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她”
评分: +18+x

所有人和爱人共度良宵时,我还在努力去记住她的名字。

.
.
.
.
.

我深知我离开这里就无法再回来,当我看到她时,我脑子里产生了一种不可撼动的想法:
我爱上她了。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感谢博士,让我遇见了我人生中命定的另一半。
起初我认为我必死无疑,但现在我爱上她了。

距离我和她分开还有25分钟。09:20

我被要求和她独处半个小时,我认为这本将是煎熬,但在我进入这个房间时,我的主意改变了。她好美,那是凡人无法阐述的一种美,至少我认为我不能。桌子椅子向我和她倾倒而来,收缩成一个无限小的奇点最好。我能感觉到我身体内的苯基乙胺开始大量分泌,我能感觉到我产生了一种仰慕,我和她坐在一起,不可言传,我能感觉到她的心思,她对我很好奇,而又带有一丝姑娘的娇羞。

09:24

仅用了五分钟,我们就深深的了解了彼此。她用那只有我能听见的天籁之音,轻轻的在我耳边低语。我将食指抵到她的嘴唇上,示意她无需过多言语,那些无关紧要的声音只会将我们间那微妙的关系捅破一个洞。我们注视着对方,感受着我对她的感情和她对我的回应…在这无声的,明亮的房间里,我爱上她了。

我知道你为何而来
我不知你将为何而去
在这短暂的时间里
愿我和你能留下美好

09:26

爱其实很简单,就好像我和她,我们在这极短的时间就接受了对方。我们牵着手坐在一起,只是坐在一起。这是最简单的事,只是最简单的事。在这一瞬间,我明白了早已化成灰尘的那为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式的爱就埋在每个人的心底,离我们不远,只是你把它挖掘出来。

09:28

我的目光从未从她脸上离开。我知道,我们都爱上了对方。我没有带任何纸笔,只能咬破了我的手指,用血向她表白,她很开心的同意了我…我只希望我她和我从未分开…我把我挖出的一颗眼球交给了她,用剩下的一只眼睛寄出了一个眼神:这样我就能永远看着你了。她那惊奇的目光盯着我许久许久。

09:32

冰冷的广播让我感到不甘:我就要走了。不!我怎么可能离开她!我该怎么离开她!不可能!!无稽之谈!
但我也深深的明白事实,我必须要走,而且我和她将会再也不见,我不想成为千年前那对长江畔居住的伴侣。但现在,我只有记住她名字的选择,然后给她一个吻。

09:37

我记住了,永远记住,不会忘记。
手指很容易就折断了,我用锋利的骨骼断齿在胳膊写上了她的名字,我不会忘的,永远不会,永远!不会!什么都无法阻止我和她的爱,我们将永远的在一起!去他妈的基金会,去他妈的模因实验!我脑中只剩彼此…突然有一个想法通过我的神经递给全身每一个细胞,我将和她永远在一起的唯一办法:我和她一起逃出这邪恶的,黑暗的基金会大楼。我决定就要这么做。她看着我扯住我的双手,阻止我做下去,但我明白,她为什么这样做。

09:41

我为她腾出了可以躲避的地方:我的腹腔。只需要把无用的内脏掏出来,就可以给她完美的“一席之地”…我忘记了她的名字,把胳膊抬起来寻找那血迹斑斑的地方,用力的多写了几遍…我用切开了自己的腹部,没有痛苦,我脑中全部都是关于她。快感,惊喜,兴奋,疯狂。疯狂?我可没有疯狂,我很冷静,不然不会想出这美妙的计划。

09:48

我把最后一个无用的东西甩出我的腹腔,用手把皮层撕开,微笑着意示她进来。她很感动,眼角留下了泪水。告诉我:她哪都不想去,只想在这里,你知我知,造成这一切是她的错,她只希望我能停下来。我微笑着回应她,随即倒在地上,向她摆了摆手,意示她过来。

.
.
.

“他快死了!博士”

“我知道,等级Keter”

“逆模因性质,带他去记忆消除就好”

“精神影响性…错乱…实体化”

.
.
.
.
.
.


我缓慢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令我熟悉的单人隔间,看着床边的挂历,今天有一次模因实验。

.
.
.
.
.

她是谁?

无关紧要,我和“她”在一起了。



爱是我们唯一能够感知的超越时空维度的事物Love is the one thing we're capable of perceiving that transcends dimensions of time and spac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