强大的工具,而并非嗜血的屠刀。

转眼间,我已经成年,而在我18岁生日这一天,院长先生找到了我,告知了我孤儿院的历史,现在我才明白,原来这一切,并非命运的偶然。

Nirvana,是一个存在许久的庞大组织,这个组织的成立目的,正是为了帮助与管理像我这样的能力者,而院长先生也正是其中的一员,名为涓流旅团的支派的核心成员。

代号为Lacerta的他,给了我两个选择,去,或者留。但是对我来说,我的信念早已坚定,没错,我选择了第三个选项,追随Lacerta先生的脚步,加入Nirvana。

自此以后,我以Nirvana的名义,尽我所能的为与我同病相怜的人们,做着不懈的努力,每当收获一份感谢,我的脸上,总会洋溢着微笑。但是没人能够察觉,我的心中永远有一道伤疤,那浓重的血腥,那猩红的眼睛,是我永远的梦魇,也是阻止着如此想家的我,回家的唯一障碍。

我害怕那个曾经的自己,害怕那个身为怪物的自己,更害怕,被自己深深伤害了的父母和曾经的亲朋,会以看向怪物的目光,看着我。

还是Lacerta先生,察觉了我的痛苦,他给了我一份神秘的卷轴,告诉我它能指引我回家的路。跟随着地图,我回到了叔叔的故居,并且找到了一份蒙尘的相册,上面是叔叔的笔迹“小语成为我们家的一份子一周年纪念”……

滚烫的泪水,不争气的流淌着,原来我一直以来都错了,或许我曾经是怪物,但是我,同样也是他们的亲人,血浓于水的亲人。

跟随着地图的指引,我一个个的找到了那些曾经愿意接纳我,愿意帮助我的人,我以感恩的心,回报了这些一点一滴的善举,因为我知道,正是这些小小的善意,让我得以在那段可怕的时光中,存活下来。

最终,翻越了不知几座山丘,我回到了我的故乡,见到了我早已两鬓斑白的父母。当我做好了被仇视,被赶出门的一切准备,踏入家门之后,我惊讶的发现,我看到的,是两张老泪纵横,写满了悔恨与慈爱的脸——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的耳边,不住的回荡着,直到,我的心结崩毁,我的眼眶模糊……

这也就是我的故事了,一个过程悲惨,结局却还算圆满的故事。你问那张地图怎么样了?我将它复制了很多份,每当遇见心中仍有愧疚和遗憾,想要去弥补的人,我就会送给他,因为我知道,它终有一天,会带你找到那个你曾经伤害,却没有机会道歉的人,让你亲口的送上那一句迟来的,对不起……

或许我们曾经错过,或许我们曾经悔恨,如今,希望的卷轴就在你的面前,你会不会抓住这份,来之不易的机会?

——Nirvana,涓流旅团,Alcedo(翠鸟)

DSC_6469

一份Stream-980副本。

Nibel编号:Stream-980

Nibel安全性:𝔏 安全

Nibel描述:Stream-980是一张宽35cm的横向地图卷轴,材质为羊皮纸,其长度会随着地图路线的延伸而逐渐变长,未知其极限长度为何,目前最大的测量值是80cm。

Stream-980的异常性质表现为人员(后文称之为对象)展开该项目后会在Stream-980浮现出一幅长度不定的横向地图,地图风格随对象的文化背景而变化,但大多缺少比例尺。地图将会阶段性地呈现出一些与对象有关的地点,最终指向一样对象长期以来最想找到的东西。显现开始后直到对象抵达该地点前地图内容不会变化,且对象会变得急切地想要找到该地点,为此会将该事项作为第一优先目标去完成。

附录:在其中的一份Stream-980的下方,有一段作者未知的潦草笔迹:

然而并非所有你们想找到的那个人都会等着你,他们或许已经在别的地方、和别人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并不希望被你打扰,而更可能的是,他们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