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术早期历史考据
评分: +19+x

“午安,各位,欢迎来到我的讲座。如果有人现在有出现午餐后的困倦感的话,在你们后方的架子上有不限量的茶与咖啡供应,足够提神,在讲座开始之前可以随意取用。不过,我不希望有人因为喝了一肚子免费饮料而向我申请去洗手间,更不希望有人在我的讲座上去倒咖啡。”

“在讲座开始之前,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三文鱼,可以直接称呼我文博士。我是Area-CN-07-β,也就是圣所的奇术学研究员,兼职咒文学客座教授。本次讲座的目的是向诸位简单介绍早期奇术学的历史理论知识和相关研究,这些东西在你们今后的学习上会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对于想进入历史部工作的人。但是并不意味着,你们在课程结束之后就成为真正的奇术师或是能直接去上班了,我们仅仅上的是一节历史理论知识课,而不是实践课程,更不是什么检测考试。”

“那么,在讲座正式开始之前,让我们先来聊聊历史。有没有谁提前预习了有关奇术起源的东西,能简单说说你知道的内容吗,历史方面的?”

…………

“恩,说的不错。不过我需要补充一个你没有提到的重点,人类理解并开始使用奇术的起源并非大部分人所认为的那样子,它只是数个不同的早期人类文明在做偶像崇拜祭祀或者其他类似事情的时候误打误撞而被发现的东西。或许会很让人意外,但是我们考察出来的事实就是如此。简单举个例子,古埃及人有绘制壁画,雕刻神像,并且做崇拜他们所信仰的神明的习惯。某些简单的早期仪式就在一次次的绘制雕刻之中被当时的人们发现。……[停顿]……那么,现在请翻开你放在桌面左上角最上方的资料册,浏览一下第一部分的相关内容。”

“有人在资料里发现了什么异常点吗?可以举手来表述一下。”

“回答正确,所有资料上列举的早期文明都有‘祭司’这一职业或从事类似工作职能的人存在。之所以如此,除了当时普遍存在的拜物信仰和崇拜现象外,对于早期奇术的使用以及研究也是这些人存在的意义之一。所以本质上来说,这些早期人类中的神棍也是我们奇术师的师祖。”

“当然,这里使用‘研究’一词或许有些不恰当,实际上应该是‘自主摸索’。这就像盲人摸象一样,几乎不可能出现实质性突破。不过,虽然进度近乎为零,但在漫长的时间中总有误打误撞正好凑齐进程必须要素的可能性——即使这些被摸索出来的东西大多都杂乱无章且充满了无数不必要的东西。所以,你们看到的早期文明的奇观也好,奇迹事件和都市传说也好,很多都与这类被摸索出的奇术有关。”

“下面请拿出你们的笔记本和笔,我们从基金会最早开始研究的早期文明说起。”

“早期文明中最有名的代表之一莫过于古埃及。一提到古埃及,想必各位想到的就是金字塔、法老、沙漠还有成为现代都市传说的所谓‘诅咒’云云。除了自身拥有相当神秘的文化以外,他们同时也是神秘学最早的尝试者之一。所以我们最早也是从他们身上开始的。把资料翻到下一页,这里有一个简单阐述神明崇拜体系的表格。我们将他们对神祗的崇拜简单分为两类,一类是自然神,一类是概念神。

“自然神会很好理解,对于自然中存在的物体,例如天体,动物或人物的神化崇拜就被称为自然神崇拜。除了太阳,月亮一类的天体外,古埃及大部分神祗都使用动物形象或者动物头人身的形象,非常形象的例子就是太阳神‘拉’和祂的家族。而概念神被用与称呼那些象征着非物理可以表达的概念的神,一个例子是智慧之神‘托特’,古埃及人认为祂创造了象形文字与书写,也认为祂是冥府的书记员。这里需要你们做一下笔记。”

“从新王国开始,古埃及文明开始接受来自希腊的留学生,古埃及的神祗体系和部分早期奇术思想被他们带回了巴尔干半岛。但可惜的是,外来的文化无法完全的对本土的神系进行渗透,更不用说后来的基督教了。这也就导致了埃及的奇术文化在古埃及被罗马帝国征服之后逐渐被希腊—罗马文化圈吞没,很多宝贵的理论和记录就这么失传了。”

