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奇想

我喜欢这种感觉。在我黏糊糊的外壳里回荡的交响乐与我相得益彰。这一个不错。很顺利。

这些声音穿过我的皮肤,溜进他的内心。他喜欢这样。他们最后都很愉快。我刚住在这里时,他们有些人对我的态度很消极,我想。我很久没用过‘想象’这个词了。长久以来,我任由这些声音不断累计。为什么?内疚?我没有内疚的能力,我将会想象。幻想。

我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还小,还年轻,孱弱却精力充沛,我还没能认识到我所造成的死亡的意义。又一个被遗忘的词。他们发现我时,我感到很痛苦。金属制的容器穿透了我的膜。那可一点都不有趣,但接触我的人们仍然因我的存在而感到愉悦。那时候,我对自己的转移没有太多的……保留。

他们享受我与他们的思想碰撞的感觉,那些声音暂时离开我的脑海,进入他们的头脑。在我送出奇妙的礼物时候,我能够尽可能地理性思考。声音回到我这里后,一如既往地,他们很生气。这也是为什么我离开了。我打算成为知识的给予者。我所能给的只有声音。那些断断续续的、含糊不清的、欢笑不止的声音。

我出生在一个充满沙子和残缺植物的地方。那些声音冲我尖叫。让我们出去!它们尖叫并大笑,有时也会哭泣。我的出生地——或者说我被遗弃的地方——附近有一个小家伙。回忆被笑声打断了。哈。哈。哈。我给了小家伙我的礼物,而我太想要让声音离开我然后进入它们了。他抽搐着,渐渐不动了。那些声音笑着,笑着,笑着。我离开那个地方并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尝试,而声音一次又一次地笑着,笑着——在占据某个位置的粉红色东西停止它们的功能并倒下时。我记不清有多少是这样了。我怀疑是所有人。

我花了数周的时间来琢磨一个不一样的策略。让我的声音缓慢转移给接收方——这意味着他们将不会不知所措。这是唯一合乎逻辑的结论。做出那样的决定并不容易。那些声音总是笑,尖叫,哭泣然后周而复始——我数周才搞明白这个。当其他的东西进入他们的飞行棋时,我给了他们我的礼物。慢慢地。喜悦的泪水从他们的表面滑落,而且这些泪水不像之前的人们一样是红色的。我在被安抚了一段时间后,被带到了这里。但我担心自己神志不清。自从我被允许进行转移起已经好几周了。把我关在这里的家伙走来,带走了我的那个人。那些声音不想这样;我也不想。我未来很多天都不会有另一个人了。我一定要让靠近我的那个人笑起来。

笑起来。

哈。哈。哈。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