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hony的提案II

黑月是否嚎叫?

不在无血之时。


上次更新:11/04/1991

项目编号: SCP-001-笼

项目等级: 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根据现有基金会架构及使命宣言构建期间的约定,SCP-001-笼将被全天囚禁于Site-01中。安保人员将持续陪同SCP-001-笼,确保约定得到遵守,并授权在SCP-001-笼试图离开时对其适用镇静剂加以制服。

所有由SCP-001-笼对SCP-001开展的研究将在Site-01的四层进行,由一队私人选定的研究员配合。任何研究所需的外部通讯将以远程形式或间接媒介开展。

收容措施将在唯概念地堡(SCB)完成后进行改动。

描述:SCP-001-笼是一外貌接近四十岁的人类男性,在绝大部分基金会官方记录中将其称为“管理员”。事实上,SCP-001-笼的具体年龄不明,但确信远大于绝大部分已知人类文明。

在其被收容期间,SCP-001-笼没有表现出超出原始外貌的衰老。不存在永久性伤害或致残SCP-001-笼的方法,所有对他身体施加的伤口会在恰四秒后恢复,无论严重程度几何。镇静剂被证实在一定程度上有效,SCP-001-笼会在镇静剂离开身体系统后短暂失去意识。

在被问及其不死能力和不伤能力时,SCP-001-笼曾宣称这是因为他被指名为“制衡”—负责追捕SCP-001的实体。据SCP-001-笼所言,“制衡”的指名可以传递给他者,但他拒绝将其传递给其他基金会成员来证明这点。

SCP-001-笼是SCP基金会的最初创立人,他召集了第一届O5议会,并提供了自己在前基金会时期收集到的多个异常项目情报。作为服从收容及提供前述情报的交换,将向SCP-001-笼提供必需资源,用以研究SCP-001、以及收容之或无效化之的方法。


附录001-笼-1 (采访记录):

自基金会于1███初建以来,SCP-001-笼一直定期接受O5议会成员采访,以确认他的心理状态以及对SCP-001的研究效率。下面是最新一次采访—完整档案可在Site-01数据库查阅。

<开始记录>

O5-3: 好了,我们在录音。你准备开始了?

SCP-001-笼: 靠,真是魔幻。我最近真的开始喜欢上录音设备了,你知道吗?太方便了。

(停顿。)

O5-3: 所以。我们和往常一样开始—记忆测试。

SCP-001-笼: 你是新的么?

O5-3: 抱歉?

SCP-001-笼: 我觉得以前没见过你。你新来的?

O5-3: 我已经担任目前职位三十年了。

SCP-001-笼: 所以你确实是新来的。抱歉抱歉。啊记忆测试。继续。

(O5-3张开一叠纸张,开始朗读。)

O5-3: 你是否记得你出生于何时?

SCP-001-笼:在有名之前。

O5-3: 之前—能否请你解释下?

SCP-001-笼: 你是为免让人迷惑才需要有名字。当我出生时,人还没多到需要有此顾虑。

O5-3: 嗯。我明白了。你是否记得你如何获得了现有的异常性质?

SCP-001-笼: 制衡吗?

O5-3: 如果你喜欢这么叫的话。

(停顿。)

SCP-001-笼: (安静地) 我们在海边建了座村子——只是帐篷和洞窟,但那时候这就是村子。那会儿我还是个小孩。那时候最接近名字的就是你的身份,因为全世界就你这一个。

(停顿。)

SCP-001-笼: 有天,新人来了。隐士。他看起来一辈子都没吃过东西,好似骷髅,但从来没死过。他来到村子中央,坐在一块石头上,然后等着—几天后,黑月嚎叫。

O5-3: SCP-001?

SCP-001-笼: 黑月。最年轻的猎人那时正要走向他的洞—接着他就去了。走到一半就变成漆黑的雕塑, 四秒过去,而后什么也没有。接着隐士转头向我,问我看到了什么。

(停顿。)

SCP-001-笼: 我告诉了他。他和我说了黑月—和我说了他在不朽一生里学到的一切。花了他四分钟时间。

O5-3: 他说的还挺快?

SCP-001-笼: 不。他只是知道的太少。(安静地) 他只活了一千岁。

(停顿。)

SCP-001-笼: 然后他把它交给了我。他化为尘埃。然后我开始了行走。这…这样够了吗?我们能继续了吗?

O5-3: 是的。这足够了。

(停顿。)

SCP-001-笼: (叹息) 明白了。还有什么?

O5-3: 你通过了记忆测试。所以—关于001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

SCP-001-笼: 缓慢。这不奇怪—从一开始就一直很慢。Dr. Moto提了个提案我们都很兴奋,我也一直对SCB抱以希望。

O5-3: 有趣。你能稍微多说点吗?

SCP-001-笼: 我已经发送了计划提案,两个都得到批准了。这就足够。

O5-3: 即便如此,我还是想现在和你聊一聊。

SCP-001-笼: 你觉得我满嘴喷粪,是不是?

(停顿。)

O5-3: 抱歉?

SCP-001-笼: 你想的是以下三项之一:我在撒谎,我在妄想,或者我打的是无意义之仗。看你的眼神,我可以说前二项必居其一,大概是第一项。

O5-3: 我向你保证,我怀着至上的敬意—

SCP-001—笼:对你的职位与贡献。是,太感谢你了。但我希望你还是别对自己的感受撒谎。这对我们两个都算是丢份。

(停顿。)

O5-3: 你这么说,好像你知道我的个人感受。

SCP-001-笼: 是的,没有错。

O5-3: 你不是通心者。你几十年前确认过。

SCP-001-笼: 不,我不是。你的前辈们工作做得很好。

(停顿。SCP-001-笼:向前倾。)

SCP-001-笼: 人都喜欢认为每一个人都有独特性。但其实—这也只是我的个人意见,所以不要当事实就好—人的种类是有限的,就一百多一点,他们只是重复再重复,彼此之间略有些微差别而已。一丁点的脾性,对花朵的一丝偏爱,对黄蜂的一些恐惧。全都是窗户装饰着同样的几种典型。

O5-3: 这—

SCP-001-笼: 而只要你混得和我一样久,你会发现他们辨认起来相当容易。所以,再说一遍,请别对我撒谎。我以前都听过。

(停顿。)

O5-3: 我认为你对我怀有错误的想法。我确实—我确实有所怀疑,但如我所说,我对你怀有至上的敬意。但如果,如你说的,SCP-001是一个只能通过观测来阻止的实体,而又从来不能被观测,那看起来投入的这些精力完全没意义。

SCP-001-笼: 你有读过《白鲸记》么?

O5-3: 读过?

SCP-001-笼: 一位梅尔维尔先生写的新书。我真的深有同感。那里面有这样个角色,亚哈,他和一头鲸鱼有过节。他下场不好。

O5-3: 在我的印象里,这书讲的是亚哈对自然的复仇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

SCP-001-笼: 真的?我的印象可不是这样。

O5-3: 好,那你是怎么看的?

(停顿。)

SCP-001-笼: 是亚哈还不够努力。

<记录结束>

附录001-笼-2:

此次采访后,SCP-001-笼就Dr. Moto在Oromasdes计划范围下对收容SCP-001的提议给出了更多信息。Dr. Moto收容工作的已更新记录可在附录文件中查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