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您抽出时间

Braddock紧张地跟随侍者的引导向桌子走去。他之前从来没有到过这么一所高雅的俱乐部,并感到极其的不协调。他的衣服满是皱褶,他黑色的长发纠缠到一起,他的眼睛通红。

“谢谢你,在得到通知后的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来见我,”他说着坐了下来。

“一点也不麻烦,先生。感谢您抽出时间,”穿着商务西装的文雅男人说着,与Braddock握了握手。他笑容满面,展露出完美的牙齿。他与研究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没有一根头发从他那波浪状的金色发型中冒出来。

“我…考虑过你们的提议,”Braddock说。

“然后呢?”另一个人抬起一条修剪整齐的眉毛。

“好吧…”Braddock的声音逐渐变弱。“我想我需要更多的信息。你们的邮件,嗯,有一点含糊。”

“当然,”男人说道。“现在,我们不会问很多。当然你的…雇主什么都不会失去。只是一些精致的小玩意。零零碎碎的东西。我们愿意付一大笔钱。”

“我想我能做到,”Braddock缓缓地说道。“我现在非常需要钱。先生…?”

“我认为我们能直呼其名之最好不过了,Jim,”男人优雅地说。“叫我Jeremy。”

Braddock点了点头。他已经感觉到更加放心了。“好吧,Jeremy。嗯,你身上有钱吗?”

“当然,当然。只是一点预付,用来付那些小小成本的费用。”Jeremy递给Braddock一个信封。“我的…同事们明白,有时候卡就是不和你在一起。”

“谢谢你,非常感谢。”Braddock说着,几乎哭了。

“没事,没事,”Jeremy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来喝点什么吧。你喜欢什么?我买单。”


Braddock径直走向他熟悉的那张桌子。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前来赴约。第二次带着一些东西过来。

“啊,Jim,很高兴你能和我一起。请坐。”Jeremy站起来与他握手。“跟我说说,比赛怎么样?”

“不坏。昨天我赢了一百美元,”Braddock边坐下边说道,没有提到他在别的赌注上失败了两次。

“很高兴听到这个,很高兴听到这个。那么,你这次约我有什么事?”Jeremy期待地凑近他的座位。

Braddock紧张的看着四周。

“别担心,Jim。我们都是朋友。”Jeremy握着Braddock的手安慰道。

“好吧。”Braddock把手伸进他的手提箱。他拿出一件皮夹克。“我报告说这个今早被销毁了。我应该把它放进焚化炉。不过别担心。我弄到了一件替代品。没人知道它不见了。”

“那真是太好了,Jim。非常聪明的做法,”Jeremy说。“那么,它能做什么?”

“穿上这个能让你在水下呼吸,”他解释道。“只是要确保拉上拉链。”

“那真是太好了,Jim,”Jeremy说。“我恰好知道有一个人喜欢这样的东西。”Jeremy把它放进一个漂亮得多的皮革公文包。“这是你的钱,正如承诺的那样。”他掏出一个现在已经很熟悉的信封。Braddock兴致勃勃地从他的手里接过它,当他看到里面时深吸了一口气。

“这对我来讲太多了。”Braddock在他们再次握手时说道。

“我知道,”Jeremy说。“我知道。”


自Braddock首次与Jeremy见面八年以来,他有了相当大的改变。他现在在基金会有了一个更高薪水的职位,而他那花白的头发给了他所缺少的权威气场。然而,钱仍然在不断溜走。至少他有了一个良好的,稳定的,次要的金钱来源。

“Jim!”Jeremy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握手。他看起来和八年前一样。

他们在俱乐部的酒吧坐下。Braddock拿出他最新的成就。

那是一个黑色的睡眠面膜,在一层松垮的塑料袋里保持密封。

“看起来很有趣,”Jeremy说。“它能做什么?”

“啊。是的。”Braddock咳嗽着。“在佩戴时,佩戴者会有极好体验到,呃,春梦。全感官感知。但是…会有那种变态的性爱。”

“我明白了。”Jeremy的蓝眼睛幽默地一亮。“你试过了吗?”

“我…是的。一次,”Braddock厌烦地说,有些激动。“我…发现它比什么都令人着迷。但是D级—就是,测试对象被发现在佩戴一定时间后会上瘾。”

“嗯。是的,我认为这很好。干得好,Jim。”Jeremy从Braddock那里拿过塑料袋,并把它放到一个有丝绒内衬的盒子中。

“我应该提醒你。如果时间足够长,那些测试对象…好吧,他们死了。”Braddock看起来显得更加尴尬。

“真不寻常。是怎么样的?”Jeremy问道。

“呃,窒息式自[[慰,”Braddock说着,他的脸上爬上了红晕。

“好吧,我一定会确保它不会落到,啊,错误的人手中”Jeremy说。

“拿到它很不容易,”Braddock说着,有一点不快。“他们想对它进行测试。我不得不把它做出在事故中毁掉的样子。”

