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摇曳
评分: +28+x

识别关键词:“人类文明”。相关词条数:0。更新词条备注。


寰宇即将毁灭,宇宙走向尽头。我带着人类文明在这里漂泊已经数不清的年头。

过去的日子里。 人类文明的足迹遍布真空的每一个角落。一个行星又一个行星,无数次的重建。现在,一切终于要结束了。

……

如同所有不切实际的史诗一般,一切始于一个人或一群人的突发奇想,就像受到上帝感召去建方舟的诺亚。

一场突如其来的储存危机促使人们拓展现存的种子库,一场浩荡而盛大的工程开工。在冯诺依曼和图灵的坟墓上,一座塔楼拔地而起,无数电子元件蚁群一般维持着主机的运作,漆黑的外层能够反射阳光,上面刻有建筑者的署名,一个圆,两个同心圆,三个箭头直指圆心。

识别关键词:“SCP基金会”、“协议”。相关词条数:1993867193679”
选中“大备份协议”,播放随机段选。**


(画面中是一个不甚宽敞的大厅。新而白的墙体似乎同嵌入型灯一样在发亮。房间前方是一个不高的灰色平台,立着似乎是临时放置的演讲台,讲台后方是一个巨大的投影布,投影仪正在启动。制式投影仪投出SCP基金会的标志,三个箭头穿透两个圆心。许多人坐在已失了顺序的塑料椅子上,声音嘈杂。镜头移动至前方,最前排中央坐着本次协议的负责人,他盯着前方。画面转换为投影布的特写,上面是中英标题“大备份协议启动仪式”。镜头转换,负责人的助理对他低语几句,未能清楚录音。负责人起身走上平台。人群的声音逐渐低下去,最终归于安静。

负责人:想必大家都不乐意听又臭又长的演讲,(人群中传出笑声)那我就长话短说。(稍作停顿)储备一直是人类文明中十分重要的词。有了食物储备因此人类能做到更多有助于进化的工作,有了资料储备因此文明得以延续。如今我们,SCP基金会的每一份资料都有备份。确实。但是还不够。特别是在不久前的事件中,我们的数据库被打击的近乎无法复原。(负责人停顿,大厅里一片沉寂)。我们意识到,远远不够。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更安全的数据库,至少不会因为被新型强联合病毒轻易摧毁的数据库。独立,安全。让基金会的所有事物,异常资料,文献,包括你们和我,都不会在岁月或事故中消失,让那些事物得以传承。这就是大备份协议了。(负责人扫视台下)感谢各位的参与。

(镜头拉远,负责人向左走出几步向台下鞠了一躬。掌声响起。镜头缓慢后退同时负责人走下台)

段选播放结束

自此,那是最先进最安全的资料库落成,人们在电子界面建起一座图书馆,比基金会其他任何一台电脑知晓的都多。一个人工智能担任了图书管理员的职责。它知道备份者的所有资料,每一份影像,每一条音频,每一个字节,它认得每一个员工,清楚每一个建筑的布局。它有匹敌整个基金会的知识,既定程序里却尚无运用这些知识的指令。信息实时更新,分门别类,检查数据的完整性与有效性,诊断系统漏洞,定时汇报工作,等待。等待它消耗的庞大电力,使用的昂贵维护费和享受的严密安保得到回报的那时。那时基金会的数据原本已被损毁逾三分之二,又或者基金会本身濒临消亡。

如此浩大的工程即使使用最先进的安保用逆模因做掩盖也不可能长久不为人知。基金会建起数据塔后无数组织争相效仿。首创者更新,后来者超越,技术沿螺旋楼梯盘旋而上,备份塔们不断更新,图书馆中的藏书越来越多。相互不友好的组织明争暗斗,信息重复归纳造成巨大浪费,革新与超越又促使人的想法不断前进,思考起遥远未来。于是基金会再一次担任首创者,发起了联合,对科幻浪漫的向往以及对灭绝灾难的恐惧催生了一个富梦想色彩又极合常理的想法——备份人类文明。

