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小说创作者
评分: +50+x

“基金会之星”称号通常情况下被授予给那些对基金会做出卓越贡献的人以兹鼓励。

注1:通常情况下每年评选出一人作为本年度“基金会之星”称号得主,对基金会做出里程碑式贡献的人或获终身“基金会之星”称号。

注2:“基金会之星”每年由“基金会之星”评选委员会选出,每年的“基金会之星”评选委员会组成应与往届有至少75%的不同。为保证选举的公平性,“基金会之星”评选委员会的人员组成比例应与各国分部人员组成比相同。无论何时,任何一届“基金会之星”评选委员的身份都应视自己“基金会之星”评选委员身份为机密,无论其参加的选举过去了多久。

注3:“基金会之星”称号(包括年度“基金会之星”称号与终身“基金会之星”称号)通常情况下只授予在职基金会员工,但是在某些特殊条件下,追授的情况仍然存在。

注4:为保证基金会各分部的平等,“基金会之星”的评选应优先考虑那些从未或数年来未有人获授“基金会之星”称号的分部。

koi_Vicky Stan 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着。自习室里的同学也在重复着相同的工作——但是他们是在完成计算机作业,而恋 在写作。恋 是合作协作网站SCP基金会的成员之一,尽管这个网站没有任何盈利目的,但是正因如此,为了爱好聚集在这里的网站成员反而产出了更多更优秀的作品。

这次的看图说话叫做香蒲。题图是一张画着从中间断裂的手枪、基金会之星标志、黄色的记录板和上面只能看得清Dr两个字母的表格,一个盛着不明液体的咖啡杯的画。

恋 已经有了思路。她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刚刚放温的咖啡,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画——真巧,自己的咖啡杯和画里面的一样——这真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样式啊。

这次的文就写基金会之星争夺战吧,要写那种偏搞笑风格的,定位是用严肃的语气写的搞笑故事——比如手枪因为只能打出水流而被人一气之下折断了,比如咖啡杯里其实是某些异常机器产出的不明液体,比如那块板子上写着很!有!气!势!的或者辞藻华丽受人追捧严肃又不失活泼的报告。

既然是严肃语气,那就一定不能少了对于“基金会之星”的正式介绍。尽管记得原来有人提过,但是遵循着一无二随的原则,为了更符合文章的设定,恋 还是自己写了一个版本的“基金会之星”评选原则。

“Varitas前辈,可以帮我看看这段介绍怎么样吗?”恋 在社交网上给基金会的前辈varitas096发着消息。Varitas是个十分严格的人,尽管自己的文总是被这位前辈downvote,但是恋 还是十分尊敬这位前辈——毕竟得到这位前辈的赞赏也是一种荣誉嘛。

这条消息刚刚发送出去,恋 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有一些作家曾经声称自己在写作中途会发生人物脱离了作者的思想而将故事进行下去的情况,在这时,作家通常被称为“故事的记录者”。恋 其实也写过很多的作品,但是她却一直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一直以来,笔下人物的命运都是她这个创作者一手决定的。最开始恋 只是觉得自己的水平还是不够,但是后来她渐渐开始觉得这是那些大作家在故弄玄虚,就像是可笑的皇帝的新衣一样——因为有名气的作家这么说了,所以自己要是不这么说可对不起自己作家的称号啊。

不对劲的地方就在这里。恋 渐渐看不清自己的电脑屏幕,隐约可以感受到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就像趴在桌子上睡的时间久了一样,眼睛前面开始出现像是星空掺杂了电视雪花一样的场景,旋转着让恋 掉进去。

然后她看见了眼前的自己,在电脑前打着字,玫瑰金的超薄商务本,也和自己的一样。虽然有些模糊,但是可以勉强辨认出电脑上的字。

“基金会之星”称号通常情况下被授予给那些对基金会做出卓越贡献的人以兹鼓励。

注1:通常情况下每年评选出一人作为本年度“基金会之星”称号得主,对基金会做出里程碑式贡献的人或获终身“基金会之星”称号。

注2:“基金会之星”每年由“基金会之星”评选委员会选出,每年的“基金会之星”评选委员会组成应与往届有至少75%的不同。为保证选举的公平性,“基金会之星”评选委员会的人员组成比例应与各国分部人员组成比相同。无论何时,任何一届“基金会之星”评选委员的身份都应视自己“基金会之星”评选委员身份为机密,无论其参加的选举过去了多久。

