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评分: +24+x

今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平时每天早上醒来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挑战,但是今天,我一下子便醒了。仿佛那些如影随形的困意一下子消失了。这几年来,我从未如此清醒地意识到我还活着。

活着……多么美好的词。

我试图站起来,我的后腿这两年来越发无力了。但今天它似乎强健的不可思议,我只试了两次就站了起来。

意识到这一点,我走出房间的门,向着定下的目标走去。当然,在这之前,还是要四处逛逛的。

我想要去看看他们。

我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十几年了。这里的每一砖每一瓦,对我来说都熟悉的不行。一种奇怪的情绪在我的胸腔里涌上来,让我感到有点奇怪。

路上的人们都行色匆匆,这是这个建筑物里的人们生活的正常节奏。可惜,时间让我的速度变慢了,我已经有段时间赶不上这节奏了。有些人看见我,想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有些人会露出好奇的表情。确实,看到我这么个老头,新来的孩子们会好奇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我的呼吸略微有些急促的时候,我终于来到了我行动的第一站。我轻轻推开门,向里面看去。这个房间很整洁,但有股子形容不好的气味。那是老迈的气味,生命逐渐流逝的气味。房间的主人静静地坐在他那把特制的椅子上,表情呆滞,但是眼睛却专注地注视着手上的照片,经常流下涎水的嘴巴无声地念叨着什么。

我知道,那个人念叨的是“小王啊,小王啊……”。他手上的照片是属于一个爱笑的小老太太的,已经泛黄。

即使连自己吃饭都做不到,他还是思念着她吗……我轻轻带上门,继续我的旅程。

路程走到一半时,我坐上电梯,也顺便喘口气。电梯里的人很好心地给我让了地方。多亏了电梯这种东西,我这把老骨头才不会在哪天上下楼梯的时候把自己摔着。曾经我是多么喜欢爬楼梯啊,现在可能爬半层楼梯我就会受不住了。

这一层是办公区,我靠着墙边走着,为那些忙碌的人们让路。

路过他的办公室的时候,我没有进去,隔着玻璃向里面看了看。他很爱干净,和那头鸡窝乱发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的桌子上摆着一个白色的相框,他会时不时看上一眼,露出微笑。即使是工作时,他的左手无名指上也戴着戒指,几年前我还参加过他的婚礼。以前我们开玩笑说他恐怕会打一辈子光棍,但最后还是有真正有眼光的异性把他这块璞玉收入囊中了啊。

这么说,一直打光棍的反而是我吗?真是有点不甘心啊……

我继续向前走着。

今天的阳光很好,到了中午晒在身上一定很舒服。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路上遇到了没想到的人,那是一个笑容满面的女性。即使已经快四十岁了,她举手投足间还是会有些孩子气的动作。她手上拿着画板,应该是创作出了不错的作品吧。和她一起交谈的是一个娃娃脸的男性,这家伙十几年间面容一直都没什么变化啊,除了悄然出现的皱纹和些许白发。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躲起来了。目送他们离开,我轻轻松了口气。倒不是害怕什么,以这样一个状态面对他们,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等他们走远了,我继续踏上自己的旅途。这也是闲逛的倒数第二站。

什么啊,那个男人不在吗?可能是去做身体里机械的保养了吧……我看到他的桌子上有本厚厚的宗教书,不过打开的书里面好像藏着其他什么颜色鲜艳的小册子……这老光棍儿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啊,虽然我没资格说他老就是了。不对,现在时间还很早,今天又是工作日,他也可能是去送孩子们上学了吧?

不行不行,说好了不想的。

摇了摇头,我慢慢地走向闲逛的最后一站。

即使她已经离开了,但他们还是保留了她的办公室。生还的可能性很低,归来的可能性很低,但他们还是自欺欺人地相信她还会再回来。室内布置的简洁却富有情趣,从一尘不染的地砖来看似乎每天都有人打扫卫生呢。在摆放台式机的桌子上,插在玻璃瓶里的玫瑰花还在盛开着,一如既往。

我很想进去看看,奈何办公室的门锁了。以前这锁我可是想怎么开就怎么开的,可是现在……我拨弄了一下门把手,转身向电梯走去。

好啦,闲逛也结束了,该走啦。

往目的地走去的途中,即使一路上忍住不想,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始担心起来。那两个孩子都去上学了,他们以后会不好好吃饭吗?晚上会不会蹬被子?

大的那个正在闹别扭的年纪,他会不会赌气离家出走呢?会有人倾听他那些不切实际但是个性十足的梦想吗?他会不会逞着强做出伤害自己和他人的事情呢?

小的那个还处在粘人的年纪,她要是吃坏肚子怎么办?想妈妈了怎么办?夜里害怕了怎么办?感到孤独怎么办?之前她哭着问我“Hannah阿姨去哪了”的时候,我没能回答,这次会有人回答她我去哪了吗?

即使走得再慢,目的地还是到了。那是一处小花园,不,或者说“大楼和围墙中间的小绿化带”更为合适。

熟悉的困意又来了,伴随着的是身体各处传来的,冰冷和麻痹的感觉。哈,我竟然也有感到冷的那一天。不过,没办法呢。即使没有受伤,烧得再旺的火焰也终有熄灭的那天。生命从无到有再到无,不过是一场旅途而已,我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我趴了下来,草地的感觉很好。

眼睛开始模糊了,隐约间我好像看到一个人,那是一个熟悉的人影。是他吗……我仿佛感到他像从前那样温柔地摸着我的头。那真是幸福的回忆啊……

黑暗渐渐袭来了,我的精神却突然一阵清醒,就仿佛蜡烛燃尽前最后爆出的一点火光。

果然,最后放不下的还是那两个孩子啊,本来只是那么红红的,小小的一团,不知不觉间竟然长得这么大了……人类真是奇妙的生物啊……虽然其中一个也不能算是人类就是了……

对不起,我不能继续陪着他们了。请你们代替我,给他们幸福吧。

……

“Tictoc,他们为什么要把狗狗埋起来!”

“嘘,狗狗累了,就让他好好地睡上一觉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