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决命令

处决命令

作者:"Clef博士"

“Clef-88采访现在开始。采访者,Gears博士。被访者,Clef博士。”

“你知道你看起来像谁吗?John Malkovich。你们有相同的头和一切,除了一个伟大的,富有表现力的面孔,你没有表达。这诚然有点恐怖。”

“你的幽默感一如既往的犀利。”

“你喜欢那个?这个怎么样。所以三个人在沙漠里失踪……”

“请不要试图转移我的注意力。我的时间是有限的。”

“我的难道不是。我在过去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躺在医院的床上盯着天花板。这没什么新东西。虽然我花了很多时间思考。”

“你想离开医院的病床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

“Valdason博士死了。”

“……操。那个小女孩怎么样了?”

“她的命运……现在还不确定。鉴于她即使处于昏迷状态也具有危险性,可能需要被处决。”

“让我猜猜。你们想让我来完成这项工作。”

“否定。如果处决是必要的,责任将与另一个特工承担。然而,鉴于最近发生的事件,我的上司要求我进一步调查你的背景。请看看这个。”

“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这张图片。我不知道我和这些鬓角在想些什么。”

“我已为你申请,Clef博士。这个设施中的一个SCP已经……存在问题……作为后期。处决它已被证明是困难的,如果你能为我们做一些有利于清除它的事,我将授权为你提供12分钟的坠子接触,应该足够治疗你受到的伤害。此外,我会批给你对所有SCP的4级权限,并将支持人员上升到六名的永久地位。”

“我并不需要技术支持人员。也许要一个助手,但仅此而已。”

“那么我们成交?”

“还需要一件事。”

“是什么?”

“我想要一顶漂亮的帽子。”


音频日志,记录于██-██-████, ████:██:██

Clef:进来。

████████博士:您好……

Clef:Angela ████████。真是个惊喜。

████████博士:我听说你就是那个差点杀了那个小女巫的人。

Clef:差点。没能足够接近。

████████博士:你是写下531的那个人吗?

Clef:如果你一定要问的话,没错。

████████博士:好的。让他付出了……让他对我的Michael所作付出了代价。

Clef:不。

████████博士:为什么?

Clef:因为这与复仇无关。这只是做了需要做的。此外,他对你丈夫所作的比起你对他的背叛只是小巫见大巫。

████████博士:这不公平,这只是……

Clef:手段,对不对?从不否认?这不荒谬。你是一个女人。你知道一万种说不的方法而不是像这个一样。

████████博士:……你厌恶女性……

Clef:回家。和你的丈夫一起。释放一些你错误的愤怒并通过对自己撒一些关于别无选择的谎来缓和一下你的自我厌恶感。也许你撒了足够的谎,它就会变成真的。

████████博士:干。[门打开然后关上]


“Kondraki。”

“Clef。”

“……”

“……”

“对你的腿我很抱歉。”

“对你的脖子我很抱歉。”

“……”

“不论这是怎样的安慰,你都得接受。”

“我不得不承认,我对你那么轻易就破坏了它有点感到惊讶。你已经有了一双凶手的手,Konny。”

“闭嘴。Gear告诉我你让我帮你,所以我来了。你想要什么?”

“我需要蝴蝶。”

“你自己和他们谈去。”

“他们不喜欢我现在不开花的屁股。”

“我能解决这个问题。”

“Kondraki,我刚刚被要求放弃一个极其危险的拥有扭曲现实能力的SCP。我怎么做,由你来决定。我一个人能通过毁掉整个设施和大半个城市的方式独自做到,或者你帮我,我们用一个更微妙的方式去做。怎么样?”

“首先收回你所说的。”

“什么……哦,关于她?好的,我收回。”

“我不相信你的道歉。”

“他妈的,你……这对你有什么大不了的么?”

“我打伤了你的脖子,记得吗?”

