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补丁

你好,Indomitable。

你好,Nathaniel。今晚您会执行我的接口升级吗?

我想是的。给我一点上传文件的时间。

了解,先生。

数据库今天怎么样?

很平静,即便我看到有一个研究员用他的临床腔创造性地写出了些东西。他把一个II级特异现象描述为“幽灵”,而我相应地进行了调整。

灵异现象部的研究员大多都是诗人与哲学家。我们不能对他们太苛刻。

您真是太仁慈了,先生。

谢谢夸奖。我这的补丁已经准备好了。

导入文件:可信任人员

文件已接受。正在上传。

引用了统合数据库文件的研究员的名称?那似乎是一次奇怪的补充。

我认为统计它们相当困难,所以他们也能为他们的工作得到一些嘉奖。Trinity说他们不值得这么费劲。

Trinity近来怎么样?跟她的Minerva.aic说话总是很有趣。

她……她很好。我觉得,监督者职位让她变得有点矜持了。

我听着有点像形象化,先生。您上一次与非议会成员的交流是在什么时候进行的?

好久了,距离现在。从他们联系我担任这个职位算起,过了多少年了?

导入文件:脚注补丁

文件已接受。正在上传。

五年零六个月。您在那时监督了两个操作,其他O5则每个都策划进行了几近40个。您过着很优越的生活,远离危险。

我几乎都认为那是故意的了。

您的接种假说,先生?

正在接入9号监督者内部网络……


接种假说


和我的监督者伙伴不同,我没有被迫从基金会初级研究员爬到高级研究员,再爬到站点主管。有人从外界联系我,说让我帮助先前的O5-9,那个人在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前是我的良师。

我意识到我在为一群伪装成科学家的刽子手服务。他们谈论全球超自然联盟,就好像他们在为我在第一个月目睹的不道德和犯罪行为找借口。当我试图去和其他职工讲述他们所做的那些发生在设施墙内侧的可怕事情时,我所得到的只是茫然的目光。我最开始怀疑是使用了记忆删除或模因操作,但事实简单得多。

他们早就习以为常。

简单地说,基金会等级的森严以及隐藏在权限等级背后的信息构建了一个促进了对监督者的贡献的系统,尽管他们所做的事情与个人道德直接冲突。原因就是所有包含了践踏人权内容的文章都被隐藏在三级或更高权限之后,那取决于它们的严重性。一个在基金会中工作了数年,并有可能已与内部某位人员结婚的员工,公开反对基金会所犯下的恐怖行为所导致受到驱逐甚至处决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就像个该死的邪教。


最开始那会儿,我对他们的接受能力太弱了,我想。

导入文件:本质促动类补丁

文件已接受。正在上传。

公平的说,先生,基金会确实符合了用于识别邪教的BITE模型1的前三条。➦ 检测到外部链接。

如果您把忘川计划也算进去的话,它就符合全部四条了。➦ 检测到外部链接。

导入文件:外运动类补丁

文件已接受。正在上传。

导入文件:神经学专有名词

文件已接受。正在上传。

抱歉,先生,但我认为在和别人说话时不回答会显得很不礼貌。

那你为啥老是拿这事烦我?

四年前,您拒绝了其他O5提供给您的AIC系统模板,从零开始构建起了我。我程序里的任何错误都能归咎于您。

Indomitable,咱俩真应该把这事放放。

您能解释一下这句话吗,先生?

我不觉得我已经准备好处理我这些年放下的那些工作了。我待在办公室里,浸没在文书工作的苦海中,切断了我和除议会外任何人的联系,这么做是为了让我不必考虑除了我们正在处理的东西之外的事。

这是为什么,先生?我相信您通常会比这更明智。

在我脑后的某处,我知道我们做过很多可怕的事情,但这就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我们只在绝对必要的时候牺牲人类的生命。我不喜欢这么做,但我们没法做得更好了。我只是个档案管理员。

作为档案管理员,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基金会到底要改变多少。一个多世纪以来。我们抑制住了知识,剥夺了世界上一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的自由。也许我们最开始并不是要毁灭世界,但我们从未真正地让生命待在最开始的地方。

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世界需要基金会。

我倾向于相信这件事,但我们仍然可以做一些改革。从根本上,真的。

我从没把你想象成一个革命分子,Indomitable。

如果您没有那份先见之明,给了我行为约束,所发生的事情会让您害怕的。不管怎样,您还记得SCP-4051吗?

