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鸟与猎鹰

=SCP基金会=

人力资源部门

心理健康服务办事处

例行心理健康检查记录
2022年11月17号
顾问:D.H. Aeslinger,心理学博士
患者:Jacob Conwell


Aeslinger: 下午好,Jacob。

Conwell: 下午好。

Aeslinger: 好久不见,Kate和孩子们怎么样?

Conwell: 还好吧,大概。Kate最近几乎整天都泡在医院那边了。Zach刚上幼儿园,小Carrie还只是一个婴儿,都是一些平淡无奇的事……

Aeslinger: 是不是忙得不亦乐乎?

Conwell: 你怎么知道?

Aeslinger: 随便猜的。你怎么样?

Conwell停了停。

Conwell: 最近又开始失眠了……几周都没有好好的睡一晚。

Aeslinger: 有意思,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Conwell叹了口气。

Conwell: 大概四个月前,Merlo晋升成站点助理主管后不久,Holman终止了我异常材料实验室的项目,然后让我们开始帮异常技术分部那边工作。反安德森的一些项目。比如说开发一种可以腐蚀黄腹隼个体外壳的喷雾,或者需要对猎隼个体进行的化学实验之类的。

Aeslinger: 你在异常技术分部曾做过一些实验啊,Jacob。为什么现在这事会给你造成困扰?

Conwell: 大概是因为他们要求我们在抓到的安德森机器人个体身上直接进行实验吧。

Aeslinger: 然后你对这种事感到不适吗?

Conwell: 没错啊。虽说它们是机器人,但它们最起码拥有智能。游隼系列个体几乎跟普通人一样聪明。黄腹隼和灰背隼就像小狗一样。它们知道虐待是什么,而且我也挺确定它们有痛觉感受系统。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自动炮塔从你身边躲开并缩成一团?至少可以说很让人郁闷。

Aeslinger: 我能想象得到……如果这个项目让你这么烦恼的话,你有没有想过跟Holman请个假?我确定其他设施中也有很多需要帮忙的异常材料实验室,你可以暂时去其中一个帮忙,耗耗时间。

Conwell: 可是我不知道到底还要过多长时间他们才会完成或终止这个项目。可能需要好几年。每次我们完成项目的一部分后,总会接到两个新任务。我不能把包袱随便扔给我的同事们然后凭空消失啊,更何况我也不能这样把Kate丢下。这样的话糟糕的现状完全不会改变。

Aeslinger: 所以你准备慢慢等吗?

Conwell: 差不多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Conwell又停了停。

Aeslinger: 你听起来不是那么肯定。

Conwell: Merlo和Holman私底下有什么大计划,不管是什么,它绝对会让我的双手沾满鲜血。我总有这种感觉……

Conwell笑笑。

Conwell: 这大概就是诺贝尔发明硅藻土炸药后的感受吧……


2023年8月15号

助理主管Sasha Merlo坐在波特兰南公园里的长椅上。虽然夏日天气温暖,她的手里还是端着一杯咖啡。Merlo微笑着看着附近几个围着林肯雕像玩的孩子们,心里想到了自己那也在无忧无虑年龄的女儿。

“啊哈。”

Merlo抬头,看到的是刚刚到达并在自己旁边坐下的同伴。

Thorne特工,”Merlo向她从UIU三波特兰分部而来的客人问好道。

“Merlo特工,”Thorne也向她问好。

“恐怕我现在是助理主管了,”Merlo笑了笑。

“确实,顺便恭喜你。”

“谢谢。”

Thorne将一个没有标注的文件夹交给她。Merlo扫了一眼内容,扬了扬眉毛,嘴角微微勾起。

“我们现在在同一战线上了,”Thorne解释道,“我觉得你会认为我们的要求非常合理。”

“是什么终于说服了你们?”

“法律?”Thorne咯咯笑道,“胡佛倡议可不会容忍一个用仿生人来代替议员的罪犯。对Anderson的逮捕令从2018年就下达了。只不过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执行而已。”

“对啊,”Merlo窃笑,“想想有资源但无权行动的情形又是多尴尬。”

“生活强奸了所有人,是不是?”Thorne笑着说。

“真的是。”

“你确定这个计划能行?”他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确定到不能再确定了。这次一定能抓到他,我保证。”

“希望如此吧……”Thorne叹了口气,“如果出什么差错的话,我们会有麻烦,大麻烦。就算是一切顺利,很多三波特兰的人们都会很生气吧。会有游行。甚至可能暴动。就算是没有基金会下绊子,面对暴动我们也是弱不禁风啊。”

“我知道,”Merlo回答,将手搭在Thorne的肩膀上表示同情,“如果你有更好的计划的话随时可以跟我说,否则我们只能按计划这么去做。Anderson就像九头蛇一样,得一次性砍掉所有头才行。”

“也只能这样了。”

Thorne看了看手表,然后站起身,整了整外套。

“我们会联系你们的,”Thorne说着,开始向公园出口走去。接着他停了下来,扭头说了最后一句,“你知道如果把九头蛇的头砍下,只会有更多长出来,对吧?”

