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为你送来祝福!
评分: +20+x

无法看透的灰色浓雾阻隔了视线。涌进我的肺里,像是柔滑的水在滋润着。我眨动着眼睛,像是不太清醒一样迷迷糊糊向前走去。

这雾总给我冰冷又熟悉的感觉。

机械的前行没有带起任何声音,我已不清楚自己走了多久。如录音机循环播放般的呼吸声才是这片空间中唯一可以听到的存在。但也许是下一刻,它出现了波动。

雾开始急速流动起来,冰冷地贴着我的每一寸皮肤而过,带走着我的热量。我的呼吸陡然开始沉重起来。身体上的异常让我的意识清醒了一点。

心脏跳动的频率开始加快。我把手放在胸口,才发现全身都是水,为什么……这么冰冷?

在这距离感、方向感、目标都没有的情况下,我突然开始向前跑去。冰冷的感觉开始变得更加强烈,我开始颤抖起来。奇怪的是,脑中一片空白的我,突然出现一个念头:跑,直到接触光明。

念头还在变得越来越强烈,我一直跑动着。

一缕微弱的光从浓雾中穿透而出,如此细微,却对我如此明显。陡然的光明让我突然狂热,我几乎要喊出来。越靠近,光明越强烈。越靠近,心跳越是急促。越靠近……我有了距离感。

终于……我接触到了光明。这里没有迷雾。光线是如此明亮。我颤抖着往上看去,那是光源。

……什么也没有?

后背传来一阵被注视的感觉。下一刻,急促的铃声将一切打碎。

………………我在做梦?

那冰冷的感觉似乎还残余着。雾仿佛还萦绕于身边。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我怎么会做这种梦?

这么真实的梦……这梦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

从椅子上起身,我摇了摇头,将迷糊摇出脑子,顺便关上了仍在作响的闹钟。将桌上凌乱的文件整理好,我轻轻走出我的办公室。

站点的深夜一如既往被寂静笼罩。

几盏微亮的白炽灯照亮着走廊,却总显得一阵阴暗。这些是为了掩护暗中不可见的监视探头。
各种安保措施都开始工作起来。这个时间点的工作人员都去休息了,除去巡逻队并不会有人在走廊上走动。

就我所知那群特工多半不会好好工作巡逻。这站点工资又低又没有什么危险至极的异常,不像其他站点动不动被炸被黑各种出事。

不过就这样走过去还是会被发现的,我当然不想被主管拎出来批评。为了不留下痕迹,我只好动用一点能力。这样,没人知道我出来过。

说真,这是我第五次这样做了。

上一次也是为了这件荒唐的事情。想到自己的目标和自己现在的行为,不由笑了出来。把闹钟调到半夜,就为了这种荒唐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还不如好好睡觉,明天的工作又有一大堆。

但我还是穿过了走廊。

目标在离办公室不远的通讯室。如果这件荒唐的事情再次发生,我想它已经静静躺在我的邮件箱里了。

一路安静。右边安保室里面的轻微躁动我都听得清清楚楚。那群特工果然又在里面通宵打牌了。就是不知道被主管发现他们会有什么表情,但这已经是他们无聊工作中很好的娱乐了。

打开通讯室的门,又迅速关上。眼前那个深绿的柜子就是邮件箱。轻车熟路的打开,我往里面一摸。冰冷的铁面上铺的一层薄薄灰尘开始粘在我手上。

里面……还真的躺着一个信封?

跟上次一样,信封上面什么也没写。不用两秒我就撕开了它,里面一张信纸开始飘落。我捡起来,开始仔细阅读起上面的内容。

……又是熟悉的字迹。熟悉的内容。下面还画了张笑脸……真是丑。

至:亲爱的Svba博士
你好啊亲爱的Svba博士!
今天是你的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不庆祝呢?
在这里先给你一个巨大的祝福!
愿你的工资越涨越高,朋友变得越来越多。嗯,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很抱歉:(这次只能给你写这么微不足道的一点啦,真的非常抱歉!因为一点工作的原因啦。
希望你永远开心!!
—你亲爱的V90OOPB
笑脸.png

……
……
……
果然还是如期出现了呢。

这种信,我收到很多次了吧……。

第一次不知道是多久之前收到的。每次都是这种什么也没有写的信封,里面装着一张写着这些……内容的信。我不知道它们没有地址收信人寄信人是怎么会出现的。

总是会在我认为的重要日子里出现,无论什么情况都能送到我的手上。无论是下雪还是大雨。

里面写的内容每次都不同,有时长的可以比上大学时代为了拖字数而弄出来的论文,有时短的只能说是完全不会写东西的人所写下的日记一般。但是都一样的是,里面总是写着对我的祝福和关心……这种玩意。

我曾试着找出写信人。但写信人名称总是乱码一样的字母加数字。用字迹来找也找不出。

……

所以讲,这么久,它还在关心我么?这种满篇都洋溢着穷开心气息的祝福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写出来的信?