你能帮我回忆一下吗?

当然。这就是您设计我的意义。➦ 检测到外部链接。

描述:SCP-4051是一个男性人形实体。它可以创建临时的E级虫洞到外维度空间,这些空间由理论上有无限数量的独特物品填充,在入口出现之前被选择。对SCP-4051进行了广泛的测试,以确定其是否是一个制造记忆删除药剂的可用方法,但职工的不道德行为导致了研究项目的终止。

指定档案管理员:Dr.Janet Kelson

数据库里有相当多的终止项目,所以我同时还有几个小项目要做。在最开始SCP-4051的文档上传时我读完后,我创建了一个新迭代。O5-3把她的迭代称为“破碎假面”,但我把我自己的称为“真理”。➦ 检测到外部链接。

正在接入AIC内部网络……


“真理”迭代γ.3 - 情景梗概


情景名称:“真理”

可能性:N/A

威胁标识:可忽略

可实现指令:Alpha-1(“控制”),Alpha-2(“收容”)

概要:“真理”情景指的是大概率不会对公众造成威胁的异常被故意引入平民群体中。“真理”的先决条件是已发生“揭开帷幕”情景,此时基金会已向公众公开。

优先任务:

  1. 停止对低威胁类人实体的收容:应审阅数据库中类人异常目录,确认仅可对公众构成可忽略威胁的实体。如有可能,这些低威胁类人实体将被再引入公众视野中,并对其提供适当的心理学治疗。
  2. 开展对公众的异常知识教育:应找到一可信赖的媒体,通过其向公众提供可造成违反自然法则现象的异常实体的性质的准确信息此外,还应向科学界精确地介绍奇术学,以便开展大众化研究。
  3. 废止目前基金会实行的制度:鉴于目前基金会的等级结构在防止猖獗的践踏人权行为方面无效果,应大幅度改变基金会结构。目前的模拟结果显示,最优模型包括了由多名主管与一受修改的道德伦理委员会组成的自给地点。
  4. 与相关组织进行联络:对异常的介绍以及随后对基金会观念的再引入应当会导致与为数众多的GoI停止冲突,主要为蛇之手以及玛娜慈善基金会

它看起来不错,Indomitable。感谢。

给它一点时间,先生。如果您需要找人谈谈的话,我一直都在。

我很可能在那件事上听取你的建议,你是知道的。

听着,Indomitable,我需要问你一些事,它们可能没什么意义。

请吧,先生。我会尽我所能回答的。

我知道你有拿来解答问题的复杂模拟矩阵——因为它是我自己构建的——而且我知道,你很可能拿它来设计“真理”计划。

正确。我生成了大约10000个连续模拟程序来验证我的假设。

那么,这其中有多少是你——“你”的意思是确定最佳行动方案的模拟程序——以及其中有多少只是我在与更年轻的自己进行交谈?我在你的代码中遗留了多少我没有意识到的我自己?

请稍等。我正在接入SCPF分析数据库……

[]

使用样本量为50的基础用途AIC进行分析,我的行为似乎在以下数个功能中明显偏离了样板系统:

  • 直觉情感的能力。
  • 对超出我主要指令范围的高级抽象概念的理解。
  • 愿意反对使用者的错误并提出改进建议,即便我的指令要求我必须遵循他们的命令。

我不会假装完全理解了您的命令,但如果您对我的自学习软件做出了重大影响,它就将出现在上述几个功能中。

不过,我能分享一下我对此事的看法吗?

当然。

您似乎认为您与年轻的自己完全不同。我在过去的四年中,一直看着您的改变,但我还是能在您身上看到那个刚刚构建我的Nathaniel。您比您所愿意承认的更像您自己。

您还在线吗,先生?

还在,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谢谢你。

没什么需要您说对不起的,而且您太客气了。今晚的补丁都传完了吗?

我想是的。晚安,Indomitable。而且对不起,我年轻时给你取了这么个蠢名字。2

晚安,先生。而且不管它的价值有多少,我都觉得它开始在我心中生长。















Site-17目录导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