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余温—第七次超自然大战欧洲篇
评分: +54+x

各位午安,请找个空位置就座。这次讲座不同以往,稍微要正式些。所以我想还是不提供甜甜圈和咖啡了,绿茶和红茶有茶包可取,就在后面的架子上。

在你们找位置的时候,容我简单的介绍一下这次讲座的内容,和我自己。

我是来自Area-CN-07-β的专职奇术学讲师,在座各位可以称呼我为三文鱼。往常我只是在各个站点流动介绍奇术学相关的知识和上点基础课程。这次能来为诸位讲述有关第七次超自然大战的内容,我倍感荣幸。

如各位所见,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停战七十五周年。实际上,也是第七次超自然大战停战七十五周年。这四分之三个世纪的时间几乎将来自那个硝烟和光怪陆离年代的痕迹彻底洗去,但我们现在所享受的,常态世界的大和平与异常界冲突的停摆时光,正是建立在那两场包揽全世界的战争之上。请记住和平提供的美好,也记住战争带来的灾难,这也是这场讲座举办的原因。

话题有点沉重,各位都有些沉默了,这不好。我也不是喜欢高谈阔论些无意义内容来摧残你们耳朵和精神的讲师,所以,让我们直接开始吧。

国际公认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于1938年,但第七次超自然大战开始的还要比这早一点,就像中国与日本的冲突比德国与苏联瓜分波兰开始的早的多。在1934年6月,准确的说是6月的最后一天,纳粹德国的党卫队发动“蜂鸟行动1”后,党卫队的领袖,海因里希·希姆莱——一位神秘学和超自然的信奉者,终于有机会将放在内部争斗的精力抽调一部分到他更感兴趣的超自然研究之上。于是,在七战中担当起轴心国欧洲战场主力的Obskura军团应运而生。

担任Obskura军团负责人之一的是深得希姆莱信赖,且在当时欧洲的超自然界富有盛名的奇术师康拉德·维斯2。康拉德作为第六次超自然大战期间同盟国方的奇术结社“蔑神者”的一员,其在六战的战场上大放光彩,被认为是战斗奇术师的榜样。他参与的,破坏所罗门王设置的神性奇术造主的行动也为他的履历增添了浓厚的一笔。这使得他被德国,甚至是整个欧洲的超自然界认为是当时最强大的奇术师之一。

康拉德利用自己在欧洲的关系网和影响力为希姆莱获取文物和异常项目来支持其的种族主义狂想。由于经历过第六次超自然战争的全过程,康拉德对异常的武器化抱有极大热忱,他的鼓吹也是希姆莱将Obskura军团从一个党卫队控制的下属研究机构转变为以异常作为武器的准军事组织的主要原因。

在1934年到1938年这段时间内,党卫队一直在使用自己的政治资源来为Obskura军团的研究项目和希姆莱个人对雅利安种族的狂热想法提供资金和资料上的支持。其对于文物的疯狂掠夺引起了欧洲一些超自然结社的注意,但他们当时并不知道Obskura军团的目的是什么.即使是德国本土的,在文物搜集计划中受到损失的结社,也鲜有人敢于去阻拦当时权势滔天的党卫队。

不过,随着事态的近一步发展,纳粹德国吞并捷克斯洛伐克和奥地利后,党卫队和名为图勒协会3的组织从几所博物馆洗劫而去的一些文物让此前发生的相似事件得以串联起来。这些被针对性洗劫的文物普遍与基督教和所罗门王有关,这些文物指向了一个古老而极具危险性的仪式

希姆莱妄图利用所罗门仪式强化雅利安人的超自然性,使全体德国人转变为一个理想化的种族,拥有金发碧眼与强大的超自然潜力,同时旨在剥夺其他种族的奇术潜力。这一目标与他们破坏性的掠夺仪式所必备的材料让全欧洲的超自然结社都感到威胁。

在与苏联合作瓜分波兰约六个月前,军团的考古部门策划了一次对已经并入德国的捷克斯洛伐克境内几处钥匙存放点的袭击行动。在布拉格约瑟夫的犹太教堂,军团的几支分队与被提前到达的盟军方奇术结社——圣殿骑士所激活的布拉格巨像进行了长达十余个小时的激烈战斗,且遭受了重大损失。直到修黎社4的一支战斗奇术师分队加入战斗后,此前无视军团分队阻拦,在城区中肆意破坏的巨像才被压制住。