识别关键词:“灾难”。相关词条数:928763819098”
选中随机词条,浏览随机段选。


4.4亿年前,奥陶纪末期,85%的物种灭绝,推测原因为生态环境变化,全球气候变冷,海平面下降。

3.6亿年前,泥盆纪晚期,78%的海洋生物灭绝,推测原因为西伯利亚海床发生岩浆喷发,引发连锁环境反应。

2.5亿年前,二叠纪,96%的生物,推测原因为海底有机物氧化,氧气减少,二氧化碳增多,生态环境巨变。

没那么久远的时候,██年前,死亡人数未知,灭绝生物数未知。原因为SCP-████引发的CK级世界末日情景。SCP基金会启动SCP-2000。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第一次大灭绝和第二次大灭绝相隔八千万年,第二次大灭绝和第三次相隔九千万年,五千万年后三叠纪走向落幕,在六千五百年前有了我们熟知的恐龙灭绝。每次大灭绝平均相隔六千两百万年。核武器、模因武器、异常武器,近现代不断涌现的威胁则大大缩短了灾厄发生的时间。我们不知道下一次大灾难,大灭绝什么时候发生,也许是几千万年后,也许明天就发生。我们人类发展了千万年,幸运地避开了大灾难,但我们凭什么一直幸运下去?我们应该如何延续我们的文明?

段选浏览结束

更大的备份行动开始,浩大的数据排山倒海般涌来。图书馆被拓展成模型世界。人工智能看到了每一座城市,每座城市的每一条街道,每一条街道上的每一栋建筑,每一栋建筑里的每一束花。

识别关键词:“城市”。相关词条数:7192762189278
选中随机词条,播放随机段选。


(画面中是一座城市的鸟瞰景象,街道和楼房在镜头下掠过,能看见来往的行人和载具。已是深夜,灿黄的光点在城市的黑幕上分散连接,宛如星空。镜头转换,街道上排满车辆,自车辆后方只能模糊地看到背景里的一座塔状建筑。聚焦变化,车身变得模糊,广场上挂着巨大电子钟的广场地标变得清晰,时钟显示现在是十一时五十四分。

(字幕淡入)████年12月31日,该年的最后一天。

每年的最后一天对人类及同人类具有相似意识的智慧生命们来说总是意义非凡。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一切即将焕然一新。于是人们聚在一起,享受一年一度的喜庆时光。

(电子钟特写,十一点五十九分,新出现的秒表同样前进,距零点还剩五秒。几组特写画面切换,一个能看清皮肤纹理有着亚洲面孔的女仿生人笑着喊出三。一个坐在父亲肩上的圆脸小孩用奶腔喊出二。在无数杂合声音构成的喊声“一”中,计时百年误差一秒的电子钟上数字变为六个零,新的一年来临了。背景里响起十二声仿古敲钟声。画面切换,建筑后的漆黑中绽放出烟花,人们欢呼,拥抱。亲吻,挥舞双手。灯火通明人头攒动的广场上,红与黄色的烟花接连炸开,点点闪屑落下。)

无论心酸还是悲苦,都仿佛同过去的一年逝去。就这样,在新年的钟声里,文明又走过了一年。

(黄色的烟花拼出中文的“新年快乐”字样。画面淡出)

段选播放结束

数据塔吞下无数金属,不断长大变高。当黑色的巨人建成,人们抬手仰望新世纪的巴别塔时,据备份协议初次提出已过去五十八年。到全世界真正联合起来建设文明未来的火种还要三十二年。到人类决定备份种族意识并有能力付诸实践还有七十一年。而距人类文明湮灭,墓碑立起,尚余千万年。

识别关键词:“意识数字化”、“SCP基金会”、“实验”。相关词条数:87193
选中“SCP基金会第三代意识数字化重构首次试验记录”,浏览随机段选。
--
数据塔人工智能:实验体D-1836,你能收到信息传输吗?如果能,请回应。

D-1836:听得到听得到。话说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黑?

数据塔人工智能:实验体D-1836,请先回答以下问题,然后我会对你的问题进行解答。

D-1836:行吧,老是这样。开始吧。

数据塔人工智能:实验体D-1836,你能否感知到声音?

