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品異常
评分: +4+x

妳好,我叫倪芬達,是個異常。
妳好,我叫倪芬達,是個失敗品。
我做為人的歲月很短,大概只有從出生算起的13年多而已。
我還不算失敗的時間不長,也就13年多而已。
那一年,我獲得了很多改變我本質的東西。
13歲那一年…呵、呵呵…
看我的名字就知道,我是華裔黃種人,在某些人眼裡的殘次品。
某些人而已嗎?
因此,我在一個叫綠麻雀基金會的組織裡被當作非人的物品一般對待,不過這些並不重要。
不重要不重要,真的不重要,真的。
在那些「對待」之下,我成了異常,一個貨真價實的人形異常。
一個失敗的、沒用的人形異常…
但我不是什麼藍型,更不是紅型、綠型、黃型,我並不屬於任何既定類型。
我只是個失敗品。
是個真正、真正意義上的異常,單純與常理不一樣的存在。
一個單純就是沒用的失敗品。
我,是一個BIRDS-001的載體,以你們的說法講是SCP-CN-957的寄生體。
失敗品。
我,是BIRDS-011的成鳥,你們口中的SCP-CN-1704-2的一員。
失敗品失敗品。
我,也是一名靈能者,這你們可能沒聽過,但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們解釋。
沒用的失敗品。
這一切,都是在我13歲那年得到的,但是你們有些人聽到或許不信。
失敗得令人不敢相信。
我今年啊,已經19歲了。
19歲的失敗品。
是的,我是一個活了6年的001載體,那小傢伙到現在都還在我體內白吃白喝,讓我只能一直吃一直吃。
當了6年的失敗品。
就為了餵飽牠,好讓我的身體能夠撿到些什麼養分。
瘦弱的失敗品。
然後是的,我其實算是最早的一批011成鳥,但我是唯一一個沒有變成殺人魔的。
唯一的失敗品。
而在我的腦海裡,卻隨時都可以感受到他們每一個存在,好像我跟他們死死綁在一塊分不開來。
往好處想,至少這是你成功的一部份。
你知道當他們那些不可名狀的想法與陰謀全都同步到你的腦袋裡頭時,那是怎樣的恐怖嗎?
你失敗品活該。
我同時還是個靈能者,一個連我自己都搞不懂的東西。
失敗品沒資格搞懂。
異常不?
失敗不?
如果我不是異常?那什麼是異常?
如果我不失敗?那什麼是失敗品?
收容我吧,基金會,我真的要瘋掉了。
殺了我吧,基金會,我真的要瘋掉了。
求你們了。
求你們了。


面對眼前那個自稱是「失敗品」的強大敵人,賴芝庭幾乎束手無策。

做為基金會第一個發現並開始研究靈能的人,她本應該要負責將其控制並且收容起來,畢竟也只有她才能使用與看見靈能。

但是圍繞在少年身體周遭及頭頂的霧狀灰色靈能就像積雨雲般不斷地下著令人扭曲成抓狂怪物的傾盆大雨並將其籠罩起來,物理的子彈打不穿,也無法接近。

同時,各地的SCP-CN-1704-2也全都發起瘋來,開始在大街上一邊狂笑屠殺,一邊痛苦嚎哭。

她穿著全套的防護服站在「雨」中,身邊是與怪物們戰鬥的MTF-癸丑-50 "靜默修女"的隊員們,但似乎只有她聽得到他的「另一個」聲音。

求求你們。 求求你們。

「它就在前面!妳在做什麼?芝庭!不要停下來啊!」隊長向她喊到。

「我知道…」不用她說,賴芝庭也清楚,雖然在她的視野裡看不見,但是她可以用心感受到他的位置。

但是她也因此更知道,眼下沒有任何辦法能夠穿過她前方的這重重的靈能霧盾。

她必須再了解他更多一點,找到這孩子所渴望的、不會拒絕的事物,因此她將自己的心念朝風暴中心努力地延伸著,剝開他的記憶。

今天是2020年的6月4號,這孩子的19歲生日,他很喜歡吃巧克力,但是他也很懂得牙齒保健,所以很少有蛀牙,他的父母在他很小便不知去向,他是被遠房親戚養大並帶入綠麻雀的,他…是實驗品。

缺乏實驗資源的綠麻雀將他做為了幼雛的實驗器材與成鳥的部署道具,但最後都以失敗告終,這使得原本就被歧視的他受到更糟糕的看待,就這麼過了6年。

但綠麻雀不知道的是,他是名潛在的靈能者,一個靠情緒扭曲現實的遺傳性人形異常,在這6年高強度的實驗與折磨下,他同時「昇華」並「綻裂」了。

腳踩著綠麻雀過去作為行動基地的廢墟,現在賴芝庭要面對的是一個人在這6年所遭受的、積累的、可怕的一切。

所幸她知道該怎麼做了。

賴芝庭深呼吸一口氣,汲取自己內心中的「勇氣」,凝煉出光狀靈能並將其塑造成一顆子彈。

「我了解你的感受了,芬達。」

她把子彈裝進她的克拉克手槍裡頭並上膛。

「你撐得這麼久,真的很勇敢。」

她舉槍瞄向圍繞在對方四周的「心防」,閉上眼。

「接下來由我來給你最後的勇氣。」

她看見了,在那濃重雲霧背後微微閃亮的心。

[一聲槍響]


天空開始下雨了,灰雲籠罩住藍天,下起了毛毛細雨。

「可惜了,本來天氣蠻好的。」

隊長點著菸,將一罐飲料遞給了坐在廢墟上休息的賴芝庭。

「剛才閉眼開槍的,妳還好嗎?」

「還好。」她回答到。

此乃謊言,處理比自己強上百倍的靈能者已經令她身心俱疲了,之後蹦出來的957亞成體更是差點要了她的命。

「真不知道綠麻雀基金會怎麼辦到的,竟然製造出那麼強的人形異常,還是個靈能者。」

看著正在被專業小組帶走的少年屍體,隊長吐了口煙道,而賴芝庭啜了一口飲料。

「喔?他其實是個失敗品喔。」

「蛤?」

「沒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