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求生
评分: +2+x

"他們說那有龍。"

沉默。

"你們慢慢去考慮吧。"唐自火堆旁站了起來,"反正都是賭,跟無盡的黃沙相較,我願意壓龍。"

陳鋒奇也站了起來。"沙魔,鐵軍團,還有太陽,每一天我們死亡的機會越來越大,我們沒有選擇。"

"不,我們有。"香妮的聲音有點激動,"他們很多水,很多食物,而我們可以靠他搶…"她眼神移向離火堆較遠的暗影中。

在那裡橫躺著一名男子,身軀壯碩,穿著橘衣,背向眾人,似乎陷入沉眠。

"他是瘋的!"陳鋒奇的聲音驟然變小,"我們應該在這邊就想辦法把他留下來…"

"他幫了我們很多次!""你根本不知道他是在幫我們還是在娛樂自己!!你看到傑森怎麼了…""但他也救了我們!鐵軍團來的時候是他把車擋下來的!傑森他是自-"

香妮的嘴被凱薩的手摀住,"聲音太大了。"凱薩慢慢放開手,"陳說的對,我們不能靠浩克。你們有人願意加入游牧者就加入,但是站點就在那,我一定會去。"

沉默。

"那就當大家都同意了,明天就出發。"


"也許真的走了,我聽說過牠不喜歡人類,也許牠會去追獵其他人…"唐的悶悶的聲音在面罩中發出。

"我們還沒有到。"凱薩看了一下自制日晷,"他們說要半天,而我們才走了一小時。"

當災變日發生時,凱薩正好在地下實驗室。每當回想到這一點,凱薩就有種奇怪的感覺,也許在那天就死去才算的上幸運? 他從小就很著迷於末日世界,於是也迷上了環境與大氣科學,社會學,還加入童子軍,學了一點野外求生。

當然,他也知道末世的意義,他喜歡末日世界就跟有些人喜歡殭屍片一樣,有趣的地方正在那種似假似真的感覺。

直到他加入基金會。

"你還能像上次那樣開啟站點嘛?"鋒奇跟在唐後面,"你說過你的級別是C吧?這是很尷尬的級別…"

災變日,不如說是報應日? 凱薩每次守夜,看著隊伍成員沉睡的景像就覺得相當諷刺,基金會正式人員大部份都死了,而D級人員倒是活了不少下來。楊興是他第一個遇到的活人,之後他們又遇到很多人,克理佛,譚幹員,傑森…有些是在廢墟中救出來的,有些是在荒漠中遇到的,有些則是拿槍指著進來的。

凱薩很懷念梁博士當領導者的時候,他們似乎每天都有希望,即使是最兇惡最狡猾的雷恩也被他整的服貼。

"大家盡量互相潑冷水阿,反正這裡永遠跟地獄一樣熱。"香妮沒好氣的說著,但步伐不曾落後。

大部份人都死了,有些人搶了物資走了,有些加入了游牧者,有些被鐵軍團抓走當成糧食奴隸,誰能想到災變才短短一個月,這荒漠就多了這麼多名堂?

還有沙魔,不知道是哪邊收容突破的SCP項目,他們很像大部份的夜行肉食動物群落,除了全身都是由沙粒構成,還會加速土地沙漠化。

至於龍… 凱薩甩了一下頭,他盡量不去想SCP-682,一頭無法被消滅,憎恨人纇,長的像巨大蜥蝪的怪物。當交互實驗要在這裡執行的流言在站點流傳時,大家都覺得相當不妙。

希望那真的是流言,只是倖存者的幻覺。

凱薩回頭看了一下最後面的浩克,他也很希望浩克是個幻覺。

當然浩克並不是他的名子,他不說話,看起來像東方人,皮膚微黑,可能有紋身,身高兩米左右,相當強壯,相當危險。凱薩猜測他也是一個實驗受測者,這個隊伍從沒少過受測者,他們大部份死於過度自信,以為自己因實驗產生的超能力能克服沙魔與荒漠。

但浩克不一樣,他是在兩個禮拜前"加入"隊伍的,當一群沙魔盯上了歐文,大家沒命的跑時,浩克出現在他們面前,一絲不掛,沙魔們轉向浩克。而浩克就在那兒,一動也不動,沙魔的尖牙利爪就像雨滴打在巨石上一樣無用。牠們盤旋了一陣就離開了。

當隊伍決定繼續逃跑時,浩克跟上了隊伍後方,保持一段距離,隊伍走他就走,隊伍停他就停,隊伍休息時他則找塊地躺下睡覺,不吃也不喝,有時會不知所蹤,然後再隔幾天又突然冒出來。有些人認為他是某種神明派來的守護者,大部份人覺得他讓人感覺很不舒服。"也許他會像瑪莉那樣對待我們。"凱薩想起傑森那晚對他說的話,"他們都是批著人皮的怪物。"

隔天傑森就用自己的死亡來證明他是對的,浩克還穿上了傑森的衣服,不合身的橘衣讓浩克的存在更明顯,加深了隊伍的不安。沒幾晚就有兩人在夜裡帶著乾糧與水逃走。


"有看見什麼嘛?"陳鋒奇在這一小時內問了第八遍,凱薩按下不耐,繼續尋找建物殘骸,Site-CN-76是一個不一樣的站點,梁博士的話言猶在耳,這附近的大小站點都是繞著它蓋的,因為它的設計目的就是作為資訊中心與人員避難設施。

"我們先集合。"凱薩回答,並向遠處的唐與香妮揮舞自制的橘旗。

"有發現嘛?"香妮搖頭,唐則怒罵"游牧者?根本狗屎!我猜他們根本就是要等我們死了再回來撿屍!!"

