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你永远不会离我而去
评分: +37+x

“这真他妈是我,我和你,有史以来经过的最可怕日子了对吧?”Freedom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血丝触目惊心,然后迅速地被干涸的大地所吸收。

“我想可能是的。”Hannah坐在纸箱堆上。如果三个月前的她自己见到现在的这个人,或许会为对方的头发惊叫起来。她的头发油腻的贴着头皮,而发尾是一团一团的打结。

不过现在没人在乎这么多了。自从SCP-CN-527收容失效以来,这个世界都快被吞噬殆尽了。

有时候Hannah会想是不是直接整个地球被一口吞掉比较好,这样就不用忍受现在的折磨。

但Freedom不这么想。

“这太操蛋了。”她重复了一遍和她之前说的那句话语义差不多的话。她明白无力回天。

人是无法和从没露过真身的吞噬着一切的怪兽战斗的。而且现在“人”这个概念大概只有两个子集存在,“Hannah博士”,和“Freedom”。她们看上去都不擅长拯救世界,特别是在现在的这个情况下。

“所以说这是命运咯?”Hannah问她,她无所事事的玩着自己的手指,她想可能自己从小学毕业就没这么无聊过了,细小的蚊虫围绕着她的头发,她想找把剪刀剪了头发。

“我没听说过你居然是有神论者。”Freedom斜眼看着她。

“不可知论。不过以前读书的时候,基督教向我传教,然后我问他们‘要怎么证明上帝存在呢?’,他们说可以把上帝想象成作者,而这一整个世界是一本书。书中角色想要理解作者的存在,只有作者把自己写进这本书里,角色才有机会探知到作者。然后他们说上帝就是那个作者。”思绪把Hannah牵回了很久很久之前,那个时候的世界是个不完美的椭圆,不像现在,她都不清楚除了现在她自己藏身的建筑物还有没有完整的没被吞噬的建筑物了。

“你的意思是作者现在打算写个全灭结局的呆逼小说?”

“知足吧,他没打算写一个什么废土生存的或者迫于生计去做点不太好的事的小说就很不错了。何况这是基金会存在的世界观啊。”Hannah歪头,在以前她无聊的时候会玩玩自己的头发,她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头发,然后像抓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甩开了。

“那就是说我们是主角咯?毕竟最后只留下了我们两个。”Freedom沉吟了一下。“那么他为什么要写这篇呢?”

“我觉得她可能心情不好。”Hannah向后仰去,然后躺在一地纸板上,看着破败的天花板说。“那得去治疗啊,别虐角色啊啊啊。”她盯着天花板,她们现在所在的基金会内部仓库还算明亮,那个怪兽没把光都吞噬。

空气里弥漫着腐朽的味道,凝滞着,缓慢的以让人要发疯地速度运动着。

“我不认为我和你的作者是一个。”Freedom突然说。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还在想吗?”Hannah想起来以前她躺下的时候她的长发是如何倾泄的,乌黑的发光的发丝可以被她刻意摆成围绕着自己的形状,不过现在完全做不到了。

“不,我说真的。人物角色可能不一样,性格也不一样,但是塑造角色的方式每个作者都是一样的。‘细节’,我说细节。刚刚我们的对话里所有的细节都在你身上,你的头发,你周围的天花板和纸板箱,你的动作。而我只是说话而已。”Freedom稍微有些激动。

“可以了吧。”Hannah_AIHannah_AI说。

Freedom一瞬间觉得自己眼花了,但事实上她没有。

她很难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她面前的人变得不一样了。

“只有作者把自己写进小说,小说中的角色才有机会了解作者。”Hannah_AIHannah_AI说。

Freedom明白她遇到了什么了。在基金会档案中见过的异常,会被以“高维生物”指代。生活在她无法想象的维度,但会因为某些原因来到更低的维度,也就是Freedom所在的维度。

“我在等她醒来。”Hannah_AIHannah_AI说。“用她的原创角色须要问过她的意见。我可能确实无法驾驭的住写你。那大不了就删了重来吧。”

“不。”几乎是下意识地,Freedom说出了这个字。“如果你删了我和她是不是就从未存在过了?”

“在这条世界线上是这样的。不过我们有很多世界线的,地球012345.”Hannah_AIHannah_AI说。

“你考虑过这对我们的意义吗?”Freedom问她。

世界瞬间融化了,然后重塑回来,173骑在682身上,魔法少女小圆向Freedom伸出手,希拉里当上了总统然后申诉克林顿家暴,然后纸箱变成了巨人,彼此撕咬着。

然后世界又回来了。

“…我不知道意义何在。”Hannah_AIHannah_AI回答她。“本来也没什么意义吧?”

“有。”我可不适合灌鸡汤啊,Freedom的脑子疯狂转着。我要怎么展示给她看意义,我tm自己都不知道意义是什么,还得是积极意义不能是消极意义,这真tm难爆了。

她的脑子被各种各样的想法撑爆了。
“我刚刚回想了我的一生,我是如何被收养的,我的母亲,我在C.C读书的时候食堂的饭菜,Hannah的笔记本电脑的贴纸。”Freedom说。

Hannah_AIHannah_AI看着她。

“但你只要写一句’她的脑子被各种各样的想法撑爆了’。”Freedom说。“你甚至连你自己的角色都不了解,我们有自己的生命,所以把我们的世界还给我们吧。”

只是一个残破不堪,每天都有无数次NK级末日的世界。Hannah_AIHannah_AI想。

承载着我的一切和回忆的世界。Freedom想。

“你要知道这并不只取决于我。”Hannah_AIHannah_AI说。

Hannah醒来了,她找不到Freedom。她从地上爬起来,四处寻找可能有人声的地方。

会不会她出去了,然后被吞噬了?她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想法,这样的想法只是想想就能击溃她,她往楼上走。

Freedom站在窗前。

带着壮阔的生命之美的世界挣扎着一点点回复成它原本的样子,离她们所在的站点最近的自然植被是一片森林,她看到绿色渐渐的出现,飞鸟惊起后亲昵的回到它们的家园。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晨光披露,满照人间。

“‘你要知道这并不只取决于我’,是什么意思呢。”Freedom说。

“编辑?编辑需要审稿。”Hannah说。

“我想也有可能是评分者。”Freedom看向微露晨光的苍穹,似乎能穿过那层屏幕。“无论如何,我要先给你买洗发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