注3:“基金会之星”称号(包括年度“基金会之星”称号与终身“基金会之星”称号)通常情况下只授予在职基金会员工,但是在某些特殊条件下,追授的情况仍然存在。

注4:为保证基金会各分部的平等,“基金会之星”的评选应优先考虑那些从未或数年来未有人获授“基金会之星”称号的分部。

是刚才自己写的“基金会之星”称号!恋 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因为通宵写作太困了而已经睡着了自己却没有意识到。然后她试着往常学习做梦一样试着把梦境往某个方向引导最终进入清明梦状态。

她失败了。通常的方法都已经付诸尝试,而对于自己最好用的方法也无济于事。

——那就看看吧。恋 这样想着,她全然确信这只是一个梦。

恋 开始观察环境,然后发现这和平常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这里似乎是一个单人办公室,而屋子里的摆设也和自己笔下文员 恋的办公室如出一辙。

这是一个还不错的机会,恋 这样想着——这样也许真的就是作者目睹了笔下人物的经历而忠实地记录下来的故事呢——那皇帝倒是也许真真正正地做了一身新衣裳。

文员在基金会加密网络上给主管Dr.Boom发着消息,询问这个版本的简介可不可以。获得批准之后,自己笔下的这对情侣就开始闲聊起来。

“你觉得这一次的基金会之星可能是谁?”

“肯定是Hannah_AI呗。”恋不经意间接了一句。要说起来中分评价谁是“基金会之星”的话,汉娜肯定是高票得选。不光人设是劳模,现实中也是一个高产帝,一周14篇翻译的工作量让人叹为观止,几乎每一篇在讨论区的草稿贴或者新人贴都会被这位热心的版主回复,及时的删帖警告也被人所熟知。

“我猜是Dr.Hannah吧……毕竟她真的很厉害,而且基金会之星有好几年没轮到中分了……”文员打字回应着。

“你很崇拜她的样子?”

“是啊……之前洞察的事情发生以后一直都是Dr.Hannah在帮我……说起崇拜其实我更感激她。”

洞察……是说那篇一次次自杀未遂事件。这里发生的事情果然是符合设定的。

恋 打算把这一切都记下来,估计写一篇文一定很不错。



varitas096收到了来自恋 的消息,让他帮忙看看关于“基金会之星”的设定写的怎么样。Varitas简单地扫了一眼,觉得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他喝了一口咖啡,打算明天早上再回复——这深夜让人的逻辑不清。

刚刚锁上屏幕,屏幕就亮了起来,在赶毕设的夜晚这光格外刺眼。

久违的短息……不算服务商这类的,他大概整整一年没有收到过一条短信了。

救我。

189开头。Varitas的心咯噔一下,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上一次、上一次大概比上一次收到别人的短信还要久远。

尽管他知道有这样的玩笑,但是这个号码的主人绝对不可能和他开这样的玩笑。

出事了。

Varitas一愣,自己被自己的紧张吓到了。他把手机掉在了桌子上,慌乱着捡起手机的时候,他又碰掉了咖啡杯。

白色的碎瓷片在地上飞溅开来,里面的咖啡也溅湿了Varitas的裤脚。

这时,手机短信的界面轻微滚动了一下,又有新信息了。

——是合肥一个新建起来的小区,据说是个商业大亨投资的楼盘。地址详细到门牌号。

Varitas略微迟疑,如果是在小说设定中,这大可以是GOC的圈套——不对。这是现实。这是现实。这是现实。汉娜在向我求救。

我得去救她。

Varitas没管地上的碎瓷片和大片的咖啡渍,抓起房门钥匙就冲出了门。

天空响起一声炸雷,Varitas没有拿伞。

——在雨中奔跑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是街上堵得水泄不通。汉娜提供的地址离自己的住所只有两公里多,跑步去比坐车快得多。设定中的自己是“令人绝望的运动能力”,现实中虽然不至如此,但是现在Varitas有着深深的无力感。

他有几次险些摔倒,裤脚上的咖啡渍已经无影无踪,而全身的衣服都已经湿透,雨水顺着裤脚流进鞋子,让这段路程变得愈发艰难。

新楼盘的设计让人感到迷茫,46号楼旁边是51号楼,再旁边是36号。

好不容易说通了门卫自己是忘了带门禁卡,Varitas咒骂着,拼命寻找短信中提到的地方。不时有人撑伞路过,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在小区广场被淋成落汤鸡的男子,但是没人驻足。