大家互相看著對方,然後有意無意的看著一段距離外的浩克,"我們在這守一晚。"凱薩決定。

至少沒有龍,但是沒有人想講出口。


"醒醒!"凱薩被搖醒了,臉前是驚慌的唐,"浩克不見了! 香妮與陳也是!"。

凱薩第一件事是確認物資,兩個人的物資都留在火堆旁,這不是逃走。

"有腳印吧? 跟著腳印走!"

看到唐鎮定下來,凱薩也稍稍冷靜了點,兩人備好行囊跟探險裝備,開始跟著腳印走。運氣很好,這晚無風。

當他們走到一處沙丘頂時,"這裡!" 香妮哭喊,"陳被浩克拖進去了!"

凱薩瞳孔縮小。


Site-CN-76比大家想像的還要大,到處都是通道跟大廳,猶如蜂巢,但是沒有看到半個人。

當一行人發現鋒奇時,他的殘軀靠在通道的牆上,一隻手破碎性骨折,頭則彎向一個驚悚的角度。"它發現了。"鋒奇笑著"我已經感覺不到痛了哈哈哈哈。"

凱薩感到莫名的憤怒,他想抓起鋒奇問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伴隨著天搖地動的一聲怒號卻打斷了他的情緒,鋒奇大笑"喀哈哈我們都死定了,我們都死定了,它發現了。它要來了。"

黃沙自通道深處湧出,凱薩轉身,但他一回頭就迎上了唐的拳頭,眼冒金星的凱薩只聽到"死你總比死我好。"又挨上了一記背包。跌坐在地,香妮衝過來,凱薩以為她要來扶他一把,但她只是把凱薩的背包扯走。

當凱薩起身時只聽到沙粒打在通道牆上,淅瀝瀝的聲音越來越大,就像下雨一樣。

上次看到下雨是什麼時候呢? 凱薩閉上眼睛。


他聽到很多聲音,大部份是嗡嗡的低鳴聲。還有間歇性的咖撘聲。

凱薩眼睛猛然睜開。

眼前他看到的是…天花板,裝有LED燈管的天花板,燈管正發出白色亮光。

凱薩想動一下身體,卻感覺到胸部傳來的束縛感,是一條白色的寬束帶。

"他動了。"凱薩聽到了陌生的女人聲音,"檢查瞳孔,看,我的手在比的是什麼?"

是二,凱薩想回答,但是嘴巴乾的只能發出阿的音,然後就猛烈的咳嗽起來。

"好,有生命跡象,你運氣不錯阿,我們的物資正好能多負荷一個你出來。"

凱薩眨了眨眼,嘴裡感到一道甘泉流向喉中,重獲新生。

"我是司馬博士,Site-CN-76目前站點負責人,歡迎成為生存者。"

凱薩終於能併出一句話了"那個沙怪…"

"喔,說來尷尬,那是防衛機制,沒辦法,災變發生時太多事情一起爆發了,682受到災變影響,直接突破收容,我們只能兩害相取其輕。"

女聲一邊說明,一邊開始往凱薩手臂注射某種東西,凱薩只覺得又痛又癢。

"你會感覺到痛跟癢,每過幾秒鐘這些感覺就會加劇,所以我們才把你綁起來避免你把臉扯下來,不過你只要忍過3分鐘就夠了。"

"你可以仔細聽我說話,分心來渡過這難過的一刻,我們每個活下來的人都經歷過這一切,就當做是天堂前的煉獄。"凱薩的雙眼不自覺地睜大,他感到口中被放了一個壓舌棒跟木棍。

"我們是在地下二層的通道發現你的,當時我們正在做災後復原,682那次入侵的非常近,但它還是失敗了,這讓我們的士氣大振。"凱薩開始不斷出汗,他的手指不斷猛蹭著床板。

"你說的沙怪是我們研發的一種奈米機械,災變時它還沒有調效完成,這讓它們敵友辨識能力有缺陷,我們後來發現可以靠在自己身體注入少量機器人來補正辨識,但那是在災變後第三天的事,我們已經放棄了三層建築並換了四位站點主任。"凱薩眼睛亂轉,他覺得他的背好像被粗砂輪不斷的刮磨著。口中的木棍跟打顫的牙齒刮擦發出喀喀聲。

"當然這個過程也死了不少同仁,我剛剛不是說把臉扯下來嘛?那是我老公,我們是在我注射完了後結的婚,當時他還發誓照顧我餘生,結果他後來瘋了,自殺去了,真是浪費那一針阿。"

凱薩從來沒有這麼痛苦的感覺,他痛到想要竭盡全身力氣大叫,又癢到想磨碎自己的牙根。他感覺到自己的每根神經都在大喊自殺。

"總之我們活下來了,再過幾個禮拜,如果總部還在,我們就能協助回收682,然後將人類文明拉回正軌。"

"說到682,我可真想不透。"

凱薩的意識快要消失了…

"是誰幫它穿上D級人員的制服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