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的新年
评分: +3+x

Blake研究员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即便上面的人为了“补偿”他给他安排了飞机的头等舱,周到的服务和舒适的环境也无法让他的心情变好。相反,他一边享受着这些,一边觉得这些简直就是一种讽刺。

Blake在基金会的同事看来,就是个“惹人讨厌的家伙”,而且更可怕的是,他完全对此没有认知。在穆斯林群居的地方大肆嚷着要吃热狗,在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里大谈无神论,所有和他一起旅行的人都纷纷发誓,要是下次再跟他一起出去就是脑子被门夹了。甚至站点主管也实在烦透了他,倒不是说Blake的工作不出色,而是他每次交上来的报告都是用……呃……天知道是楔形文字还是埃及象形文字的东西写的,对此他表示“那明显就是英语啊”,并且有一次还把明显涉及保密内容的报告当场朗读了一遍,只为了证明那的确是用英语写的。自那之后,站点主管坚持认定,要是他不把Blake踢出这个站点,他的脑子就肯定已经被门夹了。

于是,在一次差点把Kondraki相机弄坏,后者提着枪追了他半个站点的事件之后,Blake获得了新工作:基金会全球巡视员,并且由O5中的一员进行了光荣任命。有此殊荣是因为他的名声已经传到了伦理道德委员会,而他们的处理结果认为,要是让他在某个站点待太久,明显是违反基金会伦理道德的行为。鉴于Blake的工作能力还算是出色,本着不资源浪费的原则,这个职位似乎十分合适。

而现在,Blake也仍然在忠实地履行着这个工作,但他实在是高兴不起来。虽然他对他那些不招人喜欢的做法完全没有自觉,但却能清楚地感觉到这个工作是把他扔出基金会总部的借口。尽管环游世界很快乐,但在这种前提之下环游世界,换了谁都高兴不起来,尤其是在基金会这种可能把你降为D人员的组织里。

“哼,中国分部吗,也不过是从一处冰天雪地到了另一处冰天雪地嘛,我倒希望去日本分部,说不定还能享受一下温泉,当然,绝不能是642或者676那样的东西。”Blake看着在自己面前变得越来越大的首都机场自言自语道,“1月份也不能让我去个温暖点的地方,澳洲的站点也还挺惬意的,只要没有收容失效就好。”

抱着对中国分部的第一坏印象,Blake开始了他新一轮的巡视任务。


HD对这个从总部来的“全球巡视员”还是感到一些好奇的,毕竟他在基金会工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全球巡视员”。尽管中国分部对于总部来说相对独立,导致有的信息并不互通,但HD不认为他在中国分部的5级安全等级会让这种职位对他是保密的。当然,中国人向来秉承“来者是客”的信条,对待客人可不能失了中国文明古国的风度,于是他准备好笑容,迎上了刚从出站口走出的Blake。

“欢迎,Blake研究员,我是Darklight博士。想必你从俄罗斯长途飞来已经十分疲累,那么请……”

“人形SCP?!”一声暴吼让整个大厅都陷入了寂静,HD的笑容忽然如同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一样僵在了那里。

接下来Blake研究员的一系列动作简直可以被写进基金会遭遇人形SCP手册的标准规程之中——就地一滚找到掩蔽物,同时掏枪上膛瞄准。虽然没有如同基金会特工一般快速而致命,但可以看出基金会对研究员的基本战斗培训还是很过硬的。但,这里是首都国际机场的出站大厅。

在人群还没来得及开始尖叫逃亡之前,HD当机立断一挥手,几个警察制服的特工便扑了上去把Blake压在身下,熟练地缴械之后把他押上了伪装成警车的基金会车辆。沿途旅客看着这些警员的矫健身手纷纷拍手叫好。而HD脑子里只剩下一件事:到底是要用持械抢劫还是恐怖袭击做掩饰剧本。对于这个所谓的全球巡视员的欢迎早已不是需要考虑的事项了。

看来这个年不好过了。


2014年1月30日,Blake巡视员对SCP基金会中国分部的巡视正式开始,本次巡视预计为期半个月。在Tentacle看来,这个安排简直就是故意的,在HD简单说了首都国际机场发生的事情之后,Tentacle坚持认为,这是总部为了让中国分部不受到过年影响好好工作而搞的鬼。而且Tentacle还在心中暗骂HD,居然以“人形SCP不适合陪同巡视员参观”为由躲回了他的书本迷宫里,为了体现中国分部对总部专员的重视,陪同参观的人选只剩下了Tentacle。

Site-CN-33还是如往常一样高效运转着,尽管春节将至,但各工作人员也没有停下手头该干的工作。只有一些简单的剪纸装饰和灯笼挂饰能彰显一下年的气氛,但在Blake看来,事情总有一些奇怪。

首先是站点入口处的一块影壁上,Blake好奇地询问道:“这是什么?”

