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在说话?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Site-169:美国,亚利桑那州,亚瓦派县
2022年 5月 13日


“我们是不是要在这里等到脚趾甲打旋?”

“当然不会。”

“这家伙对别人的时间一点都不尊重。”

“就算来迟了,也肯定事出有因。”

“就是忘了,”Moses Feghoot 主管坐在椅子上向前倾了一些,发表结论道,“多半是在自助餐厅磨时间。”

Amelie 尴尬地看了他一眼。在 Feghoot 主管眼里,只要站在原地愣几秒就已经算得上“磨时间”了。而且不管怎么说,他说的的确不是实情。他们正在等的是 Kirby Case,Site-169 的副主管,那可不是个总会让别人等待的人。

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了,让 Amelie 不至于再开口解释。

Feghoot 站了起来,肥肉牵动着他的脸抖了一下。每次他起身的时候,Amelie 都很容易联想到他的双腿正在发出哀嚎——毕竟,她自己也是如此。她不禁对这老男人感到了一丝同情。年龄越大,这些事情也就越难改变。

“啊,我们的副主管 Case,”Feghoot 抱怨道,“您总算是大驾光临了。”

Kirby Case 关上了门,接着对 Feghoot 皱了皱眉。这个表情其实没什么必要,但其中的意味却显露无疑——两个人就这么站了一会儿,互相凝视着对方,仿佛一场墨西哥僵局,双方的武器都只有自己的目光。接着 Case 开口了,打破了紧张的氛围。

“我在监控区有事儿,”Case 解释道,“有一台摄像头报废了,他们不太确定那是不是正常现象。”

“所以那是吗?”Amelie 抬起头反问。

Case 笑了起来。“只是保险丝熔断了。你知不知道 Gelding,那个夜班保安?他到处说什么闪烁的光,把大家吓坏了。不得不说,他这人真是神经兮兮的。我觉得他当个保安反倒屈才了。”

“这些留到最后再说,”Feghoot 嘟囔了一句,坐回到椅子上,“我们还有不少东西要讨论呢。”


格拉斯福德山:美国,亚利桑那州,亚瓦派县
1985年 1月 28日


山顶上的日光反射仪色泽发棕,锈迹累累,仿佛是从地里长出来的一样。这东西乍一眼看上去很熟悉,是一个三脚架——但架子上的却并非是摄像机,而是一块方形的金属板,上面用铰链绑着一面镜子。镜子看上去年头不短了,沾满了泥土,甚至连反光都做不到;但初级研究员 Amelie 不难想象它一度如何光彩耀人。阳光直射在金属板上,映出的光芒想来如雾中的灯塔一般耀眼……

太阳在说话。当盎格鲁 - 撒克逊人出现,隔着几英里用镜子互相照射传递信息时,本地人都是这么说的。日光反射仪,就是与太阳的对话。

“妈的,啥动静也没有,”首席研究员在她身边喘着粗气,“这玩意儿连他妈一英寸都没动过。”

“就像我一直对您说的那样,”Amelie 笑了笑,“这应该是,嗯,第 20 次测试?我们还是没能重现最初的异常。假如真的有什么异常的话。”

一位研究助理重重地坐在了草地上,他的设备被随手丢到了身边,“可我们又不是没有证实过。看到它的人就是 Seers 特工,我们自己的人。她说所有 17 台剩余的反射仪都同时转向了格拉斯福德山。而且,那也不是唯一一次报告。既然她说了有,那我就相信她。”

“我也相信她,”Amelie 回答,“但这不能代表那就的确是个异常。”

首席研究员眯眼看向了她,“那还能是什么?”

她耸了耸肩,“神奇的巧合。”

首席笑了起来。她向他抬起一只手,摇了摇头。

“听着,如果我一开始觉得这不可能是异常的话,那我压根就不会在这个团队里。”Amelie 说道,“但现在我们来回做了这么多次测试,一点结果都没有,我有点不确定了。如果这没法重现,那我们也没必要多操心,是吧?”