“我们在讲智慧之神的时候提到了象形文字。大部分早期文明都有象形文字的出现和使用,这就和大洪水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神话中都出现了一样,是一个统一到令人感到奇怪的现象。结合一下普遍的对神的崇拜现象,或许各位中已经有人猜到了答案。”

“没错,正是因为普遍的,对各种的‘神’这一概念的的崇拜,所以才在图画文字的基础上产生了早期象形文字。”

[嘈杂声]

“哦,安静,安静。我们现在正在使用语言的基础来自于对神的崇拜,我知道这个说法或许很让人难以相信,但是实际上就是如此,其他的说法只是我们为了混淆大众视听而向媒体和公众去传播的。”

“最早的祭司们为了方便记录祭祀内容,对图画文字进行了适当的修改,让它变得易于使用和更加仪式化。我们现在并不清楚这种改进出现的原因,不过现在的流行说法是:‘早期的象形文字是对咒文的拙劣模仿’,这一说法在大部分早期文明中都成立,例外的情况在后面会提到。当然,并不是所有古人都是‘拙劣的模仿’,他们也作出了努力了。要是一棒子打死岂不是太大不敬了?”

[笑声]

“好,请各位简要的对古埃及部分的内容做一下笔记,我们接下来来谈谈在中东地区的早期文明。”

“古希伯来文明是中东地区闪米特人的一支。最早期的时候,他们是在沙漠中旅居的游牧民族。在漫长的战争,发展以及游牧过程中,吸收了大量来自尼罗河流域与两河流域的大量外来民族文化,并且发展出了属于自己的文化和早期宗教。其信仰的宗教,犹太教是早期宗教中的一个特例。犹太教中认为上帝是完全的精神体,而没有实体存在,在他们的律法中更严禁崇拜偶像,那么根据我们在古埃及部分中讲述的神祗分类规律,有没有人能为犹太教中的上帝来进行分类?”

…………

“完全正确,作为非实体崇拜的一种,犹太教中的上帝是位概念神。由于不崇拜实体神祗,同时更是宗教中较为罕见的一神论,因此希伯来文明对于早期奇术的研究方向和理解在几个早期文明中也是一个特例。”

“此外,希伯来文化对于神秘学相关的著作相较古埃及文明来说要传播的更广,我觉得各位都清楚我指的是哪一本书。《圣经》,或者详细一点说,应该是希伯来《圣经》,也就是基督教的《旧约》,除了这本以外,还有一些类似《天车之书》、《创造之书》、《光之书》一类比较晦涩和小众化的内容。此外,古希伯来文明对于欧洲奇术发展的贡献还包括他们自创的体系,将资料翻到下一页,仔细阅读一下,有没有人知道上面是什么?”

…………

“Bingo,卡巴拉思想也是犹太教中神秘哲学的一部分,而卡巴拉生命之树则是卡巴拉思想的核心部分……这位先生,你有什么问题吗?”

…………

“恩……我们现在确实不在上宗教课或者历史课。关于为什么我要花这么多时间去介绍历史和宗教方面的东西……是因为这些是各早期文明在奇术学研究方向上走上不同道路和选择不同解释的基本原因。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好,那我们继续。卡巴拉的教义主要分为三部分,就是卡巴拉神学,卡巴拉冥想,和卡巴拉咒法。神学内容和我们在之前已经基本提过了一部分,如果有想详细了解的可以参阅资料内容,以及我们之前提到的希伯来古籍。我们跳过冥想部分,直接来看咒法。

“提到咒法,我看到你们中的很多人都来了精神,这是个好事,说明你有认真在听我演讲。当然,这一方面的东西可比你脑子里面想的‘咒法’要复杂和枯燥的多,之前让各位看的‘卡巴拉生命之树’实际上已经属于这一部分的内容了。作为最早出现的类咒文学内容之一,它的作用类似我们对象形文字的解释。对,就是那句‘对咒文的拙劣模仿’。但实际上,我们从它作为宗教体系中的核心内容,而不是你我日常使用的文字的一种就能看出,此时的希伯来文明对于奇术学已经有一个早期的认识和摸索了。尽管说,因为没有找对合适的点,和我们之前说的盲人摸象本质上区别并不大。”

[笑声]

“下面整理一下你在这一部分内容的笔记,我将给各位几分钟的时间稍微休息并消化一下,然后我们再进行下一部分的内容。”

