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漂亮东西
评分: +20+x

随着一记干净利落的左勾拳,祖玛玛摔出两步,踉跄着用尾巴撑地向前再次冲了两步,嘉维尔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祖玛玛直摔出去,好半天没爬起来。

“嘉维尔获胜!”提亚卡乌的前任大祭司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孩子。“嘉维尔真不错!提亚卡乌的大酋长以后搞不好就是嘉维尔的了呢!”

“哈哈!”嘉维尔爽朗地笑了两声,朝天挥了挥拳头。“我宣布!拳头就是王道!我要用我的拳头打遍这片雨林!”

“祖玛玛呢?你可是另一位大酋长竞争的种子选手哦,可不会向嘉维尔认输吧?”老祭司又回头问道。

祖玛玛没有出声,她在想一些打架之外的事情。嘉维尔的力量已经登峰造极,虽然她今年刚十岁出头,但是部落里的大人大半都打不过她。嘉维尔的力气也一年大过一年倘若要继续在这一方面同她竞争,恐怕难度很大。要想在未来胜过嘉维尔,必须比嘉维尔更快地增长力量。但是有什么方法呢?再去想方法长肌肉大概是来不及的吧…

“喂!呆子快看那边!”嘉维尔的叫声打断了祖玛玛的沉思。

远方传来一阵轰鸣。祖玛玛向那边望去,一台巨大的机械设备轰鸣着冲过地平线,斜斜向雨林冲来。

“那是什么啊?”嘉维尔问。

“移动城市。”老祭司看着道。“不用管它,它伤不了你。”

“什么是城市啊?”

“城市啊…那里是一个没有雨林的地方。”老祭司不无感慨地说道。“人们用金属和石头代替了树木满地跑…很无趣的地方。你们不会感兴趣的。”

“喂!呆子看什么呢?”

祖玛玛依旧没有转头。她正聚精会神地盯着被移动城市追得满地乱跑的一群驼兽。荒原上的野生驼兽时不时会跑进雨林,提亚卡乌的战士们没有多少能单独抓到它们,要想捕到一头驼兽,至少要五个身强力壮,全副武装的提亚卡乌战士才能办到。而它们正在被移动城市吓得满地乱窜。

“如果…”她喃喃。

“如果什么?”

“如果我造一座这么大的机器出来,是不是就有可能打败嘉维尔了呢?”

“切!什么机器都拦不住我!”

嘉维尔说完就没有再看移动城市一眼,双手叉腰望着天,而老祭司的目光也早已转向了嘉维尔。祖玛玛是唯一一个还盯着移动城市看的人,或许是由于斐迪亚的灵敏视觉吧,她看到移动城市靠近雨林方向的舷侧立着一个穿长袍的人。这人离她少说也有五百多米,又是逆光,按理来说应该看不太清,可祖玛玛连他的口型都大概能看清:“原初之血脉!”

下一秒,一道黑影闪了过来。


等祖玛玛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的雨林已经消失,变为一片诡异的钢筋与铁片拼插而成的机械的森林。这片没有生命的森林依旧散发着生机,连接着的机械结构不断传动,巨大的锤头(它们有的棱角分明,有的光洁可鉴,与雨林里的土制工具有着云泥之别)时不时砸下,将三个大力士也不一定能搬动的大块矿石粉碎或打飞。到处都传来极富节奏感的咔哒声。祖玛玛莫名地感到安心,于是她在力量与节奏的海洋中信步而行,迷迷糊糊便走到了一座高出周围的建筑门口。建筑牌子上用维多利亚语写着几个词。祖玛玛当然看不懂维多利亚语,不过她却诡异地理解了部分上面的文字:

萨尔贡第603号工厂
依神之设计而铸造 吾等满怀信仰

祖玛玛盯着那个牌子看了半天,试图理解“神”的含义。“神”这个概念对于雨林部落里长大的祖玛玛来说有点早,部落里的神庙只供一些抽象的自然力量,不供特定的神祇,自然也没有什么神的设计,一切设计都是提亚卡乌的人们自己动手,造型各异,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相当粗糙,只要能表达基本的敬意就好。但祖玛玛并不讨厌“依神之设计”的概念,尤其是她刚刚目睹了这些精细的设计将自己肉身根本无法达成的目标轻易完成后。于是祖玛玛向前走了两步,这时候她发现建筑的阴影里站着一个穿长袍的人。

“喂!”她嚷嚷了一声,“这是什么地方?”

