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模因(1):文化、概念与不确定性
评分: +21+x

模因是什么?这在基金会的许多文章中都已有过解释,模因就是文化的基本单位。那么,什么是文化呢?这个问题对于进一步解释模因有很大作用。

我们首先假定,文化的主体是人。那么,一个人能否形成文化?请注意,这里强调了将事物传递给他人的过程。单独的一个人是不能形成文化的。他可以看到一样东西或是一件事,并形成对它的独特定义,但是,如果这样的定义没有被传播出去,那他就只能作为这个人的一个想法,而不能被大众所接受。当我将我所看到的、听到的或是以任何方式接收到的事物传递给另一个人时,文化才能形成。

例如,你在路边看到了一棵绿色的、长着许多绿色片状物的、有枝干的柱状物体。你看着它,脑中突然闪过一个词:树。你觉得这个定义对于这样东西来说简直是无比精当,于是从此以后,我就用“树”这种方式来称呼这样的柱状物体。但是当你第一次和别人聊起它时,不会有人能明白你指的到底是什么。直到你对这个称呼加以解释时,他人才能明白你所定义的是一棵绿色的、长着许多绿色片状物的、有枝干的柱状物体。当你称呼“树”时,这个被叫做“树”的模因并没有被传递出去。只有在你解释了“树”是什么的时候,它的形象在他人的脑中浮现出来时,这个模因才传播给了其他人。

注意,那些与你交谈的人们可能早已看到过树,但他们并没有形成对这一物体的明确称呼。在你解释了“树”是什么的时候,那些人会说:“哦!原来你说的是那个啊!”在这时,他们将你所定义的树与他们脑海里的树相连接,因而产生了对这种物体的全新称呼。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当这些人看到这棵植物时,他们仅仅是看到了它的形状,而并没有理解他们究竟是什么,这时并没有模因的传递。只有当他们将你所谓的“树”与脑中的画面相结合时,模因才成功地传递了出去。

这便引出了模因的特点:他们是概念。概念是人类社会所独有的。但是概念不是事物身上原本就附着着的。那棵绿色的、长着许多绿色片状物的、有枝干的柱状物体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上万年了,它比人类社会的形成还要早很多。这也就意味着,它们本身并不存在着概念。只有当人们对它下了定义的时候,它们才有了“树”这一称呼。

我们可以再举一个例子来帮助理解。“666”在外国人眼中是恶魔的代号,人们对它避之不及。但是,在中国,由于缺少这样的宗教背景,加之“6”在中国原本就与“溜”是谐音,于是网络上常常会有人在评论区留言“666”。从这个例子里我们就可以看出,“666”本身并没有意义,他不过是一系列笔画的任意组合。但是人们的文化背景带给了它不同的意义。而且这样的意义也不可能一直固定下去。假使哪一天,基督教从世界上消失了,那么“666”就不会再有前一种含义了。

从上面这个例子里,我们还能看出,模因的传播本质上是扩大人与人之间的文化交集。当两个人的文化背景有交集之时,在交集内的文化交互不会产生模因,因为这些内容早已为两人共有,两人都同时携带着这种模因。但是当两个人在文化交集以外的部分交谈之时,他们的文化交集会越来越大,同时模因也在这其中传播着。

我们也可以更进一步。前文所提到的“树”的例子,未免有些先入为主。因为,树不会一直是“绿色的、长着许多绿色片状物的、有枝干的柱状物体”,它也可能是黄色的、只剩枝干的、蜿蜒的等等。后面这些对于树的形容,实际上是我们后来对他们外形的一种归类与区别。树本身没有加上这些定义,这些都是人们为它们加上的新定义。

例如,如果你不经常买菜的话,你可能分不清韭菜与蒜苗,因为它们都具有“绿色、长条状、根部泛白”等等特性。只有当你买了很多次菜以后,你才能分清楚二者的区别。这些形容词也同样是模因,它们让人们形成了对于世间万物,乃至战争、和平等等没有实体的词的形容方式。这些模因往往不会单独传播,它们一定会依附于某些事物,因为形容词在每个人的文化背景里都是不同的,因而需要事物去对于它们做大致的规定。

