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洗澡
评分: +44+x

其一

夏季,空气的湿度实在是另人感到很不舒服,又闷又热,不然我也不会一回到栖身的寓所就立刻想到浴室想要冲刷那些烦闷。

窗外蝉鸣不及我内心声音十分之一。

“洗澡去!”

祂们咆哮,我于是迫切地打开花洒,一边摘下身上的饰品一边等待着水温逐渐让自己满意。

我抓了抓头,心从这一刻开始放松,这就是洗澡的魔力?

双手摸上了自己胸前的领带,想要尽快把这些身外之物褪去。领带啊领带,阻碍我洗澡的家伙之一啊!

双手笨拙的解着领带上的结。

“恩……阿德似乎很喜欢我这条领带啊,在公司的时候老是问我的领带哪买的……这人,真是,去他的吧,我的撩妹专用领带可不能随便外传……话说,新来的那个女同事挺漂亮…”

但是做事笨手笨脚还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搞砸了几次业务主管竟然没有向对其他人那样大发雷霆…

哈,倒也不奇怪,这样的人肯定上面有不少关系。

反正和我没有关系。

把解下的领带随手丢到一边,有些烦躁,又有些奇怪,为了解下领带把自己的脖子勒的生疼可太像是个笨蛋了。我抓了抓头,决定先脱衬衫。

唔,眼睛有点模糊,是最近太累了嘛?总感觉自己的精神无法集中。不如周末去哪个咖啡厅好好放松放松。

身边花洒的水流冒出了热气,真想快点把身上的累赘都放下。

空气又闷又热,再加上头皮一阵一阵的发痒。

“去哪个咖啡厅呢……蜂鸟咖啡听说不错,不如去试试,喝完咖啡再去做个按摩,嘿嘿……”

哦该死,衬衫都湿透了,有点难脱哇,他妈的,蚌住了。

“这鬼天气也真是的……害我全身是汗。”

“天,真是热死了…怎么脱不下来?我真想快点洗澡,我的头真是痒死了,真想赶紧把洗发露抹上头皮哇。”

害,最麻烦的事不过是湿哒哒的衣服紧紧粘在身上了…

大概是水汽粘连着衣服与身体。

“水温是不是开的有点高了?等一下再调整罢…”

“忍不住了!”

不再小心翼翼,有些粗暴的,几乎可以说是撕扯的脱下了衬衫。

“终于脱下来了,希望衬衫没有被我扯坏。‘

也罢,待会再担心这个。那做完按摩去哪里呢?不行,这样想属实越想越难受,我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诶,不如直接穿着衣服进去吧?该死的哈哈哈哈哈,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搞快脱短袖!衬衫都粘得这么紧,更别说短袖了。公司里穿打底的应该就我了吧,说实在我的衬衫有点透,属于是防社死叻。

还剩下裤子,“我是什么蠢货啊!为什么当时要把腰带系的那么紧啊!”

脱下来的裤子和内裤被甩在了一边,头皮愈发的痒了起来,在接触水流前还得被这些不快折磨。

头皮越发痒了起来,我又一边脱一边抓了抓。

真是奇怪,什么时候长了个疖子……不管了。

希望裤子里没有放钱这类的东西,我可懒得再去翻一遍。不过还要交房租呢,那些钱倒不是无关紧要……得了吧,先脱衣服洗澡!

痒死了痒死了!我使劲抓了抓那个疖子。

衬衫衬衫,赶快脱!

“粘乎乎的,黏在我的皮肤上,跟合为一体了似的,真是难受。”

不该贪便宜买这种人造纤维的衣服的,有些后悔。

还有裤子!

我用尽全身力气,用蛮力最终终于把所有衣服脱了下来。

可惜,衣物全部湿透的事实已然无法改变,但至少水流的温热如期而至。

“管那么多干嘛!洗澡吧!”
…
…
…
“据最新报道,昨日下午,在xxxx,发现一具男尸,疑似在浴室中被自己剥皮导致死亡,引得舆论纷纷。现在让我们连线现场记者…”

“啪嗒。”男人关掉了电视。

“真是,什么人啊,一天天的,净知道夸大新闻吸引流量。那个男的也是,自己剥自己的皮,怕不是神经病…”

“话说回来,今天还真热……”

他用力抓了抓头皮上的疖子。

“不如去洗个澡吧!”


其二

身处宽阔狭长而不封闭的浴室,浴池里的温水安静的散发着他们的温热。

褪去的衣物被整齐的排列在远处的衣架上,确保它们不会受到水汽的侵蚀。

偌大的浴池中只有我自己,于是闭上双眼,并不担心会有外来者打扰。

仆人被提前调开,确保这场沐浴确实是独属于我的快乐。

也许因为浴室太宽阔太空旷,仆人们的说话的吱吱声从远处传到了我的耳中。

“真是一群无聊的长舌妇。”我用手轻轻的拍打着水面,试图荡漾起大一些的波澜。

在这样百无聊赖的消磨了一些时间,随后,把半个脑袋没入了水中,只剩下眼睛尝试透过浓浓的水雾观察着周围的一些事物。

“时间,差不多了。”伸手尝试尝试抓握在浴池边上的肥皂,却几次尝试无果。

终于还是屈服了,让自己的身体离开了那温热的水,站立起来,仔细的搜索那件洗浴用品来。

“嗬,在这里啊,小东西。”肥皂被我牢牢地握住。

“这肥皂有点硬啊,跟块下水道的石头一样。真该好好骂骂他们,下次给我换一块上等的!”

说起来,我一直有奇怪的皮肤病,我的皮肤特别容易干裂,当然,我这么钟情与洗浴这一件事也大抵与此脱不了干系,于是欣然的接受了那水的邀约。毕竟,有什么好拒绝的呢?

把肥皂放在自己的鼻子边轻轻的闻嗅,随后用力的往身上抹去。

洗净泡沫,然后欣赏自己经过了沐浴后变得像婴儿般娇嫩的皮肤。

“时间,差不多了。”这样想着,起身,足下却一滑,令我跌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身上的伤口开裂,化脓,最后炸裂开来。
…
…
…
“最近工作方面怎么样?”

“就那样,你知道的,清理那种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差事,时不时身边就会窜过几只老鼠,蟑螂什么的。”

“那倒是,城市的下水道出现什么都有可能,听说上次你们在下水道发现了半辆汽车?”

“是啊,天知道它这怎么进去的。但,说实话,这倒不是最难处理的东西。”

“哦?”

“前天我有同事在下水道发现了一具流浪汉的尸体,听说来了好几辆警车。

“流浪汉死在下水道,这好像也不新鲜。”

“是啊,似乎是这样的。但是他光着身子泡在水里,衣服整整齐齐地叠放在旁边。”

“噢?那他是怎么死的?淹死的嘛?”

“不……听说,他死的时候右手紧紧攥着一块带血的石头,全身血肉模糊。”
…
…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