Tentacle跟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一幅巨大的壁画映入眼帘,优雅的巨龙在云层之中翻腾,每一个细节都彰显了力与美的结合。他恍然大悟,就在春节前,站点的研究员们终于发现了Fatrip博士异常的长处到底应该用在什么地方,尽管今年是马年而不是龙年,但鉴于龙是整个中国的象征,在春节期间用它来作为应景的节日装饰倒也十分贴切。而且看起来,Fatrip博士在这幅壁画上下了不少苦工,比起他平时到处涂鸦的令清洁工人头疼的龙纹来说,这幅画堪称杰作。Tentacle不禁暗自点头称赞,而当他准备开口时,Blake的一句话让他噎住了。

“这是某个即将收容的高危SCP的图片吗?这四脚虫看起来倒是挺危险的,没有翅膀也能飞,看来你们的工作也不轻松。”

Tentacle眼角斜光忽然扫到了Fatrip,他脸都气红了,只差没有撸起袖管上来把Blake揍上一顿。Tentacle急忙用严厉的眼神逼退了他,然后拉起Blake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给他解释中国龙的传统。尽管走得远了,Fatrip还是能听到一句“说了半天还是四脚爬行类生物啊”。把他着实气的不轻。

接下来是站点的食堂。

一般来说,在这种大家都忙着的时候,外勤特工倒是比较闲,尤其是近期没有出勤任务的外勤特工。milk特工此时就在食堂里享受着新春美食,春节期间的食堂加入了年糕、春卷、蒸饺等好吃的东西,在milk眼里,这个时间段的食堂简直和其本质只有一字之差——天堂。

就在milk特工畅享她的天堂之旅的时候,不速之客来了。

“美丽的小姐,请问如何称呼?”Blake一进食堂便注意到了金发的漂亮女特工,于是上去行了个法国绅士礼。他的绅士风度让Tentacle暗舒一口气,milk特工尽管爱吃,但她的身手不是Blake这级别能招架的。“我是milk特工,很高兴认识你。”milk也和他开始了友善的交谈,期间双方的谈话倒还充满了轻松的气氛。

可没过多久,境况直转而下。

“嗯?这是中国的传统美食吗?”Blake忽然伸手拿起了milk盘中的一只蒸饺吃了下去,还没等大惊失色的Tentacle做出反应,他的第二句话把Tentacle再次击溃了。“其实也就这样嘛,没有什么特别的,甚至还比不上英国的餐点。”

Tentacle看到milk手上暴起了青筋,眼神之中已经开始透出杀意,急忙一把按住了milk的手,然后把Blake拉了一个趔趄。“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看,milk,就先这样吧。”

Blake似乎很不满,远远地还在问着Tentacle:“啊,我刚才是不是失礼了?不过饕餮是原罪嘛。”

食堂之中传出了桌椅破碎的声音,milk特工的愤怒可以把天堂轰翻。

接下来对于Tentacle来说,他简直成了陪着但丁在地狱中旅行的维吉尔,一些小小的区别是这个但丁不但不是谨小慎微的参观者,还是个四处招惹麻烦的闯祸精,而且,他们正在旅行的地狱似乎就是这个但丁制造的,但Tentacle自认比不了维吉尔能保但丁在地狱里安然无恙,好几次事情差点就无法收拾。

说着要听音乐然后在Parallax博士面前打开了ipod的功放,在Andros面前大谈特谈鸵鸟遇袭的场景,在无意中提起KD的刀具收藏和某几把世界名刀简直没法相提并论……Tentacle的背上不知道烙印了多少仇恨的目光,他现在已经开始明白HD躲到办公室里去的缘由,以及思考如何尽快搞定这个瘟神平息大家的怒火。

“SCP收容失效?”