首席明显有些不快,“啊,是啊,你又不需要向总部发报告。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要求的吗?监视这片区域四十年。原因?’以防万一‘。没人乐意一辈子都守着这座破山,风还大得要死。”

Amelie 于是向远方眺望。风的确很大,灌木被吹倒在地上,看起来像是一片平地似的。太阳在云后半掩着,很快就会重新出现,往她的后颈上洒下一片光斑。方圆几里之内空无一物。在格拉斯福德山的另一头,一座小城隐隐冒了出来,这代表着距这里最近的小镇——在 40 公里以外——人口正在增加。那是离这里最近的、能被称为“文明”的事物。

“我愿意。”Amelie 自语道。

其他研究员们正在收拾设备。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抬起脑袋看向了她。

“我们可以在这里建一座站点。就在第一组日照计围成的那个废墟那里。这是个很不错的选址。周围几公里都没有人。就是我一直在说的娱乐中心——”

首席叹了口气,“Amy。别提了,求你了。”

“一个偏僻的小地方,就像这里,是最适合让异常住的。我们可以给它们做心理咨询,提供游戏……只是从单调的收容里稍微放松一下。只是这样而已。而我可以顺便盯着这些反射仪。如果它们真的会动的话。”

有几个研究员笑了起来。剩余有教养的则继续收拾起了东西。只有首席没动,狠狠瞪了她一眼。

Amelie 本来也不想在乎,打算一笑了之的;但她内心的某种东西突然燃烧了起来。她直直地瞪了回去。在那一瞬间,两个人都没有开口。仿佛一场墨西哥僵局,双方的武器都只有自己的目光。

首席率先移开了视线。“把精力放到测试上。”他说道,“你离这些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Site-169:美国,亚利桑那州,亚瓦派县
2022年 5月 13日


副主管 Case 站了起来,椅子被连带着摔倒了地上,“你想关闭站点?”

主管 Feghoot 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可没这么说,Kirby。”

“你是认真的吗?我不敢相信。Amy 每个月都对你毕恭毕敬的,就为了在她自己的站点里完成她自己的工作,而现在呢?你打算毫无预兆地把她踢出去?Moses,说真的,你在想什么?你打算这样滥用职权来向我们耀武扬威吗?”

Feghoot 向前坐了坐,忽视了 Case 的话。他转而看向 Amelie,“我们在这里工作了 30 年了,最近的小镇普雷斯哥特在此期间不断扩张。现在已经不能称那为一座小镇了,而是一座城。这里的偏僻程度早就不复以往。我们有很高的风险,居民可能会暴露于异常面前。就这么装作没看见……很不负责任。”

“我们不能走,”Amelie 说道,“我还要看守那些日光反射仪。”

“哦,拜托别提这个了。”他打断了 Amelie 的话。他紧盯着 Amelie,声音低沉下来,“我读过你最初关于 Site-169 的提案。你论点的核心就是,这些反射仪根本不算异常。现在你可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如果你真要坚持,那我只能说 Kirby 没说错——你确实对我毕恭毕敬。”

“去你妈的。”Case 啐道。

“Kirby!”Amelie 道。

“你不能就这么认了,Amy!”Case 用双手撑住桌面,“我们不能接受。AEED 太重要了。正是你向我证明了这点。现在已经有异常开始愿意被收容了。这而都是你的功劳!是你提出了这一切!”

“小唱诗班,如果你的传教结束了的话……”Feghoot 低声咆哮道。

会议室内安静了一下。Case 扶起了椅子,重新坐了下来,脸上写满了不爽。

“Moses,我们不能搬走。”Amelie 拉长了语调,“AEED 没有资源,也没有资金来完成转移。就算现在找议会批资金,一时半会儿也下不来。你和我都很清楚这点。所以我非常理解 Kirby 的情绪……”

Feghoot 默默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我知道你们俩可能都不想听这句话,”他平静地开口,“但比起你们的部门,维持帷幕重要得多。”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Case 说道,声音里带着 Amelie 从未见过的低迷。

