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于现世的神话》第一部分 英雄与叛徒 总览
评分: +26+x

第一部分 英雄与叛徒 总览

基金会为何会进入大众视野在很长时间以来都是个谜。曾经有人猜测是某些与基金会有关的组织出于一些利己的目的而将基金会推上风口浪尖,并举出了相当可观的例子作为证据。“敌对组织说”一时成为人们最认同的观点,尽管当局并没有对SCP部的成立发表过任何有关其来源或发展规划的说明,那时“敌对组织说”仍然被认为是官方的说法。

这个想法是如此的根深蒂固,以至于当真相慢慢地浮出水面的时候,大部分人仍然固执地相信“敌对组织说”,直到人们跑去黄石公园前,还有不少人认为是GOC一类的组织将基金会曝光在众人的面前。

人们拥有这样的想法基于人们愿意将自己的错误归因于外在因素。人们总是认为自己的错误是由不正确的外因导致的不良结果 。但是那个时候的人们,甚至是现在的人们,还是没有意识到错误其实是在大众本身。人类都是具有好奇心的,尽管有“好奇心害死猫”的话说在前面,也会有些人用其好奇心去证误。

但是这样的尝试最终还是失败了。当人们想拉起在泥沼中的伙伴的时候,他们通常的结果是被拖进泥沼中,与伙伴一同失去了生命。人们出于极强的好奇心和所谓的社会责任感,发疯地深挖整件事情,并且力图证明基金会的现状、政府的现状是由于其敌对组织引起的。人们其实都清楚地知道像儿童特摄剧或者是动画片那样的情况并不存在,坏人并不会因为“被定义”为坏人而一直是坏人,而好人也不是一直做好事的活雷锋,战斗中的伤亡实实在在,而“好人”阵营的瓦解很可能是因为另一个“好人”阵营。

少数研究者与媒体从业人员指出,基金会被曝光于公众并被恶意赋予过大的期望值源于基金会的某些内部人员。怀疑的矛头最开始指向了道德伦理委员会。基金会在通常情况下被评价为“行必要之恶”的组织,而他们则自称“在背阳之处保护向阳之人”。在外界看来,基金会是一个相当冷血的组织,传言他们每个月都处决大量的D级人员,使用机器制造D级人员,对人型异常实施极其残忍的实验等等。而道德伦理委员会就是在基金会内部与之相反的存在,或者说保护某些特定权益的存在。在对于基金会内部因素的调查过程中,道德伦理委员会被认为是最有可能让基金会曝光于众的一些人。该方向普遍的结论是道德伦理委员会的某次权益保护在无意间导致了基金会被公之于众,也有少数人认为是一些存在于道德伦理委员会中某些具有不可告人秘密的人的恶意行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这些怀疑论者并没有举出可观的事实来证明这种情况的真实性,所谓“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没有被揭露,这样的假说最终不攻自破了。此后,随着另一个更加可怕的假说的提出,巧合一说也渐渐被人们忘记了。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群被称之为伪基金会人1的人浮出水面。在历史的记载中,基金会曾经发生过一次因伪基金会人暴动而产生的事故,这次事故被记载在基金会为数不多的内战史2中。尽管那些追逐真相的人挖掘了丛林中的每一寸土地,试图寻找出当年内战的哪怕是一点点一些,但是实际上应该明确的是这部分资料并非是在丛林中。所以显而易见的是,这些人并没有得出结论。他们所找到的关于内战的,关于那次事故的报告,都是零星的,早已经被公布给大众的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伪基金会人被怀疑以来,甚至是自从基金会被公之于众以来,没有任何自称是伪基金会人的组织或者个人来承认或澄清此事,不同于此前就遭受怀疑的相关组织和道德伦理委员会总有相关负责人站出来发表一些官方的言论,伪基金会人从一开始就销声匿迹了。

也许是人们总是愿意将错误归咎于自己的对立面,也许是人们总是将罪责都推到那个永远也不会澄清的人身上。最终,基金会联合政府当局发表了关于伪基金会人如何将基金会公之于众的过程。其报告之内容详细,震惊了无数人。

民众也许都知道这只是不切实际的猜测,但是既然有沉寂者为之承担责任,又何乐而不为呢?

在整起调查的过程中,有一些人在种种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们中的有些人被歌颂为英雄,而另外一些人被唾弃为叛徒。但是无论如何,在这本史书神话中,他们都应有其一席之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