这一句话让Tentacle猛然抬头,寻找可能的混乱源头,但他看到的只是Blake从水族箱里拿出了一样东西……天啊那是……

“有智能的鹦鹉螺?你们就这样把一个Safe级别的SCP放在走廊的水族箱里?”小诺对忽然把她从水族箱里拿出去的大手十分不满,几根触手狠狠打着Blake的手,水族箱里可以看到一些防水的红纸和剪刀,似乎是小诺打算剪窗花消遣来着。Tentacle四顾,研究员们都纷纷避开了这段敏感区域,毕竟,在HD的办公室门口玩弄他的助手,这种事情不是谁都敢干的,一个说不好牵扯进去就要遭殃。

而且,HD的办公室大门已经大开,他就站在门口,金色的眼眸之中简直可以喷出真正的火焰。

Tentacle叹了口气,扶住额头,真不是谁都能当维吉尔啊。


“我不干了。”Tentacle直截了当切入正题。就在刚才他也终于放弃了拯救Blake的期望,找个人硬是以站点例行高危戒备的借口把Blake拽回了他的宿舍。而现在,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HD。

“……”HD倒是什么都没说,不过他的眉毛早就已经皱了起来,Tentacle甚至怀疑那两根眉毛是不是一开始就是竖着长的。

“还有半个月时间,怎么办?有这个惹祸精在这里,这个‘年’都要过不安宁。”

“没有半个月时间了,他明天就得滚出中国分部。”HD直截了当地下了结论。“小诺,去通知大家,明天所有人都要对Blake友善点,最好能忘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如果他们说做不到,你就跟他们说我保证明天会让Blake滚蛋。”

“好的。”小诺放下手里的红纸,拖着白大褂走出了办公室。

“你真有把握能做到?总部派来的人没那么好送回去吧?”

“我尽力吧,不然收容措施会出现问题的。”Darklight说完俯身拿起了小诺剪了一半的窗花:“跟她说了窗花没有鹦鹉螺图案,她自己居然还摸索出了剪法,今年是鹦鹉螺年吧。”

“你是在逗我吗?”Tentacle撑住了额头,“我已经被那个什么巡视员搞得焦头烂额了,实在没法理解你这无聊的冷笑话。”

“哼,马年倒是个好兆头,至少明天就让他马上滚蛋。”HD又看了Tentacle一眼,“明天你休息吧,我来陪他。听你的描述处理收容失效都比应付他简单,真是富有挑战性。”

“希望这不会是另一个冷笑话。”


2014年1月31日,全球巡视中国站的第二天,Blake到了约定集合的地点,却发现陪同的人换了,昨天的那个研究员——是叫Tentacle来着吧——不见了。和他见面的是皮肤苍白,瞳仁金光灿烂的……吸血鬼?似乎在哪里见过?

“你好,Blake巡视员,我是这个站点的主管,Darklight博士,你可以叫我HD或是Darklight”。

“你是那个人形SCP?”

HD的眼角不易察觉地跳了一下,只好再次重申了自己的站点主管身份和色素异常情况。Blake连连点头,最后不忘加了一句:“这色素异常倒是十分明显,挺高清的。”

果然我还是觉得处理收容失效要简单点,HD在心中暗骂。然后示意Blake跟上:“今天我们主要要查看的内容是中国分部一些SCP的收容措施,以及对其异常性质做基本的了解。预定的行程包括SCP-CN-046,以及SCP-CN-033。一个Keter级项目和一个Safe级项目,我觉得我们最好从CN-046开始。”

HD打开了一扇门,Blake发现那后面是个监控中心,所有人都在对大量的数据进行处理。“相信在读过档案之后你很明白,由于CN-046的特点是全球不定时出现,以及标志性语句为‘为何忽视你们的自由,为何不开始为自由斗争?’所以这个站点的工作是监视这些语句出现的情况,再由全球的特工进行处理。”之后HD走到了另一扇门面前,输入密码:“这里是我们保存所有CN-046文本的地方,请随意查看。”

“你确定这些文本没有模因效应的影响?”Blake拿起一个档案袋,在打开之前不忘问上一句。

“就我们目前所有看过这些文本的人长期观察结果来看,没有。”得到了Darklight的回答之后,Blake开始看起来,当然,这些文本的内容的确是“哗众取宠”和“耸人听闻”的集合,完全无法想象出能造成CN-046文档之中的大规模严重影响。他只看了一篇就放弃了继续阅读的尝试。

“那我们去看看CN-033吧。”Darklight说着把Blake带到了员工休息室,拿出了CN-033。“我认为要想了解其异常性质,一次亲身体验是十分必要的。”

“你们对待SCP的措施何等草率!就算是Safe级别的SCP你们也不能——”Blake说到一半停住了,因为这时候CN-033-1已经走到他面前请他点选剧目演出了。他刚要张口,却发现自己对中国的传统剧目完全不了解,犹豫了半天才勉强挤出一句:“呃……《天鹅湖》?”

