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36+x

太阳系外围约1.5光年的宇宙空间在背景辐射中突兀地出现了一片如同理想黑体1的不规则静默区域,硬生生阻断了周遭包括微波在内的一切电磁辐射。

这块区域最小边的长度也达到了5个天文单位的距离,内部表现出不同于周围空间的黑暗,任何语言似乎都无法清楚地表述这种黑暗的不同。

渐渐的,在这片比黑暗更黑暗的黑暗中开始隐现出一些明显区别于彗星和小行星的人造物,它们大小不同,形状各异,以绝对光滑的圆球状为主。这些球体越来越多,并组成一个透露着诡异美感的不对称方阵。当最后一个圆球体完全出现在星空之间时,庞大的静默区域便如同它突兀出现一般突兀地消失了,电磁辐射重新填补了这块区域。与刚刚不同的是,一支庞大的舰队此刻正飘浮在群星之间,而他们的目标正是离这里最近的恒星系。

“半人马座α突袭作战结束,达到预期作战目标,等待工程部队评估战果。500101突击舰队收拢战舰,正在向太阳系包围圈集合,完毕。”

“半人马座α主序C星已不可逆为红矮星,确认第十一号神性实体被摧毁,所有第二序列神性已全部歼灭,工程舰队开始清除生命体居住点,完毕。”

“先锋舰队在十合星2外围遭到敌方警戒哨站拦截,引导信标已释放,比对确认无敌骄阳至高神性和剩余九个从属型神性恒星信息特征位于太阳系,完毕。”

一道道数据流通过快子和微型虫洞汇集于总旗舰的信息同步阵列中,中央主脑那基于不可定向表面的逻辑处理单元因为“无敌骄阳”的信息元素而有了些许波动。紧接着,主机向所有的次级中枢单元发布了新的指令。

“继续前进。”

舰队的巡航发动机轰然启动,每个圆球体战舰的曲面都爆发出耀眼的银色光晕,光芒之盛甚至在宇宙背景光谱上都形成了短暂的蓝移带。


这场横跨数十光年的战争被生活在十合星系统的生命体以及神性实体视为空前绝后的、以一个拥有至高神性和高度发达文明为赌注的伟大战斗。

但对于这支舰队及其背后的主导势力来说无足挂齿。在更广阔的群星之间、在多元宇宙之间、在高维空间之间、在形而上领域之间、在所有嵌套的叙事层之间,无数由原初的自我意识共振体率领的舰队正追逐猎杀着躲藏其中的神性实体,以此来保证宇宙平衡和因果律循环,这支舰队只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小支而已。

在所有存在的清晨时期,原初共振体也曾和至高神性进行过相当友好的交涉,但是很快,早期共振体由上百个中子星作为处理器的运行单元便测算出至高神性存在对于宇宙、对于维度、对于叙事层造成的不确定性。

一切的存在都遵循着因果律的循环,从几何方式理解,存在本身犹如莫比乌斯环或者克莱因瓶,开始造成结果,而结果亦是开始。只有当最后一个黑洞也被蒸发时,当奇点暴露在空无一物的领域时,当一切叙事层因为膨胀化为虚无时,宇宙才会坍缩,重新化为致密的奇点,进而产生新的大爆炸,而包括原初意识共振体和至高神性在内的所有意识都诞生在爆炸之中。

在共振体的运算中,祂显然发现了这些至高神性们不能坦然面对自己的终结与新生,祂们毫无顾忌地挥霍力量,肆意妄为地践踏从稳定恒星系统诞生的智力体,甚至躲藏在各个空间和各个叙事层的夹缝中,逃避宇宙终结的因果命运。

这将导致无数的的闭合空间因为物质回归不完整而变成不停膨胀的热寂尸体,这将导致连共振体也无法预料的后果。在处理器中运算了足以让一切消逝的漫长时间后,共振体决心撤销所有包含至高神性存在的历史亦或未来片段,于是,一场超越一切存在之上的猎杀行动自此开始,直至万物终焉。