Merlo笑了笑,耸耸肩。

“我能怎么说,”她答道,“我又不是玩比喻的专家。”


=SCP基金会=

守望者总部

监督者议会


Holman主管,

你和你助理主管的坚持令我们印象深刻。尽管我们中很多人还有一些顾虑,但考虑到最近的发展,包括与特异事故处建立的合作关系,我们以十一比二的投票同意批准猎鹰拳行动1。稍后你们就能收到正式文件。

祝你们好运。还有,就算是老天求你们了,以后请起一些好听点的行动代号吧。

O5-3


控制 收容 保护


=猎鹰拳行动=

联合特遣队简报记录

2024年5月23号


大家下午好。

不认识我的人,我是助理主管Sasha Merlo。认识我的人,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们脸上的笑容。

你们可能都已经听到过一些关于O5指挥部的大人物允许基金会在被称为三波特兰的目标地点进行行动的传言了吧。确实如此。在大约24小时之内,基金会将与UIU合作行动,向GoI-1115,安德森机器人全球总部发起大规模的袭击。行动代号为猎鹰拳。

Spencer特工,我看到你了,谢谢,请把拇指放下。

还有Shaw,对,是我起的行动代号名。

接下来,行动人员将分为三个主要部分:Clarissa Shaw特工带领的机动特遣队Gamma-13,Damion Creed特工带领的机动特遣队Tau-51,和Kenneth Spencer带领的联合特遣队Delta-3。每个特遣队将用不同的方式进入三波特兰,并部署到安德森总部一千米内。然后,Gamma-13将占领设施的生产楼层,Tau-51会将所有相关人士扣押于公司办公室内,而Delta-3将会划出一个安全边界,以保证没有平民接触或受伤。

是的,Carter特工,我们需要相信UIU能“看管好奇术师们”。因为三波特兰分部的任务就是这样,他们在这方面要更可靠些。还有,他们是这次行动的关键,看在我的面子上请不要叫他们“没UIUong(用)2”。明白了吗?

很好。别向我道歉,如果要道歉请向Spencer特工道歉。

给媒体和公众的说辞是Anderson因他对2018年Caldwell议员事件的介入而被UIU逮捕。发动袭击时,所有人员将伪装成政府特工,也需要伪装成政府特工。虽然美国政府这次愿意与我们合作,但三波特兰的居民们可不愿意,如果他们知道基金会公开在城市内大范围地行动的话绝对会引起恐慌,还有可能引发战争。所以……大家,这次绝对不能他妈的失误。

现在你们可以解散前往你们所属的特遣队了。你们的指挥官会给你们各自任务的细节。

伙计们,走到这一步,我们流了很多血,很多汗,很多泪。异常技术部和异常材料实验室用新造的装备帮我们除掉了路上的荆棘,分析部也给提供给我们设施内的详细布局,同时四个月来一直在给安德森的间谍机灌输虚假情报。我们已是万事俱备,我希望这次行动能干净利落的一锤定音。我们不会有第二次同样的机会了。

祝大家一帆风顺。

解散。


2024年5月24号
上午11:30 太平洋时间
袭击前半小时

Spencer特工与Thorne特工坐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停在俄勒冈波特兰的一个小巷中的面包车上。联合特遣队Delta-3的成员们坐在他们周围,不管是基金会的人,还是UIU的人,都身着FBI突袭装备。

“会顺利吗?”Thorne开口问,趁着机会又最后一次检查了他们的装备。

“看过Merlo的行动记录的话,”Spencer回答,“就知道肯定不会。感觉这次行动像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大概吧,”Thorne耸耸肩,“等尘埃落定后擦屁股的是UIU,而非基金会。尽管如此……我们需要摧毁安德森。”

“别提了。”Spencer叹了口气,也查看了一遍他自己的装备。基金会这次行动借给他们很多小玩意,对于一个理论和法律上来说都“不存在”,穷的叮咣响的组织来说,真的是很多东西了。

Thorne看了看表,叹了口气,“那么,开始吧?”他问道。

Spencer点点头,清了清嗓子。

“好了,大家注意,”他叫道。面包车内所有的人都看向他,“我们今天要做的是控制人群,不能伤人的情况下控制人群。如果你们敢动一些平民奇术师的一丝毫毛,你绝对不会活着回到总部,明白了吗?”

