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已死
评分: +9+x

于幽闭的房间,闭上双眼,抛出一枚硬币。硬币在坠向地面前,被伏于房间一处的未知于刹那间所吞噬,而抛币人也难以幸免。
“曾经,异常如阴影般无处不在,而无处躲藏又脆弱的人类文明,很可能在顷刻间就将遭到某一超出常理,无法理解的事物的伏击,被摧毁殆尽。”

将未知锁于由前人的骨骸和血肉所制成的牢笼,闭上双眼,再抛出一枚硬币,硬币坠向地面,在落地的瞬间,硬币被藏于暗中的恶作剧者调换,偷引入超乎逻辑的另一面,硬币裂变为三面。
“虽然我们能有效控制或是抑制大部分拥有实体的异常,但对于无形的异常现象和事件,我们仍是无能为力。”

将灭亡于囚禁的未知埋葬,将分裂出的第三面焚烧,将窗外的光芒引入于室内以驱走藏于暗处的恶作剧者。最后,闭上双眼,抛出一枚硬币,硬币坠向地面——
这一次,没有未知的袭来,也没有恶作剧者的调换。
是正面。
闭上双眼,再抛掷一次,
“长达数年的研究和侦测数据表明,目前由基金会所控制或收容的所有SCP均已丧失其异常性质无效化,超常事件和异常项目的记录在近年来无任何一例。而同行组织所持有和控制的异常亦表现出同种情况…在进行了一系列更为深入的研究和讨论推测后,我们得出一个结论…”
是反面。
“异常死了。”

跟随着人潮的涌动缓慢地推进,研究员Echo发现自己已然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了Site-CN-21的大门前,显眼的黑底白字的“瞬存盘电子科技研发有限公司”标识映入他的眼帘。事实上,这个名字仅是作为数千个数万个中其一的SCP基金会前台和伪装组织运作,但现在,随着异常的“死亡”,本质上的基金会也逐渐步向“死亡”,而曾作为面具的前台伪装组织们却仍是活着,仍在照常运作,面具下的面容已经苍老濒死,而面具却越发具有生机,在面具的主人死去后,面具也将不再为伪装而活了,它们将成为自己的主人。10个月前,他拿着录用通知书踏入这道大门,以一名2级文档管理员的身份开始了为SCP基金会工作奔波的生涯;而在十个月后,他又将踏出这道大门,从此他便和基金会再无瓜葛了。

“真的是从此再无瓜葛了吗?”这个不经意间所产生的疑问,却引起了他的思考。

身为一名不久前才加入SCP基金会的新成员,或许亦是在一处无名的战场上蓄势待发,誓要与异常抗衡到底捍卫秩序的新兵,却在毫无征兆间,便得知了这场战争他不战而胜。对此,他首先是不可思议和难以抑制的兴奋,但细想,却感到疑虑和担忧。为什么异常会死去,为什么秩序会复生?也许是“神”对戏弄人类一事终感到厌倦,撤去了他/他们所布下的“恶作剧”,转身离开了;亦或是异常的出现仅是世界所遭受到的一次创伤,随着时间的消逝,不再有鲜血从这伤口中流出,不再有疼痛从伤口处传来,伤口终于凝为疤,随着世界的痊愈,异常便被世界体内的“白细胞”杀死并消散;但或许,这仅是诸神濒死前壮丽却又转瞬即逝的黄昏,世界死亡前的回光返照,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所有异常只不过是埋伏在了一个更隐僻的角落,等待着时机,在这个世界忘记伤痛毫无戒备之时,在捍卫秩序的士兵们不再有所戒备,抛下枪械武器之时,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一击毙命。

关于这个问题,他清楚自己不会得到解答,也不愿再去多想。无论如何,世界终于回归到了一切应有的状态,混沌消散,秩序已彻底主宰了这个世界。再没人有会在那透明的液体中溺毙,也再没人会被那炽热的光芒所灼烧。

异常已死?秩序再复生?
异常已死,秩序再复生。
异常已死!秩序再复生!

毫无疑问,一个崭新而又熟悉的世界。想到这里,Echo紧绷许久的面容舒展开来,浮现出许久不见的微笑。无比的轻松和自在,他已经准备好迎接平凡而安宁的新生活了。

真好啊。

他展开背脊上收折已久的翼,原本灰暗干枯的翼在被展开的即刻就被新鲜的血液所充斥,渐渐舒张,伸展,细而修长的骨架支撑起用于飞行的薄膜。最终,整对翼变得柔韧而有力,适于飞行了。飞行这个动作,在站点工作一般是用不上的。而在不久前,他们还在为一种会导致新生儿失去翼的未知病毒而忧心忡忡,但现在异常已经死去,他们和他们的后代仍能安稳的驰骋于艳红的天际了。

随着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展开翼向着天际,向着密布于天际的太阳们而去。他也不愿再驻步于狭窄而幽暗的地面了,异常已经死去,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继续前行,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人类继续前行。

卸下用于行走的双腿,接着仅是轻轻一跃,便离开了地面。他跟随着陆续启程的人们,一同迈向一个崭新而又熟悉的世界。

异常已死,秩序再复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