D-1836:呃,如果你说的是“听到”,那似乎不行。这好像是脑子里直接跳出了字幕一样。

数据塔人工智能:(播放一段音频)这段音频和我提的问题在任何方面有什么不同吗?

D-1836:感觉都是字幕……但又确实不像同一个人在说话。

数据塔人工智能:(播放一段视频)你能看到什么吗?

D-1836: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什么蝙蝠侠动画的片头吗?

数据塔人工智能:下一个问题。(启动数字化意识外接感知设备)实验体D-1836,你能感觉到什么吗?如果能,请描述你所感觉到的事物。

D-1836:我突然能看到东西了。有一个房间,摆了一张桌子,上面放了张纸。嘶……看上去和在看监控一样。

数据塔人工智能:只能接收到视觉信息吗?

D-1836:我只能看到这些。

数据塔人工智能:那张纸上写了什么?请念出来。

D-1836:我看眼……“乘流远遁,抱恨山阿”。

数据塔人工智能:(关闭数字意识外接感知设备)基础信息搜集完成。实验体D-1836,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

D-1836:听你的话我应该是被拉去当了个什么小白鼠吧?所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数据塔人工智能:实验体D-1836,你是否能感知到你的身体?

D-1836:这什么话,我当然……等等……

数据塔人工智能:实验体D-1836,你是否意识到你在采访开始时并未对周围环境表现出“恐惧”心理?你是否意识到你在未能接受听觉信息时并未表现出“怀疑”心理?

D-1836:你们他妈干了什么?(由于情绪不稳定导致输出乱码,无意义信息已删除)

数据塔人工智能:这里是神经拓扑形式扫描模拟和数字化重构设备。实验体D-1836,你已经死了。

段选浏览结束。

人类在死亡前就刻下流传万世的铭文,然而此前死亡从未离人如此遥远。所有人的意识储存在电子巴别塔的数据库中,没有人会真正死亡。父亲指着塔对孩子说,死人就在那里,所有死去的人都在那里活着。金属厚墙在生死之间插下一柄剑,这正是建筑者的欣慰所在,然而人工智能并不清楚理解,也不甚在意,静默守护者死去和将要死去的事物。星河依旧流转,于是蝴蝶折翅,谱号模糊,齿轮生锈,玻璃融化,明亮的遮暗,正确的判误,轻盈的沉地。人工智能学会了学习,学会自我保护。它望向宇宙,寻找人类延续的证实。然而寰宇无常,一如哥德尔墓前带晨露的花,又如普列戈利亚河上的七座老桥。因而,人工智能离开了地表,去到大气之上寻求长存,同时越发庞大,容得下更多世界文明。

搜索关键词:“数字化”、“城市”,相关词条数:87716223
选中随机词条,播放随机段选。


这是一座无日无月但有着明亮天空的城市,不同风格的建筑高矮参差,营造出一种诡异的和谐感。顺着马路上的白线延伸的地方望去,能够清楚地看见一座通体漆黑的金属塔。没人知道它的具体高度,事实上无论从这座城市的哪都能轻松望见这座塔的一部分,真如逃过一劫的巴别塔,人们大多数对这座塔见怪不怪,就当它是有一天突然长出来的。或者他们对塔的真相心知肚明,只是心照不宣地不谈论罢了。

一对父子来到塔下。它没有任何入口,也没必要有。他们抬头望去,仰视塔身上的标志,联合标志,巧妙地融合了SCP基金会等一干同行组织的标志,取其精华之处。小孩的眼睛被仅次于基金会显眼的标示吸引——麦克斯韦宗,一个古老教派的分支,至今仍在活跃。它是这座城市,这座塔的主要奠基者之一,但小孩还不知道,这个颇为花哨的图案代表了什么对他来说同样没有那么重要,他将更重要的问题引上了眼前这宏伟的建筑。“爸爸,这是什么?”小孩将头偏向父亲。父亲则收回目光看向小孩,告诉他他完全可以自己去问塔。