可是……我又没有朋友,谁会关心我啊。

哪怕我进了基金会你还是要把信送到这里来关心我么?傻……真的傻啊。我从未见过这么傻的人。

……

我笑了笑,把信纸折好,收了起来。

还是回去睡觉吧。我这个傻子。


“铃铃铃铃铃铃……”铃声隔了几个小时再次在我的办公室里响起。

当然,除了我应该没有别的人知道这是它的第二次响起。在自己的洗漱间里洗完脸刷完牙,我站在窗前准备晒会太阳。

“咚咚。”敲门声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请进。”我喊了一句。对方很快就开门进来了。是一名2级研究员。

“请问有什么事吗?”我看着这名2级研究员。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有人找我。

“站点主管有事请你到她的办公室去。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请在5分钟之内到达。”对方有礼貌地回答了我。

“哦,好的。”我揉了揉脑袋,这几乎是我的习惯性动作了。直到现在我才想起来站点主管找我会有什么事情。我一个月前才提交的转站申请,不应该忘得这么快的。最近的记忆力总有些下降。

不管了。我整理了一下衣着,向着记忆中的站点主管办公室走去。

很快就到了。我敲了一下门,然后走了进去。站点主管就坐在她自己的椅子上,闭着眼睛。直到我走了进来,坐在她桌子对面的空椅子上,她才睁开自己的眼睛。

我又看到了那双标志性的笑眯眯的眼睛。我盯着她,却不久又转了开来。她的眼睛一直都这样,看着谁都这样。我有点接受不了。虽然心里对她没有什么恶意,但我还是不自觉地想要避开她。

或许跟我的性格有关吧。我一直都沉浸在工作里,人又内向,交际什么的一直跟我没有关系。遇到同事我也几乎是一言不发的那种。接电话也是不等对面先说话死活不出声。

所以我当然没朋友了。

胡思乱想了一堆东西,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气氛让我感到有些尴尬。终于,她说话了。

“你也知道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什么事吧?”

“嗯,是转站申请的事吧?”

“对。昨天我批准了,今天来找你告诉你这件事。”

“哦。”

“嗯。你今天就可以开始收拾东西了,可以尽快地到那边去。你要转的是Site-CN-034对吧?那可是个很大的站点呢。比我们站点这里大多了。我已经提前给那边打了招呼,让你到那边能尽快有个好的职位。”

“谢谢主管了。”我有点意外于她给我的好处。

“没什么。不过……”她看着我沉默了三秒钟。我疑惑地想着她还要说什么。

“你的性格……老实说不是很好呀。太过沉默内向了。这样可不好啊。如果可以的话,你应该试着改变一下自己的性格了。你可以让自己变得外向一点,这样有利于你的工作和生活,还有交际。”没想到她说出这样一段话来,开始讨论起我的性格。

我有点惊讶地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说这个。

“别想那么多,外向对你真的有好处的。好啦,快回去收拾东西吧。”她看着我,笑着说了一句。

好在她只是提了一两句,没有继续深入探讨下去。

我点了点头,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转过身背对着她的笑脸向外走去。

呼,我呼了一口气。终于可以转站了。只不过我自己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转站。也许……是因为我虽然心里挺内向,但也是喜欢更热闹的环境?又也许是这里太小了我想换个环境“散散心”?

……好像没什么区别。不过……转站之后……它应该不会写信过来了吧?

我又想起昨天深夜的那一副笑脸。不知为什么,向外走的步伐变得慢起来。

这个站点……虽然小了点……但是……我还是挺喜欢这里的啊。

它没有34的大与热闹。没有21的项目繁多和重要。但它……带给了我不可代替的温馨和回忆啊。

我开始犹豫。

我真的要离开这里吗?

但我还是回到了办公室。

就这样,开始捡东西吧。

我开始把桌子上的小物件往口袋里揣,只是手放到口袋里的时候摸到了一叠纸。

我愣了一下,把它拿了出来。我忍不住再次打开,阅读。和昨天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最下面多了一行字?

“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为你送来祝福!”

下意识地,我转过头去。阳光照耀下的窗子,陡然多出一个大大的奶油蛋糕,上面点缀了许多我最喜欢吃的芒果和草莓。还有一根根的蜡烛,顶端燃烧着小小的火苗,一股烟气飘起来。

我擦了擦眼睛。阳光仍是那么明亮。

只是模糊了而已。


手指在桌子下的按钮上面摩挲。

看着他的背影在走廊里越来越远,我叹了口气。没有按下,手指收了回去。

嘛……客户的好体验,才是最重要的。哪怕我是站点主管。

想必……他已经发现办公室里的蛋糕了吧?

那场充斥着迷雾的事故对他改变太多了。朋友全部丧生在里面。不过,既然他朋友给他购买了这么久的祝福服务,我们OB传媒当然也不会拒绝。

摇了摇头,我笑着向上面提交了辞职报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