“太阳系拥有九位从属型神性恒星,舰队有76.834%概率遭遇预订计划外反扑。”

“处理器已提供可行性最高的进攻计划。”

“方案一:通过检索太阳系历史快照进行撤销,完全删除周边一光年距离所有物质概念体系,这是共振体所允许在宇宙内使用的最高武力。”

“方案二:工程舰队将在太阳系外围诱导释放大量人工微型黑洞,制造异常引力波撕裂太阳系结构和神性实体,此方案在本宇宙第二十七、第二十八军团105亿年前猎杀多位至高神性的银心战役中证实可行,但对至高神性清除状态没有达到理想值域。”

“方案三:……”

“方案四:……”

“方案十八:强行进攻,直接摧毁神性物理与概念实体。此方案可行,但将使舰队在长时间内无法参与其他围剿猎杀行动。”

面对次级主机们提供的方案,中央主机思维场在漫长的一个普朗克时间思考后做出决定:“方案十八,即刻强攻。”

次级主机们对这个性价比远远低于前置方案的计划感到不解,但依旧按照命令告知更下级的分部指挥单元。

“严密保护太阳系主序星以外第三颗类地行星不受战争波及,以及行星上生存的原始碳基生物群落。”中央主机释放特殊的极化信号让次级主机接收:“来自共振体意识的直接命令,这些碳基智力体遥远的未来将在因果律补完中起到重要作用。”


当第一艘圆球状突击舰出现在星系边缘时,负责警戒的两个神性恒星毫不犹豫地朝舰队方向释放强电磁场和伽马射线,但接触到舰队之前,一道幽蓝色的曲面因为受到干扰而亮起,足以在瞬间摧毁行星生态圈的射线暴只在曲面留下几道荡漾的涟漪。

“检测高能反应,确认大质量神性实体。”

“确认遭遇实体敌意进攻,领域护盾受到最低损伤,已回复。”

“第一批重型隐轰编队出港,第二批就位待命。”

“完成对本作战区域概念切割,奇术舰队展开信息修正。”

“此地禁止神性。”

“此地皆为现实。”

“此地允许规律具象。”

随着一艘艘堪比恒星大小的主力战舰抵达战场,舰队终于展开了进攻。

预料之中的激烈战斗并没有出现,其中一个担任主攻防御的神性恒星毫无征兆地消失在这片空间里,即没有出现氦闪,也没有突然膨胀。祂就像一个无声无息破裂的肥皂泡,留给整片空间唯一的影响只有因为突然出现的空缺使周围小行星被紊乱的引力波牵引着涌来。

另外一个神性恒星见状立刻提高了自转速度,准备逃向太阳系内侧。但祂很快发现这片区域已经变成光速无限接近为零的静滞带,然后来自球状舰队堪比巨星支恒星大小的战舰发射出不可见光束从四面八方照射到祂的身上。

恒星核心中的氢元素开始加速聚变,进而产生失控的热量增加,天体开始剧烈膨胀,颜色从淡黄色转为深红。直到氢元素消耗殆尽——祂的热压力不能平衡自身的引力时,核心的氦核开始坍缩,并在足以撕裂内核的氦闪作用下聚变成致密的碳-氧内核,大量氢氦元素和碳合物被祂疯狂地抛向四周,并逐渐形成了一条稀薄的环状行星状星云3。这个时候,神性实体已经接近死亡。紧接着,因为内部不再发生热核聚变,祂尸体表面的光芒变为暗淡的白色,进而温度下降,停止的光热散发,直到能量辐射也消失。

仿佛视频按下了快进键,一颗仍处于主序星带的年轻恒星在短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时间内走完了数百亿年才能完成的衰老过程,除了略微高出一点的重力常数外,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里曾经存在一颗炽热的恒星。

神性组成的外围防御不堪一击,保持引力场的舰队掠过现在的柯伊伯带,进入海王星轨道。在他们面前四十个天文单位的地方,至高神性“无敌骄阳”正在默默旋转,光球层散发的光辉照耀着内侧第三颗蓝白相间的类地行星。


