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态孩童

河流沿岸正下着暖暖的细雨。

Myra Rider在人群中穿梭——人流在这个雨天也只是稍稍减少——她在一片人潮中漫无目的的行走,等待与USS Blueback的会面。在近处,她可以看到5号州际公路上熙熙攘攘的车流通过Marquam桥的双幅桥面。除此之外,在蒙蒙细雨的掩映中,Hawthorne大桥的绿色拱顶若隐若现。如果她能拉近眼部镜头并重新对焦,就能看到桥上飞驰而过的单车洪流。

“——但神经通路不存在,”Alexis Norwood说道。另一个机械改造人在人类神经系统的虚拟投影中用戴着手套的手做出一个手势,这些只有她们两个人看得见。偶尔有人会穿过它,粉碎增强现实带来的错觉。

“那么重新调整现有的一些呢?” Myra问道。她拍了虚拟大脑上的一个区块,使它发光。“我们似乎不需要独立的眉毛控制。” 

Alexis摇了摇头。“没有足够的备用通路来完成这个任务,这不是靠莫尔斯或ASCII码能解决的问题。” 

她们两人避开一群前往潜艇参观的游客,然后继续往OMSI大楼后面走去。

“为什么不行?” 

“因为那样就会消减部分由应用直接接口带来的速度和精确性优势。” 

“好吧。” 她们停在员工入口前。“如果我们放弃手动输入会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

Myra拉开门,示意Alexis进入。“不要总想着接口1,将思想实时翻译成语言,然后让软件代理将其解释成指令。” 

“这不可能。” 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呃,至少以我们现在的技术。” 

“这不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和Conrad见面吗?” 

Alexis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她用手轻轻一挥,驱散了虚拟投影。

当他们走到维修走廊尽头时,再次停了下来。

“你有钥匙?” Myra问道。

“当然,”Alexis说。她伸进口袋里,取出一个线织的玫瑰。小心翼翼地用拇指和食指握住这个精致的小饰物,轻轻地将它插入砖墙上的匹配凹槽中。然后,她用一种经过特定训练的口气生硬的念道,“Keep Portland Weird”。

立即,线织花开始发光。墙壁从该点裂开并向外扩散,最终墙面崩塌,露出一面刺藤障碍,障碍又从发光的玫瑰周围退开,形成一条通往异世界的通道。

“你先请,”Alexis说着取出钥匙。

两个女人穿过隧道进入三波特兰

矛盾的是,三波特兰是人类创造力和缺乏创造力的共同产物。三个地方,依次命名,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独有的特点和历史,独一无二的程度非常接近。得益于城市毗邻产生的口袋维度的合并和重叠,这里诞生了与波特兰独立地区截然不同的本土特色折衷主义。

三波特兰的空气充满了盐和松香味。街道上挤满了人——购买用品的艺术家,喝咖啡的半兽人,募集捐款的Manna代表——目光所及之处,Myra Rider眼中尽是一个车水马龙的异常世界。在远处,于小镇上高耸伫立的,是波特兰天文台的晦暗轮廓。

她们穿过一条小路——经过一个术士与一个使用光剑的机器人战斗的场面,也不知道是某种行为艺术展示还是真在打——然后闪进附近的一家咖啡店——招牌上自豪地宣称“这不是一家操蛋的星巴克。欧耶“——坐在角落的桌旁等待。

Conrad Trent不久就到了。这个英国的控制论者有一种特殊的本领,无论客人到的早晚,他都能在恰好两分钟后出现。这个没法解释——对于每日与超自然打交道的人们来说,不过家常便饭。

“下午好,女士们,”他在桌旁坐下时说道。“今天波特兰的天气怎么样?”

“除了下雨还是下雨,”Myra说。“三波特兰呢?” 

“啊,你知道的,一如既往,”他挥了挥手。“常见的雨天。” 

“当然。” 她啜了一口咖啡,微微一笑。无论你去哪里,三波特兰总是在下雨。

“天气谈的差不多了,”Conrad说。“我觉得你们俩不会无缘无故的约我见面,有什么事说说吧。” 

Alexis清了清嗓子。“对,我们想寻求你的帮助,你是——” 

“别说了,”Conrad抬起一只手。“我已经告诉过你的老板,我对这份工作不感兴趣。” 

“这次不是安德森机器人的,”Myra答道。“这是一个……个人项目。”

“噢?” 他诧异地扬起一只眉毛。“那是什么样的项目?” 

“电子心灵感应,”Myra面不改色地说。

另一只眉毛也扬起来了。“哦,我明白了,种个人项目。” 他喝了一口自己的咖啡。“我认为教会和安德森现在处的不错,他为什么不帮你们呢?” 

