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里的谈话
评分: +4+x

夕阳从远处的山头落下的时候,扎着双马尾的小丫头正跪坐在窗边。

从静冈到东京的火车经过富士山的一侧。夕阳西下,火烧云坠着金边,富士山的雪映的熠熠生辉。高大的山峰本来就有着说不出的魅力,在光彩的照耀下,竟更添几分妩媚。晶莹的雪折射出灿烂的光辉,充斥着瓦尔哈拉1的感觉。还有谁会记得它是一座火山呢?

座位前的桌上,摆放着切好的瓜果。黝黑的田助西瓜露出鲜红的微笑,丝丝凉气萦绕着它。夕张甜瓜也不甘示弱,那网纹,宛如神术的光芒,不用再看就知道是“特秀”级!成丁的芒果,散发着柔和的甜气。啊!赤秀级的“太阳之子”……

良辰,美景,佳果。这些本应该会让双马尾小菇凉开森的。如果……如果那她那把银刀在那个胖子的脖子上,而不是被他用来切水果……

“你才胖呢,”李星宸博士一边剥着一粒“浪漫红宝石”2,一边说道,“只不过略显丰满罢了。对了,一个小女孩家家的,玩什么炸弹。收了哦。”

该死!她急忙感应下一节车厢里的一个乘警,据上头说他控制着能把这整节车厢从外向内爆破的爆炸物3。感应断了,被另一股心灵能力截胡了。等等,心灵能力者之间不是没法直接互相读心的吗?怎么……

“还能没个反例?”那个令人生厌的声音又飘了过来。“事实上,如果层次差太大,只读取的话不算太费事。”

MMD,踢到钢板了,这次任务失败了。封锁心灵,小心翼翼地当个乖乖女熬过去吧。话说吃个果子不碍事吧?水果刀 银刀还是她的呢!

就在悄咪咪地偷拿一个“美人姬”4的时候,她感受到一束目光。战战兢兢地抬起头,那个胖子 李博士正带着一丝笑容看着她。

“啪”,草莓也顺应气氛,奔向地球麻麻的怀抱。

“我……我只是想吃个草莓……”

听着这带着哭腔的声音,好像把小菇凉怎么了似的。李星宸尴尬地说“emm~,要不,心疼草莓三秒?”

场面的气氛又尴尬了许多。

“我其实想问地是,你们招人都是在这火车上的吗?”

双马尾瞬间镇静下来。她或许有些脱线,但绝不是不靠谱5,这句话表明那个胖子 李博士知道她背后的势力,知道她的底细,甚至知道他们在SCP基金会的一个卧底!

“别激动,别怕。我想知道你眼中的Nirvana是什么样的。”

"现在的人类社会充满了不公和冷漠,我们要改造人类社会,使其重新充满善意和平等……”

“背的不错,但你知道Nirvana最早是什么样的吗?”

“???”双马尾懵逼了一下,打断人很没礼貌呀!不过,的确,导师详细地阐述了他们的理念6,却对他们创始之初语焉不详。

“他们应该不会告诉你的,因为呀……
我们当时活得像一群野狗,卑躬屈膝地乞求一块命运的残羹剩炙。

“你!!!”

“400年前,在法兰西,我们在夜晚躲进无人知晓的肮脏角落里,只因为白天被我们医治的人告发我们是巫师。在太阳的鼓舞下,我们去救助他人;在月夜的安慰下,我们埋葬同胞。

300年前,在俄罗斯,东正教甚至比天主教更疯狂。尼康派与旧礼仪派,似乎只有这时候才会统一思想。任何一个农奴都会为了教会的一点赏金,将绞刑的绳套勒在我们的脖子上

200年前,在大清,妖道的骂名不绝于耳。不过还算好,至少我们当时能有个破庙住。哇哦,终于有个屋顶了……

我们在命运的捉弄下精疲力尽,在付出与回报的不平等中犹豫徘徊。但是,既然要消除痛苦,就不能创造痛苦。我们在命运的捉弄下凄惨地死去,却在自己的信念中重生,这就Nirvana涅槃,一群抱团取暖的人。”

“你……你怎么知道那么多?等等,我们?”

“你才反应过来呀?”李星宸翻了个白眼,甩出个徽章“天琴座7什么时候能把我这种老家伙的档案给弄上去?”

双马尾一脸震惊地看着徽章,woc,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个看着才二十多的胖子 博士是自己人?而且级别比自己还高一丢丢!仔细看!好吧,高出不止一丢丢。

博士并没注意这出颜艺表演,过往的画面翻涌了上来……

camarade d'école, courir学长,快跑.”
“昂桑包”8
Laisse moi tranquille.Vite别管我,快! ”

Брат,Это именно то, что нам нужно сделать, чтобы ликвидировать безграмотность学长,这正是我们要做的,消除愚昧
“憹,奥尼……”9
……я готов попробовать……我愿意去尝试

“不诳,不眠,不悔。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无论我们选择了哪条道路,我们的目标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终结一切痛苦。”

“是的,你是Nirvana成员。那就不能加入SCP基金会吗?终结一切痛苦和收容危险物有冲突吗?理想主义者同样也可以是理性主义者。谁说战士就不能搓火球啦?”

“你好,我是Hannah。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Hannah博士,人与某些SCP真的可以和谐相处吗?”
“emm,来,狗子,叫两声。”
“汪?”

“神父,今个儿那么多人围着你,咋啦?”
"我在自己身上安装了WiFi还有空调,喔哈哈,现在我是Hannah的移动城堡!对了,新出的红烧肉味冰淇淋,来个?”

李星宸不禁笑了,一切都在向好的一面发展。这次四处出差一年了,该回去看看了

抬头看向对面,双马尾还处在一脸懵逼得石化状态。竟显得有些,嗯,呆萌?!

李博士走了过去,手指动了动,好吧,没忍住,揉了揉她的头。

“呀~やめて……”10! ”双马尾低下了头,俏红晕在腮旁。

等等,这姿势,这声音
“那个,你叫什么?”
"鹤田玉子……”
“你姐是不是鹤田禾子?圣克里斯汀娜书院毕业的?”

“咦?”玉子惊讶地抬起头,仔细地看着李星宸博士11
“是你!你是姐……”

“不,我不是,我没有。我跟你姐什么都没发生过!那啥…..到站了,我,我先下了啊,拜。”博士仓皇下车。

“到底是不是呀?不管了,到时候跟姐说一声。”玉子摸了摸头,刚才酥酥麻麻地感觉仿佛还在。“情报上不是说他要到东京吗?怎么在这下车,果然情报都是错的!”

与此同时,在车站,那个胖子 李博士望向远去的火车,泪流满面,“还有80公里,走去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