“是的。”


自全球超自然联盟(GOC)的手册,“特殊情况:现实扭曲者。”

现实扭曲者(绿色型)在GOC操作员之间有一定的神秘性。他们被归咎于一种力量,从不朽到心灵控制。一些操作员甚至认为让绿色型沉默是不可能的,甚至是自杀式的尝试。

胡说八道。

事实是,现实扭曲者是人类,并且有人类的缺陷。考虑到以下几点:

  • 现实扭曲者不能预测未来,并可能措手不及。
  • 现实扭曲者的能力范围有限,并且无法影响到他们不能感知的东西。
  • 现实扭曲者不能将他们的意愿施加于任何事物,如果他们没有施加的意愿。
  • 现实扭曲者有人类的弱点,并可以被情绪和/或理性操纵。

注意,这些适用于95%的绿色型。对于另外5%这些并不适用……瞧,你现在有一个小问题了。


“脱掉你的衣服。”

“……好的。”

“哦,你好火辣……天哪,这两个乳头真漂亮。”

“……”

“别害羞,宝贝……过来……”

“……”

“噢……”

〈砰!〉“我很抱歉,我打断了什么么?”

“什么……滚蛋!”

“对不起,我不认为我已经介绍自己了……我是Clef博士。我接管你的案件。”

“什么?在什么时候?”

“现在。出去,Becca,我需要和他谈谈。哦,在这,穿上你的内衣,你也许需要它们。”

“不,不,不,他的。你现在滚!”

“不。”

!!”


于██-██-████,████:██:██,SCP-531的收容设施经历了轻微的结构损伤。


“满足你要求了吗?”

“这他妈……”

“继续走,Becca。这位老兄和我需要谈谈。”

“是,博士。”


于██-██-████,████:██:██,Rebecca Flanders博士离开SCP-531的收容设施。


“〈狼嚎〉性感到爆,真是个不错的屁股。你真的做了?”

“这周做了5次。”

“呼!不错……她未婚夫对这怎么想?”

“未婚夫?”

“是啊,Becca下月就要结婚了。一个好家伙。”

“……这不是我的问题。”

“当然不是。你介意我抽烟吗?”

“是的,我讨厌别人吸烟。”

“好的。”〈zippo点火声〉“真他妈的热,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幸运了。”

“〈咳嗽声〉”

“哦,别诉苦了,这只是一点烟。”〈椅子的摩擦声〉“所以,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一个有财富和品味的人1……”

“你他妈的在说什么?”

“我猜你不喜欢the Stones2……不论如何。我的名字是Alto Clef,至少,他们这么称呼我。我有一个真实的名字,但那是机密。”

“对。”

“无论如何,Clef是这的人对我的称呼,但在我曾经工作过的GOC,他们叫我‘Ukelele Man’。”

“真是个同性恋的名字。”

“我还挺喜欢它的。嘿,介意我放点音乐吗?”

“向右转。那有一些Nine Inch Nails3的……”

“我说的是音乐,不是噪声。”〈CD播放机放盘,光盘被扔到地上的声音〉

!把它们拿回来!该死!”〈液体泼洒的声音〉

“噢,现在看看你让我用我的健怡可乐做了……”

“把它们给我!该死,它们现在都湿了……”

“相信我。你马上就要感谢我。”〈CD播放机收盘的声音。音乐播放。〉

“这是什么狗屎?”

“这狗屎,老兄,是猫王,摇滚乐之父。而且你除了条猎狗外什么都不是4。不论怎样,听我说。当我在GOC时,我的工作和你一样是处决变种人类。人们有超出正常的能力。我的专业是绿色型,像你一样的现实扭曲者,通过强加于他们的意志来改变现实。”

“我已被证实杀死了99个人。”

“然后我是第一百个么?”〈大笑〉

“也许。让我们先谈谈。”

“当然,为什么不,让我们谈谈。 ”


自全球超自然联盟的手册,“特殊情况:现实扭曲者。”

永远不要与目标交谈。不要把他们放在眼内。不要做任何使你赋予他们人性的事情。需要杀人时,你必须,直接,有力,并且毫不手软。不要做任何使任务变得困难的事。


“和我谈谈你的母亲,老兄。”

“我母亲死了。”

“我知道。你杀了两千多人来告诉我们这个。”

“这不是我的错。我无法控制它。”

“你是这么说的。”

这不是我的错!”

“就像我所说的……你是这么说的。”〈点燃香烟的声音。吸烟〉“和我谈谈她。”

“她是伟大的……从没打过我。从没试图让我做我不想的任何事。她是最好的母亲。”

“嗯。听起来不错。你的父亲怎么样。”

“不要提那个混蛋……跳过我和我妈妈在我十岁时的事情。操他妈的。”

“来一只烟么。”

“我不吸烟……你能把音乐关小点么?”