“我们之前提到过,希腊文化对于奇术的早期研究其实与埃及相差无己。实际上这一点也由希腊神话的性质决定。在座各位多半都应该或多或少的听过希腊神话,其中与埃及神话中有很多相近的地方,比如说多神体系和……恩,就是那位后排的女士,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

“很对,希腊神话中将神祗人格化,这与我们之前提到的自然神概念吻合,这一点与埃及神话体系的很多方面都相近。此外我们还有关于希腊文化的另外一点需要注意,希腊拥有丰富的人文精神思想,这或多或少的影响了奇术学的发展。”

“此外,希腊也特别重视‘神谕’的概念。古希腊人认为神谕代表了神之意志,将必定会实现,历史记载中的神谕也没有不实现的时候。当然,我们都清楚,所谓‘言出必行’这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进行宣言的是个不存在的神祗。目前主流的考古研究证据表明,这主要是希腊人的信仰浓厚所导致。

“集体拜神和血祭,做爱,在奇术学上的差距实际不算大,本质上都是对被释放的进程提供一种可使用的源头,也就是说,你可以通过集体跳大神完成施法,只要你能跳对所需步骤。”

[笑声]

“安静。……[停顿]……我们继续,当信徒的数量和虔诚程度足够的时候,身为祭司的人就有能力利用这些奇术源头去释放一些简单的早期奇术,虽然因为以信仰作为源头太过薄弱而不能驱动大型过程,但是也足以实现一些简单的操作。比方说利用奇术凝聚空气中的水蒸气来导致下雨,也就是所谓的求雨,在当时的人——甚至包括无意义中进行了奇术过程的祭司本人看来都非常像神迹,这也就是为何希腊文化中将神谕放到了高位的原因。”

“当希腊文化向罗马文化转变的过程中,其奇术文化的发展方向并没有产生太大变化,依然参杂着各种无意义的东西。但是它的神话体系已经在向实用化转变了,同时受北非传入的埃及文化影响,早期的占星术和炼金术在这时候就已经有了雏形和大致框架。所以简单说,古希腊文明也是奠定欧洲奇术发展基础的早期文明之一。”

“我们接下来去探讨一下血祭文化出现的原因。哦,我左手边的那位灰色领带先生,请您先放下手坐下。我强调过我不希望在讲座的过程中有人去洗手间,我们在讲完这些内容后会给一些休息时间的。”

“说到血祭,就不得不提到玛雅文明,其血祭仪式与其他文明有一些显著的不同点,除了使用战俘进行血祭仪式外,其领袖也会自我放血来企求社会福祉。简单举个例子,为了企求国家土地富饶繁荣或是农业大丰收,玛雅文明的男性领袖会用黑耀石匕首—或者其他的东西对着自己的生殖器放血,这种事情在每年都会普遍发生。”

[笑声]

“这可没什么可笑的,我们之前说过了,做爱和拜神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东西,将你们的资料翻到下一页,这部分内容是来自GOC的讲座抄本。仔细看看其中对形态辐射音高和回火的研究,然后你们可以提出问题了。”

“好,这位先举手的女士,你来说。”

…………

“不,不完全正确,虽然说这种自残的行为确实是提供奇术源的一种方式,但是他们切的是代表繁衍和生殖的生殖器官和与进食与味觉有关的舌头,一般来说这种行为意味着升调,而不是你想的降调。”

“这位条纹衫的先生,你来。”

…………

“恩,很有意思的想法。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之前提到了早期文明对于奇术的发现完全是误打误撞,无意而为,所以并非每次血祭都能引发奇术进程。不过你的想法已经接近现实了。玛雅文明之所以容易引起我们的重视,是因为他们对于奇术的理解和发展相比其它的早期文明,有些……呃……起点太高了,虽然进展为零,但是起点高的不正常。

“实际上,他们大部分的血祭行为确实是在有意识的驱动奇术进程。频繁的祭祀行为是这一说法的最好证据。他们在驱动一个与在自己文明有关的大型进程,而且这一进程确实在生效,它篡改了大量于玛雅文明不利的历史事件结果,在这里做下笔记,我们后面还会再遇到它。”