为了防止巨像落入军团手中,圣殿骑士的突击队采取了一个危险的计划。他们设法与巨像合作,击杀了能够对其造成威胁的所有在场修黎社奇术师,并成功说服了巨像与他们一同撤离。他们甚至主动破坏了该地区的门路以使得修黎社的后援部队无法追击。

这场战斗也是第七次超自然大战进入正式对抗阶段的引子,盟国方的超自然结社开始联合起来向Obskura军团发动攻势,以期阻挠或破坏军团正在执行的,为所罗门仪式搜集必要文物的计划。而军团则在遭受重大损失后加速了异常武器化的速度。

在此后的一年半时间内,有相当多的结社参与了对军团的袭击行动。德国吞并波兰后,参与行动的结社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稳步上升。从最早期为了保护基督教有关文物而与军团发生冲突的圣殿骑士,到来自北欧的阿萨神族教团奇术师,在英国对德宣战后,甚至包含了英国超自然部队的特工们,其组成范围远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与德国开战的国家。

唯一的解释是这些秘密结社与盟军取得了联系,盟军接受这些结社作为超自然战线的作战力量,并给予他们必要的支持。这促使了盟军超自然倡议的诞生,也就是今天的GOC——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前身。

固我们可以看到,在1939年10月之后,对德国国内Obskura军团的研究设施和仓储地发动的袭击均通过长距离的显形术进行部署和进入。这赋于了结社联军强大的机动力量,但却需要消耗巨量的生命力能量,故此前的袭击主要通过门路的中短距离传送达成。但在获取英国人提供的足够电力和来自国际统合奇术研究中心的技术支持后,艾迪哈特共振器5的原型设备被快速的发明出来并直接投入了战场。

与现在相比,当时的共振器笨重,转化效率低下,速度还相当慢。对,比现在这些像抽水机一样的大盒子更让人难以忍受。现代的共振器开动转子往往需要三四分钟的预热,但那些老设备可能需要运作整整12个小时才能凑够一次中距离显形的能量,还伴随着剧烈的噪音和热量。类似当时的那些计算机,这些能塞满一个库房的设备散发的热量能够代替洗衣机滚筒来烘干你的衣服,这迫使英国人不得不额外安装了大量的散热设备以防止共振器内部的有机部件灼伤或者损坏。

虽然原始,但英国人的努力还是相当有效果的。他们在18个月之内总计发动了23次袭击行动——无一例外,全部都通过长程显形术,跨越北海甚至地中海袭击位于德国内陆的Obskura军团研究设施、文物发掘现场、运输队,或是提前就将文物取走。这给予了德国人相当的打击。毕竟当时Obskura军团与修黎社主要依靠的还是祭祀仪式和大规模的两性纵欲来提供足够的活跃EVE粒子。前者受制于纳粹集中营转送人员的速度,后者本身就难以大规模开展。

因此,在1941年开始,德国人就热衷与在价值地点建设大量的固定防御设施来代替留守和机动的异常武装党卫军与修黎社奇术师,以缓解战斗法师的机动性不足与武装党卫军的火力问题。

110892.jpg

一处武装党卫军设立的防御碉堡遗址,其采用了异常技术和奇术作为防御加强

防御设施一般从常规的野战军事防护设施中直接改进而来,也有修改自民用建筑物的例子。大部分设施会经过异常技术的改进以使其能抵抗来自盟军超自然倡议的奇术打击,或是屏蔽区域内的门路和坐标节点,以防止超自然倡议的奇术师利用以激活的坐标大量显形。

当然,建立大量的碉堡并不能阻止盟军超自然倡议对党卫军运输队的伏击和突袭。特别是在纳粹德国与苏联开战之后,本身就匮乏的党卫军又不得不抽调一部分人员和相当的武装力量投入东线作战,进一步恶化了西线不断受到的骚扰损失。

从挪威获得北欧神话之剑提尔锋后,受困于文物和异常不断被超自然倡议截去的Obskura军团开始投入力量制作替代品,以他们手上的文物模仿提尔锋的ARad波形,制造出能够用于执行仪式的钥匙。与军团此前的计划和行动不同,根据德国已经部分解密的文档来看,这个计划得到了希姆莱本人的批准和持续关注,其与康拉德的书信往来中多次提到了这件事。

武装党卫军在发掘现场建立了被称为“十二号秘密设施”的大型研究中心,并一度成为Obskura军团在北欧甚至是在世界上最大的几个基地之一。十二号设施建立的初衷是为了研究是否能以其他文物模仿仪式中需要使用的钥匙的ARad波形,以期在奇术进程上欺骗仪式,让仪式得以被执行。

