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收容,并心怀感激
评分: +30+x

“要一杯亚细安的馈赠,”对面的男子敲了敲吧台的桌子,“大杯的。”

旁边的同事Raki应和着准备开始制作饮品,而那男子便与Koi攀谈起来。

“如果要你推荐的话,你会推荐什么?”

“柠宾。”Koi微笑着回应他,“也许我觉得柠宾很搭配您手里那本书。”

男子似笑非笑地扫过他手里那本书,“可是这本书外表上看不出任何信息。”并把那本书翻来覆去地向Koi展示了一遍,给她看那纯白的外表,以及和大部分普通文库本一样的厚度。

“只是直觉。”Raki已经做好了饮品送到那人手上,“请慢用。”Koi也微笑着等着他拿着饮品离开。

“作为感谢,那本书送你了。”男子付了钱,提着塑料袋离开了。

“打烊了,今天。”坐在角落里的那人说着。那人是老板,咖啡厅书店的拥有者。他每天都坐在店面的角落里,上午喝热可可,下午喝青柠菊花茶,每天都抱着电脑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为什么呀?”另一位店员Cage问道,后厨的Celery走了出来,在门口招揽客人的Elena和Rainsnow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在书店一侧擦拭书架的Justin和Jarrod纷纷转过身,领班Sakura和收银Nan从座位中站起来,负责给客人拿菜单的Austin摘下了兔子头套,而Koi和Raki面面相觑,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知道,想打烊了,今天工资照发,大家在店里待到下班时间就走吧。”店长Andrew也不是很清楚自己怎么就心血来潮想要打烊了,还莫名其妙留下员工到下班时间才可以离开。有一种,空气的味道变了的感觉。

自从开店以来,就没有人点过亚细安的馈赠。

店里有一份隐藏菜单,就在那无数书中的某些本中夹着,上面写着店内真正能够提供的饮品。平日里菜单的上面,写着通常奶茶店或者咖啡厅会卖的东西;而隐藏菜单上,是一些名字奇奇怪怪内容却不明确的产品。而亚细安的馈赠,是唯一一个同时出现在两种菜单上的饮品。

——尽管在普通菜单上已经注明了不再提供,有人试着询问,也会回答已经没有了。只有信心满满说出名字的人,才会获得这个产品。

而今天这个人来了。

Koi尝试着打开那本书,却发现那全白色的封面是有人后来包上去的,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从一到不可说不可说转”,而后又有“简单了解华严经的数量单位”;似乎在某一页夹了一张纸,纸上写道,“跟!着!我!读!!!”那页书上写着“不可说不可说转”,下面是一段关于这个名称和其大小的说明介绍,介绍中充斥着无聊的形容词。书的扉页上半贴着几张缩小的游戏海报,游戏的名字叫做“Tiny World”,下半绘制着一只像素化的眼睛;像素眼睛的旁边有一个龙飞凤舞的“大伟”签名。号码为“1”的页面上画着关于本书目录的思维导图,思维导图的模样颇像人类的肺部,随着分支的发展墨水的颜色渐渐变淡,后来的那一页上写了四个关于本书作者的问题,以及相关的四个回答,只不过文章中所有的标点符号等标记全部被替换成了汉字,每五个汉字都被分割成了一组。在几页过后夹着几片干涸的玫瑰花片,还有一些粉碎的药物粉末,一枚硬币将书页压出了一个凹槽,这页的背面整张纸都被染成粉红色,上面歪歪扭扭写了四个茴字的异体字。再跳过几页,左右两页之间被电话线相连,其中夹着潦草的蓝色字体,破碎的尸体,蛋糕或者是面包的残渣,似乎是甜甜圈上散落的糖霜碎片,还有一滩饺子形状的水渍,几片阿岛信天翁的羽毛。