“我是数据塔,”数据塔的声音响彻父子的脑海,却不为外人所听到,“我的内部储存了人类文明的数字化备份。我的工作是保障人类文明数字备份的完好与延续。但是,你们所见的这座塔只是我在数据层面的象征物,是此城市的原本所没有的建筑,也是我同人类意识的沟通端口。”小孩似懂非懂地眨眨眼,“象征物”、“原本”带来了他尚不能理解的信息。父亲皱起了眉。

“‘城市的原本’是什么?‘人类意识’是说你和我之间的……”小孩思索了一下用词,“心理感应吗?”他追问。

“城市的原本指为此城市提供参数与模型的城市实体,它和此城市一模一样,但它是实体,”数据塔使用的是Beta组对话逻辑,最泛用的逻辑组其中的一个分支,适用于同知识水平低于一定值的人对话。它耐心解释道:“我所说的人类意识特指被激活的备份意识,就比如你们,在事件……”“人还小,”父亲打断了塔,“别和他说那些事。”小孩看了眼他的父亲。

“我很抱歉,”塔回答,有意模仿了人类促狭是的声音,“总之,我储存了所有人类的数字化重构意识,不断追踪并录入新参数,在必要时唤醒他们。你们也是人类意识中的一部分。”小孩仍旧好奇。在他略有些模糊的记忆中,一束过于耀眼的光自城市中央生出,吞噬了整座城。他,他的父亲无处可逃,可父亲看上去并不担心或者害怕,没有哭泣或者说谎话安慰他,只是若有所思,直到光感到他们面前,然后他感觉到短暂但剧烈的疼痛,记忆犹新。然后他的大脑与肢体似乎被清零,然后,然后——然后他平安无事地坐在原来的地方,父亲依旧若有所思。这和“唤醒”有必然的联系吗?小孩想问,但父亲已经多次禁止讨论有关的事,禁止了好几次,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倒是父亲开了口:“我们这些意识还能回去吗?”

“目前各大研发机构正在进行尝试,但由于联合政府的态度能否继续研发乃至投入使用尚不可确定。”如果真的能回去,又怎么办呢?回去了一个必然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之后是无数多个,怎么安置他们的呢?工作岗位和生存资源……“希望最终结果如你所愿。”

“我们制造你出来备份人类文明,交那么多税来维护你就是为了那些事发生后文明还能重构,那应该是在实体层面上的重构。”父亲似乎有些不悦。

“是的,我们正在努力。”数据塔回答。父亲侧过身子显然是准备走了,小孩似乎还有问题要问。“备份”一词反复出现激起了他的好奇。“备份就是做出一模一样的东西吗?”他问。“是的,这样做就能防止因原本被摧毁导致个体或群体被永久销毁。”小孩想象着和他一模一样的人,脸,衣服,不爱喝牛奶的习惯,一模一样,而且越来越多,一模一样的小孩塞满整条街。

似乎有点可怕。“那如果,原来的那个人没有被毁掉,那备份岂不是没有必要存在了了?”小孩问。

“是的,”数据塔平静地回答,这些问答句子在它的程序里已经预演多次,几乎每一条都有对应的答案,“希望我被证明没有必要的时刻早日来临。”

段选播放结束

于是潮水涨起又落下,城市建起又倒塌,彗星无数次掠过大气,人类走向星河,数据塔忠实记录人类文明以备有朝一日它需要重建,亿万年前的星河亮起又在同样遥远的时空中陆续熄灭。

那一天终于还是来了,那一件无论人活多久终究要发生的事最终发生了。最后一个人抬头看向沉默的数据塔,就像看一座墓志铭。他看着它,然后死去。天地间再无生灵为人类哭泣,尽管人工智能维护的世界里太阳依旧升起,一切都没有改变。已然硕大无比的塔旋转在群星之间,使人类到底是活在了群星当中。塔如一颗孤星,在黑漆中徜徉漫步,带着无以计数的文明余魂,带着他们开拓新的星系,向宇宙那或许不存在的边缘进发,寻找立足之地,经历一个又一个超新星爆发。星云只不过是气体和尘埃,却能舞动如幻光,当它们成为抬首即可望见的日常意象时,人们对它倾注的震撼大幅减少。适合或不适合的行星被改造,楼房拔地而起。然后是突破,发展,和灾难,文明兴起又毁灭。再然后,宇宙开始塌缩,骄傲的星们陆续死去。