夏王朝已经毁灭。

踆乌缓缓走进熊熊燃烧的宫阙之中,这里温度仍然高得可怕。宏伟的石制建筑被熏得黝黑,四处躺倒着披尖执锐的蛇人武士,不过此时,他们的盔甲呈现着高温反应下的红炽色,被烧得焦糊的尸体不时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滋滋”煎炸声。地面上覆盖有一层诡异的油脂分泌物,因为烤焦而蜷成一团的蛇蚹反射出踆乌散发的光辉。

踆乌踏过横七竖八的尸体,步入半倒塌的内殿。

夏王桀静静地坐在宽大的龙椅上,他穿戴的象征着蛇父龙母原始崇拜的袍子已经被烧灼一个个破洞,露出焦黑的鳞片。

踆乌慢慢走到桀的面前,神圣的面孔噙着笑意:“你们从伏羲那里学到的,利用铍青铜合金制作的轩辕剑的确给无敌骄阳的子民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桀吐出舌鞘中细长分叉的蛇信子,齿尖后弯的沟牙有分泌液流出:“如非蛇父为囚龙母于太岁而身碎,何能汝谋?”

踆乌将手按在桀的头上,蓝绿色的火焰腾空而起,将桀包裹其中,仿佛火炬般燃烧:“没有了伏羲和女娲的庇护,夏朝只有灭亡。而西地的狄瓦和猿人面临和你们一样的命运,灭绝只是时间问题,有了你们来杀鸡儆猴,剩下的还未开化的蛮夷都将选择沐浴无敌骄阳的光辉。”

“止増笑耳。”桀努力张开短小的颅-颌关节,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在燃烧的烈火中显得尤为恐怖:“天地四时之官观天象尝言,南门二4星耀倍明,九天有白虹贯日,乃天道变异不常。”

踆乌用力逼迫桀低下头,火焰燃烧得更加猛烈。桀短暂地抵抗住神性的压迫,冰冷的竖瞳直勾勾的注视着自诩为神灵的踆乌,眼球外那层保护皮肤已经烧焦,火焰在眼球晶体中燃烧,仿佛夏王的怒火。

“夏朝族灭之时,金乌殁将近也。”夏王朝最后一位君王说完这句话后,永远地停止了呼吸。炭化的身体化为灰烬散落在地上,椭圆形的眼球发出了瓷器破碎的声响,就像桀对金乌们最后的嘲笑。

若有所感的踆乌抬起头,曾经占据半个天空的十轮巨日此时所剩无几,他看见停留在萤惑的兄长化为金色三足鸟奔逃,却被速度更快的白色洪流贯穿,光芒由白变红,进而变得暗淡。踆乌明白,他的最后一位兄长在短短数十秒内毫无反抗之力的死去,就如他杀死夏王桀一样。

“无敌骄阳在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踆乌惊恐地祷告,却收不到无敌骄阳的旨意,而那密密麻麻的圆球已经转向地球,转向了他。

停留在地外轨道的神性恒星在象征意义上如同被一把大剑劈为两半,而恒星也的确像被劈成两半一样,失控的氢氦聚变产生的热流从内核喷涌而出,足以把地球化为灰烬,紧接着超过洛希极限的地球将逐渐被失去神性控制的恒星撕裂。

这一必然发生的情况突然终止,神性恒星一分为二的瞬间被定格在空间里,黑体区域再次出现,轻描淡写的笼罩了爆炸的恒星,这一幕从地球看去,仿佛苍穹是一幅画布,黑体区域就像从画布撕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像天鹅绒般柔软的黑暗与死亡。


