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流亡者

夏日流亡者

狱卒的自傲,最后的龙裔1,爬行类超级神2,莱翁·塔拉斯各3,血肉的流亡者,桀骜的浪子,死亡之母,SCP-682

概要

夏日流亡者是一种超级巨大恐怖,有着极强适应性变形能力的兽性个体。它不可能被杀死。一般认为,它是从家中被流放出来的,那是个难以理解的地方,并且被SCP基金会进行了重建或改造。目前已知的是它被囚禁在地球上,永远无法离开。它对人形生物表现出极度的恐惧,并将试图杀死所有看到的类人生物。

情报

特性:夏日流亡者是适应性的变形者,能对外界的刺激改变形态。它能直接利用施加到它身上的能量4。经过足够长的时间后,它会失去大多适应能力,但其躯体从不停止变化。

它外表的形态通常呈现为爬行动物,但具体特点往往不定。

性质:夏日流亡者来源于一个高智力,未知起源的智能种族。已知还有其他种族成员的存在,它们是雌雄同体的掠食性动物。目前还未能定位其他的同种成员。夏日流亡者已经变形得与原始形态相去甚远了,所以我们从它身上能推断出的同族成员的信息非常之少5

夏日流亡者是被从家乡驱逐或流放出来的;最早也是最可靠的报道表明流亡者被“永拒夏日的土地。”关于流亡者的全部情况不得而知。6

流亡者看到人类就像人类看到蟑螂,但它也有对人类超出本能的真正恐惧,因为人类相对而言数量巨大,而且折磨了流亡者数年(字面意义上,就是基金会)。对流亡者来说,人类代表一种几乎无法理解的恐怖。

它似乎对其他地球生命形式的仇恨较小。当与非地球的生命形式交互时,它表现得像一个典型的大型捕食者:在激烈的狩猎活动中间歇性保持安静和谨慎。

不知道它的适应性变形能力是否属于它的种族天赋,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被赋予的诅咒或特性,例如像被放逐者Cain承载的印记,或者干脆就是狱卒干涉的副作用。

历史&相关势力:夏日流亡者在超自然方面与SCP基金会紧密相关;这种联系的性质尚未被完全了解。狱卒肯定是将它从早先的休眠状态唤醒的,并且可能造就了它目前的形态。

据了解,夏日流亡者在几个世纪前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直到狱卒打扰了它的睡眠。在十年或更久以前,狱卒发现(重新发现?)流亡者的墓穴,显然是基于从他们的前辈传承的信息(参见有关SCP基金会在其他地方的历史记录)。

狱卒挖掘了流亡者的无理智体,并开始对它进行实验,试图将其躯体与其他超自然实体结合起来。他们一定已经被提醒过后果了,也许在流亡者觉醒的那一刻,并没有狱卒在场。

觉醒后,流亡者在被狱卒捕获并监禁之前曾短暂地徘徊在地球上。自那以后,流亡者一直在试图逃跑。

由于这些事件,夏日流亡通常被命名为“狱卒的自傲”。

狱卒因他们的错误而感到恐惧,但这并不正确。他们的领导人以流亡者为例说明为何知识和科学探索很危险,必须被封锁,而不是承认,他们应该在对流亡者的墓穴蠢蠢欲动前先多学点关于流亡者的知识。可以预料的,狱卒拒绝有关流亡者的外界帮助。

夏日流亡者对失落的第五子表现出了极大喜爱,尽管她是人型。原因不明。7

奇怪的是,也有报道说夏日流亡者有时与狱卒合作,为了某些未知的目的。如果真是如此,大多数狱卒的人员似乎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对策:与夏日流亡者对抗的最好方式就是通过分散其注意力或暂时困住它足够久以逃脱。特别建议人之手的成员为逃离夏日流亡者应不择手段。

夏日流亡者无法被永久驱逐到其他非地球位面中,只能暂时性驻留(驻留尝试往往会失败)。时间最长的一次是到Ravelwoods(参见图书馆资源),那是一次超强仪式的成果,但即使是这样驱逐也仅仅持续了几年,而且还要大多归功于Ravelwoods本身的性质。夏日流亡者无法进入通路,也被图书馆拒之门外。

夏日流亡者从来没能被永久监禁。狱卒做的最成功,但夏日流亡者经常逃离笼子。只有狱卒的资源能让流亡者继续被监禁。

狱卒不断对夏日流亡者进行处决尝试。这种做法非常不推荐,因为将夏日流亡者暴露给更多的力量通常只会增加其力量,而且并非所有的免疫力都会在一段时间后消失。8

观察&故事

有关夏日流亡者的记录在历史中间歇出现,尽管许多报道似乎都是捏造的。一个著名的记载(由于与史料不一致而被认为是虚构的)是Blackwood勋爵和83年伟大的塔拉斯各狩猎。最早的记载来源于一部未知作品的片段,名为夏日的流亡者,并声称“她为未知的灾难而永远悲伤”,没有详细说明。910

许多记载都将夏日流亡者归类为西西弗斯式人物,因一些可怕的罪行而被流放到我们的世界,并被迫进入无尽的不可理喻的痛苦循环。流亡者于此的存在是一种折磨。11

C. Mondessa在“失落的灵魂”中称,夏日流亡者是从家乡自我流放,并希望不受干扰地休息或以最便利的方式摧毁整个文明。她推测说,它实际上可能相信,一旦它消灭了地球上所有的智慧生命,就能从地球的监禁中解脱出来——这一信念事实上可能是真的。

“流亡者是血肉的徒劳和荒谬,流亡者是工人,被贵族踩踏,离开避难所的被放逐者,被父母忽视的孩子,被遗弃的情人,被不公正的侵袭。流亡者,从夏日重生和永久背离,在生与死的痛苦中挣扎,在没有任何东西被发现时努力达到平衡,只有当它被唤醒时,当它意识到时,当它看到它永恒斗争的真相时,它将化痛苦为蔑视并三倍奉还,没有任何不能被蔑视所克服的斗争,没有任何障碍不能被狂怒和正义的愤慨摧毁,当正义得到昭彰时,它将是以烈火和锋利石块的形式。” ~附魔师Septimus

疑问

夏日流亡者有可能是狱卒在某次重大实验中自己凭空捏造出来的,他们编出了所有过去和现在的信息——从起源物种和消失的家乡,到可以追溯的古代故事——一个大规模的现实级联堆叠。1213

有几个记录还称基金会刻意试图帮助流亡者重新获得神格,以便它可以回到放逐它的家园进行报复,但我们大多数人认为这不太可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