没有人想在这样的雨天在室外多待一秒,人人都想回家洗个热水澡裹上被子开着空调看会电视玩会电脑。Varitas并不例外,但是显然现在他并没有心思考虑。

他终于找到了那栋楼。单元门也是锁着的,要输入六位密码。Varitas先试了000000,没开,然后是123456。他知道他没有时间评论那毫无作用的防盗门。

电梯要刷卡,该死。曾经人们都住在农村的院子里的时候也没见丢了多少东西,而现在这防盗手段一个比一个高级,被偷的人却也越来越多了。

只能走防火通道了。26层并不是一个小数字——就算是坐电梯也要等上一会。

Varitas一边爬楼梯一边报警,报上了汉娜的真名和这栋楼的地址。紧接着Varitas被告知不要轻举妄动,尝试联系家人以及等待“绑匪”提出的要求。

但是Varitas没管。此时此刻他的理性一败涂地。

挂掉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到了11楼。有一种理论说人们是有一个临界点的,在超越了这个极限之后人就不会感觉到累了。Varitas并不累,甚至是呼吸也正常得反常。他两级两级地上了台阶,并没有迈很大的步子,来保持平衡与高速。仿大理石瓷砖的走廊地面让人感到头晕眼花。他的神志异常清醒,在没有了理性的限制下他想起他曾经看过的图书馆文章,是个叫做楼梯简史的神棍故事。

他承认他是在胡思乱想来缓解他不安的情绪。在思考到国王从台阶上掉下来的场景的时候,他到了26层。

他这时候才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点累,但是也只是一点点来自大腿肌肉的生理反馈而已。2602,2602的门半掩着。门缝里深厚浓重的血腥味肉眼可见般地推搡出来。Varitas的理性慢慢回归,他开始为最坏的情况做打算。

Varitas打开了门,空气夹杂着血腥味从鼻腔冲进他的大脑。他走进去一间房间一间房间检查,并没有什么异样,知道最后只剩下主卧室,那里也是血腥味的来源。

那是永远的噩梦——无论你忘记了什么,它都不会被忘记。它是你身后无时不刻存在的万丈深渊。

这是恋 在和他说她写自杀事件后记的时候的心情。现在Varitas能够理解了。

汉娜躺在地上。除了那张姣好的脸之外全身看不到任何一块完整的皮肤,草莓印花的Lolita风格裙子也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木质地板上铺着一层又一层浸着鲜血,沾满血痂的纱布。

——那不是汉娜、不是汉娜、不是汉娜。

——是汉娜。

Varitas的心情格外平静。他进来之前想到过各种各样自己可能遇见的情况,有很多比这要难以接受的情况。

Varitas的心情格外平静。

Varitas的心情格外平静——

——那深渊总是平静的。



Varitas仿佛跌入了一个长长的梦——

Dr.Varitas受命调查Site-CN-34代主管Dr.Hannah被杀一案。

Dr.Varitas的正义之心有些不平,基金会的劳模、年度“基金会之星”称号最有可能当选的人,Dr.Hannah在评选公布的三天前被杀了。Site-CN-34险些乱成一锅粥之外,这件事还惊动了总部。Dr.Hannah被以一种极其残忍的方式虐杀——犯人先用砂纸将Dr.Hannah全身的皮肤磨破,再用纱布覆盖伤口,当伤口结痂的时候,再把纱布撕掉。如此反复数次,直到她神志不清才用手枪打穿了她的脖子。

——残忍至极。尽管知道这件事的人由于消息封锁而异常地少,但是每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这么说。

调查的矛头一开始指向了基金会的敌对组织。作为站点主管的Dr.Hannah,相对于其他的主管来说太普通了一些而变得易于下手。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Dr.Varitas随后便发现在此前数次对基金会攻击中,没有一个组织曾经考虑过Site-CN-34,在之前对Site-CN-34的袭击中,Dr.Hannah也都没有被列为首要攻击目标。

计算机基于大数据得出的结论和“基金会之星”称号评选事件的影响,Dr.Varitas在记录表格上写下了初步结论:

——熟人作案。

首先受到怀疑的是流动者站点主管Dr.Boom,他有一把和在现场发现的一模一样的手枪。现场发现的手枪被一把大马士革刀拦腰折断——而Dr.Boom恰好有一把这样的刀。Dr.Boom有时也被认定是具有极强的虐待倾向。

Dr.Varitas申请了奇术传送装置,远赴西安。



“手枪不是我的。”Dr.Boom很不解。自己只不过是在上班时间和自己的员工聊聊天,就被Dr.Varitas拎去了合肥。

奇术传送装置给人带来的不适感有时很像是晕船,有时却又像是得了重感冒。Dr.Boom现在就在这两种的叠加状态下艰难地和Dr.Varitas说话。他拼命地吸着鼻子生怕鼻涕流进嘴里,伴随着翻江倒海的呕吐感。

“那你的手枪在哪里?”