HD觉得,要是一般的演员,估计不是哄堂大笑就是十分为难,但CN-033还是如同其文档中描述的一样,退了下去后开始演出一场名为《驱赶年兽》的传说剧。传统的中国唱腔和CN-033所特有的心理效果让Blake不一会儿就完全陷入了剧情之中。这个短剧只是讲述了“年”的由来——年兽到村庄里吓人,大家用鞭炮把年兽吓跑——但Blake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并且剧终之后,他也成功体会到了那种悲喜交加的特殊性质,果然如同HD所说,要想体验其性质还是一次亲身体验最为直接。

说到HD,Blake才猛然发现,HD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Darklight博士?”Blake打开房门喊了一声,没有回应,他探头往左右一瞟,发现HD正在和一个男子谈话。

“Darklight博士?你……”Blake又喊了一声,那个男子回身看着他,眼露凶光,身上满是纹身,手上还拿着一把……刀?

“亚伯?!不不,076-2?!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一声吼叫几乎撼动了半个站点,那男子听到这声喊叫,向Blake走来,另一只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把刀。

Blake吓得夺路而逃,沿路疯狂地喊着“收容失效!Keter级别收容失效!!”迎接他的都是无比诧异的目光。这些人都怎么了?他们是基金会的雇员吗?为什么居然在收容失效的时候完全没有反应?这站点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

Blake猛然醒悟过来,他慌不择路乱跑的时候跑到了站点的中心庭院里,而此处也十分热闹,一只浑身红黄交错的猛兽正在庭院之中翻滚腾挪,眼如铜铃,爪如利刃,一张血盆大口有时大张有时低吼。而此刻一群安保人员和研究员正围成一圈,有的手中拿着铜锣在敲,有的手里拿着鞭炮要点。等等,这个场景为什么这么熟悉……

“年兽!年兽!”Blake瞬间反应过来,要掏枪却掏空了,该死,枪没有带出来,全因为HD保证站点里绝对安全。而此时HD正在从远处跑过来,大喊着“不要放鞭炮,别伤了它!”正要点鞭炮的研究员一怔,而此时年兽却抓到了空隙,一下子扑到了Blake跟前,血盆大口正对着他的脸。

Blake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


当Blake悠悠醒转的时候,发现Tentacle和HD都站在他的身边。

“我大概昏了……多久?”

“大概两个小时,这里是站点的医务室。”Tentacle答道。

“那我是为什么……等等!我想起来了!”Blake一个激灵,指向了HD:“你作为站点主管擅自放出Keter级别SCP,而且对于高危SCP收容不力!站点在你的带领之下对于收容失效缺乏及时的应变措施,你有严重的失职!”

HD什么都没说,而Tentacle要说些什么却再次被打断了。

“我要报告监督者议会!我要告诉这个站点所有的研究员和特工!你这样的人不能再继续担任站点主管,我必须要让他们对你进行不信任投票!”

Tentacle放弃了说话的尝试,而HD对上了Tentacle的目光:“看来我和你说的猜测成真了。”

这一句话听得Blake满头雾水,而HD拿出了对讲机:“安保人员,Blake巡视员确认受到CN-046污染,注射镇静剂,实行Liberation-112-1协议。”

“什么……我不……”几个特工迅速进入把Blake按住了,他还想挣扎,但伴随着胳膊上一阵痛感,他再次进入了黑暗之中。

Jan. 31, 2014, 14:15:21
From: Darklight
To: O5-█

巡视员Blake疑似遭到CN-046模因效应污染,他所在站点缺乏对应的抗模因措施,申请将其紧急送回总部。

Jan. 31, 2014, 15:01:46
From: O5-█
To: Darklight

申请批准。


Blake完全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会见O5-█的申请很快得到了批准。O5-█在电脑屏幕上出现,只有头肩的剪影。Blake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开始滔滔不绝地申诉起来:CN站点的异常,高危SCP的收容不利,违反规程的Keter级SCP运输,站点主管人员的失职……

而他的滔滔不绝被打断了:“我们已经调查了你所说的情况,CN分部已经将实时监控录像发给了我们,录像上显示当天站点一切正常,并且这些录像已经经过数名专家证实完全没有伪造的痕迹。”

“可我看到的都是真的,难道连监督者议会也失职了吗!”Blake哀嚎起来。

O5抖了一下:“看来Darklight博士汇报属实,执行Liberation-112-1协议,先从B级记忆消除措施开始。”

Blake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对于他来说,真是个糟透了的春节。


“所以说,CN-046真的收容失效了?”Tentacle,KD,Parallax,milk,Fatrip,Andros等人集中在了HD的办公室,就连守辰特工也来了。小诺正在给他们上茶。毕竟像CN-046这样的Keter级别SCP,就算只是“疑似收容失效”都不能掉以轻心。

“你们觉得呢?要真是这样我能这么高兴地在这里写春联?”HD摇了摇头,“你们真想知道?”