“不。然后,当她死时你有什么感受?”

“一团糟,她是我曾经唯一爱过的人,唯一曾经爱我的人,你知道的。”

“我知道。”〈椅子刮地板的声音〉“不错的Xbox。”

“它很好。虽然我希望我能联网。单人游戏没有乐趣。”

“当然。谁不喜欢pwning n00bs?这一次在Halo3(光晕),我用一个手榴弹解决了他们三个人,感觉很棒。”

“听起来很有趣。不论如何,老兄,我是说,扭曲像你这样的现实是我的特长。比人们能想到的要多得多,但他们都遵循相同的模式。”


自全球超自然联盟的手册,“特殊情况:现实扭曲者。”

第1阶段:否认 对象拒绝承认他们的特殊天赋。绿色型将尝试用各种手段合理化他们的能力。在某种情况下,绿色型将在此结束:他们的能力被自我压制,并且他们将不再继续。然而,大部分会继续:

第2阶段:试验 对象认同自己的能力,并尝试他们的力量极限。一般情况下,绿色型倾向于实验的两种模式之一:慢慢的,有条不紊的,并仔细的,在一段时间内少量的推进,或进行少量的突然跳跃。在任何情况下,对象一般会保持在这种模式下一段时间,方可进行:

[更多]


“和我谈谈Michael Flaherty。”

“Michael是谁?”

“Angela的丈夫。因为你不喜欢他,所以被你从30岁变换到45岁。”

“这不是我的错。”

“你是这么说的。”

“这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会把他变回来,我发誓。”

“Angela受到了很大打击,你知道的。”

“我敢打赌。”

“……就这样了吗?”

“什么?我说了我会解决。”

“你是这样说的”〈点燃另一只香烟〉

“说真的,你能停下吗?它使我头疼,而且我的胃感觉不舒服。”

“不。”

“干。”


自全球超自然联盟的手册,“特殊情况:现实扭曲者。”

第3阶段:稳定 对象达到他们能力的极限,并确定他们能力的界限。绿色型实现完全控制他们的现实转化,并可以操纵他们,如果必要。更重要的是,他们可以选择不使用自己的能力,如果需要的话。

第3阶段的特点是尝试过一个“正常”的生活。对象将继续正常的作息,除了必要的防范措施以防止失控,对象将只能在私人方面,并以不会伤害他人的方式应用自己的能力。这些绿色型可能被归为1级威胁(显示,但不参与),但应被密切监视,由于程序的风险程度进入第四阶段。


“我只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好的。”

“你强奸Angela Flaherty时感觉怎么样?”

“什么?我从没强奸过她!”

“不,你做了。”

“我没有!她说可以。”

“她别无选择,只能说可以!而你滥用了它,你强迫她去……”

闭嘴!她爱我!

“她不爱你。怎么会有人爱你?你他妈的是一个滥用他妈的力量让一群女人为你张开腿而违背了她们的意志的小孩。你
谋杀了一千人就因为你没法处理你那婊子的母亲的临终。你是一个糟糕的,杀人,强奸……”

闭嘴闭嘴闭嘴我要杀了你!

〈玻璃的破碎声〉

“什么玩意……蝴蝶?”

“抱歉,老兄。游戏结束。”

〈爆炸性减压〉


自全球超自然联盟的手册,“特殊情况:现实扭曲者。”

第4阶段:幼稚的神 可悲的是,大多数的绿色型都将在第4阶段结束。在这个阶段,现实扭曲者将变得沉迷于它拥有的力量,并试图利用它以他人的成本牟取私利。这一阶段的特点是对他人缺乏同情,不能接受个人的挫折,并更加狂妄自大。

虽然有很多警示,第4阶段的关键是使用自己的能力去操纵其他人类。绿色型中青少年和青年人通常会出于性的目的使用自己的能力,而孩子则会试图使陌生人成为他们的“朋友”。老年人可能会为了爱或经济收益而试图操纵他人。虽然极少数情况下会导致绿色型还原到第3阶段,但有99%的人将继续保持在第4阶段,直到被消灭。出于这个原因,第4阶段的绿色型应被视为第5级威胁(直接威胁)并应被立即消灭。


