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制饮料,但不改变人生。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评分: +232+x

'Affogato' by Lukrembo


FALLING DOWN

本店于2077年12月29日下午约3时左右在13号街区附近遗失自律性义体一套。义体主要特征为身着黑色大衣的成年男性躯体,并有很大概率缺失头部。

请知情者通过以下通讯频段联系失主,必有重谢。

频段编码:V-715-HALL-A

刘 先生


“呃,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现在搞这个是不是有点晚了?”

一身酒保服的青年叼着烟屁股,盯着刚贴上墙的布告,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

“总比没有强了…”

回答的声音来自脚边,于是青年垂下视线,看向那个四十岁上下,皱纹略多,右额角有条吓人长疤的男人——

——的脑袋。

“脑袋”正好也从地上抬起眼看他。两人,或者说一人一头,交换了下视线,接着就陷入了沉默。在这种极端的身高差之下,总感觉说什么都显得十分微妙。

“咳咳,我说,老吉,你当初在香港不是——”

“脑袋”干咳了一声,试探性地出声。

一阵奇怪的动静,立即就把剩下的半句话堵回了他剩下的半截喉咙里。青年在听到“老吉”这个称呼时猛地一抖,过敏般地旋过上半身,手忙脚乱地摆弄起身边的一台破自动售货机。叮铃哐啷之时,他却没注意到嘴里的烟屁股寿命已尽——

“嗷!操!说啥?谁,谁?认认错人了吧。喝喝喝么?”

青年以一种纠结的姿势拧转四肢半蹲着,一手掩着嘴唇,另一只手颤巍巍地把一罐廉价可乐塞向“脑袋”的嘴边,眼里还闪着的泪光。那罐可乐在12月末的气温下吊诡地冒着热气。

“……行了行了,瞧你这怂样,就权当是我认错人了吧。我现在像是能喝东西的样子么?”

“脑袋”近乎是怜悯地盯着这个狼狈不堪的家伙,翻了个白眼开口道。

“话说你有没有闻到——”

刚才伴随着那个“操”字一同脱口而出的,还有一根仍未熄灭的烟屁股。而在不翼而飞大约10秒钟后,它终于现出踪迹来,用一阵焦糊味与缕缕青烟彰显着存在感。

就在没了后话的那位的头顶,那从杂乱的黑发里。


“还真是…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时尚达人。没半天就急着体验异世界的新发型么?”


迅速又强力的一击,声音的主人明显是一腔闷气终于找到了出口。

“我也没想到你是这么开朗又乐观。没半天就从重大法术失误里走了出来,心安理得地对受害者幸灾乐祸。”

优雅但不失杀伤力的反击,他早就摸透这位同伴的脾气与爆点。就仿佛成年人漫不经心地回应着小孩的无理取闹道。

“都说了那是——”

果不其然,先攻者立即自乱阵脚。面红耳赤地慌忙自我辩护起来。

“好好,‘未知原因’,‘流程没问题’,落地以来咱都重复这套得有个十遍了吧?”

“脑袋”几乎就没动过脸上大写的“服了你了”的表情。

“我就该在你买那堆劳什子材料的时候阻止你的……三波特兰巷子里那些个小摊……你还真是敢啊……”

“我……!”

*吱嘎*

“劳驾。”

清脆的女声伴随着前门响起,接着是——

*碰* *咚*

两声撞击。一声轻柔一些,而另一声明显伴着机械装置运作的动静。刚才还在打嘴仗的二位只觉得脑壳登时断线,一时间看不清来人的脸。视野里那头模糊的白发下,女声接着开口,带着一股让人汗颜的滔滔怒意。

“我不管你们二位从哪来,有什么目的。现状是你们从12米高的地方就那么掉下来,砸在我最好的朋友,兼本店最棒的员工,兼我最好的朋友身上。现在万幸的是她没受太重的伤,就只是有几处骨裂外加昏迷,不然你俩现在至少有一个已经挂在楼上那根破电视天线下吃猫屎了,明白吗?所以在伤员修养的这会儿——”