“此外,除了贵族与领袖阶层,玛雅人也大规模使用战俘以及幼童来进行人祭。相比血祭,直接使用活人祭祀提供的奇术源的音调要更具破坏性,所以被一般用于其城邦间的战争。”

“玛雅文明是我们研究过的早期文明中对于奇术了解最深的。不过由于作为一个早期文明的局限性,以及文化的闭塞性,玛雅人对于奇术的研究有一个高起点,但是没有一个好过程,在文明经历的漫长时间内,基本没有什么进步。

“而且他们有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显著的致命问题,他们并不理解回火这种东西,或者说完全忽略了它的影响,我们不清楚这是故意而为的,或者换一个角度,是教会了玛雅人使用奇术的事物故意忽略了这一点。

“祭祀带来的回火直接作用于文明本身,在文明的未来中产生了更大的反弹,迫使玛雅人进行更多的进程来将事件修正。但是这样子会近一步加剧回火的效应。我们推测玛雅就是被积蓄的回火持续作用,频繁进行的奇术进程无法阻挡灾难的发生,最终导致整个文明从一个时间点被彻底抹消的”

“好,接下来就是这部分内容的最后一个也是最特殊的文明了。”

“没错,这位先生,我们要谈一下古中国。”

“中国的奇术学研究是诸多早期文明中最特殊的,甚至形成了自己的体系。各位有可能听说过‘风水’,或者名为‘道’的中国本土宗教以及它的相关内容,实际上,这也是中国奇术,或者说‘方术’成就的一部分。”

“中国人非常喜欢利用天然地形布置被称为风水的大型法阵,他们似乎非常擅长这一点。将自然环境中生物的生命力作为可靠的奇术源来长期使用,利用足够的源来修改一些不利的现实,然后将产生的回火排放到环境中。这种稳定的奇术过程在中国的数量多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地步—我们第一次在中国展开调查的时候,初步搜查发现的法阵数量甚至多于其它几个奇术站点的记录总和,我们发现的某些法阵有些甚至已经稳定运行了数千年。而且其排放回火的方式非常高明,均匀散播从而不对环境产生太大影响。

“听上去很难以置信,但是古中国似乎并没有仅仅止步于此。他们创造了将源和奇术进程封装入既定容器内的方法,或者通俗一点说,炼丹。他们似乎试图通过服用这种与本土宗教联系密切的封装容器的方式来延长自己的寿命,但是他们没有很好的处理进程产生回火和重金属的方式。”

“此外,古中国也有属于自己的神祗崇拜。但是相比我们之前定性的两种基础性质,中国的情况会比较特殊。其神话或崇拜对象中的部分人物恰好是真实存在的。我们认定这一方面,中国更偏向于自然神崇拜,但更加特殊。”

“关于古中国的更多资料,请各位翻开资料的下一页。这一页是关于古中国在咒文学上的相关研究,里面包括了一些民间宗教内容。如果有人有问题的话,现在就可以提问。”

“恩,这位穿着很正式的先生,你来说,下次听我的讲座可以不用这么拘谨,穿得休闲一点也好。”

…………

“你的问题其实一直是我们的主要研究内容之一。实际上不仅仅是古中国,玛雅文明也是如此,我们一直在怀疑这两个文明在早期的时候很可能有一些不正常的遭遇,否则不会有如此高的奇术研究成果。玛雅文明有非常高的起点,但是完全没有研究进展;古中国则是发展速度完全脱离了时代。我们之前得出的结论是,早期文明的奇术研究完全是误打误撞,但是它们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将源与进程封装的技术,我们在今天也无法复原,而使用相对较低的血液消耗来引发超过10000ARV的ARad场,也是先今难以达到的技术,何况玛雅文明使用的大多是6级振幅以上的大型进程。

“支持这种说法的证据还包括我们之前在古埃及部分提到了的象形文字。是的,古中国就是那个例外。甲骨文,以及被发掘出来更早的没有公开的某些语言,都具有一定的奇术性质。在咒文学上来说,它们可以用于构成基础法阵,甚至构成具有实际作用的图章。”

“来,这位小姐。”

…………

“实际上,基金会在中国的多个早期朝代,例如夏和商,在这些朝代遗迹的发掘现场都出土过作用不明的青铜制和骨制奇术器具,但在数百或数千年后的新朝代遗迹中就不再寻找到类似的东西了,我们推断中国奇术的发展存在断层甚至是断代,而且断代的程度是巨大的,铁器时代以及之后的遗迹中,我们就很少发现能够表现古中国早期时奇术的发展具有独特浓重色彩的出土物件了。虽然如此,它依然是早期文明中对于奇术方面了解最多的文明。”

