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收容措施

俄亥俄州,懊悔瀑布镇(Chagrin Falls)

瓦茨先生房间的电话响起。他只有六岁,但还是会接到些重要电话,他是个重要任务。一般而言他会让打来电话的人直接转到他的助理去,但现在他正在后院猎大象。他已经决定要打一大块肉回去。瓦茨先生拿起电话笑着说:“你好?”

“瓦茨先生!”电话另一头的女声听着就像个小女孩在努力讨好父母好换糖吃,但实际上这人起码有20岁。“我很乐意为您为您的技术提供交易,我公司愿意为您提供一点五百万糖豆。”

瓦茨先生靠在座位上。“是一点五百万的糖豆,还是一百万糖豆加半个”

“噢!好精明,瓦茨先生,精明。”另一端的声音笑了。“当然是前者,我保证。”

“……里面有什么怪异的口味么……Wondertainment小姐?”瓦茨先生窃笑着。他从来没把这个名字认真对待过,无论他有多努力去这么做。

“当然没有!Wondertainment博士从不做“怪异”的口味!我们只培育最好的糖豆!泡泡糖、太妃糖、可乐、黄油爆米花、棉花糖、草莓鸡尾酒……”

“……鸡尾酒是个啥?”

“我不知道啊。我们只管培育嘛。当然吃着味道肯定是不错的。而且我们的糖豆不含脂肪、不含咖啡因、不含防腐剂……事实上,唯一不会“不含”的就是美味和价钱!”

“……那什么,再加上一份终身咀嚼订购我们就算成交。我会和我的助理商量一下。”

“当然!他在做什么?”

“他-”凯文的话被打断了,他看见一只四英尺高、两足行走的孟加拉虎走了进来,吃着一罐金枪鱼,尾巴欢快地摇晃着。“噢,他就在这里!”

“……又在和伊莎贝尔打电话了?”老虎坐在床上一边吃鱼一边说道。“看来大象一点都不好吃啊。还有,它们是濒危动物,你不能抓它的。”

“一点五百万糖豆听着怎么样,霍布斯?”

“……听着就像糖尿病。我会说不能少于1.6。”

“我会捐出绝大部分,”凯文解释说,继续回到电话上。“一点六,我们会订五年的咀嚼订单。”

“完美!我们的员工会停下一切工作为您的订单准备。还有,呃,我们想要没有调节盘的复制器。此外,我们还想要您的变形手枪。和去年一样的那种。”

“把大脑加速器也拿上吧。磨损的太快了。也许你们拿着用处会更大。”

“当然!噢。还有……不要相信警察。”那边挂掉了电话,凯文皱了皱眉。

“……警察?”

“凯-文!”六岁男孩从椅子上蹦起,他的老虎也在妈妈走进房间时变回了布娃娃,看着很生气。“为什么外面会有警察想和你谈谈?还有……看在上帝的份上,为什么把金枪鱼拿到卧室里来了?”

“是霍布斯在吃!而且我不觉得那是真的警察,妈妈;伊莎贝尔告诉我不要相信他们。”

凯文的妈妈摸着他的头叹气道。“……如果这又是火蜥蜴那种事……”

“不是的,妈妈。只是……让我和他们聊聊吧。”凯文从口袋里拿出变形手枪下楼去。


“宇航员Spiff(Spaceman Spiff)慢慢地向地牢走去,他举起了他的特制手枪……”

特工们对看见有个小孩从楼上下来感到很奇怪。对方应该是某种现实扭曲者,而且不知怎么地他居然和Big W有了联系,所以这是个重要人物。但现在……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啊。Wu特工看了看Micheals特工。“他这是……伪装了?”

“做好万全准备。”Micheals松开稳住手枪的皮套按钮。他不想对着一个孩子开火,但如果有必要的话……

“一个来自银河警察的逃亡者,”旁白继续念到,“被栽赃犯下了他从未犯过的罪行。但Spiff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已经得到了警告,来自他的亲密战友和唯一的朋友,神秘的Wondertainment!”

“……啥?”Micheals问到。“Wondertainment只是在和这个孩子联系?你TM在搞我?”

“蹦-蹦!”一个穿着红黑相间衬衫的六岁金发男孩从角落里蹦了出来,对着他们举起了一把空水枪。“Spiff的射线能能废掉他们的激光手枪!”

特工纷纷拔出枪-结果发现自己手里拿的是一张写着“废掉”的便条纸。“……哦不。”

又是两发开火。“银河警察里有老鼠!我会铲除他们!”