车厢内想起了一声声同意的声音。

“很好,”Spencer说了最后一句,“来,让我们去干翻几个机器人吧。”


“三波特兰每日调查”摘选
2024年5月25号

罗米修斯广场 - 2024年5月24号 在东部时间约下午3:00时,众多FBI突击队从Asimov路,Clark街,与Bradbury街出现,并在安德森机器人全球总部汇合,对设施进行了从芝加哥鬼灵时代以来规模最大的袭击。

“Asimov路就像以往一样随着一阵电光打开了,然后一个FBI小队就穿着那种看着很厉害的装备冲了出来,跑过了广场,”Tyler Henderson是一位在普罗米修斯广场做生意的当地小贩,也是袭击开始时的目击者。他说到,“他们很快就打倒了总是坐在大门前一动不动的那些安保仿生人,看起来就像是一群南美的行军蚁吞噬着一只死鸟一般。然后从吵闹声来判断,很明显街上还有更多队伍赶来。不管Anderson做了什么,这群人是全副武装打算把他们打得半死。”

“当时看起来就像是战场,或者变形金刚里面的那种场景一样,”一位名叫Sophia Fisher的自行车邮差说,冲突开始时,她刚刚从安德森机器人的前厅走出,“我躲在一个办公桌后,等着能逃跑的机会。有好多声枪响。被轰烂的机器人零零落落地倒了一地。它们中有些是人形机器人……”

当前还没能联系上UIU代表来解释这次袭击,但有关于基金会介入此次事件的说法正广为传播……


机动特遣队Gamma-13拍下的监控录像

安德森机器人总部
主要生产楼层


<15:10:33> 很多安德森机器人雇员在各自工作台前工作。

<15:11:22> 安保警铃在本楼层响起。雇员害怕地四周环顾着,一位上级领导出现在镜头中,开始指挥疏散。

<15:12:45> 众多配有多种枪械的游隼个体小队按照战术在楼层中散开。雇员们躲在了桌椅,工作台,与传输带下。

<15:15:40> 生产楼层后部可见的一扇门被向内突破。一颗闪光弹被扔进设施里,并爆炸。

<15:16:10> 多罐气体从门外被扔进设施里。罐中冒出的气体另所接触到的游隼个体纷纷开始解体。

<15:16:50> 机动特遣队Gamma-13的特工们从门外闯入设施,用附近的办公桌与机械设施来做掩护。特工与游隼防御个体开始交火。

<15:18:22> 在机动特遣队附近的安德森机器人雇员被捕,并被用尼龙索带绑起。

<15:19:29> 更多游隼个体到场。交火一直在持续。Hale特工,Thompson特工,与Lee特工已牺牲。

<15:19:35> 交火持续,游隼个体面对Gamma-13特工无法占据优势。Carter特工在15:28:16时消灭了最后一个可见的游隼个体。

<15:30:09> 机动特遣队Gamma-13向生产楼层深处逼近。伤亡人员与被捕雇员被移到设施外。

<15:32:18> Gamma-13人员捕获更多安德森机器人雇员。生产楼层又响起了警铃。

<15:33:49> 黄腹隼个体们从设施墙壁上的储存柜中伸出,并向Gamma-13人员开火。Snyder特工,Lopez特工,Rosa特工牺牲。其余Gamma-13特工在桌椅与机械设施后打掩护。

<15:35:52> Shaw特工将Bewit电磁脉冲手榴弹扔向半空。手榴弹在抛物线最顶端爆炸。黄腹隼个体们被电流击中。Gamma-13特工迅速将橙色烟雾喷向黄腹隼个体,然后回到掩护体后。

<15:36:10> 黄腹隼个体们开始解体,并被机动特遣队Gamma-13开火损毁。

<15:37:45> 机动特遣队Gamma-13接着向生产楼层深处逼近。伤亡人员与被捕雇员被移到设施外。

<15:38:20> 警铃第三次响起,相机画面开始晃动。一块巨大地板在地面上打开,一个泰塔隼个体从地下升起进入生产楼层。

<15:39:45> 泰塔隼个体启动。Gamma-13特工从生产楼层撤出。

<15:40:15> Henderson特工与Kang特工的内脏被泰塔隼个体剖出。

<15:40:30> Kim特工与Smith特工的内脏被泰塔隼个体剖出。

<15:40:50> Swanson特工与Jensen特工的内脏被泰塔隼个体剖出。

<15:41:15> Gamma-13其他特工到达指定楼层。所有特工正在将金属罐投向泰塔隼个体,其被用厚重的黑烟淹没。

<15:42:00> 15:44:39之前摄像头视线被黑烟挡住。

<15:45:20> 视线完全恢复。泰塔隼的所在地只剩一堆尘土。

<15:46:22> 没有更多阻碍。Gamma-13特工将伤亡人员与被捕雇员移到设施外。

<15:50:11> 安德森机器人主要生产楼层被Gamma-13特工封锁。Shaw特工带领突击队进入设施深处。


安德森机器人总部
研究与开发实验室

“操他娘的!”Jason Contos叫道,生气之中一把将身边的电脑摔在地上,惊慌失措地叹着气用手揉了揉金色的卷发。

他和他的小队一直在研究开发实验室的监控屏幕中看着生产楼层中的交火。他们曾希望泰塔隼个体可以挡住向他们而来的特遣队,并为他们争取足够时间将研究数据转移。不幸的是,就像泰塔隼个体一样,他们的希望也很快的解体了。特遣队正朝他们逼近,而数据拷贝只完成了60%左右。