大家点了点头。

“好吧好吧,其实说穿了都很简单,我只是用了一点这个而已。”HD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了一小瓶药水,“这是药剂研究部门的副产品,强效迷幻剂,还是喷洒型的。我往CN-046的文本上洒了一些,怕效果不够趁他看文本的时候又喷了一点。”

“那CN-033的演出呢?我怎么没听说过有个皮影戏叫《驱赶年兽》?”

“之前没有,现在有了。”HD从一堆资料上拿起了一个剧本,封面上赫然写着《驱赶年兽》。“鄙人不才熬夜写的,虽然我承认非常烂,但CN-033有足够的能力化腐朽为神奇。昨晚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问了问CN-033-1,说能不能明天的第一个随机选择剧本就表演这个,没想到它居然答应了。算是开发了一种新用法吧。虽然事后我问了问CN-033-1,它说这剧本的确很烂。不过就算CN-033不答应,我也还有别的办法。”

“那为什么我变成了亚伯?”KD问道。

“你忘了今天早上我莫名其妙找你去商量京剧表演的事了?”HD看了他一眼。“还指定你要准备演包公,那家伙探头出来看的时候你不还问我为什么要玩什么‘新京剧’结果涂得你身上也是油彩吗?我平时发现你没事干的时候手上就会捏把刀,估计你那扮相再加上身上的油彩,再加上迷幻剂就八九不离十了。”

“难道他大吼的年兽是……”

“没错,Site-33一年一次的除夕舞狮祈福传统而已。我让舞狮的那几个安保人员如果看到Blake就去他面前舞一舞,说是给总部派来的专员体验中国传统和驱邪,单就驱邪的效果来说,倒是十分不错。”

说完HD看了看表:“23:30,时间到了,各位,我们还有事要做。”

他们鱼贯而出,走到CN-33站点外的空地上,除夕的夜风猎猎,夜色如墨,只有远处北京城的灯火通明。

一声低沉的吼声从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两点黄光跳跃着向Site-33逼近,守辰拿出了一盏探照灯,猛兽在探照灯下现形。黄色的鬃毛,红色的鳞片,眼如铜铃利爪如刀,血盆大口里牙齿足有半尺长。它跑到了众人跟前,前爪下趴作势欲扑,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吼叫。

“守辰,今年你来吧?”Milk把守辰推了出去,守辰看起来跃跃欲试,摆开了架势。

猛兽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后腿一蹬就向守辰扑过去,守辰倒是不慌不忙,避开了它的前爪把它蹬翻在地,趁它没能爬起来之前掏出一样东西扔进了它的嘴里。

顿时,猛兽立刻乖得像小猫一样,趴在地上开始“呜呜”地撒娇起来。“古人的智慧还是挺实用的,糯米能驱邪,估计就是说的是能驯服年兽吧。”Andros走到年兽身边蹲了下来,摸着它的鬃毛。“第一次碰到这家伙的时候费死劲了,枪弹对它没什么好效果,肉搏它的鳞片太厚我们吃亏。后来糯米和鞭炮倒是效果拔群。”

“不知道这大块头是糯米过敏还是怎么回事,一块年糕就可以搞定它,这么多年都快变成老朋友了,当初为了把它从北京那边引到这里来也真累。”Milk特工还是没有忘记当初她被这家伙追杀了1个小时的经历。“但从那次以后它就认准这里再也不跑到北京去了。”

“没办法,它过了一段时间就会消失掉,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它到底是一种生物还是一种现象,只能这么收容。”HD也蹲下身子摸着年兽的头,年兽尽管很不情愿也只能躺着不动。“总部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风声,对我们这种漏洞百出的收容措施很不满意,我猜春节前把Blake那家伙送过来就是想看看这个,真给他看到估计又要收容失效了。”

说话间,北京城方向忽然升起了许多的烟花,Tentacle一看表,“‘烟花报时’一直都挺准,零点了,HD,完成收容吧。”

众人从年兽身边退开,HD拿出一个二踢脚放在年兽身边点上了火,“噼啪——轰”一声巨响,年兽从地上“嗷呜”一声弹了起来,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夜色里。众人目送它远去。“这样,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啊。”

“嗯,新年快乐,有什么新年愿望?”

“只要明年的新年别再有这种惹祸精来就好,舞狮都被他给吓得被迫停止了,为了抢救他KD说好的京剧演出也没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还真是个糟透了的新年呢。”

“也不算吧,至少我们还有Fatrip的壁画和……小诺,你剪了多少张鹦鹉螺的窗花啊?”

小诺微微一笑,没有回答,CN-33站点里的门上,全都贴上了鹦鹉螺的窗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