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变成野兽

“你确定要这么做嘛?”这只动物问着,它的耳朵因为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变得扁扁的,它的爪子轻柔地伸入研究人员白白的腹部。“只要你觉得不舒服,我就不会让你做下去。”5760用另一只爪子在博士的脸上抚摸着,陶醉在皮肤的质感中,那如天鹅绒般的软绵。欲望如滔滔洪水,倾泻而下。它迫不及待地想要品尝她、索取她、占有她。不过时机未到。

“我万分肯定,”Lakshmi气喘吁吁地说着,“快进到我身体里来,5760。别的我一概不要。”她用臀部抵住5760的骨色皮毛,欲火早已让她饥渴难耐。“求你了。”她攥紧爱人那厚重而破旧的皮毛上,急切地想要被野兽带去天堂。

5760用牙齿小心翼翼地扯下Lakshmi的内裤,把头放入她的两腿之间,接着

“这是今天下午在我办公桌上发生的事。”Lakshmi解释道。

5760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是谁写的?”它问道,平静的语气下波涛汹涌。

“我不知道。”

“你在撒谎,我看得出。”

“行,我的确有怀疑过几个人——”

“你想让我吃掉他们嘛?我一定会这么做的。他们得死。”

“你在开玩笑嘛?”

“也许吧。你觉得呢?”

Lakshmi叹了口气,转过身,不再看着5760的双眼。

“听着,如果你不那么……深情的话,也许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是我……让你在别人面前难堪了嘛?”

“不是的,真的不是这样的。”

“别对我说谎。”

“呃……好。每个人都以为我自甘堕落,有的把我当成了笑柄,兼而有之的也不少。况且,我压根不知道你是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你的一切,更不知道为什么你迷上的是我。我只是个被选出来羞辱的货色罢了,都没人和我说这一切是为什么!我明白这么做很重要。我真的明白。但是为什么非要是我啊?”

“听着,”5760说,“我只是……我被大伙儿害怕了这么久,也孤单了这么久。你——我对你的种种记忆——是把我救起的唯一良方。能做到这一切的一定只有你。这是唯一的解药。”

“我们之前都没见过面。”

5760不安地抬头看看观察室,Lakshmi也跟着抬起了头。那儿的工作人员像往常一样,喝着咖啡,相互交谈着。他们很可能在窃喜,收容室里的这对够他们写不少操蛋的同人小说了。

5760降低了分贝,悄声说道:“其实,我们之前见过。”它的语气中透露着的伤心之情令人讶异。它轻笑了两声,然后接着说道:“你竟然都没猜到,其实让我蛮惊讶的。我说,你怎么会认不出我呢?我以为我的嗓音早就出卖了我,但是……Lakshmi,是我,Avery。”

这些音节在Lakshmi的脑子里回旋,不过它们过了很久才连成了句子。

“不,这不可能,Avery已经失踪了。”

“都两年了啊。Lakshmi,我两年前被绑架了。他们不让我告诉你,但是……我忍不住了。在我告诉他们我是谁变来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他们似乎把基金会员工的朋友们都找了个遍,就是为了更好地收容我。后来他们发现浪漫是收容我的关键方法,于是他们问我是否愿意和你一同合作,看看这样会不会都收容有帮助,前提是你不能知道我是Avery。”

“证明。证明你就是她。”

“你一直都是个怀疑论者,结果现在却想要证据?你总是睡在床的右边;你不喝咖啡,只喝茶——你最爱乌龙茶;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犬类认知力实验室?那只杂交斗牛犬一直在惹你,我都笑得停不下来;在我们困在大雪中时,我们两个聊得热火朝天。但那不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你。我们在同一个班共处了一个月的时光,我一直想让你把书放下,注意注意我的存在。你的左肩上有一朵莲花的纹身,你纹上那会儿我也在场,是我和你说让你去纹的,记得嘛?”

是她。只可能是她。

“让我……让我坐会儿。”

Avery没死。她还活着。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就在我眼前。他们在这儿的团聚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基金会的臂膀伸展到了各大洲——但他们却以这样的方式,在重重困难之下,面对面坐着。

世界上有这么多的酒吧……Lakshmi想笑,但是她心里明白,只要她笑起来,她的眼泪就会流下。

5760——Avery?它清了清嗓子。

“我很抱歉。这真的……即使在这一切发生之前,”5760指了指自己的鹿角,“我早就觉得和你分手是个天大的错误。我怕向别人做出承诺,于是便做出了这个愚蠢的决定。为了和我在一起,你和家人坦白了关系,也为我换了工作。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你是我人生中不可多得的美好。现在我们又再次,在此,相遇了。命运什么的我不在乎,但我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逃走了。”

5760伸出了一只手。Lakshmi却只是盯着那只伸出的手。那种Avery失而复得的震惊感一瞬而过,她的身上又再次布满了芒刺,随时都会扎痛人。

“你有妄想症嘛?”

“你说什么?”

“我没法相信你。你就这样拂袖而去,把我的心视若无物,就为了些女人。是,比我好的女人有十几个,而你,就为了那些不确定的好胚子,把我甩了。你以为,我真会带你回去嘛?”