“至少它把他们拖了一段时间……”一位研究员喘着气说。

“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啊Gregg!”Jason吼了回去。

“现在怎么办,Contos先生?”另一名研究员问道,目光紧张地在他的上级与实验室出口之间闪烁不定。

Jason摘下眼镜,开始忧虑地擦拭镜片,他脑子里的齿轮不停转动着,仔细想了想他们现在的处境。终于,他将眼镜戴回脸上,把注意力转到两个站在房间后的游隼个体上。

“Widget,”Jason命令道,“你留在这里。Hans,去召集安保3队将大家转移到地下二层去。那里有个通往地下城的通道。”

“先生,”Hans反对道,“3队已经被分到仓库的安保上了,我不能——”"

“语音覆盖三十一,密码Alexvyla,”Jason打断Hans说道。

Hans马上一言不发地点点头。

“遵命,先生,”仿生人回答道,“女士们先生们,请跟紧我前往地下二层。我们得快点。”

“你不能留在这里,Jason,”Widget反对道,“Anderson明确的说——”

“你再说下去,我把你也覆写掉!”Jason又打断道,“总有人要留在这里来拷贝数据然后摧毁一切痕迹。我是这条船的副船长,船沉,我会跟它一起沉。等数据拷贝完毕后我会把它们放在那个阿穆尔隼无人机上,我妈好像叫它Terrance,并让它带着数据离开。楼道里的黄腹隼大概能拖着特遣队到数据删除完吧。然后,哈,来看看我有多幸运吧。明白了吗?”

Widget点点头。

“其他人没问题吧?”Jason问他的研究员们。他们用细小的声音不情愿地咕哝着表示接受。“不错不错,现在快离开吧。你们全被开除啦。”

研究开发小组很快地离开了实验室,Hans没有浪费一分一秒,并准备好了更多备份,把大家带到地下二层中。与此同时,连续不断的枪声一直在接近实验室,特遣队离这里已经不远了。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找到躲在这里的他。

“Contos先生,如果让我来完成这件事,然后您趁机逃走的话,会不会更明智一点?”Widget问道,看着正在一台附近的计算机前忙碌着的Jason,“我有能力来做这件事。”

“我们没时间把每个计算机上的数据删掉,”Jason回答,“我有个样机能完成这个,但是你碰不了它。所以不行。”

“你就是想做这个英雄是不是?”Widget发出了机械般的笑声,评论道。

“没错,”Jason头也不抬地说道。他流利地拔出一个装着所有电脑里他们研究文件的银色闪盘,并把它放到一个细小的黑色金属棍里。计算机闪了下,然后关了机,紧接着一股电流进入了房间里所有其他的计算机里。整个房间里充满了臭氧的气味,Jason为自己的表演鼓了鼓掌。

“伙计,我一直都想这么干一次,”Jason笑笑,“所以那个阿穆尔隼个体现在在哪……”

在Widget能回答之前,几发子弹就打碎了它的头。Jason惊恐之中急忙躲在办公桌下,在这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他眼看着仿生人试图回击,但被对方击中并在一团雾中化为锈铁。

“天啊卧槽,”Jason小声自言自语,恐惧的睁大了双眼。

“你,桌子下的,出来!”一个人喝道。

Jason停了停,四周环顾着寻找他母亲的阿穆尔隼无人机。

“快点!”那人又喊道,这次的喊声伴着手枪上膛的声音。

“知道了,知道了!”Jason答道,慢慢地站起身,双手举起,紧紧的握着闪存。他面前站着的是三位身着联邦调查局装备的特工。“我出来了,满意了吗?”

“把闪存放在桌子上,双手抱头跪下。”

“明白了……”

从眼角的余光中,Jason看到了他母亲的阿穆尔隼无人机停在了天花板上。小小的机器人对他小心翼翼地挥挥手,他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你耳朵有问题吗?跪在地上!”特工又叫道。"

Jason将闪存抛向无人机,阿穆尔隼个体从天花板上飞起,冲向闪存并在空中抓住它,落在地上飞快地爬走消失了。子弹穿过了Jason的躯体,他在子弹的威力下弱小地如同纸巾一般。他向后倒去摔在一把办公椅上,冲击力使他与椅子向房间一边滑去,直到被一张办公桌挡住为止。Jason痛苦的笑着,看着他残破不全的躯体。

“操,真是个愚蠢的决定,说起矫枉过正……”

他接着虚弱地笑了一会,然后安静了下来。


安德森机器人总部
尖端计算机逻辑部门

“他们马上就到了,”Jeffery Wilson博士说道,他坐在安德森机器人尖端计算机逻辑部门的办公桌前。“我从来没想过会能看到Vince得到报应的这一天。”

Wilson博士是安德森机器人大部分人工智能的负责人,也是因为他,猎隼系列才能被创造出来。很久以前,他曾是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一员。现在,这是他第二次看着他的雇主在他眼前毁灭。他盯着办公桌屏幕上逐渐逼来的,从一个办公室窜到另一个办公室的特遣队,疲惫地叹了口长长的气,紧接着又笑了笑。