“……”Dr.Boom仔细回忆着,他上次使用手枪还是半年前给文员 恋庆生的时候把自己手枪改装成了只会滋水的来吓唬人玩,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我不记得了,通常情况下它都在我办公室的抽屉里。”

“已经有人搜查过你的办公室了,并没有发现你的手枪。另外提醒你一下把手枪随意地放在抽屉里是违反条例的。”

“……那大概就是丢了。”Dr.Boom没什么经历仔细思考——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能爽快地把Dr.Varitas塞给他的午饭吐出来,再吃点感冒药洗个热水澡睡一觉。

“丢了?!你知不知道你的手枪杀了个人!”Dr.Varitas被Dr.Boom这份气定神闲的样子彻底激怒了——尽管他已经考虑了奇术传送装置的副作用和Dr.Boom本来就不紧不慢的性子。要不是为了他的零违规纪录,Dr.Varitas早就一拳砸在Dr.Boom的脸上了。

“我说过了那不是我的手枪。”Dr.Boom十分不想和这位Dr.Varitas说话。

“你怎么证明?”Dr.Varitas强忍怒气。

“不是我的东西,我不会承认的~”Dr.Boom咧嘴一笑,露出了平时调戏女孩子的深情。

——我才不管是不是违规——Dr.Boom的脸歪向一边,嘴角渗出点点血迹。但是他脸上的笑容纹丝未动。

“好。好、好、好。那你告诉我你今天凌晨的时候在哪里?”Dr.Varitas仅有的几根肉眼可见的青筋都突突跳着。

“我在家里睡觉啊~”Dr.Boom有点缓过神来了,尽管他觉得游戏人生的思想并不怎么正确。

“有谁能证明吗?”

“文员妹妹还是未成年~”Dr.Boom完全无所谓这件事,谁杀的人,谁被杀了,都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你——”Dr.看着那个男人自从刚才被打就保持着歪着脸坏笑的样子,Dr.Varitas就气不打一处来——那个文员也不太正常吧,从上次那个自杀未遂事件就看得出来。

“我觉得你要是找不到凶手的话,其实抓我也无所谓的。”Dr.Boom突然摆正了脸,一脸严肃地看着对面气的脸红脖子粗的Dr.Varitas。

“我需要寻找真相。”Dr.Varitas虽然很不喜欢Dr.Boom这幅做派,却也不相信他会杀人。

“好吧~那我认罪。我接下来说的话都讲成为认定我有罪的呈堂证供:我在今天凌晨杀了基金会中国分部34站点代主管汉娜博士。因为我知道她一定会拿基金会之星,我嫉妒她。”

“作案细节呢……?”Dr.Varitas有些摸不清这个全分部公认的变态在干什么。

“你把现场照片给我看,我能给你讲得绘声绘色。而且你想加什么桥段进去就可以加什么桥段进去。我能真挚地演绎一段王丽涓案也说不定。”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只是一个替罪羊对吗?但是我只要在这份报告上签字了你就是犯人了。”

“我是犯人啊,我杀了人的。”

“你——”

——头痛。痛楚从后脑传来,清晰地体现在太阳穴的跳动上。

Varitas从深渊般的梦境中醒来,身上全然被汗水打湿,而右拳还隐隐作痛。

他发现自己已经在自己家的床上躺着了,而且已经是中午。

——似乎这一切都是梦,又那么真实。他拿出手机,抱着最后的一丝丝希望。

救我。189开头。

现实、现实、你总要学会接受。Varitas这么告诉着自己。

Andrew Boom。要先去问问他。



“我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Boom在社交网上回应,“这件事是已经确认了吗?”

“警方没有给我任何消息……我现在身体状况已经没办法出门了。”巨大的无力感紧紧包裹着Varitas。

“我确实是不知道这件事。不过你怎么想起来问我来着?”Boom和Hannah、和Varitas都并不是什么知心好友。

于是Varitas给他讲了那个梦。一边讲他一边感到惊讶,梦境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真实可感。而Dr.Boom那种欠揍的样子也再一次激怒了Varitas,如果他是梦中的Dr.Varitas的话,他也想打一顿。

“……这样啊,”Boom看了一眼桌子,只可惜咖啡昨晚就喝光了,那个咖啡杯是恋和他一起选的,尽管是普通的白瓷杯,但勉强也是个情侣款,“其实我也做了个梦。”

“和这个有关的吗?”Varitas敏锐地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嗯。我通宵做毕设的时候,明明喝了咖啡却睡死过去。然后看见我笔下的,所谓的Dr.Boom在睡觉。”

“也就是说你也梦到了你笔下的人物?”