“我想说的是,如果关闭 Site-169 会不可避免地导致 AEED 被解散,”他说道,“那么这将会成为必要的代价。”

Case 站起身,愤然离开了会议室。门被重重地甩上了。

Feghoot 向那方向看了一眼,嘴唇抿成一条刻薄的线。他看起来突然比平常老了许多,眼角的阴影越发深沉。他又看向 Amelie。

“理智一点,Amy。那些反射仪不是异常,你我心知肚明。我们没理由守着这里,只会越来越需要离开。我们到最后还是要面对现实。哪怕这是个不好的现实。”

他理了理自己桌上的纸张,留下这番话便离开了。Amelie 一言不发,注视着他的背影。


格拉斯福德山:美国,亚利桑那州,亚瓦派县
1985年 3月 10日


在 19 世纪这些日光反射仪最初被搭建之时,它们之间的间距达到了 30 英里以上,以便军事堡垒之间迅速传达消息。而处于安全考虑,他们自然不可能保留这一点。O5 议会要求他们把反射仪都拉到新建的站点方圆一到两公里以内。“最多十个,最少三个”——以便开展测试。他们最后搬来了七个,众星拱月似的在站点外围了一圈。

而其余的残骸将被小心地拆卸、打包,进行冷储藏。Amelie 正在打包。她拿起折叠好的三脚架、生锈的镜子、满是划痕的金属板,轻轻地放进箱子里,随后再做封装。

当她做到第三个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她背后响起。“你想来就是——Am-eh-lee,对吗?”

她站起身来看向身后的男人。他正值壮年,但一头烟灰色的头发平添了几分老气。他狭窄微眯的眼与嘴旁满是细碎的皱纹。“没错。”她回答道,感觉颇有些惊喜,“不过你可以叫我 Amy。”

“Amy,”他边说边敷衍地伸出一只手,“我是 Moses Feghoot。我将会在这里担任 Site-169 的站点主管。”

Amelie 不禁楞道,“什么?可我以为……”

“你觉得那应该是你的位置。”他嘀咕了一句,“因为站点是你提出要建立的。是吗?”

“呃,是的。”Amelie 重新恢复了专业人士应有的冷静。她补充道,“我很抱歉,他们没跟我交代过——”

“他们干嘛要交代?要是提前说的话,没准就打击到你提议的积极性了,不是吗?”他隐隐苦笑了一下,立刻熄灭了 Amelie 心中最后的激动。“据我所知,你想建设这个站点的理由是建立起你的部门……是,哦,异常实体接触科。鉴于接下来我们会共事不短时间,我打算先说清楚。我不支持你的提案。我想这大概就是为什么 O5 会派我过来——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居然觉得你这玩意儿真能有点用——但他们需要一个冷静的头脑来掌舵,以免出什么岔子。顺带一提,我觉得这基本是必然的。”

除了呆呆看着他,Amelie 甚至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干嘛了。她嘴里吐出几个字,“可,那是……”

“我就是个外行,我知道。”他说道,“但我相信开诚布公只会有利于我们的工作。而如果事情真的有点起色,那我们当然会共事很久。”

Amelie 终于找回了状态,“尽管如此,Feghoot 先生,您刚才的态度很难说得上是准备要管理一个新生的部门。如果您不能放下您的偏见,那我想我也别无他法,只能联络 O5 议会请求换人了。”

他笑了起来,没有一丝慌乱。“让我看看你进展如何了。我先去检查一下设施。正式开放是在明天,是吗?那么明早七点整请到我的办公室报到。”

“先生!”Amelie 向他的背影喊道。于是他停下了。他微微侧头,越过自己的肩膀看向她。

她突然忘记自己刚刚想说什么了。徒劳的感觉像是雾气一样向她弥漫而来。最终,她举起了双手,“那就这样?”