“说不定我就是被诅咒了,”他说道,“Jeffery Wilson,企业毁灭者。”

桌子的另一边坐在椅子上的是他的儿子兼助手,Miles Wilson。Miles听到他父亲的玩笑,微微的笑了笑,也叹了口气。

“如果现在离开的话,说不定我们能逃出去……”Miles建议道,在看到父亲举手示意后停了下来。

“他们是联邦特工,”Wilson博士说着,指指他眼前的显示器,“我太老了,也太累了,没法过一个逃亡者的生活。”

“所以,到此为止了吗?”Miles问,抬起一边的眉毛。

“到此为止了。”

Wilson博士将注意力转到桌上的一张照片上。他,他的前妻,还有Miles都微笑着,后者穿着俄勒冈州立大学的棒球队服。在刚看到照片时,Wilson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紧接着又紧紧地皱起眉。他又叹了口气,注视着Miles。

“猎隼-00,关闭人格模块,覆盖密码Mighty Miles。”

Miles眨了眨眼,然后看着像是陷入了沉睡。过了一会,他醒了过来,疑惑地看着Wilson博士。

“Wilson博士,您为什么关闭了我的人格模块?”

“我不想看着自己儿子再死一次,零号,”Wilson博士抱歉地说,“我相信你能理解。”

猎隼-00温柔的微笑着点点头。

“明白了,先生。最起码,我很高兴您能把我看作您的儿子。”

“你演的很好,”Wilson博士回答,“我没什么可求的了。”

重重的脚步声与枪响越来越接近。Wilson博士把双手放在头上,闭上双眼等待着自己的终末。


机动特遣队Tau-51获得的监控录像

安德森机器人总部
行政办公室

<16:20:18> 没有看到雇员。行政办公室已被遗弃了十分钟。

<16:21:23> 安德森机器人的执行官,PoI Isaac Dillard,与一位确定为Dillard的秘书,叫做David Boyko的男人进入了办公室。

<16:22:16> Boyko与Dillard谈了一会。Dillard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并吻了他的额头,然后指向楼道与墙上的钟表。Dillard向他的办公室走去。

<16:23:30> Dillard从他的办公室返回,拿着一个较大银色圆筒与一把手枪。他向门比划比划。Boyko点点头然后准备离开。Boyko转身后,Dillard向他后脑勺开枪。Boyko的躯体倒在地上。

<16:24:45> Dillard使用银色圆筒从Boyko的血液中取样。然后开始移动桌椅,在房间中间腾出很大一片位置。

<16:25:45> Dillard将圆筒放在空地的中间。圆筒发出了亮蓝色的光,然后融化成了一个银色圆盘。Dillard向圆盘靠近。

<16:26:20> 机动特遣队Tau-51的Allee特工,Hedges特工,与Toth特工举着手枪进入房间,尝试拘押Dillard。

<16:26:30> Dillard用双手向特工们比了个猥琐的手势,然后后退到圆盘上,并掉了进去。

<16:26:40> 圆盘消失,在地板上留下了一个硕大的烧痕。


安德森机器人总部
楼顶

“Delta-3特工注意,他向楼顶逃去了!”Clarissa Shaw特工对着她的麦克风叫道,向楼梯顶部冲去。跟在她身后的是Carter特工与Sherman特工,他们是Gamma-13中最优秀的两位。三人面前整整两段楼梯上奔跑着的是一位穿着黑红色西装,带着银色喜剧面具的男人。他的名字是Vincent Anderson,他正在逃跑。

“妈的!”Shaw喊道,开始全速向前冲去,脚下的楼梯飞速的后退着,她渐渐缩短了与目标的距离。两段楼梯变成了一段,然后又变成了半段。当他推开通往楼顶的门时她只有一根指头远了。她用肩膀撞开了门,从楼梯口前走出到三波特兰冰冷的雨里。

“你准备去哪里啊,Vince?”Shaw叫喊着,举起枪,“我们保管着你的身体,而你的公司已经四分五裂了。你逃不了了,一切都结束了。你输了。”

Anderson站在楼顶的远处,看着离楼顶有十楼高的地面。他叹叹气,举起了双手并转身,将喜剧面具摘下,扔在了地上。面具下的脸庞上是一幅迷人的微笑,他微微敬了个礼,并背对边缘从楼顶上跳了下去。

Shaw骂了一声然后向对方开了几次火。突然,脖子上的痛感让她的瞄准一歪。

“真他妈该死的!”Shaw骂着,迅速的寻找着疼痛的来源。她将它拔了出来,扔到地上踩了一脚。把脚移开后,她看到的是一只银色的小阿穆尔隼的遗体。被踩扁的小机器人虚弱地向Shaw挥挥手,而她则是气愤地喊着又踩了它一脚。无人机的眼睛暗淡了下来。Shaw飞快地跑向楼顶边,向下看去,看到了正在逃离她视线的Anderson。

“这男人真的很讨厌……”Shaw咕哝着自言自语,然后对着麦克风说,“Spencer,Thorne。他向你们那边去了。我刚刚解决了Benny。”