按理来说,祖玛玛应当使用一些更有礼貌的言辞,但祖玛玛没怎么上过礼仪课。所幸对方尽管操着一口标准得过了头的维多利亚通用语,却不像大多数维多利亚人一样重视礼仪,因为他没有直斥祖玛玛的失礼,只是平静地答道:“工厂。”

如上文所说,这人说的是维多利亚语,但祖玛玛还是不知怎的听懂了。当然,对于生活在雨林里的祖玛玛来说,“工厂”一词根本引不起什么注意。祖玛玛又问:“什么是工厂?”

“此地曾为工厂。神的图纸在此处,吾等皆为零件,以工应神。”

“什么是神?”

“MEKHANE是我们的神。祂将血肉大敌驱逐出大地,又破碎化作铜牢镇压着大地上的血肉碎片。”

“血肉大敌”(FLESH)一词瞬间引发了祖玛玛的极大兴趣。嘉维尔也是血肉之躯,也是她的“大敌”之一,而今日这工厂仅仅是神的碎片便将嘉维尔根本搬不动的矿石玩弄于股掌之间,不难想象这力量只要被自己拿到一点,便足以成长到嘉维尔以上。

“我如何获得神的力量?”她相当急切地问。

“搜神之碎片,依神之设计生产,标准化其精神,化作神之零件,神既复而神力降。依神之结构而存——可借神力。”这样的话对于祖玛玛来说显然过于古拙了——不过祖玛玛似乎也不是听不懂。

“具体要怎么做?”

黑袍人没再说一句话,顺手掣出一根黑色的权杖样物件,向祖玛玛打来。


“嘶!”祖玛玛下意识地发出一声嘶鸣。她想起来那道黑影,向它落地的方向看了看,发现自己右臂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个小口,黑色的粘液兀自粘在上面;一旁扔着一根金属管,上面刻着不少刀片齿轮,刚才的黑影想必就是这个东西了。

祖玛玛茫然地看着它。突然,她听到了刚才耳边一直回响的咔哒声。

“听到”这个词汇用在这里不太确切,实际上,这咔哒声随着祖玛玛的每一次心跳而从天而降,自一片不可测的虚空中传来,直直穿进祖玛玛的头骨,绕过听觉感受器而直抵大脑皮层。伴随着咔哒声是另一种有规律的机械作响,这种信息不属于大地上的任何一种语言,但祖玛玛听懂了其含义:“携着'神之骨'寻着机械圣音去那工厂吧,看看神力的模样并重铸祂。”

咔哒声的来源逐渐明确了起来,从虚无,到天空,再到四周的群山,最后向着雨林深处落去了。

祖玛玛机械地捡起那根“神之骨”向群山中走去,留下嘉维尔在原地发愣。“喂!干嘛去!”

“打败你。”

“吹牛!”

祖玛玛跟随着咔哒声一路来到矿区深处,熟悉的机械结构开始出现,只是它们破烂腐朽,已停止运作了。祖玛玛没有在意,她大踏步走向工厂的高台。厂房已经完全倒塌,一棵遭了雷击的枯树生长在上面,一只宝蓝色的金刚鹦鹉落在树上。鹦鹉歪了下头,口吐人言,依旧非常标准,但说的是萨尔贡土语,语气也生动了不少:“在这里已经不知多少个年头,我也快被雨林的无序同化了…所幸你来了。你有神的血脉…你还有机会逆转这无序…”

“我要怎么做?”祖玛玛平静地问。

“依神的设计修复这工厂,重铸神的力量。”鹦鹉说着从树根拖出一个盒子,打开它,衔出几张图纸。

“我一个人怎么做得到?”