Koi将那本书合上,不可思议的表情对上了同样表情的Raki的脸。从书籍的外表上绝对看不出这书的内部并非只是文字——或不如说文字都变成了书籍内部艺术的一部分。

于是Koi将书让给Raki,示意她选择一页打开。

这页里面夹杂着水晶球的破片,几根稻草,一块看起来像是人的喉咙的绘制切片图像,如同测试色盲的图像一样,切片和稻草隐隐约约绘制成写着“AGAIN”的字样。下一页是跨页插画,绘制着沙漠,不认识的图腾,一杯咖啡,一把手枪,在奇怪形状塔下的两个男人,和一些花朵。再下一页的左半页似乎是涂鸦,画满了各个星座、各式各样的蝴蝶、各式各样的鱼儿、各式各样的花朵、各式各样的猫科动物、各式各样的不明图标;密密麻麻地堆在一起;右半页是一张绘制极度细致的地图。纸页被一根金属针穿破,下一页的左页上有一根胸针别在上面,纸上粘贴着一套配色似乎是幼教书籍的海报;一只一笔画的兔子盘踞在胸针的正下方;一株干茉莉花卡在胸针的一端。

Raki合上了书。她拎起书籍抖动,想要验证夹在书中的东西是否会掉下来。书页呼啦啦地发出响声,店内所有店员都望向他们俩。店主Andrew径直向她们走来,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书页间掉下一颗闪亮的星星,如同一枚勋章,上面绘制着三个向内的箭头。

“授予他们,感谢他们一直以来的付出。”

Dr. Brife在街角佝偻着靠在墙上,喝了一小口亚细安的馈赠。Asriel特工从另一条街上转过来,小声嘟囔了一句“冲锋”,Brife接了一句“乌篷船”,便拎着亚细安的馈赠离开了。

Asriel走进已经打烊的店面里面,店门口的Elena连忙说着我们已经打烊了,可他还是径直地走到前台,对着吧台讲道:“我要一杯柠宾。”

“先生……我们已经打烊了!”Cage说。但是Asriel毫无反应,他又说了一遍,“我要一杯柠宾。”

“先生……!”店员们纷纷阻止道。

当她们靠近Asriel的时候,他已经将将倒下。吧台用来剪开包装的剪刀深深插入Asriel的左胸,Koi愣在原地,双手掩面。她浑身颤抖不停,簌簌落下眼泪。Raki走进吧台轻轻安抚着Koi,Andrew拨通了急救和报警电话。

Brife走进小巷的时候,喉咙一阵收缩。“馈赠”在他喉间翻滚,仿佛山火般在他食道中蜿蜒。胃袋内如同岩浆池般沸腾着,浑浊的液体一阵阵涌上口腔。

急救人员冲进店里的时候,Koi却一把抓起吧台上的星星徽章塞进嘴里,吞了下去,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尖叫,和喷涌而出的鲜血。


警方最终没能查出杀害这那个没法查出身份的人的凶手,尽管警方非常怀疑店内的店员,可是检测人员没有找出任何证据,店内的不明男子被认为是用剪刀自杀了;因为始终没有查明二人身份,事情也就不了了之。Koi勉强被救了回来,却变得神志不清。那本据说打开会有神奇东西的书,翻开的每一页都是空白;从Koi的食道里,取出了略有锈迹的星星徽章,可是上面什么线索都没有。

老板Andrew出钱在公墓葬了那两个人,咖啡厅书店也开不下去了。众人带着一路大笑欢闹着的Koi去给那两个陌生人扫墓。

Koi到了那两人的墓碑前,突然恢复了正常,跪下一声不吭地流着眼泪。

“授予他们,感谢他们一直以来的付出。献给那些为了人类存亡而献身的基金会员工和异常项目。”Koi在心中默念。

“而我将是最后一个。Asriel前辈、Brife前辈,Koi对不起你们。”Koi看着在墓碑上连名字都没有的两人。

秃鹫盘旋在天上,它们在等待食物的到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