Shaw立刻开始从火灾逃生出口中向下跑去,一分钟半后轰的一声跳到地面上,又开始了追赶。

* * * *

“你们这次终于做到了……”Anderson自言自语,从他冒着烟的公司总部中逃离,“你妈X的,Merlo……”

当他跑过小巷的转角时,一声枪响响起。Anderson定在了原地,低头看了看,胸口被子弹打出了一个洞。他短暂地考虑了下这种程度的伤口会对他真的身体,而并不是他现在的猎隼外壳,造成多大伤害,然后抬头向上看去。几位由Spencer与Thorne带领的特遣队特工举着枪站在原地等待着。

“刚才那枪是用来警告的吗?”Anderson问。

“不,并不是,”Spencer答道。一位特工将霰弹枪上了膛。

Anderson微笑着叹了口气,“真可爱。”

“我们尽力了。”

Anderson点头同意,然后如同被逼到墙角的一条蛇一般向前跳去,将Spencer击倒在地。其余特工开始开火,空气中充满了火药的味道。Anderson腾空跳起,一脚将Thorne向后踢了两三米,而后者则重重地撞在了小巷墙上。Anderson蹒跚落地,一颗颗子弹打在他纤细的躯体上。他的动作慢了下来,在越来越猛的枪击下变得趔趔趄趄。

Anderson野蛮地叫了一声,又向前跳去,像是一辆巨大的卡车撞向一头小羊羔一般击中了附近的一名特工。那名特工低头看着安德森穿过他躯体的拳头,大声喊叫着。Anderson的拳头还在那名特工的胃里,他将特工拽了过来,挡在自己身前挡住了飞来的子弹。特工蔫了下去,Anderson将他扔在一边,并取出了自己的步枪。一声枪响后,剩下的特工也倒在了地上。他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周围,确认自己是唯一一个还站着的人后,将武器扔到了一旁。

“我……觉得我……现在要退场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Anderson挣扎着说着话,猎隼体内的各个系统开始失效并关闭。他尝试着向前走去,可是脚踝却被抓住。Anderson看向脚边,Spencer正在用一只手抓着他,而另一只手则紧紧地握着手枪。

“你……觉得……你在干什么?”

“在让你熄火。”

Anderson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些动作,转头看到Thorne撞向他的肩膀。仿生人被撞到了附近的墙上,而Thorne则是帮助Spencer站了起来。两位特工迅速举起枪,然后一股劲地向被损坏的仿生人打完了全部子弹。仿生人没有再起身。

“我……大概是……被捕了吧……”Anderson慢慢地说,目光从Thorne移到了Spencer身上,然后又移回Thorne。他看着Shaw特工从小巷中出现,手里拿着一个银色罐子。

“Vince,你已经被拘留了,怎么可能再被逮捕?”Shaw向他接近,回答道。

她拉开了罐子上的引线,然后向Anderson抛去。他本能的抓住开始散发出白色烟雾的罐子。仿生人抬头看看Shaw,看看Thorne,又看看Spencer。

“这样啊,”他叹着气说,“知道吗……你们三个……完全没有……Sasha那么有趣。”

Anderson闭上了双眼,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他遍体鳞伤的身体消失在了烟雾之中,最后一点残骸悄无声息地融化着,只剩下一套黑红色的西装。

“你有多大把握他不会再占用另外一个猎隼个体?”Thorne用靴子戳戳Anderson的遗物,问道,“以我的经验来看,这种事一般都会再次发生。”

“不怎么确定,”Shaw回答,“我猜他必须用一些需提前准备的异常技术小把戏才能做到。如果一个念头就能再转到另外一个猎隼上,他大概不会这么拼命地战斗吧。”

“这可不怎么令人宽心,”Spencer也开口道,三人开始准备帮助倒下的同事,“一点儿也不。”

“就是个猜想罢了,”Shaw耸耸肩,“我还是会说这次是我们的胜利。”

“他被将死了,”Thorne同意道。

“更像是把整个棋盘翻过来,然后打死了无意识的对手,”Spencer发言。从总部的方向依然传来烟雾与时不时响起的枪声。

“也对,”Shaw疲惫的微笑道。

还有很多要做的工作。


“波特兰客”摘选
2024年5月26号

民在UIU突袭后被联邦拘留——禁酒令时代以来,三波特兰从来没有目睹像上周五FBI的特异事故处向安德森机器人发起的突袭中动用的,如此大规模的联邦部队。突袭大约从东部时间下午3:00开始,近四十位安德森机器人雇员——大部分都是三波特兰居民——被拘留。结果,城市各地开始进行抗议游行,众多积极分子团体表现出对他们称为“不必要的联邦暴行”与“对三波特兰很久以来作为异常避难所的历史的侵害”的不满与反对。

与此同时,UIU代表Harriet Brown声称本次袭击的理由是因为安德森机器人对2018年Raymond Caldwell议员暗杀事件的介入,以及公司与全球众多军火贩子的联系。被拘留的安德森机器人雇员正在因为他们可能对公司的非法活动的介入而被调查,如果清白的话将会被释放。目前为止,只有一小部分被拘留的雇员从联邦拘留中释放……


