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任者
rating: +8+x

Site-01,监督者议会议事大厅,独属O5-7的办事隔间。

N5-1推开了隔间的门,黑色的地毯,淡黄的墙壁,白色的天花板挂着白色的吊灯。简单的房间配置,靠墙的书架,一部长沙发和一个单人沙发围着房间里的茶桌,茶桌上摆放着茶具,茶壶嘴还在冒着腾腾的热气。身后的窗外海浪冲击着礁石,泛出白色的泡沫。

O5-7坐在正对着门的办公桌后,办公桌上有着一部分已经处理好的文件和一台拥有监督者权限的基金会个人终端。

N5-1走进门里,走到了办公桌前面的空椅子后面,O5-7距离他只有短短一米左右的距离,这让他可以仔细的观察这名基金会最高层之一的人员。

梳得一丝不苟的褐色短发,依然是三十岁的面容,多年过去让这张本来普通的脸多出了一种说不明的气质,黑色长衣的右胸印着基金会标识,左胸印着O5-7的监督者编号,裤子则是穿和衣服配套的黑色长裤。

“监督者,您好。”N5-1收回目光,头稍低,开口说道。

“啊,你来了,N5-1。”O5-7听到N5-1的声音,把目光从手里的文件移到了N5-1的身上。

O5-7的声音很好听,让人有一种和老朋友对话的感觉,让人心安。

O5-7身子往后仰了一下,靠在了椅背上,同时伸手指了一下N5-1身前的椅子:“坐。”

N5-1点了点头,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双腿并拢,把手上的记事板放在双腿上,眼睛盯着前面的桌子,不敢直视O5-7。

“别那么紧张,放轻松,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比你多活了几百年而已。”O5-7忽然探身拍了拍N5-1的肩膀还说了一个冷笑话。

N5-1受宠若惊,脸上带起一个不自然的笑容,抬起头看了O5-7一眼又马上低了下去。

O5-7看到这个表现也不觉得有什么冒犯,笑呵呵的站起身走到了茶桌面前,坐到了那个长沙发上。拿起两个茶杯,先用茶过了一下,把茶倒掉,再重新满上。

N5-1起身坐走到了茶桌的单人沙发前,在O5-7的示意下坐了下来。

O5-7把一杯茶放到了N5-1面前,说到:“将就一下吧,一个完整的茶道流程下来,最少也要一个小时。”

“不会不会。”N5-1连连摆手,但说完这些他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就又开始保持沉默。毕竟面前的这个人是一名监督者。

O5-7抿了一口茶,开始切入正题。

“N5-1,你进入基金会有多长时间了?”

“加入基金会已经有10年了,进入预备议会已经有5年了。”N5-1不带停顿的说了出来。

O5-7从位置上离开,走到办公桌前面,拿了一份几张钉在一起的报告回到了沙发上。

O5-7翻看着那份报告,N5-1从刚才的一瞥看到了这份报告的名字:【关于N5-1是否适合继承O5-7议员的评估报告】。

简单的23个字让N5-1思维卡壳,巨大的惊喜和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充斥他整个大脑,让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飘荡在了云端,身体微微颤抖,这是紧张到极致而产生的身体本能反应。

“你的各项评估几乎都是优秀,这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抢的都快打起来了。”O5-7把手上的评估报告放到一边,对着紧张的N5-1开了个玩笑。

N5-1也忍不住笑了几声,这巨大的惊喜让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O5-7把身子一仰靠在了沙发上,看了看N5-1,忍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看到你这样子就像看到了当年的我一样。”O5-7此时的表现完全不像之前在议会决议上那个精明,果决的议员,更像一个可以胡乱开玩笑的那种熟人。

O5-7停住笑声,看着眼前的N5-1,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N5-1,你是预备议员中最优秀的那个,我想听听你对基金会的看法。”O5-7问道。

或许是因为那份评估报告给予了N5-1信心,他抬起头和O5-7对视起来:“远古时代人类并不知道什么是异常,只知道某些东西或生物有着很强大的力量,祖先因为无知而开始崇拜异常,但其中一部分人质疑这些强大的存在······”

O5-7刚听了一个开头就哭笑不得的挥手打断了N5-1:“别背书了,那本《基金会简史》我当初还参与过编纂和修改。”

N5-1闹了个大红脸,抬起的头又低了下去。

“Alex。”O5-7的语气忽然严肃起来,并没有继续称呼N5-1,而是直接喊了N5-1的名字。

N5-1听到这个称呼惊讶的抬起头,自从他进入预备议会后就舍弃了姓名,留下的只是一个N5-1的代号。

“我想听听你的真实看法,那个源于你内心深处的对基金会的认识。”O5-7直视N5-1的双眼,严肃的气氛让N5-1本就挺直的后背更加挺拔。

基金会,”N5-1看着O5-7的双眼,说道:“很伟大,也很卑微。

O5-7似乎对这个答案有些意外,继续看着N5-1,让他接着说下去。

“基金会致力于保护全人类安全、解明异常特性、维护世界秩序。这是基金会的伟大。”

“基金会隐于世界暗面,一切工作在黑暗中进行,为人所不知。基金会成员为了这个世界甚至是宇宙做出的贡献只有同事才知道,甚至有的牺牲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些人在他们的亲属里已经被视为死亡人员。他们舍弃了原本的生活,为了一个高尚的目标而努力的工作,他们真正的葬礼没有亲朋到场,只是一个简短的宣读,表彰,便进了墓地。这是基金会的卑微。”

N5-1同样严肃的回复了O5-7的问题,他的目光始终和后者对接。

O5-7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大海,一言不发。N5-1站了起来,看向窗前的身影,目光坚定。

半晌过去了,O5-7终于开口。

是啊,我们既伟大又卑微。

“保护人类,多么宏远的目标;舍弃生活,多么残酷的抉择。”

O5-7回过身,看着N5-1露出一个笑容:“你先回去吧!三个月过后你再来这里。”

N5-1点了点头,转过身离开了这个隔间。而O5-7也回到了椅子上继续翻看着那些研究报告。


“扣扣”门被敲响了。

紧接着一个年轻的男人推开隔间的门走了进来。

“您好,监督者。”那名年轻人有些紧张。

O5-7看着眼前的这人,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那时候,自己也是这般拘谨。

O5-7放下手中的笔,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告,对面的年轻人恰好看到那份报告的名称,上面透露的信息让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巨大的惊喜好像要把他砸晕。

O5-7看到年轻人这个样子,露出一个笑容,把他带到了沙发坐下。

N5-1,我想听听你的真实看法,那个源于你内心深处的对基金会的认识。”O5-7对着年轻人说到。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