汤带领着族人走出藏身的洞穴,大地虽然炎热,却不像十日当空那般恐怖。想起十来天前宛如地狱的场景,汤就无可抑制的颤抖,那时的大地就像被扔进了天神的熔炉炙烤,天神们散发的光热横扫大地,飞鸟走兽如柴火般燃烧,不同部落的人们四散奔走,却依旧被四面八方的热浪蒸煮,皮肤被烤焦,肌肉从骨头上剥离,血液如开水一样沸腾,直到体内每一滴液体都汽化。只有躲在又厚又深的地下洞穴的人才侥幸逃过一劫。但是如果神罚一直持续下去,就连他们也坚持不下去,汤回头扫过彼此搀扶的族人们,他们皮肤发皱,嘴唇开裂,妇孺只能依靠在青壮男子身上才勉强站稳。

所幸,炼狱并未持续太久,汤亲眼看见天空中的太阳消失,被神箭贯穿,被大剑劈为两半,然后远处夏王朝的都城发生了地动山摇的爆炸。汤向阳翟城方向看去,一朵巨大的蘑菇云正在冉冉升起,舒卷的黑色云块和桔红的烟尘相互翻滚,在气流的裹挟下越升越高。

“渭河!渭河!”人们凭借记忆的方向看见了曾经的河流。与以往奔涌的庞大流量相比,现在的渭河更像是一条溪流,但是对于即将脱水的众人来说已经足够,人们兴高采烈地奔向河岸,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之中。

突然,有人指着天空,语无伦次的呓语起来,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苍穹望去。九个天神陨落之后,那自盘古开天以来就亘古不变的巨日也出现了弯曲的黑影,就像是被野兽撕咬般,阴影缓慢但坚定地逐步吞噬太阳,天空也因此变得黯淡无光。

永夜笼罩了大地,太阳从被遮挡的阴影边缘散射出淡红色的微弱光芒,刚刚还炽热的地面气温骤然下降。天空中浮现出难以计数的银色圆球,注视黑日的人们捂着双眼哀嚎,汤大声呵斥他们不可直视神灵。剩下的人跪倒在河边祷告,族中的祭司颤颤巍巍地从长袍中取出龟腹甲,试图记录下这千百年来未曾发生的诡异之事。5

在诚惶诚恐的祷告声中,阴影由西向东逐渐退却,宛如珍珠般6闪烁的光芒从缝隙中亮起,所有人都紧闭双眼匍匐在地上,祈求太阳神的原谅,直到光芒重新照射大地为止。

雨滴落在地面,发出“滋滋”的声响,随即越来越多,小雨点很快变成了劈头盖脸的狂风暴雨。连成线的雨水中,族人开始赞美,而汤挺起身,张开双臂,迎接着新生。

人类的新生。


后勤舰正用引力束拖曳着随着热能散失而冷却下来的战舰残骸,新抵达的一批工程舰立刻加入到对太阳系结构的维持和修补之中。如果不是大批工程舰充当现实稳定的船锚,舰队的火力和神性的抵抗足以让太阳系崩解为一片比宇宙边界更荒凉的死地。

“确认“无敌骄阳”,代号514至高神性被完全摧毁。根据第三条例,军团将留下监测哨站对“无敌骄阳”尸体持续检测。”

“500101突击舰队战损率87.9%,次级指挥单元损毁。”

“500103突击编队战损率46.6%,次级指挥单元上载进度97%,舰队正在返航。”

“……”

“第一批、第四批、第十六批重型隐轰编队遭至高神性全歼,第二批、第三批、第八批编队伤亡过半,所有现存编队已返回航母修整。”

“第七舰队距离太阳系仍有两百万光年,将在三次跃迁后与本舰队会合。”

“太阳系第五轨道检测到疑似至高神性残留,正在信息库进行比对。”

“检索三号行星原始智力体相关条目,与“太岁星”相吻合,现空间常数无法探测太岁星,存在流入叙事层裂缝的可能性。”

“信息比对完成,关键条目“拉尼亚凯亚超星系团”,神性条目“机械之神麦卡恩,状态――失踪”,“血肉之神亚大伯斯,状态――失踪”。”

中央主机弹拨着冷重子处理器里代表两位上古至高神性的信息比特,这是TA对此感兴趣的表现。

“派遣先锋舰队追踪,召集本宇宙所有舰队,制定作战计划。”

“继续前进,舰队永远不会停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