总结一下,当某人对于某样事物做出定义,并把它解释给其他人听时,他本质上是在传播着模因。同时,模因也有表层与里层,表层的模因仅仅解释事物“是什么”,而里层的模因是对于所定义的事物做出感受上的形容。
接下来,我们来看几个实例:
SCP-3002可以说是一篇十分有名的模因危害文章。其中有一句话:

偶尔地,对象会回想起Lily坐在他们身旁的长凳上,询问他们特定问题。其他细节则均存在差异。

这句话非常直白地表现了模因的传播特性:不稳定性。我们在描述自己脑中所存储的内容时(注意这里的描述不仅限于言语,画画、音乐等等也都被算在其中),总是凭着记忆来进行这项活动。这也就注定了模因在每次传播时都会有不可预知的变形。一般来说,小范围内的变形并不会影响模因的传播,但在多次传播以后就会出现关键信息的变化。由此我们可以得出:3002是一种植入性的模因,虽然它的信息比较复杂,但它在经过数不清的传播以后,依旧能够在受害者的脑中几乎完美地还原。

SCP-055作为逆模因的开山之作,它是如何实现逆模因的性质呢?这里有一段话:

SCP-055的物理外观未知,但它并非无法形容或不可见:人们可以很正常地进入SCP-055的房间并观察它,书写笔记或记忆于心,画草图,拍照,甚至录音或录像。在文件里有大量这样的观察记录。然而,在人员进行此般观察后,关于SCP-055的物理外观的信息会隨即从他们脑中“泄漏”流失。尽管有研究员在监督这些测试,人员被派遣去描述SCP-055后,会神志恍惚并对该任务失去兴趣;被派遣去对SCP-055的照片作速写后,却无法记住这张照片的样子。通过闭路电视摄像机观察SCP-055的安保人员在轮班后会精疲力竭并失去先前数小时内的相关记忆。

这表明,055自身的某些特性使得它无法被人转化为长期概念。虽然的确有一个实体存在在那里,但是它无法被人摹写进大脑中,因此也无法成为被传播模因的本体。“圆的”已经是对它理解的极限了。用我们上面的观点来解释,它跳过了关键的表层模因而直接到达了里层的模因,而且其里层的模因描述也是不完整的。这就好像在一堆圆形纽扣中找一颗“圆的”纽扣一般困难。

同样,我们再用一个逆模因的SCP举例——SCP-3125。其中有一段话:

之后它将攻击观察者,将其杀死。此种攻击机制仍然未明,但似乎至少具有部分的物理性。与这些观察者在思维和理念上相似的“心智旁人”也将一同遭到攻击。这总是会将观察者的全部研究团队包含在内,且时常波及到其近亲属(父母及子女)。

3125十分极端,它从模因传播的源头,也就是理解了它的个体开始进行攻击,且对于其可能传播模因的人都进行了极端的消除。由于人类的文化起源是由于人与人的交互而兴起的,这意味着理论上3125能够以网状的方式快速波及到所有人类。这也是其危险的原因。

既然我们已经有了这些前辈们的优秀文章,那模因类的文章是否还有出路呢?在此我抛砖引玉,从模因定义的角度来谈谈有哪些切入点可以创作逆模因类的文章。

  1. 一样物品,放在收容单元里。每个进去的研究员都能了解到它的全部性质。但是,当他人问起时,它们只能说:“我刚刚进了那个收容单元。”除此以外它无法对其他人说出任何关于这样物品的性质。这意味着,只有亲自进去看过它的人才能了解到它是什么。这使得人与人之间通过交互来实现模因传播的方式变得不可能。
  2. 一样物品,放在收容单元内。人与其他其他动物无法看到它,但是猴子在看到它时变得惊慌失措。但通过分析猴子,也无法观测到它是什么。这是从模因传播的主体——人来断绝了模因的传播,成为了一种逆模因。但同时,在猴子的文化中,这是一样让他们害怕的东西,它也同样是模因。
  3. 一样物品,放在收容单元内。研究员们无法看出它是什么。但是当问起SCP-411时,它会说出这是什么。在SCP-411说出它是什么的那一刻,这样物品可以被所有人看到了。这是从模因的不稳定性的层面来写它。因为模因经历了大量的传播以后,变得与原本不再相同,这也使得当代的观测者难以看到它在未来的样子。

最后,我用一张图来结束这一篇模因的杂谈:

meme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