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充报告239-B-192

采访对象:A. Clef博士,SCP编号待定。

采访者:████████ Kondraki博士

前言:这次采访在17号站点发生事件24小时后。

<记录开始,██-██-████,████:██:██>

Kondraki:Clef。

Clef:Kondraki。

[长时间沉默]

Clef:腿怎么样了?

Kondraki:我会没事的。脸,眼睛,耳朵,整个身体怎么样?

Clef:他们给我挂了几分钟吊坠1。足以医治我,不会把我变成怪物(The Blob)。

Kondraki:可惜。事实上它可能改变你的人格。

[长时间沉默]

Clef:那女孩怎么样了?

Kondraki:昏迷。在她和龙在站点做的事情后Gears击昏了她。他们决定最好让她保持这样的状态。他们将她锁在用telekill作内衬的房间内。

Clef:他们分配谁监视她。

Kondraki:Valdason。

Clef:这个可怜的女孩。

Kondraki:有趣,这样的话来自一个曾试图杀死她的人。

Clef:我不谈论有关SCP的事。

[长时间沉默]

Kondraki:那么,你为什么这么做?

Clef:你已经读了报告,不是么?这不是我的错。我认为我能帮忙遏制她,通过……

Kondraki:废话。

Clef:对不起?

Kondraki:扯淡。妈的。根据报告,你是个糟糕的搞砸了造成重大的站点范围事故绝对的白痴。但是我了解你,你不是白痴。你是个虐待狂,恶魔,老谋深算的混蛋,但你不傻。

Clef:我从不知道你这么贴心。

Kondraki:废话少说,Clef。你到底想干什么?

Clef: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亲爱的Konny。

Kondraki:[提高嗓音]这一切都太方便了。就像莉莉丝设法命令你说实话的时候你的PDA删掉的部分语音记录?紧急呼叫召唤了两个基金会研究人员到达现场?一个重大的安全漏洞导致基地的每一个SCP都离开它们自己的遏制单元?大量的人员伤亡,其中包括两个SCP,一个被我们给予重望,另一个受到你的个人担保?

Clef:你看动画片吗,Kondraki?你应该搜搜那个叫Gargoyles的节目,我想你会喜欢它的……

Kondraki:[喊]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是想杀了谁么?和谁取得联系?使他们让女孩长眠么?

Clef:[狂躁的笑]见鬼,Stones是对的,这正是让你困惑的我的游戏的本质,对吧!

Kondraki:……什么?

Clef:很高兴见到你,希望你猜得到我的名字。

Kondraki:……胡扯。你在说谎。你总是说谎。

Clef:是的,我……总是骗人,是吧?考虑到我撒的所有谎,曾经有人称我为谎言之父。多有趣。

Kondraki:……女性们恨你。

Clef:她们当然恨我。考虑到苹果树的小事故,对她们仍有一些挥之不去的怨恨我并不感到惊讶。

Kondraki:[更快地说]莉莉丝知道你。她说你爱过她。你说你从未停止过爱她……

Clef:她对傻笑的笨蛋很好。无拘束的,强壮的,狂野的,一个真正的女人,不是爱发牢骚的柔顺的小荡妇Eve。当然,那个胆小的混蛋想要静静的躺着拥有它的那个,而不是想要向他展示……

Kondraki:[更快并更大声]那个森林女神2……你确信她开花……

Clef:苹果花,如果你看得足够仔细。

Kondraki:那Sigurrós?

Clef:也被称为Alpha和Omega,我伟大的……我仍不确定当她再次现身时会做什么。我的意思是,它基本上是指天堂现在是空的,而我的人民将在任何时候强攻大门。

Kondraki:我的上帝……

Clef:……目前在附近医院的床上昏迷着,是的。无助。孤独……十分脆弱。

[长时间沉默]

Clef:[狂躁的笑]噢耶稣基督,事实上你要为这些废话买账,不是么?

Kondraki:……什么?

Clef:哦上帝,你的脸看上去,是那么的尊贵!这比我将Alice侵入我的视觉并说服我摆脱竞争的事告诉Gears 时要好得多!他几乎让小怪物通过了MIR对她脑部感染的检查,之后他明白我是在骗他…但是,那个性冷淡的杂种变得没有一点情感,不像你那么他妈的搞笑!

Kondraki:……你这个婊子养的骗子

Clef:[狂躁的笑,卡住]这他妈是真实的一部分,Kondraki……如果我现在说谎会怎么样?如果我之前只告诉你真相,你的猿类祖先声称天堂目前正在敞开,准备遭到我的追随者冲击时会怎么样?如果你死了,你的灵魂穿过边界(Boundary),而你发现天堂的那些大门3被钉在墙上的神(Elohim)充满鲜血的翅膀覆盖时会怎么样?并且如果我在这,准备将你带到你永恒的奖赏时会怎么样?并且如果我得到了███,并且我展示给她所有你从未[数据擦除]的事情时会怎么样?

Kondraki:你这个畜牲!我要杀了你!

Clef:你不会不想的,Konny!它一直在你脑后的后面,缠绕着,缠绕着,反馈着你,围绕着无休止的螺旋旋转着……

Kondraki:[难以言喻的愤怒的尖叫]

[确定这时Clef博士不慎从椅子上摔下并且头部受到桌角的九次撞击,压裂了他的头骨并折断了他脖子的第二和第三节脊椎。]

<记录结束>

结语:Clef博士仍在重症监护病房,颈部以下瘫痪。Kondraki博士已被清除对事件的所有责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