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准备送出今晚的超级大奖!
评分: +22+x

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准备送出今晚的超级大奖!

提到中国的除夕夜,永远绕不开充斥着无聊玩笑的“贺岁”电视节目以及各式传单。
即使是基金会的邮箱也不例外。
“话说他们为什么能把传单发到Site-CN-034的邮箱里啊……”Svba抱怨道。
“收快递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说?”MrD斜眼道。

幸亏他们有能够消遣的事情,像我这种人就只能读传单了。
这样想着,我偷瞄了一眼正在吃饺子的他们。

“明明来自中国南方,Tictoc为什么你这么擅长包饺子和做饭啊?”
“这个……我的手虽然表面是正常的血肉,里面毕竟有齿轮和机械的对吧,这种技巧类的东西学的快也正常。在教会也要给教众们包,包过几次就会了。”Tictoc把最后一盘饺子摆到桌上,“那么我再去做个鱼好了。”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还是继续向下读吧。

今晚的中奖者就是,而超级大奖是,整整一年的幸运

整整一年的幸运是什么意思?虽然在基金会见到了许多能够操纵小概率事件的模因。然而幸运这种没办法测量的东西,就算我拿了奖项,要如何去验证呢?
多半又是噱头,新闻业界都是这样,我知道的。
我甚至都不需要是业界的工作者就能知道,我见得实在太多了。

中国这个国度自古以来便人口众多,在新年向神明祈福是这个国家的传统。

如果这句话被神父看到,他绝对会一下子板起脸来的。平日里一起收容工作的时候,他常常说神对他不公平,也对他的上司和他的同僚不公平。
嘛,祈福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反而像做一大桌美味的菜,然后一起吃饺子这种传统倒是不错。
我们吃着开心,做菜的人也开心。

在中国北部,人们吃饺子的时候喜欢在某个饺子里放一枚硬币。据说如果吃到硬币,那么接下来一整年都会好运不断。

唔,虽然我似乎的确听说过。但我没有试过,如果像我们这样所有人聚在一起的话……
总感觉是个很有趣很温馨的风俗呢。

在古中国,人们放进饺子里的一般是在古中国货币——铜板。
有一种说法是这是为了帮助要换牙的孩子把松动的乳牙碰下来。而在医学空前发达的今天,人们早已不需要这样古老的手段了,饺子里包裹的东西也变成了各式各样的。只要像硬币这样圆滚滚不会戳伤口腔的东西都可以被放进饺子里。金属和肉类一起被加热,有时难免会有腥气。

“呜这饺子好腥啊。怎么回事”
“你吃到硬币了诶HD,你运气这么好啊。”MrD兴奋的声音传来。
“哇哇哇欧皇欧皇!”
“这么快就吃到硬币了吗?”
“啊我都不知道神父包进去了硬币诶。”

有时候人总是会相信一些奇怪的事情,对吧?
但是毕竟是新年嘛,大家开心最重要。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这一份大奖。

他们看起来真的很开心,传单偶尔也会说点正确的话嘛。
我随手夹起面前的饺子囫囵送进嘴里。

放心,本次领奖不需要您额外作任何准备——我们将会把附近的包裹着硬币状物体的肉馅与您的肉馅交换。
同样也请放心,物体的选择经过严格挑选,绝对不会太大太小,一定能放在饺子馅里。
让顾客体验在饺子当中吃出硬币的惊喜!

察觉到嘴里极重的腥味,我哇一口吐出了饺子。

肉是生的,还有血;而且那不是肉末做的,是整块的肉球。
被嚼碎的饺子馅里包覆着一个小小的闪着金属光泽的圆板。

这是什么东西?边缘有锯齿,中央有个六角形凸起,凸起的中央有个贯通的孔。这是……齿轮

“神父?喂,神父?Tictoc?”我听到厨房门口wheelchair徨急的声音。

神父脸朝下倒在厨房的地上,左臂的关节处少了一大块肉,伤口是完美的圆形。

而伤口的中央耸立着的,是一根光秃秃的传动杆,带着上面的血迹,徒劳地一点点旋转着。

我下意识地挪开视线,却刚好瞟到桌上传单的最后一行。

当您读到这里时,ob传媒祝您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