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异日记
评分: +12+x

3月16日
今天又是无聊的一天。大多数人还是一直躲着这里,不过有三个大胆的家伙摸上岛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点都不害怕,那个沃尔珀还一脸兴奋地朝我打招呼。他倒是没有恶意,不过我真的不想看到总是有人绕着这里转。小莫提帮我把他们赶走了。
烦人。


“喂,我说,”MTF-Mu-13“寻梦尖兵”-Cap-CV冲着他的两个队员嚷嚷,“基金会那边一直强调岛上的危险性,可我们上岛以来也没见什么奇怪东西啊?”

“别急。”03-AT回答,“想找危险可容易得很,别出事就好。”

“我出事?”Cap-CV几乎跳了起来,“跟那老婆子打交道我都没出事,能在这种阴沟里翻船?”

“她来了。”02-BC提醒。

右手边一座小屋的门嘎吱一声打开,一个粉色的身影突兀地在破旧的门后出现。娇小的沃尔珀面无表情地倒拎着一个大号玩偶走过荒地,径直走向远处的城堡。虽然整个岛都因无人打理而灰头土脸,但她本人却整洁得好像个刚从精品玩具店的高级橱窗里搬出来的洋娃娃,这使得她在岛上显得极端格格不入。几个看上去犹如行尸走肉般的仆人面无表情地随她而行,拿着些破烂到极点却奇迹般没有崩裂的布料跟在后面。只在传闻中出现过的叙拉古最出名的怪谈本体活生生地,一字不差地出现在小队眼前了。三人中最强壮的02-BC也打了个寒噤。

不过能吓倒Cap-CV的东西还不存在于世上。只见他跳出来喊了一声:“呦!小妹妹干啥呢?用不用大哥哥帮个忙?”

03-AT一掌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沃尔珀抬眼看了三人一眼,叹了口气。03-AT一瞬间便意识到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敌意明显不是一个14岁少女的正常反应,当然这没能引起Cap-CV的一丝警觉。“需要帮啥忙吗?”

“小莫提不高兴了。”沃尔珀少女冷冰冰地来了一句。倒是似乎没有敌意,但也绝对不含好意。

“小莫提?是你那个娃娃吗?”Cap-CV向前踏了一大步。“挺可爱的嘛。”他笑着摸了摸玩偶。

“呃…”03-AT小声提醒,“我现在有种吃了巧克力酱拌面的恶心感。各位有吗?”

“我有种吃了水果披萨的感觉。”02-BC回答道。

“听起来还不错。”Cap-CV回头道。

沃尔珀少女木然地听着三人的对话,既没有撤离也没有发起什么对话。身后的古堡中忽然传来哗啦啦的动静,似乎什么东西突然倒了下来。

“咱们快走吧。”03-AT拽了拽Cap-CV,“我觉得那个城堡的东西…不对劲。”

“慌什么…”Cap-CV挣了一下,“那可…”他向城堡看了一眼。这下他也愣住了。

伴随着一阵节奏极强而声调刺耳的手风琴乐声,一大队玩偶踏着整齐的步伐,手里拿着,捆着亦或是插着各种各样的攻击性装备,针线、刀叉、以及不知道什么年代的酒瓶从城堡里冲了出来,向着小队杀了过来。尚存理性的02-BC一把扛起他们的队长向来时的船上跑去。沃尔珀少女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默默地转身穿过玩偶的军队,继续向城堡走去。

汽艇的引擎还算给面子,三人很快就到达了湖中央。孤岛再一次被雾气笼罩,仿佛不存在一般。诡异的乐声也消失了。

“刚才那*叙拉古粗口*的是什么东西?”惊魂甫定的Cap-CV破口问道。

“不知道。”02-BC回答。

“大概要一队萨科塔铳骑才能杀进那座古堡。”03-AT答道。“满意了吗?”


“根据事后调查,前MTF-Mu-13队长借助智能支援机械进入了基金会人事系统,篡改了个人信息并将自己的小队任命为负责对象收容的机动特遣队,其本人声称动机是探索叙拉古怪谈,结合其一贯表现,排除受其他异常影响心智的可能。查明情况后已对其进行记忆删除处理,并将永不将其纳入基金会人事范围。”O5-1的合成音从屏幕里传出。

O5-13把刚进嘴的咖啡喷了出来。“有生之年我又见识了一遍这个场面。要我说干脆直接扭送莱茵当D级吧,这种人继续留在基金会边上风险太大。”

“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O5-6来了兴趣。

O5-13的眼光望向窗外。“那是我一位才华横溢的朋友,他当年为了处决一个SCP改了个人信息,在处决过程中拆了大半个站点。”他深吸了一口气,“收拾那个烂摊子的场景我永生难忘。”

“那人后来呢?”