“好,整理好你们的笔记,你们有五分钟的时间去洗手间和稍作休息。我们下面会开始聊聊一些细节问题,所以请先适当放松一下你们的大脑,我推荐去后面倒一杯热茶。”


“欢迎回来,各位。我们接下来讲下一章节的内容。在介绍早期文明的奇术进展的时候,我或多或少的提到了一些具体的研究内容。那么现在我们就把他们拿出来再讲一遍。”

“在之前我们提到了两种早期奇术的发展方式。第一是漫无目的的自我摸索,代表是希腊文明等,第二是或许是天才作为,或许是有所不寻常的遭遇导致的进展,代表是玛雅文明和古中国。

“不过很遗憾,我们现在并没有完全绝对的考古学证据支持第二种说法。目前唯一的迹象是,不同于第一种进展方式,被怀疑受到启蒙的文明会在奇术发展方面表现出绝对的异常。我们来假定一个普通早期文明,让它拥有一些正常的参数,然后让它按照自然摸索的规律进行奇术发展,得到的结果往往是破碎而分散的,比如说千人跳第三套广播体操只是煮熟了两个想偷吃我桌上鱼缸里的鱼的小偷,这种实际上没有什么作用的进程应该比比皆是。大部分研究都集中在几个方面上的文明少之又少,而像古中国这样全部集中于几点的文明就非常可疑了。

“玛雅文明的研究进展就更加可疑。他们有不短的历史,但是完全……没有进展,没有任何进展。被确定下来的奇术仪式在数百年来只是简化了不必要内容的一小部分。关于新的发明创造则是完全没有,就是一滩死水。

“把这些疑点先放一放,我们来简单的说一下你们感兴趣的部分,关于早期仪式的进程和释放。”

“让我们回到古埃及。我们之前已经提到过金字塔了。作为埃及法老们的陵墓,它们的确有足够宏伟。那么,有没有人设想过它是如何建造的?绝大多数推测都认为金字塔是由奴隶和埃及民众制造而成的,你们之中的大多数都应该听说过这种说法。但是实际上,这些推测是由基金会散播出去混淆视听的,我们为了掩盖事实甚至在埃及制造了不少人为的所谓‘考古证据’。

“目前根据基金会的考古和调查证据表明,埃及人在建造金字塔的过程中使用了不只一种奇术进程。我们已经确认的包括产生回火剧烈程度较大的传送性进程和一些领域性进程。此外还有一些毫无意义的杂乱半成品进程。”

“说到这里,我想,你们一定猜不到埃及人是用什么作为他们的奇术源的。”

“我简单给点提示,超过10000ARV,6级振幅,纯白创造性,以及推定奇术师施法。”

“好吧,没有人举手,我觉得这问题可能有点太难了,不过我们之后会补充这一点—在讲座资料的最后一页上面,我详细的给这些名词列了个表。”

“让我们继续讲下去,他们使用环境的生命力——据我们获得的地质学证据表明,实际上,埃及地区在其文明早期并不是沙漠地形,而是相当肥沃的河流冲击平原,处在迎风坡面,因此有丰富的水汽,所以是非常肥沃的地区。而在新王国时期,埃及的土地出现了大量沙漠化迹象,沙漠化直到古埃及文明末期才逐渐停止,不过已经在非洲制造出非常大的一片沙漠了。”

“我看到有些人不太理解我在说什么。简单来说,就是埃及人使用他们环境的生命力来驱动奇术进程,所产生的回火直接作用到环境中修改了埃及地区的环境结构,导致了土地的贫瘠和文明的衰弱,沙漠化就是无法控制回火的安全释放导致的后果之一。”

“其他的后果包括周期性爆发的洪水和大规模地形改写,包括山脉的变化和大量河流的消失。至于洪水,我相信大家对古埃及尼罗河的泛滥期应该有深刻印象。这些变化又引发了新的问题,比如饥荒一类。

“这种自己作死导致问题发生的情况还有很多。比如我们之前举过例子的,修改现实过多的玛雅人最终导致自己文明毁灭,还有那些无法解决回火作用于自身问题的中国奇术师们,基本都是因为无法控制的问题而导致惨痛的后果。

