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决记录SCP 316

监控日志 x316███, 日期█-██-█████-██-████
地点: SCP-316-D 收容设施

Clef: 那么,你是SCP-316?

316: 我希望你能叫我Dyne the Unfettered。

Clef: Dyne,啊?是什么的缩写么?

316: 不,就是Dyne。

Clef: 酷。我已经浏览了你的文件,现在我想提一些问题。

316: 请继续。

[数据删除]

Clef: <笑> 不就是那样吗。不管怎么样,看起来不错。看来没什么别的问题了。

316: 非常感谢,博士。

Clef: 什么找我,我请你喝一杯。

[记录结束]


事后采访 316-Clef

采访者: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SCP-316的真实特性?

Clef: 当我自我巡查的时候,我注意到的……

采访者: 等一下,为了便于记录, 请澄清一下“自我巡查”是什么意思?

Clef: 哦,好的。在SCP-531-D 的事件以后,我被要求接管其他人形SCP的评估。我猜基于我的经验,老板觉得在决定一个人形SCP是否该死这点上我的嗅觉非常灵敏。总之,从第一次面谈之后,我的结论是316一个典型的超人,还注意到有一些怪异的事情。

采访者: 那是什么?

Clef: 我喜欢他。

采访者: 那很奇怪么?SCP-316是…曾经是… 个招人喜欢的家伙。

Clef: 首先,我不喜欢任何人。特别是skips。那引起了我的怀疑,所以我认真的研究了他的档案,并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记录中,他与每一个有问题的人形SCP的接触状况都是良好,从Able到Saint,,所有负面的…Able甚至哭了出来,那个反社会分子真的非常不喜欢任何人。

采访者: 就在那时你确定,你受到了影响。

Clef: 是的。但我仍需要证明。我不会再犯和SCP-239同样的错误了。所以我决定做一个小测试。

采访者: 你是指那场击剑?

Clef: 我说的是那场击剑。


监控日志xCLF███, 日期█-██-█████-██-████
地点: Clef博士的办公室

Kondraki: 嘿,Clef,怎么样?

Clef: 还那样,Konny。那场击剑怎么样?

Kondraki: 棒极了!他打的我屁滚尿流,但很棒。我只碰到了他一下,只有那一下。

Clef: 真的么,觉得Dyne怎么样?

Kondraki: 帅呆了。我们下周会再来一场。为什么问这个?

Clef: 只是好奇。嘿,我有一个关于今年人事评定的问题要问你。

Kondraki: 好的。

[数据删除]


事后采访316-Clef

[返回]

采访者: 那么这意味着?

Clef: 你也知道击剑,对吗?佩剑和花剑。我不会和Kondraki击剑,因为上一次我和他击剑时,我在一场15分比赛中以一剑的优势赢了他。他摘下了他的面具扔到了墙上,并立刻要求再来一局。Draki绝对是个输不起的家伙,但他很高兴输给了一个陌生人。

采访者: 就在那时你决定处决SCP-316?

Clef: 就是那时。但是我不能再犯和239同样的错误。我需要巧妙的干……不是犹豫不决然后把事情搞砸。这就是为什么我招募了一帮相对未知的人员,而不是建立和推崇SCP基金会的人员组织。

[更多]


内部邮件 发送于██-██-████

发送者: Clef博士
收件人: Gibbons博士; 助理总监Iceberg; 特工“Catdrake”;特工“Butler”; Palmer博士
回复:人事评估

请尽快到我的办公室报到。

Clef博士


事后采访316-Clef

采访者: 这就是你部署协议十九的时候?

Clef: 正确。

采访者: 请解释一下协议十九,以便记录

Clef: 协议十九是一个处决方法,用于那些有难度的项目,特别是那些有精神保护壁垒的项目。我的灵感来在于基金会搜索SCP-668的方法。任何情况下,都基于一个简单的方法:每一个人都只执行处决序列的中一个简单的步骤。单独的每一个步骤都不会对项目造成危害。不过当串联执行的时候,他们的效果就是处决。

采访者: 处决316的序列是什么?

Clef: 我可不想说。

采访者: 为什么不说?