“你已经获得了神力的一小部分,让部落听命于你不是很容易的事吗?”鹦鹉语带笑意。“你可以当部落的大祭司,带着人来重建这里。”

“我不要做大祭司。”祖玛玛定定地看着鹦鹉。“我将要成为大酋长。你来做我的大祭司。”


接下来的日子充实而稳定。祖玛玛没有什么机械学基础,但好在设计图很完善,“神之骨”和大祭司又总能给出建议,因此工厂的初步重建还算顺利。咔哒声的来源进一步清晰起来了,这次集中在祖玛玛右臂上。她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臂上镶着几个黑色齿轮,不停地随着节奏转动。她对自己的日渐标准化非常满意。

自从受了神恩,祖玛玛的力量增长也快起来了。她的双臂自然带着一种血肉无法企及的力量。她轻易地打服了她的部族,当上了一方酋长。前几任酋长一上任通常会举办几场狩猎活动以示庆贺,而祖玛玛一当上酋长做的第一件事却是带着人去山区修建工厂生产线。疑惑的族人问起原因,祖玛玛正要跟他们讲述神的事迹,脑中的神音却说:“不可泄露这神圣之信息。”

她把组织好的言辞咽回了肚子里。“为了部族更好的发展。”她说。

“你的手臂上是什么东西?”族人又问了另一个话题。

祖玛玛迟疑了一下。“石头病。”她说。

“哦。”族人们点了点头。石头病虽然少见,但远远不是雨林中最令人忌惮的疾病,瘴气几秒钟就能要人的命呢。

重建工厂的进程不断进行,提亚卡乌的勇士们起初兴趣缺缺,没人相信这些废铜烂铁能转化成有用的东西;但当图样16.25.R-09卷上的东西从工厂的输出口出来,第一个穿上Type-5B切割装备的提亚卡乌战士随手便将一棵大树上的巨蕈切为碎块的时候,所有人都服气了。他们相信了祖玛玛的话:机械能带领部族更好地发展。

当26区生产线6c完全恢复运作时,大祭司又带来了新的蓝图。“这条生产线可以派上更大的用场了。”

它的名字是图样17.01.I-08卷——称作Type-21B战斗机械,但这台机械的大小远超之前的几件标准化战斗兵器。祖玛玛和她的部族竭力建造,但他们制造的软管质量实在支撑不了原本的蓝图。于是,在大祭司的指导下,他们缩小了机器的规模,但另两个问题诞生了:缩小版的燃料舱塞不下笨重的引擎;如此小的驾驶室塞不下魁梧的提亚卡乌战士。

“我来吧。”大祭司飞进了驾驶室。“神之骨”被捆上几根铁链塞进了燃料舱,上面伸出几根软管,与齿轮对接,勉强牵动了机械结构。大祭司拉下拉杆,随着一阵轰鸣与黑烟,东拼西凑,完全没有美感的机械摇摇晃晃地走出了简陋的工厂大门。

部族的人们站在外面看热闹。“这东西真丑。”有的人议论着。

“胡说。”祖玛玛眼中燃烧着火焰。“这东西真美。真有力量。”

她抬起头,再度听到了伴随着咔哒声从天降下的圣言:

“来吧,大教堂的信众,MEKHANE的建造者们,人类标准化的机械师。”

“标准化的心智是有思想的心智,思想过程不受虚假的知识、疑惑、世界的低效性所碍。”

“如同金属合铸为合金产生更优秀的整体,思想的合金产生更大的发明,但需小心以防杂质进入混合物。”

“脑,作为血肉,必须被标准化,以得到秩序和更接近MEKHANE。”

“如此,MEKHANE命令:那标准化脑以减少思想的有效生产的确实是血肉的仆人。"

“即使个人的思想充满混乱和好奇心,从未完全规则,但它们如同未冶炼的矿石,可以锻造、合铸成远比原来的组件更大的发明和标准化。”

“如此标准化思想的蓝图,MEKHANE的格式完结。”


O5-3:根据罗德岛人员在site-VT-05处前基金会人员资料库中获得的信息,已经确认Area-RB-01储存的“破碎之神教会”相关资料基本属实。现今罗德岛方面在萨尔贡雨林意外发现的目标正印证了资料。现在我代表二号和罗德岛方面申请在共享SCP-TR-828“神之骨”知识的基础上,调用基金会资源对目标及其感染症状进行研究。

O5-8:我个人支持三号的提议。前SCP-217相关信息已经遗失大半,正好可以进行补充,而SCP-TR-828也是我们开展对破碎之神教会科技进一步研究的良好入手点。

O5-7特派员███:我反对。目标所携带的技术均具备强的感染性,研究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对研究人员与D级人员造成重大损伤,这是一个团结的基金会所不希望看到的。

O5-8:稀奇,莱茵方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首畏尾的了?我印象中七号一向是个目光长远的人。

