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觉
评分: +15+x

晚秋,转寒,开始降雨。

Hirudo站在黑色大厦的天台上,面前是另外三个人。

“哦,都到齐了?”Limax将手从风衣的侧摆中拔出,像挥舞舍施尔弯刀一样对着空气切割,漫天水珠被垂直前行的墙打散、分裂、聚拢成半球,最后横向推开。

“我再确认一次,这是很新的东西,包括整个仪式——没有前车之鉴,效果可能微乎其微,即便成功,也要做好赴死的觉悟。”他环视着各位的表情,“为了终结一切痛苦。”

“好,我明白。”Hirudo耸肩,“为了终结…‘一切痛苦’。’”

“开始吧。”蛞蝓座用眼神示意他身后的男人。

Hirudo回过头,两名死灵法师已经把那本厚重的岩页书打开了,书脊上的连绵竖瞳氤氲着景深的不祥。

“等下,你不会还要——”

Wi Di Krr Ye Ro

Ermsa Cri Fro Ka Do

点,点,线。如同神的脚步声,在空间下方敲打,周围是无限扩张的波纹。

Hquanod Hound Jed Tysez

Aug Sed Gas Mind Vot

浅灰色的大幕再起,数万个比邻光点并排晕染成一条直线,随即变成了墙,上下左右无限延伸,Hirudo不理解每个单词,但他能读出完整的句子。

Lon

Pylendy

Fog

最后一个音节消逝后,万籁俱寂,让人怀疑自己是否失聪。紧接着紫色冲击波迸射出来,蘑菇云冲天而起,拍在每个人身上,浓烟重叠处涌动着黑龙,而后暴震,轰塌了整栋楼。

“所有人退后!”暗处只有蛞蝓座在大吼。

他们开始坠落,Limax把Hirudo推向死灵法师,后者则将他死死拥在长袍之下,同时那个影子以常人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跳过来,漆黑的两角直剑从肘关节滑出,走线完美,当场削断了Hirudo的手腕——毫无悬念。

耳鸣。

良久,Hirudo睁开双眼,已到了底层,他抬起纤细的半截大臂,上面插着一个柱体,似乎以某种方式与他在运动轨迹上连接着,因而变成完全的整体。

就在一秒前后,门被朝内炸开,某人开枪了。四枚空尖弹㗊字形打在Hirudo背后,血雾从胸口的弹孔处喷出,刚刚窜涌便很快转为小液滴。

翻搅层花瓣般探出,此时子弹集中点的特殊位置表现出了实际,十字形撕裂伤的边缘几秒内膨胀至21毫米。Hirudo向后倒去,队员也于下一秒丢掉了武器。

自然不是因为松懈,他脸上穿着Limax的锰钢军刀。

如同呛水般,Hirudo的身形迅速模糊了一下,某种力量托起他的身躯,把他摆正,固定。

撞针的击发声,Hirudo暴跳起来,他看了眼腕表,时间是不知道几分钟前。对方袖套上的标志彰显出他来自SCP基金会,Hirudo在地上翻滚,瞳孔里映射着一团巨大的废铁。

显然是刚刚那场爆炸触发了安全警报,他思索了一会儿,叫道。

“你家长没教过你如何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活下去么?”

这是何等的讨论家常语气,MTF愣住了,没能发掘这句话的深层含义。

“我来成全你吧,那就是…”Hirudo用那只完好的手托起一台iPod,食指扣住音量键,每个字都对应着动作,直接登顶。“不要KY。”

Beats耳机在机动特遣队员下颌骨旁边爆炸,同样惨死的还有鼓膜。


大约2秒后,崩碎的月台于Limax身旁挺尸,几乎能直接杀死他的飞行轨迹拐了个弯。无数碎片从天而降,噼啪作响。

本该被这些剑刃一样的垂直玻璃扎成筛子的Limax却慢慢站直了,周身切伤亮起,螺钉无声地在他鼻子前端扫过,画着庞大的弧线落地发出脆响。后者向它飞来的方向伸手,还在空中的写字楼消防门立刻变形,断口橡皮泥一样黏连,灼热的水蒸气喷出,是很好的导体。

暴雨冲进来,电流顺雨水轨迹发出光斑,MKll装具站在门边,身上频闪着白色镭射。

“多大的排面,GOC都来了,我的天。”黑影从他左肩的裂痕内流出,瘫在地上,像在昏睡。

“是啊,终于找到你了。“作业员在墙上抹平护手带上的血,”你现在有两条路,自己朝太阳穴崩一枪,或者我亲自…“

影流稍纵即逝,电火花窜上半米高,装具胸口受了致命一击,刀柄握在Limax手中,但这只能令其几秒内失去行动力。

“我选C。”Limax摊手。


地上的残肢仍在跳动,Hirudo把它推入地面。

耳鸣愈发严重,但Hirudo还是骤然警醒,这个仪式并不是一次随处可见的实验,他们的目的是利用根源混沌制造某种东西。

如果做不到,将导致邪能回流,而属于他的职责,是摧毁所有道具。

“你还在等什么?”Hirudo看向Limax,后者和那套外骨骼已经嵌进了墙体,他们在互相吞吃。

他听见一个声音在背后说,嗨!

跪下

跪下

跪下

跪下

跪下

他狂笑着冲出废墟,雨刀割在Hirudo脸上,风是它的砥石。

许久之后,Hirudo回过头,天国的光芒已经黯淡下去了,因为他可取而代之。最后一步将由暮光图书馆的技术人员完成,也就是世界夹缝。

诸神离开以后,一切又变得空旷无垠。

仿佛是过去的某一天,某个炎热的晌午,他在纳维奥海滩等待着什么事将要发生。

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nibel.jpg

Zephyr-051的效果

Nibel编号:Zephyr-051

Nibel安全性: 危险

存储条件:一名工匠,以及作为道具的三个人与一(1)本图·伽厄克伦丁楔形书。在仪式开始前封闭场地,为容器附魔。不计代价。

Nibel描述:Zephyr-051被理解为带生命对象的外在身份形式,可能是某种未经归类的物质,或“自我”。1

当活体直接暴露于Zephyr-051影响边界时,不论是广义三维实体,抑或格式塔意味上的,目标的知觉优先级2指数将持续降低,机制随机应变,这个效果随时间递增,直到归零方会停止。

此时施法对象(下称Zephyr-051-1)将获得以下增幅:

  • 若与Zephyr-051-1出现感官接触,则Nibel激活:在保留目标神智情况下完整分离其“自我”,外在表现作一切触类旁通之物3
  • 外在:若目标此前曾与Zephyr-051-1发生物理性接触4,包括直接的目光交互,则之后的附带损伤无效。

附录:下述字条于被发现时贴在装载Zephyr-051的容器上。

人们的视角差异主要体现在思想高度与自身地位,身不在战场,所知所视皆为二次传颂,故无法理解痛苦。

那如何来终结它呢?

——暮光图书馆成员,Solarium,或称日冕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