两个女人对视了一眼。Conrad可以看到她们的下巴微微在动,因为她们在用某种无声手段商量。

最后,Alexis转向他说:“这很…… 复杂。自从MCD开始支持我们之后,安德森开始越来越专注于可以轻松商业化的产品。通常情况下这不是问题——麦克斯韦宗需要的东西大多其他人也会用到——我本人就是例证——但蜂巢思维这儿没什么市场。“ 

Myra开始抗议。“这不是蜂巢思维,它是一个——” 

“一个集群思维交互,是的,你之前说过,亲爱的,这与蜂巢思维不冲突。” 

Myra对于同伴的不严谨发出一声叹息,继续喝着咖啡。

“无论如何,关键在于Anderson没参合这件事。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要花自己的时间和金钱。”

Conrad点了点头。“好吧,到目前为止我没什么问题。但为什么要来找我?我已经十多年没在这个领域做任何认真的工作了——自从白银之手完蛋后。” 

“呃,其他人也没有。你依然是电子神经元接口领域的顶尖专家——天哪,我们的义肢仍然在用你设计的接口,如果世上还有人能造一个可用的BCI,那就是你。”

“你这马屁拍的,”他笑着回应恭维。在回答之前,他将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好的,算上我吧,听起来好像很有趣。” 


距他们上次见面又过了一周。

“你确定我们没走错?” Alexis问道。Conrad指示她们到一个名义上位于莱姆区的地址,但地址在三波特兰不总是固定的,特别是在周边地区。

“很确定,”Myra说。她绕过一群从事元素杂耍行为的街头艺人,特别小心地避开卤素杂耍者。“我想我记得这条街。” 

Alexis满腹疑惑地打量着着周围的环境——几乎莱姆区的所有东西,无论建筑还是街道,都是骨白色石的波特兰石制成,给这个地区带来了一种奇特的新古典主义氛围。她不确定Myra怎么能从一堆白色街道上分辨出这条。

然而,很快她们就发现自己来到了Conrad和Myra约十年前曾经工作的已废弃的机械车间。在这里,波特兰的石头使得这座空荡荡的建筑看起来好像已经被放弃了一千年而不是十年——除了门上方的标志,它仍然以明亮,粗体的字母写着“银白之手控制论”。

“哇,真是似曾相识,”Myra说。“这个地方一点都没变。” 

“内部就不一样了,”Conrad出现在她们旁边。“里面已经一干二净,Anderson没拿走的,也被艺术家们搜刮了——上次我听说,数控雕刻机被重建者们拿走,去复原石魔碎片了。” 

“那为什么来这里呢?” Alexis问道。

“因为我的租约还没到期,”Conrad说。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套钥匙,打开前门。“而且因为这个地方仍然与旧的普罗米修斯网络有联系。” 

Myra惊呼。“网络还存在?” 

“是的,你可以感谢红区2的那些人,他们一直在维持服务器的运行。” Conrad打开了灯。“至少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防御子网在很久以前就没了计算服务器在崩溃前几个月也挂了。但其余的都还在。”

这座建筑的内部和古遗迹一样荒芜。嗡嗡作响的灯泡在苍白的石头上投下一道刺眼的光线,让屋内显得毫无生气。昔日的机器和人员如今已不知所踪,让这个地方更像一个地下室。

Conrad向被门锁着的后台走去。这个房间里摆满了家具——写字台,餐桌,椅子,满墙的档案——逃过了当地艺术家的洗劫。然而,十年前安德森收购了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前子公司时,所有的计算机被拿走了。

Conrad在最近的写字台旁坐下,从包里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根以太网电缆。他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设置笔记本电脑,并将其连接到大楼的网络。不久,他们三人正就看到了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熟悉的火焰标志。

欢迎来到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员工内网。登录页面上的消息是旧的等宽字体,时光在它身上似乎没有留下痕迹。

Conrad很快登录成功并开始搜索公司的旧文件。

“在1998年,最先进的技术就是将电极直接埋入灰质。” 他调出一张嵌入了电极的大脑MRI扫描图以进行演示。“比较粗糙,它提供了一些很好的解决方案,但当疤痕组织积聚时,它会迅速失效。” 

果然,屏幕上的图像显示出明显的疤痕和组织排异迹象,因为人体试图排除嵌入大脑中的异物。

“而这个,”Conrad调出另一张图片,“是04年的最新技术。脑电图——ECoG。手术在大脑皮层植入电极。效果比脑电图更好,但比不上深度植入。Penfield和Jasper在50年代就开始用这种方法治疗癫痫,但是我们只是在普罗米修斯倒闭后才开始在神经接口使用它,现在效果还不够好,你看。”

屏幕图像显示了计算机绘制的脑部截面扫描图,其表面具有几个圆形电极贴片。

“但这不是我们现在使用的,”Alexis说。

“确实,你现在用的是肌电传感器和神经绞接,比ECoG更简单也更安全,你的假肢就是这个技术。不需直接接驳大脑,只需使用现有的神经末梢和神经通路。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从那时起,就没有人为此做过任何工作了。” 他关闭了图像又开始搜索。

“好吧,让我们假设我们可以将它用于我们的接口,但仍然存在将脑波转换为语言的问题。” 

“啊,并不是这样!” Conrad说,兴奋地打了个响指。

“什么?” 

