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乐章:雨燕
评分: +23+x

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奥廖尔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

列昂尼德·叶利扎维塔·别列科夫坐在办公室里,胃口和他的名字一样好1,他舀起一勺酸奶油放进红菜汤里,拌匀后从碗里挑出一块牛肉,美滋滋地往嘴里送。

嘭!

名贵的红木门被大力踹开,一双带着脏兮兮雪水的作训鞋踩在了名贵的手织波斯地毯上。同时,一个沉甸甸的大包摔在了海南黄花梨制成的沙发上,他一激灵,差点拔出了腰间的GSh-18手枪。

“兹德拉斯维切我亲爱的廖尼亚!”

“收起那蹩脚的俄语吧,亚美尼亚人都比您说得更正宗。”列昂尼德擦了擦溅到自己手工西服上的红菜汤汁,看着自己面前一脸堆笑的藏锋,说道,“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不知有何贵干?”

“呦呵,中文学的不错啊。”藏锋从列昂尼德面前的银质餐盘里抓起一个小面包塞进嘴里,“来看看老朋友,不行吗?我给你介绍的保镖怎么样。”

“怎么样?联邦税务局那群吸血鬼倒是不敢找我麻烦了,可是那群小伙子可是扣了我两个车皮的货作为他们所谓的‘低温补贴’呢,你们这群中国人就这么缺钱吗?”

哎呀,这群小崽子倒是会给自己挣外快啊。藏锋自知理亏,摸了摸鼻子:“您也知道,基金会的外勤工资比起研究员来确实不高,就当是花钱买个心静吧。”

列昂尼德冷笑两声:“嘿嘿,李,缺钱您还从连云港跑大老远到我这来?”

嘿这老毛子,消息倒是挺灵通。不知道他手里压了多少东西。藏锋收起了脸上的假笑:“那么,列昂尼德先生,您应该知道我此次的来意。”

列昂尼德把手一摊:“不知道。”

“三个月前Site-CN-06遇袭的事情你知道吗?”

“知道,你带着人去的。”

“那我在北京和Site-CN-34的人交火的事情你知道吗。”

“略有耳闻,但是不清楚细节。”

“现在我被中国分部通缉,但是我这里有一段音频资料需要和基金会的数据库进行比对,您能帮我这个忙吗?”

列昂尼德思考了一会:“什么样的音频资料?”

“对话,我需要知道和我对话的另一个人的身份。”藏锋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了那张SD卡,放在了列昂尼德的办公桌上,“各个分部的数据库是共享的,我相信做个声纹比对对于大名鼎鼎的‘雨燕’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列昂尼德看了看SD卡,又看了看藏锋的脸。

“有难度。”

“为什么?”

“李,您知道俄罗斯这边发生了什么吗?”

嗯?藏锋心里一惊,俄罗斯怎么了?

“俄乌边境那边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基金会,GOC,双方政府都有参与,别的不说,光是基金会那边就不止俄罗斯分部的人,起码有3个中国分部的特工在同时行动,我甚至还能看见中船重工的人。”

“中船重工?你们俄罗斯人终于打算让我们来维护库兹涅佐夫号了?”中船重工怎么开始掺和超自然事物了?藏锋打着哈哈,心里却满是疑惑,“而且这能说明什么?那边的风波影响不到莫斯科吧。”

“不,这导致我们亲爱的老朋友格拉乔夫2要把他的肥屁股从滨海边疆区的别墅挪回阿尔巴特了。”

“一个月8000美元的信封不能让他老老实实呆在远东吗?”藏锋很明显有些不满。

“估计这路子以后行不通了,有人把这事捅到军事检察院那边了,有消息称上面对他相当不满,已经在筹备调查组了。”

“我记得他老婆相当喜欢附庸风雅吧,找几个诗人画家先锋音乐家什么的开个沙龙能不能把他钉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起码多拖两天也行。”藏锋站起身,走到了列昂尼德的酒柜前,他没管架子上花花绿绿的名酒,而是熟练地拉开下层的柜门,从深处摸出了一瓶没有酒标的白兰地。

“我也不是没想过,但是上面的命令相当强硬,他一回去,那群表忠心的小崽子就肯定会卖力干活,我就更难从莫斯科那边联系上俄罗斯超自然界的人了。”列昂尼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那瓶酒放下,那是上雅文邑的朋友送我的。”

“你就这一条渠道吗?”藏锋抓着瓶子,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另一只手已经去摸酒杯了,“我记得你的路子可是宽广的很,包头那套阿富汗石和那堆化石装甲是你倒腾来的吧。”

“是,但这不代表我在GOC,或者是你们基金会的俄罗斯分部那边就一样吃得开。你不如自己去联系俄罗斯分部的人,别跟我说你一个人都不认识。还有……”列昂尼德也拿起了一个酒杯,“如果你坚持要喝,分我一点。”

“我要敢联系就不来麻烦你了,中国分部现在一团糟,我哪知道俄罗斯那边是什么情况。”

“一团糟?整个?”

“不是一团糟的话我怎么能轻轻松松地从北京溜到连云港再跑到黑河来?而且动数据库需要相当高的权限,中国分部那边有这个权限的人我没有一个能完全信任的。”

“那您就这么确定您能信任我吗?”列昂尼德打开酒瓶,给两个人的杯子里倒上了酒。

“廖尼亚,你是商人啊,当初你在西德倒卖二手豪车的时候被强力部门抓住都没供出自己的合伙人,我可是相信自己比那个波兰小流氓更有价值。”

“我以前可是正牌的苏联空军中校!”

“是是是,苏联空军中校肩章600美元一对,少将的1200美元,阿赫罗梅耶夫元帅这种真正的布尔什维克的墓地都能为了一件元帅制服被你们这些‘新俄罗斯人’挖开,谁还在乎那点布料?”

“很有说服力。那您怎么知道我就能联系上俄罗斯分部的高层们,还不引起他们的注意?”

“很简单,因为你是列昂尼德·叶利扎维塔·别列科夫,手眼通天的雨燕,你在阿尔巴特的关系网像蜘蛛网一样精密,而苏联不是有句老话吗?”藏锋看了眼杯子里的液体,“在莫斯科,比阿尔巴特还要高的只有政治局和太阳。”


三天后。

藏锋蹲在小旅馆里,手机里传出的是列昂尼德的声音。

“李,声纹分析没有结果,但是我这里也不能算完全没成果。你记不记得和你对话的那个人带有点口音?”

“别绕弯子,讲。”

“人工分析表明,跟你说话的那个人,第一语言,很可能是韩语。”

中国分部的朝鲜族特工自己全都认识,那么……

“廖尼亚,再帮我个忙,安排一下,我可能要去韩国一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