2024年5月26号

Spencer特工将手里的波特兰客折起来并叹了口气,从三波特兰UIU办公室里看着窗外抗议游行的人群。虽然人们举着的牌子各型各色,但它们之中最显眼的则是把UIU比作基金会的牌子。还有一些甚至暗示着基金会对安德森机器人突袭事件的介入。

“没用多久他们就发现了啊,”Thorne看着人群说道,向他的同事走去并递给他一份含有最近一批审讯结果的文件。

“就算我们没有基金会帮助,人群还是会这么想,”Spencer叹着气回答,“尽管如此,把我们比作基金会实在是太刻薄了。我们又不会把一个电子神明3扔进一个盒子里面然后关他一辈子。”

“结果更差,”Thorne笑笑,“我们杀了电子神明。”

“我们不懂自己在做什么4,”Spencer微笑,然后看了看审讯结果。虽然基金会扣押了所有猎隼个体和上级成员,他们还是捕到了一些可以被UIU调查的屡见不鲜的半机械人,打字员,还有中级管理员。他看了一会文件,然后把它们放到桌上,用拇指和食指摸了摸鼻梁,“还是没有线索?”

“啥也没有5,”Thorne说,“所有我们抓来的人都对安德森机器人的所作所为浑然不知。我猜只有最里圈的人和猎隼个体们才了解吧。真聪明,他完全控制着谁能知道什么。”

“Anderson可不傻……”Spencer同意道。他把注意力转回到楼下的抗议者上,“知道吗?这一切的一切将开启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

“哦?”Thorne抬起眉毛。

“这告诉基金会如果给的好处够大的话,他们能让我们批准他们在这里的行动,”Spencer解释,“我总感觉基金会还有很多能给主任们的诱饵。”

“看来我们得开始学着说不了,”Thorne耸耸肩。

“大概吧。”


战斗行动结束报告,猎鹰拳行动的摘选

11. 指挥官的分析

机动特遣队Gamma-13(阿西莫夫执法者),机动特遣队Tau-51(城市斗殴),与联合特遣队Delta-3(有机自由贸易)的特工行动非常有效,并在没有平民伤亡,比预计中基金会与UIU人员更低伤亡的情况下,完成了所有主要目标与大部分的次要目标。Gamma-13摧毁了安德森机器人的生产楼层与控制中心,Tau-51占据了所有行政设施,而Delta-3则完全将袭击控制在了指定作战地点,不仅使本次对安德森机器人的袭击行动快速完成,而且使它成为了一次干净利落的作战。

提供给机动特遣队成员的异常技术是作战胜利的关键:

  • 蜕变化反机械烟雾弹 使大部分安德森机器人作战个体变得容易摧毁。
  • 鹰笼自修复身体护具 避免了众多人员伤亡。
  • 跟踪型猎隼探测喷雾 使对安德森机器人里最危险的机型,安德森猎隼仿生人的探测更加容易,只需在手背上喷下喷雾就行。这使逮捕这些异常比用以前的方法更加简单。

如果异常材料与异常技术开发实验室没能开发出这些可在外勤作战中使用的技术的话,就算假设行动还能胜利,整个作战将会出现更多倍的伤亡。

相关人士Jason Contos(安德森机器人研究与开发联合领导人),Jeffery Wilson博士(安德森机器人尖端计算机逻辑部门领导人),与Phineas AI构造体在行动中已被成功无效化,除Contos外的两人现在已被基金会拘捕。两人都承诺提供关于安德森机器人的异常技术,与今后对安德森机器人其他目标抓捕的情报。相关人士Medea Contos博士(安德森机器人研究与开发联合领导人)与Isaac Dillard(安德森机器人执行官)在行动中逃逸,对基金会的利益与共识常态造成持续威胁。目前还在调查他们的藏匿之所。

最后,与特异事故处的合作是此次行动胜利的关键。它不仅使本次行动在不违反胡佛倡议的情况下进行,而且开启了日后与UIU的合作的大门,并使两个组织可以共同面对在相关地点三波特兰内的共同威胁。

Sasha Merlo
特遣队助理主管,Site-64


2024年5月27号
西塔科国际机场

Medea Contos博士坐在登机口旁边,手里紧紧握着去往日本的机票。她的双眼因为连夜的失眠,与得知她养子确认死亡后的哭泣而变得又红又肿。她重重地叹了口气,看了眼登机口上方的钟表。一个小时之后,她将会再一次抛弃她自己的生活。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Contos博士抬头看去。站在她身边的是一位穿着蓝色西装的老妇人。老妇人温柔地笑着,Contos博士终于认出了她。

Saker女士,”Contos博士也微笑着,“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我还以为所有猎隼都在袭击中被捕了。”