“现在,Jim,”Jeremy说着伸出一根手指。“你我都知道,昨天别用旧了的小玩意是不会被客户所接受。我也不能像过去一样付你那么多。”

Braddock打了个寒颤。他不能接受付费被削减。现在不能。他的债务不能。“对,对。”

“嘿,你是专业的,Jim。我相信没什么是你办不到的,对吗?”Jeremy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

“对,”Braddock说道,他又充满了自信。有时候他几乎感觉自己是一个去卧底的特工。只要叫他005。

“这是你的报酬。我想你会发现这已经绰绰有余了。”Jeremy照常递给他一个信封。

Braddock没有打开它。Jeremy从来没有一次付钱不让他感到满意。在Braddock认识他的整个时间里没有。

他们握手,而后Braddock匆匆离开了。刚好有时间去下注。


Braddock在一名吓坏了的,一头棕色细发的女子的陪伴下走进了俱乐部。他低声对她说安心的话,使她平静下来。当然,这些天Braddock一直以他那光秃的脖颈和过早衰老的面庞摆出一幅相当无害的样子。他甚至不到四十岁,却已经看起来很老了。他总是希望自己会向自己的父亲那样优雅地衰老。却没有那样的运气。

哦好吧。对不可避免的事情抱怨是没有用的。“这里,我亲爱的,”他以慈父般的口吻说道。

“啊,Jim,你在这阿。这位迷人的标本是谁?”Jeremy问。

“这是Renee,”Braddock说。“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女孩。”Renee是一个惊人的发现。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对她的抓捕命令,并设法在MTF之前找到了她。这是一次冒险,但Jeremy现在突然变得很挑剔。

不过,看起来他今天没有失望。“真迷人,”他说着,轻轻握着她的手殷勤的鞠了一躬。

Renee的脸红了,并腼腆地笑了起来。她看起来比之前Braddock找到她的那天更轻松。“谢谢你,”她轻声说道。

“Renee有一份特别的天赋,”Braddock说道。“她可以再生自己的部位。我很快给你解释。”这是一个清淡的描述。一起事件使她引起基金会的注意,她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手臂。当他们把她送到医院时,她的手臂已经长好了。官方说法是医护人员犯了一个简单错误,但Braddock更明白。他甚至可以在Renee的许可下进行一点点试验。只是几个使用全身麻醉的小测试。

“噢,Carter先生会爱死你的,”Jeremy说。他转向Braddock。“这是你的,Jim。一周后再来。我想你已经赚到了奖金。”

“怎么回事,博士?”Renee突然怀疑的问道。

“只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一点小生意,”Jeremy优雅地说道。“没什么可担心的。”他站起来,向她伸出手臂。“我们为什么不去为你安排车程?Jim,点任何你喜欢的,记在我帐上。我们下周见。”

Braddock点了点头,看着他们离开。对这使他感到有点…困扰。在过去的十五年里他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项目,有一些几乎是活的,但这是他第一次卖给他们一个人。

嗯,也许她在他们手里会比在基金会更好。也许吧。总之,他应该做什么?他的资金就要干涸了。他只是需要更多一点,这样他就能有一次大胜…


Braddock气喘吁吁地跌进俱乐部。他诅咒他的身体,它变得这么老,可他还这么年轻。“Jeremy!你在哪?”

俱乐部空荡荡的。灯被关闭,装饰被拆除。甚至连家具都不见了。除了一张熟悉的桌子。Jeremy似乎是唯一一个呆在店里的人。“我能为你做什么?”他礼貌的问道。

“他们知道了!”Braddock急促的说道。“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们发现了!”

“我很担心这种事会发生,”Jeremy说。他一如既往地优雅,但有些东西…从他那里远离了。“你不应该试图从他们的帐户里提钱。”

Braddock突然恍然大悟。“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已经观察你的财务状况很久了,Jim。你以为我们为什么找上你?”他问道。“知道你的债务?当我们看到那些钱出现在你的帐户里时,嗯,它一定来自某个地方。而你又能从哪里弄到它呢?”

“我该怎么办?”Braddock问。“Jeremy,你一定要帮帮我。”

Jeremy叹了口气,把手放到Braddock的肩膀上。然而,这不是保证,只是把他推倒。他感觉自己的双腿失去了力量,并倒在他的膝盖下。“恐怕不行,Jim。你已经成为我们的负担。现在你对我们已经没用了。此时,你只是一个没有了结的问题。我把你留给你的朋友来清理。我敢肯定,你会给他们提供一个良好,清晰的痕迹来追踪。”

“Jeremy!你不能这么做,”Braddock呜咽着,却没法起来。“Jeremy!”

“抱歉,Jim。但是,嘿,感谢您抽出时间。”他转身,停顿,然后又转回来。“哦,还有,Jim?我是Marshall先生。日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