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利比乌斯秘闻
评分: +9+x

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UIU分部

Dr. Mei正在档案室翻阅UIU那些为数不多的卷宗。当她翻到1981年█月█日的那一份档案时,大大的标题“Polybius1”吸引了她。她翻开卷宗才发现这一页居然是空白。心生疑惑的Dr. Mei拿着卷宗找到了主管特工卡朋特。

“主管,这份档案怎么是空白的啊?”

“你对波利比乌斯感兴趣?”

“对,有任何其他的第一手资料吗?”

“你等等。”

说着,卡朋特从最下方的抽屉里取出一大摞笔记本,说:

“这是上一任主管特工的笔记,可能对你有帮助吧。”


Dr. Mei在一本又一本的笔记中翻找着关于波利比乌斯的记录,最后她的眼睛定格在一篇1991年的笔记上:

我永远无法忘记10年前的那个下午,那是1981年█月█日,FBI接到了当地警方的协助调查请求,要求我们帮助他们调查多起发生在同一街机游戏厅的玩家晕厥事件。所有的玩家都是在游玩一台没有任何标记的黑色街机时晕厥,严重者甚至出现了抽搐现象。FBI认为这可能是一起异常事件,所以指派UIU进行调查。

当时我还只是个刚进入UIU没多久的毛头小伙子,什么都不懂,以为自己做的就是保护民众生命财产安全的事情,上级特工说要带我去练练手,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我们以怀疑有人赌博的理由突袭了那家游戏厅。到了那家游戏厅之后,我们先是询问了老板。老板告诉我们是几个陌生人将这台游戏机放在这里,老板问他们游戏的名字,他们告诉老板这游戏叫“波利比乌斯”。接着,我们又去问了那些玩家们。大部分玩家对这台机器都缄口不言,似乎都在害怕什么,只有一个正在那台“波利比乌斯”街机旁边玩游戏的那个玩家告诉我们,他看到玩波利比乌斯的玩家几乎都是玩了不到10分钟就晕厥,有些玩了5分钟就开始精神失常说胡话。我们感谢了他的合作态度,然后利用仪器开始导出街机里的波利比乌斯到磁带中准备回去检验。就在此时我发现老板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看到那个玩家正在看着他,他却欲言又止。

我们花了一个晚上检测这份游戏的拷贝,发现里面有大量的错误和异常数据,在街机上进行游玩试验后确认了“波利比乌斯”对人的精神有着严重危害。确认了其异常性,我们即刻准备二次出发去收缴那一台“波利比乌斯”街机。

第二天中午,当我们到达那家游戏厅时,那台街机不见了。街机厅老板讶异地看着我们:“你们上午不是来过了吗?现在还来做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们今天可是第一次来啊。”

“上午有三个人自称是FBI,说这台街机有问题,直接就搬走了。不是你们的人吗?”

“不是啊。”

“对了,昨天有件事我忘记说了。就昨天那个给你们提供情报的玩家,他不是我们街机厅的常客。”

“怎么了?”

“我怀疑他可能就是做波利比乌斯的,别人玩那玩意儿不到10分钟就晕了,他在那台街机上耗了两个多小时都一点事没有。他是看你们进门才换到旁边那台街机上的。”

上级特工立刻把脸拉了下来,催促我说:“走吧。”

“不继续……”

“继续什么?这次让那个基金会捷足先登了,万一有其他人把事情泄露出去,UIU的脸往哪儿搁?”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那天那个向我们提供波利比乌斯情报的玩家是基金会的外勤特工。我们用仪器做了一夜才得出的分析结果,他玩了不到3个小时就得出来了,然后还借着FBI的名头搬走了波利比乌斯,真是讽刺。

而我那位上级,他没过多久就辞职了,据说是做小生意赚了一笔钱,但是可疑的是,他辞职的前几天,档案室里关于波利比乌斯的记录,包括那一份磁带拷贝,全不见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