“他死了。”O5-13不无遗憾地说。

“……”

“讨论点有用的吧。”O5-2打破了沉闷。“03-AT说得好,或许一队萨科塔人能对对象造成影响。我们当然不能上火力去围攻对象——不过我想,对于对象的心智来说,我们或许真能找到一些会处理这类问题的萨科塔朋友。”


3月19日
今天没什么意思。总是有影子上来…又离去。这些光芒的化身就不能找个不那么显眼的地方散发自己多余的慈悲吗?他们或许是好心,但恶灵不会喜欢这些的。
想一个人静静。


“据报告,对象具备相当强大的心灵干扰能力与现实扭曲能力,应当予以最大程度的关注。现在你的关注度有风险。”MTF-Mu-13-Cap-EC谨慎地对他的队友说。

“我觉得不用这么紧张。”02-EF看上去轻松很多,“不管怎么说,对象还是个孩子。孩子是应当受到关怀的。”

“就我接触儿童的经验来看,具备攻击性的儿童不在少数,应当予以警惕。”

02-EF暗暗好笑。这位公证所似乎无所不能的前辈一直以来拿他那位年轻的委托对象毫无办法,总不能消解其对公证所的敌意。不得不承认,这位委托对象的陷阱设置堪称专业,虽然绊不倒一位执行者,但乱中伤到的路人倒是不少。每次斗法都以Cap-EC大获全胜,拎着沃尔珀的衣领将其揪回房间而告终,但这样的举措显然不可能消解敌意——他执意来参加此次收容行动可真是弊大于利。不过有他在至少应当可以确保二人的生命安全。

“你们是来打猎的吗?”

粉发的沃尔珀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两人背后。她眼里含着一种诡异的敌意,既不是Cap-EC熟悉的那种倔强与疑虑,也不是02-EF见识过的那种警觉与自觉,而是一种似乎积压了几百年的怨毒与仇恨。这两粒毒火刺得02-EF心里一颤。Cap-EC低声汇报。02-EF率先开始沟通。

“你好,小妹妹。”他尽量无视对方的敌意,以一种平和温柔的语气开始。“你叫什么名字?你刚刚说的狩猎是指?这里上来过猎人吗?”

沃尔珀沉默了两秒。“我不知道我叫什么。我知道这里之前有巫师。他们喜欢来打猎。林中的都是猎物。”她又顿了顿。“他们有猎枪和火。很亮。恶灵不喜欢。”

维多利亚巫女林的故事已经是泰拉异常社群处理的典型失败案例,但此类事件的遗毒影响如此深远还是出乎02-EF所料。“我们不是来捕猎什么的。”他说。

沃尔珀抬了抬眼睛。“那你们是来抓人的。”

“小妹妹。”02-EF蹲下来,“你也说了,这里有恶灵的气息,我想一个你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不会很喜欢一直待在这里吧?”他顿了顿,“我想,现在外面的猎人已经没有多少了,像你这样的孩子也可以走上大街了。”他微笑道,“现在你可以去每个甜品店逛一逛,可以把每种甜品都尝一尝…”

“……”沃尔珀少女面无表情地听着这段讲话。良久,她开口了:“你不懂。”

“呃?”02-EF下意识地出了一声。他站起来,突然脚底一晃,差点平地摔一跤。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正站在来时的船上,漂浮在湖中央。Cap-EC似乎陷入了昏迷。

一封信从02-EF怀中跌落。他展开信,上面以一种幽香的粉色墨水整齐地写着:

“不要再来打扰这里了。”


“只是把人送走而没有攻击,这回还算有进步。”O5-6答道。“下次继续安抚,多带点小食品啥的?”