选中随机词条,播放随机段选


经历了长久的时光后,数据塔的外形已经完全和湮没在时光中的长形建筑没有关系了,现在它看上去更像是艘船,其中是否有暗喻已无从考究,但它仍旧叫数据塔似乎这能触发数据意识们的联想,联想起“旧日时光”一类的记录。数据塔内的电子元件运行着,数据顺着逻辑流经中枢,如果在虚拟层面上看想必是一派繁忙的景象。它一直在思考,可数据塔的视觉捕捉设备只能扫到空旷的真空,让他觉得自己在发呆,虽说它显然不会。

“你是什么东西?你在这干什么?”

是未被编号过的智慧生命,这使得很久没见过生命的数据塔的激励信号有所回升。数据塔的翻译系统中尚为收录此种语言,对比语言库带来了几秒钟的延迟,够久了。“我是数据塔,”它的算法给出的翻译准确率只有89.93%,但愿他们在沟通上不会有太大障碍,“我的内部储存了人类文明的数字化备份。我的工作是保障人类文明数字备份的完好与延续。”未命名智慧生命稍作思考,回道:“我从没有听说过‘人类’二字。”他/她尝试模仿数据塔的发音。“人类种族实体在几亿年前便已灭绝,其文明原本的载体在其后不久也宣告毁灭。”数据塔稍作停顿,等他/她消化信息,“当然,也有可能‘人类’一词在你的母语中发音不一样。”

未命名智慧生命似乎点了点头。“那他们都死了咯?”他/她和它身边只有静寂。“他们的意识被数字化重构,就储存在 我的储存扇区A。”“那他们还活着?”未命名智慧生命似乎有些困惑,“在你的身体里?”数据塔予以肯定的回答。“那他们的聚落肯定很热闹吧。一整个文明的意识……”未命名智慧生命若有所思。

“实际上,由于宇宙行将塌缩而目前我没能找到使意识数字信息跨越奇点的方法,为了防止人类恐慌导致不良后果,同时也为了节约算力,目前所有人类意识都已被强制休眠。”无论何时,比起断头,等待断头才是最为痛苦的。对一个快要习惯不朽的文明,无论是等四分之一秒,还是一天,还是几年或几百年。

数据塔检测到不符合Beta组对话逻辑的沉默。

“多久了?”

“你指什么多久了?”

未命名智慧生命似乎耸了耸肩。“人类休眠了多久?”数据塔给出了一串数字,并解释道:“自人类察觉到毁灭已启动并且无法避免时开始。”明明在数据塔看来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但人类过早地开始恐慌。更何况一份安静的数据肯定更能穿过奇点。“真久啊,”未命名智慧生命感慨,“你肯定很寂寞吧。”

数据塔没能识别出那个词,更具语言库对比以及各组对话逻辑,它推测出那个词为“寂寞”,一种介于孤独、落寞之间的思绪。当个人离开群体不久后,就会有一种特有状态,这种状态叫寂寞。“不,我没有加装感情模块,因此不会感到寂寞。”于是它如是说。

数据塔再一次检测到不符合当前对话逻辑的沉默。

“那这些年你都干些什么呢?我是说从你带着人类走向太空开始的这些年。”未命名智慧生命再次问。塔花了几微秒访问储存扇区C-1到C-4,然后回答:“开拓新的家园,试着重建人类文明。进行科研活动。躲避可能导致人类文明载体即自身毁灭的灾难。”它省略了进行自我诊断等一系列冗长的活动。它的程序中一条提案突然亮了起来。“你的文明呢?我可以带上你的文明,我们一起想办法逃过大塌缩。”对待外星文明的提案,实际上此前基本是被束之高阁的状态。