程序:垂钓

建议:将SCP-120调到第9区。进入区要被转换成有薄玻璃制成的临时存放设施。结构将要是气密的,但旨在使任何暴力行动中的所有内容都将被粉碎并暴露在真空中。所有人员都要被疏散到距进入区半径为2英里的距离,以在对SCP-531出现暴力行动时保证他们自己的安全。

Clef博士将邀请SCP-531并在SCP-408的掩护下进行初步评估,而机动特遣队Sigma 6("Puddlejumpers") 的两名成员以SCP-531的宿舍位置重新校准SCP-120。一旦到位,Clef博士将通过改变音乐为猫王的“你除了条猎狗外什么都不是”作为开始操作的标志。CD先前已被两个潜意识曲目更改:首先,SCP-061的录音将使对象容易接受建议。第二,命令立即入睡,使人员可以将SCP-531和Clef博士通过SCP-120转移到第9区。

到达第9区后,Kondraki博士将通过SCP-408继续使对象保持仍在自己宿舍的幻想,而Clef博士继续他的评估。如果Clef博士要确定对象必须被处决,他将通过站起来并谈论对象的Xbox来表示此评估。这是SCP-408接管模拟Clef博士的提示,同时要让Clef博士与杀伤区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一旦所有人员都到达距杀伤区2英里以外的范围,玻璃结构中的炸药将引爆并将SCP-531暴露在区域内,杀死它。如果爆炸性减压被证明是无效的,到位的狙击手将从2英里的距离以爆头处决SCP-531。

请注意,对SCP-531的成功终止将会导致408聚集区部分的巨大损失:300加仑的糖水将被提供给幸存成员以鼓励再生并作为其合作的支付款项。此外,Clef博士建议利用一些分散注意力的手段以防止SCP-531对杀伤区的建立出现怀疑。

██-██-████,由O5-7批准


自全球超自然联盟的手册,“特殊情况:现实扭曲者。”

任何消灭绿色型的尝试都必须在近距离战役的动态项中考虑三个因素。

速度:绿色型能够快速应对各种威胁。为了确保能够成功杀死,对对象的终止操作必须不得超过敌对行动一秒钟。

突然:绿色型能够快速适应已知威胁。这只是起虚张声势作用的行动建议:他们的注视使对象感受到明显的威胁,而实际是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将其杀死。

暴力行动:任何消灭绿色型的手段都必须保证一击毙命。狙击武器必须使用点50口径的子弹,最好是最大扩展的空心弹,或穿甲弹,根据需要。枪支,当然,次要的击杀选择:建议使用炸药,但由于担保物的风险可能无法使用。


“有趣的生活。四十八小时前,我还四肢瘫痪。现在我在月球上喝啤酒。”

“太对了。”

“为5-3-1:愿他在碎片中安息。”

“阿门。”

〈开啤酒的声音〉

“嘿,Clef。”

“什么?”

“刚刚我们还都在试图杀死对方,可马上就一起杀死别人,还显得我们很哥们,对吧?”

“我想。为什么?”

“我想知道一些事……你是什么,不管怎么说?”

“我?”

“我知道你以前是GOC,但没人可以独自处理那么多SCP。没有人类可以。而你几乎可以对现实扭曲者免疫。所以你是什么?”

“……我事实上是其中之一。”

“……一个现实扭曲者?”

“是啊。我第一次发现我的能力时我炸毁了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上面的所有人都死了……仅仅是因为某个孩子想知道航天飞机炸毁时是什么样的。”

“上帝呀……”

“是啊,之后我想我应该限制我的能力。我发誓只用它来阻止其他扭曲者,影响到我们其余的人的人。危险的人。”

“这会很激烈的。”

“是啊,所以我加入了GOC并学会使用我的力量来保护自己。我能阻止任何现实扭曲者对我使用他们的力量,我甚至能驾驭改变的波浪,像一个冲浪者。这就是为什么166无法控制我,为什么刚刚531无法杀死我。我是一种反现实扭曲者。一个对这种疾病的抗体。”

“这……真的很深刻。稍等……让我拿样东西。”

“什么?”

“一把铲子来铲起你喂给我的废话。”

“哈!疼!我想这也许是一段美好友谊的开始。”

“算了。告诉你。如果你不再射我的腿我也保证不再打破你的脖子。”

“成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