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过去

“Krain先生?”

我转过身,盯着一张陌生的脸。这太不可思议了,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从一个破损的柜子里偷走了铝箔,抓起我的毛衣重新装进袋子,然后冲向冰箱。现在我只需要抓住-

“Krain先生,这里是禁区。”

我猛地打开冰箱,尽可能多的把葡萄酒塞进我的临时袋子里。现在我只需要在他们呼叫支援前赶到隔间。当她把一个装置举到了嘴边时,我环顾四周的房间寻找可以抵挡袭击者的东西。

“请派保安到自助餐厅的储藏室去。Connor闯进来了,似乎正处于发作期。”

我抓起刀柄,砸向她的头,把她打昏过去。我拿起我的包,向隔间走去。当我走进浴室并锁上门时,我已经能听到后援抵达储藏室的声音了。

门开始砰砰响的时候,我已经喝到第三瓶了。我尽可能用铝箔塞满隔间两旁,但我知道它撑不住。我只希望能在危险的记忆恢复之前昏过去。

当我听到他们开始钻门时,我已经看不见了。“停下来,如果你闯进这个房间,你将冒险接触到……一个C级信息危害。”

“Krain先生,那不是真的。你所害怕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这些都是你年轻时的故事。你曾经是一个作家,你写了所有这些幻想故事。”

“不,你不明白。遗忘症…我的记忆又回来了。我需要…我需要阻止他们。”

我的视力变得越来越模糊,我受不了了,但他们几乎快穿过门了。在门掉下来之前,我勉强吞下了最后一口,随后他们冲进了房间。五名武装警卫逮捕住我,而一个女人从门口盯着我。我试着说话,但黑暗吞噬了我的视野。

在本月患者第三次发作之后,工作人员已被提醒,在没有两名武装警卫的情况下,宵禁之后他们不能与患者互动。在所有工作人员的房间和走廊安装了更多的摄像头,并且至少有一名安保人员会随时对其进行监视。感谢您的服务。

- 高级护理提供者疗养院(Senior Care Providers Nursing Hom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