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于现世的神话》——前言
评分: +24+x

前言

“收容异常的SCP基金会或将成为政府部门,各国政府将陆续建立SCP部……”

“SCP基金会即将解散!他们将何去何从?是无家可归还是谋得新职?我们将继续为您报道……”

铺天盖地的报道,让从前神秘的基金会在信息化时代以难以想象般的速度涌入人们的生活。报纸头版上大大的“SCP”,绘有基金会标志的专栏报道……这个组织突然浮出水面,并在一开始就被冠以“救世主”的称号。

你要知道——纸总是包不住火。这不仅是“坏事传千里”的另一种说法,因为总有阳光下的人不满足于耀眼与明媚,他们总是觉得那光要瞎了他们的眼。基金会的影子,你可以说是,不幸地,被看见了。

然后那影子的主人被拖了出来,意外地没有被民众按在地上举着革命的旗帜鞭挞——而是被当做救世主,被当做神明去感激、去崇拜——成为了所谓的英雄。

当人们终于接触到异常的时候,他们终于意识到了我们英雄的不易。那背阳之处,是何等寒冷,布满了苔藓,地面上潮湿黏滑。英雄总是不容易的,以至于每一本史书都在歌颂英雄的丰功伟绩。尽管基金会被神化了,但是成员除了成为政府官员外,他们还是不为人所知的,就像他们原来那样低调——以为有太多比这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关注了。

奇术师与现实扭曲者走上街头,雕像被加以看守地公开展览,蜥蜴成为新开张动物园的明星,而披萨盒不知道拯救了多少难民。自然赋予我们强大的适应能力,所以人们总是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能够适应一切恶劣的环境。SCP基金会在基金会时代也好在政府时代也好,民众无论是否知晓基金会的存在,生活总是平静正常的。就如同金融危机中自杀者是少数,而大部分人——你称之为苟且偷生也不为过——最终还是活了下来。

异常的消失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所谓的异常并没有其定义的标准——科学的发展让我们推翻了神话故事和一些宗教内容的实际存在性,但是神话与宗教仍然留存下来,无论是不是为了防备如今的情况——在灾难中民众需要的是奇迹和希望,毕竟人类整体作为同一个物种在进化中仍然需要谋求生存。

因此异常消失了。并非是因为人们——民众、政府、或者是基金会找到了能够用人类所创造的科学来解释所谓“异常”的方法,而是因为和人们在“大爆炸理论”甚至是“日心说”提出之前也能接受太阳东升西落的规律一样的道理——不然基金会也许在早期就能够收容太阳起落的现象了。人们开始渐渐相信,异常的存在是由于人类的无知,归咎于基础科学发展滞后。人类是自负的,无法接受任何其他物种的智慧高于人类,但是无论事实如何,或者是人类最终能否接受这个命题,生存都是第一要义。

因此人类的敌人最终从原来我们称之为异常的东西变成了人类自己。与之前上千年文化发展历程中人类所面临的种种灾难不同,这场浩劫是属于全人类的,毕竟人类不能像海豚一样自主停止呼吸,毕竟人类总是要生存。致命的是,在这场浩劫结束之前,没有一个有智慧的人意识到其严重性。历史上每次发生类似的事情都有智者意识到严重性,尽管这些人的声音太小了,但是总比什么都没有来的好。但是这一次没有,这次是人人自危,而且直到结束没有人意识到这一次意味着什么。

因此暴动发生了。不,这不能被称为浩劫,这是正常的。因为没有人知道正常或者是不正常的是什么样子。人们总是叫嚣着“当局”会来处理这件事情,而政府却认为基金会能够拯救世界,但不幸的是基金会此时此刻还没有带好他们政府官员的帽子。这并非是我们传统观念中的战争或者灾难,因为世间万物都如平时那样存在着,而且还是合理地存在着。此时,“当局”终于失去了处理事件的能力,社会分解为以家庭或是若干家庭为单位的小型集合体,向着全世界各地人类未曾或是很少涉足之处进发,企图寻找安身之所。但是对于这个已经足够拥挤的星球来说这几乎是天方夜谭。于是敌对目标转变,暴动发生了。

也许人们在这其中学会了生存和坚强,但是也许浩劫结束人们又称为了原来安逸而懒惰的模样,没有人能够评价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因为安逸是常态,而生存也是常态——都是造物主赋予我们的本能。人类会选择人类成为敌人也许也是本能。

人们终于在生存欲的支配下人们冷血而麻木,早已忘记了恐惧的滋味。这冷血麻木也是常态。

最终人们将目光望向黄石国家公园。那也许是末日,但是末日有时也能够带来希望。

所以也许我在撰写一本史书,但是实际上这是一本史书口吻的神话传说——我说过,人们需要神话传说和宗教,用来给予人们希望和满足无知人类的求知欲。希望接下来你能阅读愉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