“我懂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我现在最不想和你谈恋爱。”

“很公平,这对我很公平。”

“你以为你可以大摇大摆地回到我身边,再一次让我倾心嘛?你想得太美了。抛开这些不谈,我说真心话,你觉得事情该怎么发展?这儿是基金会。我是研究员,你在我眼中都不算人。这对我而言不难。”Lakshmi说完,便尖利地笑了起来,笑够了才停下来。“我怎么称呼你呢?有用的兽灵朋友?我根本不想知道你会在恋爱中再耍什么花招。你以为我会忘记你的所作所为嘛?”她吐了口唾沫星子,指着长得像狗一样的5760接着说:“还是你以为我已经堕落到不在乎你的外型了?你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Lakshmi,求求你别再说了。”

他们都知道,这段话说的过了。5760好似一个知错的罪犯一般羞愧,不敢和Lakshmi对视。后者默默地咒骂着。

“抱歉——”

“没事。你说的对。你说的一点儿没错,”它平静地说着,“我会要求把你从我的研究细节中删去。”

虽然5760是一只大怪物,但是这一刻它仅仅是一只急得跳脚的小狗,只不过长得有些大罢了。

“不。我们会做好一切有助于你安全与收容的措施。安全是关键,明白嘛?”

5760不置可否,但是——“明白。”


没人会说接下来的这次见面时,两人兴高采烈。Lakshmi缄默不语,有时蹦出一两个词,眼神中的怒意刺向Avery——5760。这份怒意随着5760的每次动作不断激增——它拿叉子的方式、它思考时的歪头、它谈话时的动作——这些全是Avery的癖好与手势。她的恼火部分来自于自己的迟钝,她没能看出这些小动作和说话方式背后的那个女人。

“我喜欢你的耳环。”5760说。

Avery把头探进了她们合租的单间公寓的小卧室。“宝贝?你说你就去带个耳环,但是你在里面都呆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了。你不会是癫痫发作什么的吧?”

Lakshmi转过身,背对着镜子,面对着她的恋人:“我觉得我的锁骨不太对称。”

Avery夸张地笑了起来。她根本不打算停下来,笑声愈发响亮。窗外的狗大声嚎叫,一只停在窗上的鸟在Lakshmi的眼皮底下飞走了。

“这并不好笑。”

“是是是,不好笑不好笑,我很抱歉。我以为你已经,死了什么的。我是在笑我自己,这么怕你会死。”

“你当然怕我会死。”

“来,让我看看。”Avery弯下腰,审视着Lakshmi的锁骨。“看起来不错,”她站起身,把Lakshmi的头发掖到耳后,亲了亲她的鼻尖。

“菜味道如何?”5760似乎很关心接下来的回答。“我知道这不是我们常去的那家,不过我尽可能搞到味道差不多的了。”

“好吃,”Avery含着满嘴的蒙古牛肉说着,“中国菜就没有不好吃的,但是这个着实不错。”

Lakshmi忙着胡吃海塞,没空答应。

“为新公寓的首晚干杯,”Avery高举着激浪,和Lakshmi的奶油苏打碰杯,叮当作响。

“难以置信,这儿卖酒的店星期天竟然歇业。”

“该死的天主徒。”

“Avery——”

“我只是半个天主徒!没事儿!”

他们吃完饭,5760随她走到门口。

“今天开始下雪了,”5760说,“Gonzalez和我说了。我蛮想看雪的。”

“那……”Avery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一个吻印在了Lakshmi的脖颈。她的睫毛在肌肤上跳舞,她的手在肚腩上画圈,这份羽毛般的轻抚,让Lakshmi难以控制地颤动。“那……太棒了,无与伦比。”

Lakshmi喘着粗气,笑了笑。“大概要谢谢你?”

Avery又吻了她。“别怀疑。”她从床上起身,抓来毯子,盖在她身上,让她暖和些。她偷偷看向窗外:“Lakshmi,快看!下雪了!”橙红的街灯点亮了每一飘雪花。

“确实下雪了。”Lakshmi说。Avery用毯子围着Lakshmi,用鼻尖蹭弄着她脖颈与肩膀间的禁地。

“为什么,”她对着Lakshmi的肌肤说道,“我们恋爱中的岸谷之变都有雪的陪伴?”

“你说的对!我们是在大雪纷飞的实验室中认识的,那时的我们都因为这场大雪被困在了实验室;我们的第一次约会也草草收场,大雪让那家餐馆早早打烊;现在的我们……”Lakshmi深深地、慢慢地吻着Avery。分手的那一刻,Avery依旧笑容满面。

“这大概就是我们的幸运符吧。”

Lakshmi没有说晚安,门锁上时她也置之不理。

她发现Gonzalez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正准备披着夜色离开。

“我已经知道5760是谁了。”她只说了这两个字,双眼注视着他,久久不愿移开。

“妈的,”Gonzalez说着,脱下外套,“我就知道会这样。坐下吧,Agarwal。”

Lakshmi坐了下来。

“你现在有三条路。第一条路,你由于和SCP的私人关系而退出这项计划,我们会找别人代替你。你如果选了这条路的话,我也不会怪你,但是——”

“不。”5760背后的那个人与她的点点滴滴好似就在眼前,她不会允许这一切再发生了,一点点可能都不行。

“谢天谢地,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这对其他人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接下来这些是你的其他选择。我们也可以给你注射记忆消除试剂,然后接着进行实验。当然,你也可以装作不知道。如果监督者议会知道了这次谈话,我就让你吃点药,告诉那个SCP别再这么干。不过我觉得你有权知道这件事。”

Gonzalez靠在椅背上,笑了笑:“你最好快点做决定。我可不想整晚都呆在这儿。”

Lakshmi惊讶于自己会和Gonzalez说“自己能够保守秘密,非常感谢他为自己着想”。

“行,Agarwal——我们算是谈妥了。”

第三部分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