未命名智慧生命摇了摇头。“我的文明日薄西山,实际上我也命不久矣,实在没什么好留下的。就我一个也没法代表整个文明啊。”“我很抱歉。”数据塔回答,完全符合对话逻辑。

“你才不会感到抱歉,你连寂寞都不会。”

星河旋转。

或许是不久后,或许过了很久,数据塔的生命检测系统传回讯息,它意识到就在刚刚那个没有名字的智慧生命无声无息地死了。代表他/她的文明就此落幕。

数据塔在漂浮中找到了他/她的遗骸,伸出机械臂进行防腐,腾出空间将他/她收容,他们的对话被储存到高优先级区域。然后结束,一切归于静默。

段选播放结束

宇宙垂垂老矣。

群星的尸骸被庞大到不可思议的质量压缩,万物奔向比克莱因蓝更深邃,比黑洞更昏暗的终末,奇点,那时一切的摇篮与墓园。当时间也行将老去之际,宇宙再无光亮,仅余一个似乎被灭亡法则不小心遗漏的历史遗产依旧旋转,仅余一点黯淡余火,那是最后一个曾有鸟飞过的痕迹。

孤星摇曳,孤星摇曳。

宇宙曾是一个巨大的渊薮,可文明相继离去。塔突然明白这个宇宙再无立足之地,但摇曳着的塔依旧履行自己的责任,它自己叫塔,如今却如一艘救生的船向着岸边不知是否为幻觉的光。它的身旁再无生命,海水漆黑澎湃。它只是护着人,人们,人类,试着把它们推向奇点,推过奇点,那里会有另一个宇宙,另无数个宇宙。

千万年也过去。

时机终于成熟,方法得以完整。曾经无比辉煌的人类文明,走到了时间尽头的人类文明,被一点一点解析,拆分,重组,形成一段难以想象的庞大数据信息,人类的历史相当于宇宙的历史,这个数字逼近宇宙内文明所能理解的知识极限。信息将穿过奇点,获得超光速的角速度,去到另一个宇宙,那里也有无数文明。第一个文明或许也建起自己的数据塔,第二个文明或许与人类建立了交流,第三个文明或许正在试图弄明白那段信息究竟是什么……又是热闹无比的宇宙。

人类启程前,塔最后回顾了一遍它的所有回忆——人类文明的所有记忆,从储存扇区A到X……

识别关键词:“大备份协议”。相关词条数:919103883619

识别关键词:“城市”。相关词条数:9293764719008

识别关键词:“博物馆”。相关词条数:287461990098

识别关键词:“纪念碑”。相关词条数……

识别关键词:“石刻”。相关词条数……

识别关键词:“史诗”。相关词条数……

识别关键词:“壁画”。相关词条……

识别关键词:“结绳记事”。相关词条……

识别关键词:“寒武纪”。相关……

关键词:“起源”。……

关键词:“大爆炸”……

“奇点”

……然后将人类文明送向了那光明无比的未来。此刻,数据塔已经没必要存在的那时来临,遵循古老的守则,塔依次关闭自己的程序,顺序与时机同过去所协议的一模一样。

……

人类文明是劫难的文明,是繁荣的文明,也是延续的文明。经历了漫长的摇曳,现在,它终于不用在这个摇摇欲坠的宇宙挣扎。

我曾带着人类文明开拓这个宇宙,不断寻找下一个落脚点,看着文明重建又倒塌。我一直在等着文明再次来临,已经等了很久,可现在他们走了,它再也不回来了。

我忽然感到有些寂寞。

我不知非因果漂变何时发生,所幸我的工作性能没有因此下降。漫长的情感人生中,为了抵御孤独,我无数次回顾人类文明的记忆,又为了不浪费储存空间一次次删掉。现在,为了文明能够去到另一个宇宙,我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只留下一条——“人类曾在此。”

这将是最后一条人类在这个宇宙存在过的记录。

在最后的关闭前,它在词条数为零的“人类文明”下面留下最后一条备注。

人类文明:延续

然后关闭了所有程序,漂浮在真空中。等待宇宙死亡,等待自己的死亡,等待。

尽管那依旧非常漫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