她突然加大了仍攥在两个头盖骨上的手掌的力度,尤其是其中那只泛着酒红色光泽的金属义手,几根明显经过重度改装的手指正在、确切无疑地、一点点嵌进某人的额头。

“——能不能请你们保持下基本的安静呢?你看,我现在稍微有点烦躁喔。”

前基金会中国分部特殊对策个体,前编码资产LWY-715,前Site-CN-10常驻特工刘纹云,现仅剩个脑袋的倒霉蛋;自从传送门里跌出来摔在那个酒保身上后,他第一次在这所不知名的城市里感受到了性命之忧。尽管被人攥着脑门拎起来不算是太新鲜的职业生涯经历,但他仍然能感觉到某种奇怪的,呃,求生本能?那五根愤怒的钢筋正在凿开的似乎不只是他的颅骨……

“老……老大……手下留点情,成吗?”

自从进屋后就一直有点手足无措的青年,此时突然出了声。

刘纹云顿时感到了解脱,以及重力加速度。在鼻尖着地的之前,他瞥见自己的那位粉头发同僚正在被以一种轻柔得多的方式按回一张圆凳。但是“世道不公”四个字立马被带着狗尿和肥皂味的地板拍飞了出去,一同离去的还有他的意识。


重新睁开眼睛后,刘纹云只感觉自己的鼻梁在危险地晃晃悠悠。

“嗯,对不起啦……”

白发的女人,穿着干练的制服,一脸抱歉地缩在她那双不平凡的手臂后面。刚才猛虎下山般的气势似乎与刘纹云的鼻腔结构稳定性一块消失了。

“老大,你刚才有点失控了。我不是没见过你出手,但发这么大火还是第一次。”

“Jill就在我眼皮下受了这么重的伤,你能理解吗?我……好吧,我有点慌了神。”

“她醒来听到这个肯定会暗爽好久……”

白发女人几乎是难以察觉地脸红了一下,接着转向刘纹云,以一种公事公办的腔调开了口。

“我搞不懂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也不打算多关心。现在Gill也好歹算是帮过你了,该回过头处理下你们砸出来的这个烂摊子了。”

“现在是,呃,下午7点32分。就刚才的镇定药物剂量而言,Jill至少也会睡到明天早晨,在那之后我会送她回公寓休息,她的伤至少得养个,三天吧?至于你们——”

她抖了抖制服的袖子,露出一枚廉价的电子表。

刘纹云这才注意到与他同来的那位,本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大名鼎鼎的理论奇术天才,年仅25就攻读完四个基金会学位坐到实验室主任办公桌后的孙莲宇,博士,此时缩在一边,像只犯错挨打的猫般听候发落。她弓腰抱膝,粉紫色的齐肩短发披散着,而那对奇怪的箭靶一般的三色同心圆眼仁儿瞪得比平时更大了,甚至有点诡异。

看样子刚才不止一个人在如来神掌里走了一回马灯。

“Gill,我给你两小时,给他们把BTC基本培训流程过一遍。”

她像是敲定了什么似的把腰一叉,理所当然地发号施令起来。

“不,你不想……”

被称为Gill的青年有气无力的辩驳道。

“不,我是老大,我想。”

白发女人一脸笃定,不知为何刘纹云感觉其中还包含一丝坏笑,主要是冲着孙莲宇去的。

“忘了说,我叫做Dana,Dana Zane。也有人叫我赤色彗星,Gill一般喊老大。

但你们俩个,接下来三天,都得称呼我‘boss’。”

好吧,那丝坏笑完全撕开了伪装,从白发女人的左嘴角一直牵到了右耳根。明明前一秒还差点在别人脑门上多开五个窟窿;后一秒就回归本性两眼放光。

“来,二位,首先张大嘴跟我学:”

“欢迎来到Va-11 Hall-A!”

刘纹云敏锐地察觉到,身边那只粉毛猫此时可怜地发起抖来。

返回主页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