特工们发现自己变成了老鼠,在地板上吱吱叫唤。宇航员Spiff把他们捡起来带回了房间。


在这广阔世界中我只有两个朋友,但我对此感觉良好。其中一个生活在我上衣下的皮套里,另一个住在瓶子里,有时也到玻璃上去休息休息。我是追踪者子弹(Tracer Bullet),我是秘密侦探。

今天,我接到一桩奇怪的案子。两个不知道哪来的老鼠出现在我的家里要把我抓走,还摆出一副警察的样子。还好一位夫人事先警告过我,真是幸运。我想是时候叫上我的好朋友,我的剃须刀。

我告诉两只老鼠要么开口要么挨刀。他们选择挨刀。那不是比喻的老鼠;在我面前的就是老鼠。这可能是我见过最古怪的东西,我知道。我点燃一支烟,开始问话。

“好吧,你们在为哪个混蛋工作,你们为什么要来抓我?”

“凯文?”那位夫人走下楼来用我曾经的名字称呼我,真是够了,我尽力把老鼠藏好,走回门里。

“啥?”

“那些警察呢?你对你爸的帽子做了什么?”

“他们走了;他们只想问问我讨厌鬼莫尔(Moe)的事。”

“……那好吧。”那位夫人舒了口气。她几年来一向如此,一直不很敏锐。我回到审讯上。

在一些……日内瓦公约可能会强烈反对的劝说后,我从这些家伙口里套到了些情报;他们为一个什么基金会工作,而我很怀疑这不是个慈善机构。他们被派来是要出于某种原因“收容”我,就像我需要被收容一样,而且我对他们而言十分危险。我问他们为何我很危险,他们只是说“看看你自己,你从一个六岁男孩变成了抽着烟的带枪沧桑熟,就连萨姆·斯佩德1都会嫉妒你!”

我问他怎么会知道我兄弟萨姆的事,然后把他和他的朋友送到二楼窗户边,送他们和另一位好朋友地面亲切会面去了。在它们会面后,我给我的线人打了个电话。


“真是可怕!”伊莎贝尔在听到凯文讲述后惊呼道。“你没事吧,瓦茨先生?”

“我很好,现在他们正在花园里小睡呢。”凯文把手放在接收器上看向霍布斯。“把斗篷给我。”他对伊莎贝尔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作为报酬我会免费把我的时间机器给你。”

“哦哦哦哦……如果是这样……你计划要怎么对付他们?也许惊奇人可以帮忙?”

“所见略同,”凯文笑道。“我只需要拿到我的斗篷然后-”

“凯文,你妈妈把斗篷拿走了,记得吗?它在阁楼上。”

凯文记起了这事,看向霍布斯。“你是个老虎。一扇木门要怎么阻挡一只来自孟加拉的500磅杀人机器?”

“我只有350磅,谢谢。”霍布斯交叉着手皱了皱眉。“但是……他们没有要伤害你,所以……”

“去拿过来。”凯文点了点头,继续和伊莎贝尔谈话。“很抱歉。所以,他们在哪?”


一个半小时候,一道红色光束从天空闪过直冲半个国家外的某地,但没有人能看见它“惊奇人以光速飞行,不,是超光速!”他撞进一座大城市里的办公楼,惊呼声响成一片。桌椅旁的员工被震得飞到一边,场面一片混乱。子弹在射向惊奇人钢铁般的皮肤时纷纷弹开,他缓步走进了设施。“惊奇人走进设施,搜寻那些想收容他的人!他撞开了一道门,发现了他所要寻找的-”

惊奇人震惊地吸了一口气。在他面前的是个金发的年轻女人,喝着红酒,膝上睡着只白猫,脸上有一道伤疤,一只眼上带着单片眼镜。那正是罗莎琳(Rosalyn),一如惊奇人所知- “保姆魔女!”

“……凯文,你在我的家里做什么?”

“别打哑谜了!你那基金会要收容我的事我都知道了!”说着,惊奇人飞向保姆魔女,用拳头狠揍她的脸,把她打翻在地。“惊奇人的胜利!惊奇人……凯旋!”

罗莎琳呻吟着回到位置上,用了十分钟才站起来,转了转僵硬的肌肉。“……对懊悔瀑布施以A级记忆删除,用一切必要手段收容那个蠢货。”特工对她惟命是从,她摇了摇头,再一次为她不幸被选中成为凯文·瓦茨保姆的那天感到深深的悲哀。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