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估

一队黑色SUV车队顺利地穿过受诅咒的平原。几千件优良的阿玛尼西服小心地拂去尘土,想象的或其他,然后在通往建筑的几乎想要放弃的长途步行中被沙砾和尘埃弄脏。几千名短发男子像他们的雇主们一样一致吞下水和一枚抗辐射药片。

几乎没人会相信世界上最,也许不是最资本主义的组织之一会为了年度股东会议而在乌克兰的边缘相聚。


安全,一如既往,如鼓般紧密。带着伤疤的冷面男子们一遍又一遍检查着突击步枪和手枪,在几十年前非法建造的区域内巡逻。通讯单位趁着静电干扰得当大声报怨,随后当他们的雇主们检查时瞬间安静下来,每三分钟十秒一次,一秒不差。卫星被重新设置用来扫描地形。

所有金钱可以买到的安全。

而每一名PMC和受雇的暴徒都被告知,如果有什么事物打断了会议,帐单,(显著的停顿)照付(意味深长的注视)。


一名布满皱纹的老人仔细地清理着喉咙。

“Jenkins。告诉我,你对我对收购部的感觉有什么看法?你是不是觉得我头晕了?你是不是认为我看到你那没有得到满足的限额时会透出得意的喜悦?”

有节奏的嘶嘶声不断地在房间中回荡,从大型红木桌传到钢制的猫道上。闪烁着红色日光穿过一条通向猫咪摇篮的通道照了进来。

“先生,你我都明白;我们在情报上投入的越多,也就越失去实际的收益。坦率地说,这已经变得难以找到任何不具有无法容忍的致命性,或无聊的东西了。”

一只手把领带拉直。潮湿的眼睛迷离了瞬间,想象着一个满是方格图案的绞索慢慢斯扼死它的主人。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

“但是,正如你所想象的那样,我们频繁的情报的益处在于它对我们与基金会的关系起了奇迹般的作用。我们已经在54,13,和10号站点的主管那里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温和。我们认为我们也许能更安全地利用半导体,在那些站点附近找到一些更古怪的物品”

嘴唇在缩回去时露出的牙齿沾满一种丑陋的褐色。Jenkins暗自把这与老虎相比,并发现动物没有那种,至少是纯粹的残忍。

“让我猜猜。他们偶然发给你一封加密邮件,要送到一个,他们怎么称呼它?一个,一个“异常项目”。与此同时,你把这当作一个善意的标志并告诉他们那里有一个-一个,我不知道,一个巨大的吃人错误或一些诸如此类的狗屎,你告诉他们那个位于那里。然后他们获得了一个新的研究项目,而你得到了一桌残羹冷炙。”

Jenkins的眼睛睁得老大。严酷,刁钻的笑声来到了男子面前。它突然停下。

“你他妈实在是一个智障。他们玩这个游戏玩了多久?比我还要长。你以为他们会对歌曲或舞蹈留下印象吗,还是口[[交?基督。现在我明白Marshall为什么在任命你的时候笑得那么艰难了,这个混蛋。”

他朝着露台点了点头。

“Carter先-先生,请-”

枪声震耳欲聋,伴随着一声吼叫,然而,Jenkins的腿爆炸的噪音却是静悄悄地。他哭了出来,像畜牲一样发出凄厉的声音。

“Jenkins,你要为了一个目的而服务。当你就要成功时Franklin已经做到了,就像当你接管收购部时所做的一样。”

Jenkins眼中的痛苦让位给了恐惧,随后是惊慌。他挣扎着想要爬开,但他的手由于他自己的心脏恐慌的跳动而变得油滑。男子们走过来抓住他,然后把他拖走。

“那么现在……”

被称为“Carter先生”的男人注视着被召集起来的他的组织成员。他们也回视着,面无表情。

Carter的轮椅后面,Franklin透过乳白色的双眼无神地凝视着。他的身体每隔几秒钟就颤搐着痉挛一次。血液通过清晰的导管从他的背部传递至Carter。他的心脏,尽管它因维持两具身体的运作而感到疲倦,却仍然稳定地泵动着。当被金属环扣住的肢体残端发生一次不由自主地肌肉痉挛而被扯动时,将他挂在椅子上的金属环略有响动。他那脑叶手术疤痕上的汗水闪闪发亮。

“……回到业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