“是的,而且我静静地看着他睡了一宿,直到我醒来。你的故事里Dr.Boom说的不就是他独自睡了一晚上吗?那正是我梦到的场景。而且恋说她也梦到了,梦到文员 恋问Dr.Boom一个叫……‘基金会之星’的东西。”

基金会之星!Varitas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些东西,“她是不是说她刚刚把那个写完发给我她就睡着梦到了?”

“她是这么说了,但是这也太巧合了吧。”

“是啊……真的太巧合了吧。汉娜那边要是有新消息的话我会告诉你的。”Varitas关闭了对话框。

他知道怎么回事了。也许这要多亏了他昨夜丧失的那点理智,他的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还想到了汉娜的作品SCP-CN-988,34站点的第一百篇。

下层叙事的突破……无论是恋、Boom还是自己都是在喝了咖啡之后才进入了梦境。

那么如果咖啡是会让上层叙事进入下层叙事的异常物品呢?这样的话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Varitas平时不怎么看推理小说,但是那句著名的话此时却在他脑海中浮现。

真相无论多么难以置信,都是唯一的。

Varitas是无神论者,一直以来他也向其他人解释道基金会就是一个合作写作团体。但是现在,这是唯一解释得通的方法。

他梳理了一下时间线。上层叙事中最先发生的是恋与自己商讨基金会之星的事情,接下来自己和恋进入下层叙事,自己收到了汉娜——先不管是上层叙事的汉娜还是下层叙事的汉娜博士——向自己求救,在自己到达的时候大约是Boom进入下层叙事的时候。恋在下层叙事的存在时间是从讨论基金会之星的时候一直到Boom进入下层叙事之前,Boom的下层叙事时间段一直持续到早上,而自己的是从一开始到在下层叙事调查完的中午。

那么现在只要知道这个汉娜是谁就好了。Varitas这样想着,既然在下层叙事中也发生了相同的凶杀案,那么这个汉娜一定是下层叙事汉娜博士。

这一定是下层叙事的汉娜博士,到时候只要让汉娜把这段经历单独写一段平行世界故事就好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现实也是一个能够正常运作的没有异常的现实。

“汉娜,麻烦一个事情”Varitas给Hannah发着短信。可能是因为这前两条作为下层汉娜存在的证据,Varitas破天荒地发了短信。

“你好啊,Varitas。有什么事情呢?”

Varitas觉得有一点奇怪,这样的说话语气首先不是汉娜的风格,其次也不应该是她和Varitas说话的风格。

“你是谁?”看着短信发送条缓慢的蠕动,Varitas终于明白了除了话费之外人们不爱用短信的原因——这延迟让人烦躁。

“我是汉娜——不过这并不重要。我现在想说一个对于推理小说的理论。你知道推理小说作者都是上帝视角,因此他们知道事情的发展历程,推理小说的写作就是要将这些过程合理地展示在读者面前。但是这其实是不可能的,从阴谋论的角度来看,真相只能是更高一级的欺骗。所以推理小说中出现了注重情感描绘的社会派,与此同时那些注重于描写侦探形象的被称为侦探小说。尽管线索A能够推理出结论B,这是合理的,但是线索A同样能够得出结论CDE。在推理小说中这是难以解决的问题——因此,推理文学的创作离‘推理’二字已经越来越远。它更靠近文学,藉由寻找真相的路,去寻找人内心的声音。”

短信被分成好几条发过来,大量的文字挤满了手机屏幕。

Varitas反复读了好几遍,却还是没能明白这个“汉娜”要表达的意思。她说了一堆关于推理小说的论断,但是却和当下话题毫无关系。

“推理,不仅是说推理文学,逻辑推理是你每天都用得到的推理。逻辑推理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最多是一个近似百分之百的推论。”

Varitas拼命回想从凌晨到现在的所有事情。

Varitas看了一眼碎在地上的咖啡杯和已经干涸的咖啡渍。他觉得他应该再重新买个一样的咖啡杯了。



恋看着比赛题图,陷入了沉思。

她现在一点思路都没有了。


恋看着比赛题图,陷入了沉思。

她现在一点思路都没有了。

Dr. Hannah她在电脑上这样打着。

滴答、滴答、滴答……

血滴进电脑里电脑会短路,所以Dr. Hannah重新往身上裹了一层纱布。

汉娜告诉恋Dr. Hannah非常非常聪明所以她会想着解决。

计划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