O5-7特派员███:我再次声明,我并不代表七号或莱茵一方,而仅代表我个人的道德观念。

O5-8:早听说莱茵保卫科死板不知变通,果然名不虚传。

O5-7特派员███:过奖。沃尔沃特科钦斯基一直以来对于机械相关异常极为重视,至于其动机,七号也早就猜的差不多了。

O5-13:喂喂喂,我第一次列席O5会议就给我看这个?这么看来,我这O5当不当的也无所谓了,反正都是跟人打架。

O5-2:前辈见笑了。现在的基金会确实分裂而混乱,虽然各方努力弥合缝隙,但终究是利益相关方太多,不好调节。旧基金会的O5会议是什么样子我们虽然没见过,但是想必不会是这样一番分裂的景象。

O5-6:苦就苦在缺少力量呀。如果几个加盟方各自都有足够的研究实力,又何必大家这么争执不休呢?

O5-3:七号近年来的野心大家有目共睹,我对莱茵方面获得足够力量后会做些什么相当悲观。

O5-13:这位…“一号”呢?不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

O5-8:十三号是新来的,大概不太清楚一号的来历。一号站在哪边连猜都不用猜。

O5-1:系统在基金会履职期间不会对任何一方有所偏向,仅会根据自身数据库进行判断。系统储存的基金会资料相当齐全,足以支撑做出正确而长远的判断。

O5-2:八号,你正在公开质疑一名一向公允的O5成员的态度。一号的秘密我们能解密的也不多,但其绝对不是罗德岛的附属,我想大家应当相信其公平。

O5-8:编程权在你们手里,你就是要一号冒充双月下来的天神也不是不行,随你们说吧。

O5-13:要我说现在这基金会不如赶紧散伙,呆在这里真是一点价值都没有。

O5-11:闹到这步田地真是没什么意思,我的朋友们。大敌当前,我们还是做好准备吧。

O5-2:我个人赞同十一号,全力以赴的赞成。

O5-8:大敌?怎么处理大敌就是当前的事,不劳您老提醒我们。

O5-11:您看到的还只是一小部分。大敌四处都是啊,我的朋友。基金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甚至就此解散或者放掉眼下的机会——都与我们能交出什么样的答卷息息相关。我是做小本生意的,大不了再回荒地,但各位——如果大敌打过来的话,能继续存在多久?大炎那边的敌人可已经动起来了。

O5-8:目光挺长远。

O5-11:有时还是该听听老人的意见的。莱茵的朋友,我想我们在这里讨论的小小的人道主义灾难与大敌相比算不得什么吧?向前走还是挺重要的。

O5-7特派员███:可…

O5-11:我知道您战斗力强悍至极,但没有我找来的部队,基金会想必也挺困难吧?我也不想重演旧分裂者故事,咱们不如随大流,也随时代的大势吧。

O5-6:…拿势力压人可很无聊啊,十一号。

O5-11:我们基金会本来就信必要之恶,对吗?我干的是正确的事,用什么手段不重要。更何况我还没对任何人造成任何伤害呢。

O5-7特派员███:…好。我希望能够对对象进行尽可能的保护与掩盖,毕竟这种样本我们并不多见。

O5-2:罗德岛方面已经对外宣称对象患有的是矿石病。对象自己口风很严,一直对我们宣称她患有的只是普通矿石病,并声称对工厂的存在毫不知情。

O5-13:齿轮正教把知识传播视为亵渎,这倒也不新鲜,不过…齿轮正教的组织是怎么联系上这位斐迪亚的?

O5-2:目标对移动城市与大型机械抱有明确的兴趣,而齿轮正教在萨尔贡的这处工厂又亟待重建,双方各取所需。司岁台前一阵子传来过消息,大炎古籍中记载有以“蛇”为图腾的神,破碎自身保护大地,或许与记载中的破碎之神有关,目标被选中也未尝没有种族方面的考量。

O5-6:罗德岛方面与司岁台的接触挺紧密呀。

O5-3:获取尽可能多的帮助,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

O5-8:行行行,连这位都同意了,大家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吧?通过了。

O5-2:通过。

O5-13:等等!表决就这么随意吗?

O5-2:随意点随意点吧。要不然大家把每个细节都揪一遍,然后再吵一架?

O5-13:算了吧。下一项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