Clef: 一个好的牌手从来不来摊牌。以后我也许还需要我袖子里的这张ACE。


监控日志 x316███, 日期█-██-█████-██-████
地点: SCP-316-D 收容设施

316: 你真的认为那会有用?

Clef: 我希望它会,是的。

316: 你的背叛让我伤心。不过更让我觉得的可笑的是,你相信,你甚至希望能在剑斗中打败我。

Clef: 转念一想,是啊,那有点傻不是么?

316: 我随时可以杀了你… 但是我想我会慢慢的来。看着你被我切成一块一块的,谁知道呢?也许我喜欢见证你的失败。

Clef: 我没有失败…

316: …什么?

Clef: 这场剑斗不适为了杀你。是为了转移你的注意力。

316: *笑*


事后采访316-Clef

采访者: 这就是你的后备攻击的时候?

Clef: 是的。


监控日志 x316███, 日期█-██-█████-██-████
地点: SCP-316-D 收容设施

316: 你又失败了,Clef。

Clef: 该死。

316: 你真的认为我注意不到你的人试图从背后偷袭我?你懦弱的战术完全不能…

Clef: 闭嘴。

<枪声>


事后采访316-Clef

采访者: 那就是你隐藏的狙击手射击的时候?

Clef: 是的。

采访者: 你能表明他的名字么,用以记录?

Clef: 谁说那是一个“他”?


监控日志 x316███, 日期█-██-█████-██-████
地点: SCP-316-D 收容设施

316: … aaaaagh! 我的腿!

Clef: 很疼,不是么?那会让你用一段时间来愈合。不过我不打算让你那么干。

316: 你个婊子养的!我会杀…

Clef: 再给他一枪

[更多的枪响 喊叫]

Clef: 你犯了个错误,Dyne。你以为我只有一个后备方案。事实是,我来这,要处决你,不择手段。如果这个失败了, Ice会按下一个小红按钮,那会引爆这个站点的核弹。任何必要的手段。

316: 你个混蛋!你永远不会得逞的!我会愈合所有的伤口!我会回来,从…

Clef: 我不这么想。Gibbons,把脑叶切除器递给我。

Gibbons: 给你,老板。

*撞击声*

316: AAAAAGH!!!!

Clef: 你感觉到了么316?那感觉是一个铁路道钉用用气锤钉进你颅骨的感觉。它会穿透你的额叶皮层,摧毁你大部分大脑高级功能。

316: … aaaaaaaaagha…

Clef: 你会自愈那些伤口。钉子周围会愈合。但是那部分大脑永远不会长回来了。这部分也不会,… *撞击声* 那是你的脑干。用来控制动作协调。

316: … ngggggggggggh…

Clef: 来看看…咱们还能乱搞点什么?心脏怎么样?*撞击声* 还有脊柱*撞击声*. 还有,因为你惹毛我了,这一下给你的蛋。 *撞击声*


事后采访316-Clef

采访者: 那么,SCP-316当前的状况是?

Clef: 被处决了。

采访者: 怎么会?

Clef: 我们把他剩下的部分放到了NASA赫尔墨斯空间探测器的一个隐藏隔间里。大约一周,那个探测器会在去往木星的路上发生故障,一头扎进太阳。

采访者: 如果他以某种方式再生了他丧失的功能呢?

Clef: 谁他们的在乎?他怎么脱离太阳的重力井?而且如果他在轨道上醒了然后逃了出来,他也是在一个将要掉进太阳的抛物线上。牛顿第三定律:你需要一个作用力才能运动,而他没有足够的质量用以脱离自杀轨道。

采访者: 我明白了。还有个小问题。

Clef: 说吧。

采访者: 出于什么原因让你选择用铁路道钉作为额叶切除器?因为狙击手可以在远距离做同样的事情。

Clef: 治疗。

采访者: 请解释一下。

Clef: 我不喜欢被影响。尤其不喜欢我的脑子被搞乱。我很骄傲,为了我的灵魂.

采访者: 提醒我别惹你,博士。

Clef: 别担心,如果你惹了,你永远不会知道。

[采访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