“哦,千万别。”Feghoot 的回答又一次让她感到吃惊。他转过身来,目光始终锁定在她身上。“你误会我了,Amy。是,我的确觉得你这提案就是在浪费基金会的资源,我也很肯定这站点活不过年底。但我应该不是唯一一个对你这么说的人,对吧?我是尊重你的。你并不在乎别人对你的看法,而是坚持地做你认为正确的事。如果这份顽强已经离你而去了,那么不妨趁早告诉我,我也好打道回府。”

两人之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他们对视着,眼睛一眨不眨,但却并非是什么僵局。

“不,先生,您还不用急着收拾行李。”Amelie 最终开口了。

“非常好。明天早上,七点。”

说完这句话,他便转身离开了。


Site-169:美国,亚利桑那州,亚瓦派县
2022年 5月 13日


Amelie 发现 Case 在 AEED 总部外站着,倚在昔日堡垒那废旧、破碎的残垣旁,嘴里叼着一根烟。Case 蓬松黯淡的金发乱糟糟的,平常向右梳的刘海也没了定型,面色冷静,但眼中却闪烁着坚定、冰冷的光芒。

Amelie 靠在了 Case 身边的墙上,一言不发。

他们什么都没说,但并未因此感到不适。Amelie 远远眺望着地平线,那缓缓升起的斜坡是前方的另一座小山。她的视力早已不复以往,但还是能看到几台日光反射仪的方位。它们立在褪色的阳光里,守护着这小小世界的边境。Case 抽完了嘴里的烟,又换上另一根。

“老 Mose,犟鼻子。”Case 终于开口了,仿佛 Amelie 是刚刚才走过来的似的,“不是第一回了,哈?”

Amelie 很难不对这个外号笑出声来。“我知道他有点儿……喜怒无常的,Kirby,但他本意是好的。大多数时候都是。”

“把站点直接关了,这也叫好的?”Case 清了清嗓子,“抱歉,我不是想吵架。”

“我心里也很难过。”她答道。

“你知道的,我以前一直都很喜欢他。”Case 说道,“我猜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刚才我那么激动。”

“Kirby,你从来都不会无缘无故发脾气的。”

Case 笑了起来,但笑容很快又消失了。“我过去以为 AEED 就是个笑话,就跟他一样。我讨厌这里。我干了那么久的一线活儿,往怪物脸上丢的枪子儿都不知道有多少,然而这里居然有个老女人教我说对他们好一点,问问他们感觉如何。说真的,那时我还觉得你没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好像你对基金会的目标有什么致命的误解。”话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Amy 等着下文,静静微笑着。

“但一天天过去,异常们一个个来到了这里。”Case 继续道,“它们讨厌这里,就像我一样。不明白我们在做什么,只希望我们能离它们远点儿。但之后改变出现了。总有一次心理咨询能打动它们,又或者是多年以来的第一局 UNO 牌……它们,很幸福。就是这样。它们在这里很高兴。而我,不知何时,发现我与它们的感受完全相同。”

“Kirby,这真好。”

“Moses 来这儿的时间比我长,但这无所谓。他依旧是一个固执的老男人。”Case 吸了一口烟,毫不掩饰地向 Amelie 展示了自己的恐惧,“我们该怎么办,Amy?”

Amelie 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向远方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炽热的光线将地平线拉起,牵动着天空中仅存的暖意。但还有很多光线滞留在半空。它们还可以做其他事。

一个接一个地,地平线上的每一台日光反射仪都将它们的镜面转向了中央的 Site-169,如呼吸一般自然。久经风霜的碎裂镜面,再一次反射出了耀眼的阳光。那光彩如此分明,即便是最遥远的反射仪也乍然亮起。长,短短短短。那是摩斯电码。

Case 站了起来,脸上满是震惊。

Amelie 笑了。

“Kirby,改变的事情越多,”她说道,“一切就越像原来。”

“但……这就是说……”Case 的脸上又冒出了红润,“这里,这里居然真的是异常的?我们必须得留下来!”

Amelie 点了点头。“走吧,我们去确认一下摄像机都拍到了没有。现在可要准备写事件报告了。Site-169 哪儿也不会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