“育儿经验不错。”O5-9赞道。

“莱茵的经验。”O5-6微笑。

“我建议谨慎行事。”O5-2说。“对象似乎在提醒我们继续收容可能造成不好的后果。”

“第一次任务安装的仪器未检测出akivia辐射,所谓的'恶灵'不过是某种异常的精神效应。”O5-7据理力争,“我们没有理由放弃岛上可能的幸存者并放任一个随时可能逃逸的现实扭曲者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外。”

“是谁总把这一个偏远地区的异常放到O5议会来讨论?莱茵方面打的什么算盘我不知道?”O5-4乐了。

O5-7冷笑了一声。“是啊,我是'总辖',我怎么可能干好事呢?我怎么可能关心一般人呢?即日起,莱茵方面不再参与对该对象的后续收容。各位爱玩什么请自便。”

“哎啊,不要这样嘛。”O5-6劝道。“咱们看看后续发展吧。”


3月21日
听了一夜的爆炸声…真的有必要吗?知道危险就不要来了。小莫提最近心情很不好。我心情也不好。


“这是什么?”O5-8盯着眼前的报告。

“大概是…”O5-2尴尬地挠着头,“上次行动后Cap-EC觉得火力压制真的会有用,于是禀报了拉特兰公证所,然后…真的调了一队拉特兰戍卫队过来…”

“拉特兰的朋友怎么这么不冷静呢?”

“他们没见过正经现实扭曲者长啥样,见过最吓人的东西也就是萨卡兹巫师的源石技艺,绝大多数拉特兰人都觉得火力能解决一切,但…这回的对象明显不是常规火力压制能解决的主,戍卫队死了三个,跑回来两个半疯的。”O5-4总结道。

“等等!我有个程序问题。”O5-13抢道,“为什么这个拉特兰公证所的人会编在MTF里?”

众人脸上的表情愈发尴尬。“三号一直希望能把官方势力拉近,越近越好,现在罗德岛方面组织的对外情报共享比我们内部的还多点。要我说,这次事故可以宣告三号幻想的失败了。”O5-7说,“现在对象凭空又增加了敌意,想和平收容更难了。”

“不过让这帮乐天派傻子吃点苦头我还算支持,让拿枪子喂3级绿型,亏他们想得出来。”O5-8哼了一声,“而且这报告单上这俩名字是什么?'缠梦古堡'和'广场扫荡客'?”

“拉特兰人给队员起名的水平想必不用我多说了。”O5-2微笑道。

“等等?”O5-6想到了一个组织,“梦?古堡?我说,要不然我们联系联系,'他们'?”


3月26日
今天看见了梦。梦里没有恶灵。
可以走了。


“那么,行动开始。”MTF-Nu-13-Cap-MT略显紧张。

02-IR不太紧张。“对象依旧是个孩子。我想,我们有能力稳住她。”

03-BN一点都不紧张。“又有人一起玩了!你说是吧,安妮?”

“……”人偶没有应声,而是低着头在想些什么。良久,她抬起头。“来了。”

“……”

另一个玩偶立在侧面。这个玩偶破旧不堪,周身开线,灰头土脑,与做工精细的安妮明显不难对比——但它远比安妮更能引起众人的紧张情绪。

安妮像其伸出了手。

玩偶犹豫了一下,发出一声诡异的嘶鸣,向后跳回了沃尔珀的背后。

“你们是来打猎的吗?”沃尔珀还是那句话。

“我们是来找你玩的!”03-BN抢在队长之前欣喜地喊出来。“爱丽丝姐,有啥好玩的给我们看看?”

02-IR笑眯眯地,熟练地打开法杖的储物空间。Cap-MT想着出发前主管给她下的令——“梦城堡的都是专业人士,你只是代表基金会出个面而已。”

沃尔珀少女眼中的烈焰消散了一些。她蹲下来捡起一块积木,后者立刻腐朽了一半。她捡起积木塞给身后的小莫提。

“呃…”03-BN脸上的笑容略有凝固。“看起来咱们也有的玩。要不咱去找个更亮堂的游戏室?”她一边说,边上的安妮一边向莫提点着头。

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沃尔珀少女的脸上。她抱着小莫提,良久,轻轻点了点头。“恶灵…消散了。”她说。“可以走了。”

Cap-MT低声欢呼。少女站了几秒,然后踏出了远离城堡的第一步。


“不愧是专家。”会议室里每个人都鼓起了掌。

“就像分析的那样,尽管她是三级现实扭曲者,但仍然是个孩子。”O5-2傲然道。

“说点具体的吧。”O5-3打断了话头。“SCP-TR-239目前暂时在罗德岛进行收容,仍然时不时地提起恶灵,不过基本很少造成大规模破坏。我们也没有办法压制她,只能不断向她解释她的源石技艺比较特殊,寄希望于她能学会控制自己。掩盖故事是源石土壤污染,简单,但是管用。”

“我完全支持。”O5-7说。

在场的成员无不诧异。“七号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从…那个事件之后吧。”她轻声说。

“……”

“替我向那位保卫科主任致谢。”O5-2说。

“你最好别指望她能改性子!”O5-6笑道。“不过这个谢是要致一致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