“为了解决这种无头苍蝇乱撞最后导致宝贵的奇术师数量锐减的情况,在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奇术师们逐渐自发构成了一个或数个结社,进行集体的奇术研究工作,大型的结社能发展到国家水平。不过这是后话了,我们现在来说说关于规范化奇术研究的问题。”

“无法考证是什么时候起,奇术学被人为的分化为几个不同的学科,随后受到了大多数奇术师的广泛认可,被推行开来,直到现在成为标准化奇术研究的基础。你在基金会就能见到两个属于不同学科的奇术研究员,蓝色证件的是咒文学,绿色证件的是炼化学。”

“喔,看来大家都注意到了,我佩戴的是蓝色证件,这表明我在咒文学相关的部门工作。”

“我们之前已经稍微的提到了一点咒文学内容,关于文字的。由于相对比较简单而且历史积淀较多的缘故,咒文学研究员的数量众多,你们说不定之前都接触过一两位。他们主要负责的是研究、开发新奇术过程,以及作战。很容易理解的是,就像命名一样,咒文学多以绘制法阵来施行过程为主。而炼化学研究员则相对较少出现,他们的人数也远少与咒文学。他们的工作与命名丝毫不相干,炼化学主要负责研究新的奇术装置并且将其投入使用,研究注魔,此外还负责进行考古研究工作。

“不过在古代,炼化学主要用来形容泛炼金术以及类似方面,比如炼丹。而咒文学则是一些其他的内容,比如祭祀、和举行仪式。”

“除了观察证件和工作内容外,我们这里有个比较简单的说法:一个奇术师可能隶属咒文学部,也可能隶属炼化学部,但是如果是一个普通人,那么他只可能在炼化学部工作。”

“实际上,炼化学研究部门的很多研究员都是普通人。他们并不能主动去驱动进程,但是由于炼化学并不需要奇术师亲自施法或者去处理事故,所以大量的普通研究员聚集在这里做一些理论工作。这要归功于基金会从异学会和部分中国奇术师那里获取的丹药炼制技术,我们得以将封装状态下的奇术进程交给炼化学使用。这样即使是普通人也能进行一些基本进程了。”

“利用这两门基础学科,你可以对基本所有的奇术进程进行分类。同时,在这两个学科下还有若干不同的小学科,比如说炼金术和灵魂学之类的。”

“稍微消化一下这些知识,然后我们来讲最后一个部分。”

“各位可能对我之前对早期文明的介绍会有一些疑问。早期文明对于奇术的发展差异为什么会这么大呢?相比古中国的多方面迅速发展,古玛雅就死抱着血祭文化不放,而希腊还在不断拜神中,造成这一差异的原因是为何呢?

“原因实际上我们在前面已经说到过了,有没有哪位能进行一下适当的总结?”

…………

“恩,基本正确。不同文明间的文化差异确实导致了不同研究方向的产生,不过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地理环境以及神祗崇拜的差异也导致了进展的不同。尤其是地理环境问题,看看我们的例子,玛雅人,埃及人。较差的环境一般催动了朝向修改现实方向的发展,而相对安逸的希腊人就偏向了其他方面。

“被需求和政治原因也是奇术发展的主要原因。再举个例子,古中国早期处在一个相对安逸和统一的发展状态之下,奇术的发展偏向求雨一类的生产需求,而在进入春秋战国时期后,我们在这一时代的中国遗迹出土了大量为战斗和杀伤而生的奇术造物。我们推测这就是为了战争需求而被发明出来的东西。

“除了这些方面外,还有些其他的原因。天灾人祸也会或多或少的干扰奇术发展。如果国家的统治者信任奇术师,那么往往在他在位的时候会有发展的黄金时代,如果统治者认为奇术师的存在于他不利,那么往往发展就会受到打压。”

“那么,本次讲座就讲到这里。各位可以整理好自己的笔记内容,带好用掉的一次性杯子一类的垃圾,拿好私人物品离开了。我的下一次讲座将在后天的下午在楼上举行,如果认为自己需要了解更多关于奇术历史的知识的话,届时请务必到场。”

奇术历史讲座
« 已是第一篇 |奇术早期历史考据 | 早期宗教与奇术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