但如果考虑到德国人在这个目标上的缓慢进度,那么设施最有用途的产出还是那些异常武器化的技术副产物。比如那些肢解从埃及和巴黎获得的干尸,利用他们的手臂制造的枪械,能够快速射出急剧不稳定的生命力能量,足以肢解被攻击者,或者把他们也变成干尸。奇术部门在参与幻影行动时就遭到了类似武器的攻击。

当然,这只是党卫军的武器化异常的冰山一角。诸如雕刻了大量卢恩符文以期化解能量的护甲一类的东西也大规模的出现在武装党卫军中,并在相应的行动中证明了它们的作用。这些简易甚至有些粗制滥造的东西在解决杀人这件事上相当出色,无论他们杀的是目标还是使用者本身。

是的,Obskura军团直到第七次超自然大战结束都没有解决他们列装的干尸能量发射器的反噬问题,在大量使用这把武器后,那些抽动的手臂有时会一把抓住使用者的脖子,试图把他拧下来。

此外,可以确信的是,军团通过十二号设施掌握了来自新锡格蒂纳6的技术。他们掌握了制造提尔锋副本的能力,并将这把具有相当威胁的剑作为制式装备使用。

众所周知的是,提尔锋会对其使用者施加同等的诅咒,固军团一开始就放弃了让人类使用这把剑,转而是让一些非人类的东西,比如说布拉格巨像,来使用这把剑。在俘获巨像的行动遭遇多次重大失败后,军团利用起了他们在巴黎地下墓穴发掘到的一个齿轮正宗发条机器人——要知道,这些东西在几个世纪以前被拿破仑用来征服世界。

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对必须钥匙的仿制工作上来,Obskura军团在反复尝试制作仿制品的失败中浪费了宝贵的两年半时光。直到1944年,他们才发现仿制品完全无法用于替代真钥匙。不仅仅是因为ARad波形难以预测和准确模仿,或是那些无法解释的玄学理由。每一把钥匙之间都有复杂的接触律关系存在,使得任何仿制品都难以通过仪式的考验,尤其是在几把钥匙已经在盟军超自然协议手中的时候。

所以康拉德计划重新设计一个由九把钥匙构成的仪式,每一把钥匙对应一个存在的超自然实体——神话神灵、精灵、恶魔或是其他。将这些实体建造,献祭并组合在一起,就能复现所罗门仪式应有的效果。同时,他也优化了在六战中与那些同僚曾使用的处决进程。借助于武装党卫军庞大的异常藏品库存,他得以将圣枪的枪尖与提尔锋的复制品融入整个进程,以期作为整个仪式的保险7

在新仪式的筹备过程中,基金会在黑绳行动中抓获了军团指挥康拉德,并缴获了这一计划的有关文件。根据战时有关条理,基金会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盟军超自然倡议,并与其组织了一支联军突袭当时钥匙的主要制造基地,也就是我们之前所提到的十二号设施和幻影行动。

联军在行动中缴获了提尔锋的一份副本。其他的钥匙则在修黎社战斗法师的掩护下转移至一处林中宅邸,宅邸在数日后盟军超自然倡议对其的突袭行动中被毁,所有的钥匙和其他半成品被回收。

可以说,在整个行动结束后,Obskura军团已经失去了组织内大部分有生力量。军团指挥和高级牧师们均被俘虏,或死于行动中。主要的基地也被联军破坏。很快就被党卫军解散大部分编制,仅保留了几支小队来应对盟军方持续不断的骚扰。党卫军此时也自身难保,随着盟军在诺曼底的登陆和苏联红军的持续西进,日本在太平洋上的持续失利。第三帝国的灭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已经提上了日程,而第七次超自然大战也已然画下了句号。

战争是残酷的,七战尤其如此。

越来越多的异常被作为人类之间相互残杀的利器,在战争中开发出来的不少技术甚至在此后的越南和阿富汗战争中也均可一见,又有多少无辜的人丧命于这些东西手里呢?

即使我们享受着难得的和平时光,仍要警记那些广泛使用异常为人类带来的灾难,战争的硝烟从未真正离我们远去。作为基金会的一员,我们更理应如此。

我们控制,我们收容,我们保护。

奇术历史讲座
« 奇术的发展与未来 |灰烬余温|已是最后一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