他敲了会儿键盘,然后转过笔记本电脑,让两个女人能更好地看到屏幕。屏幕中央有一个醒目的单词。

SAMSARA 

看到她们的困惑表情,Conrad解释说,“回到倒闭之前,医疗部和防御部都致力于开发全肢体再生技术。我不知道他们在倒闭之前是否完全成功——那些信息在防御子网上——但他们确实成功的实现了意识的脑间转移。“ 

两人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如果意识是可以转移的,这意味着……这意味着脑波对于不同大脑是普适的,”Myra说。

“这意味着我们不需要翻译脑波,我们只需要传送它们,”Alexis说。

“没错,”Conrad愉快地回答。

他们三人沉默地坐了一会儿,思考着这个发现。

“我们需要一种过滤手段,”Myra说。“思维不是脑电波中唯一的东西,还有运动信号,感觉输入,潜意识信号,等等,这些我们可不想传输——谁知道那会对接受者产生什么影响。” 

“就像牵线木偶,”Conrad说。他把笔记本电脑转回去面对他,并开始再次打字。“像傀儡一样玩弄对方。” 

“这可能算好的了,”Alexis说。“更可能的是它会导致癫痫发作。” 

“或者身体控制,”Conrad说。

“然而,分离出包含想法的脑电波比翻译这些信号要容易得多,”Myra说。“这看起来越来越像我们目前的技术所能达到的。” 

“哦,我毫不怀疑这是可能的,”Conrad说。“问题在于它是否能实用化。” 

“让我们试试吧。” 


事实证明,这花了十多个人七个月时间。

首先是过滤问题。对普罗米修斯档案的搜寻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因此他们把问题外包给了麦克斯韦网络。解决方案来自澳大利亚神经科学家和德国计算机科学家,他们共同设计了一种基于波长和频率模式滤除多余神经信号的算法。

然后就出现了试样问题。电极所需的高质量合金来自三波特兰的一家供应商,但他们需要精密加工设备,而这些设备在城市中无法制造出来——他们最终经过多次谈判,从安德森机器人购买了使用他们设备的时间。

下一步是找到一个熟练的神经外科医生来植入电极,并由志愿者来测试它们。前者由居住在缅因州的俄罗斯侨民提供,而Alexis和Myra则充当后者。

之后,测试和调试接口花费了数周和数月的时间。他们必须确信,他们可以从电极获得清晰的信号,可以准确安全地刺激大脑区域,确保过滤算法正常工作——每个可预见的问题都必须先解决,然后才能试着将它们与大脑连起来。

因此,直到12月,在一个波特兰地区罕见的晴天,他们才开始了第一次连接实验。

他们在机械加工车间的主要工作区内,这里再次摆满了设备。从当地一家剧院借来的厚厚的黑色窗帘穿过房间的中间,将它分成两个大致相等的部分。Myra和Alexis分别坐在两侧。屏障对面垂直于窗帘,有一张桌子上放着几台笔记本电脑,Conrad坐在那里。在这儿,他可以监视整个房间和笔记本电脑上的情况监控。

“检查扫描看起来不错,”他说。“你们准备好就可以开始。” 

Myra微微一笑,竖起大拇指。Alexis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Conrad开始在一台笔记本电脑输入。他迟疑了一下,然后用最滑稽的方式砰地敲下了回车,发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点击声。

Myra焦急地坐立不安。她相信接口会起作用。她们花了很多时间来完善设计,必须能成功。但她心里也很忐忑,担心它会失败。

Alexis皱起眉头,貌似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是这样。就像她默默担心的一样,它没有奏效。该技术目前还不可行。尽管如此,她大脑的某些部分仍然坚持认为它会起作用,她只需要耐心等待。

Conrad专注地看着监视画面。接口已经开始互相传输,但光从显示器看不出思维传输是否按预期工作。他按下了其中一台笔记本电脑上的几个键,然后转动,只有Myra才能看到它。

“哦,这个主意不错,”两个女人齐声说道,因为大象的形象充满了她们的思想。“你可以看看她现在是否在考虑大象。” 

Conrad惊恐地皱起眉头。显示她们高级脑功能的读数变得一致——她们各自的想法已经融合成一个单一的整体意识。

Myra和Alexis融合成的实体只是简单地感受了一下用两只嘴说,四只耳朵听的新颖之处,就被Conrad按下退出键取消了。

Myra和Alexis都眨了眨眼,逐渐意识到脑海中缺少了对方的思想。

“那真是…”她们异口同声。

“……古怪,”Alexis说道。

“……不可思议,”Myra说道。

在监视器上,Conrad看着她们的脑波开始分离,重新回到各自的思维模式。

“你们两个还好吗?” 他问。

“我想是这样。” Alexis说。

“是的,我想,”Myra说。“出了什么事?”

“呃,看起来像一个反馈循环,”Conrad愤怒地敲着键盘。“我们没有考虑检测接收信号的可能性。基本上,接口不断重复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同想法,直到它们合并为止。” 

“如果你没有切断连接,会发生什么?” Alexis问道。

“不确定,也许没有什么,看起来你的思想凝聚后,反馈循环就会破裂。” 他幽默地笑了起来。“也不错,或者它会爆掉你的大脑。那可会真正迅速地结束你新生的蜂巢思维。” 

他们都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想知道下一步是什么。

“所以我想问题是,”Conrad终于说。“这是一个BUG还是新特性?”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