“我也想对你这么说,亲爱的,”Saker女士坐下来,回答道,“我,23,58,81,和125当时都在做其他任务。我们和Dillard先生与他在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的几个合伙人简短地见了面,并被重新分配工作。我的工作是找到你,我很高兴你按照Anderson先生说的做了。”

“最起码,我尽力了……”Contos博士皱起眉,“那天我提早下班回家……有个约会要去。但是当我听到爆炸声后……我就知道什么发生了。然后我拿着手拎包,还有Anderson给我们的协议,就开始跑……我猜Jason最后一定是做了什么既勇敢又愚蠢的事……”

“是的,他确实做了,”Saker女士回答,“他备份了研究开发文件,然后毁了原版。”

“你怎么知道?”Contos博士问,“你怎么可能知道?你又不在现场。”

“是Terrance告诉我的,”Saker女士微笑着说。接着,她将手伸进口袋里,并取出一只小小的,浑身伤痕累累的阿穆尔隼。这小家伙很快的跳到Medea的大腿上,然后用它短而粗硬的腿给了她一个紧紧的拥抱。Medea咯咯笑了笑,然后用两只手指揉了揉无人机。无人机开心的发出了啾啾声,然后放出一个银色闪存。

“我觉得你会对一个叫做‘先读我,妈妈’的文件最感兴趣,”Saker女士开口道,然后向Contos博士放在座位下的电脑包比划了比划。

没有一丝迟疑,Contos博士马上开启了笔记本电脑,小心翼翼的将闪存插进了其中一个USB插口,然后耐心的等待着闪存安装。等安装好后,她找到了Saker女生提到的文件,并将它打开。它只是一个简单的记事本文件。

嘿,妈,

你总是告诉我,在我成长过程中要学会不能太过鲁莽。我猜我大概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吧。如果你正在读这个文件,我可能已经死了,或者成为了基金会的俘虏。以我一贯倒霉的运气来看,应该是前者吧。

在我成长过程中,你也曾告诉我对朋友,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那么我们超级厉害的研究开发小队,不是朋友的话是什么呢?我让他们都提前逃离,然后自己留了下来确认我们的文件全部都被保存了下来,也为了确认它们不会落到基金会的手中。它们都在这个闪存里。用来找到Isaac与Fuentes女士,和用来做你想做的事应该足够了。我敢打赌如果你能找到研究开发小队剩下的人,他们一定会很高兴地加入。

你是我的骄傲,妈。最后的最后,我希望你也会对我作出的决定而感到骄傲。这是我该做的事。在做完所有Isaac让我去做的次要项目后,我的道德心该稍微改改了。

爱你的儿子,

Jason

PS,如果你决定像Wilson做的一样,把我也做成一个猎隼的话,也挺好。

读完文件,Contos博士的热泪夺眶而出。她能感觉到Saker女士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该死的英勇,”Contos博士伤心的笑着说,擦干眼角的泪水,“他一生都是个胆小鬼,但在最需要拿出勇气的时候,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她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然后把它收了起来,“现在怎么办?”

“我们去日本,”Saker女士回答,“然后我们会与Dillard先生会面,去香港。我听说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会给你们两人一份工作。很可能可以接着做你没做完的事。”

Contos博士点点头,然后又看向登机口上方的钟表。离起飞还有四十五分钟。她们两个很快就要登机了。


2024年5月27号
Site-64
异常材料实验室

深夜,Edgar Holman主管踏入了Site-64的异常材料实验室。实验室内灯光昏暗,研究员要么是回了家,要么是回了站点宿舍过夜。实验室中只有一盏台灯还是亮着的,照着一个个仪器,将暗长的影子打在实验室墙上。坐在桌前的是实验室里唯一的一个人,他细心地检查着一块老手表,音乐从放在桌上的MP3播放器中传了出来。

“咳咳。”

Holman清清嗓子。那研究员抬起头,一幅睡眠不足的看看Holman,挥了挥手并关掉了音乐。

“晚上好,主管,”Conwell看看那块老手表说道,“我有没有给您看过这块手表?”

“我想没有。”

“是Zachary Johnson博士在去世前一段时间给我的,”Conwell叹着气解释道,“当我在做1360项目的时候,他曾是我的导师。他说它‘简洁,可靠,还有种奇怪的响声’,还说我‘很像它’。我用了两个月时间在空闲时检查了它,为了看看它有没有什么微小异常效果,但它只是一块手表。我觉得Zach一定是觉得我会很认真地检查它,所以才说得这么神秘。差不多算是一种离别玩笑吧。要不是Kate觉得它很难看的话,我会更常戴它的。”

Conwell又叹了口气,然后轻轻把手表放回办公桌的抽屉里。

“不管怎么样,”他接着说,“这怎么看这都是毫无关系的事。抱歉实验室这么乱。我能为您做什么,主管?”

当他提到“乱”时,Holman注意到了Conwell桌边整整齐齐搭成一摞的用过的咖啡杯。他笑笑,并摇摇头。

“你一定知道了对安德森机器人发起的袭击成功了吧?”Holman回答,“如果没有你和异常技术分部所做的一切的话,一定不会这么顺利的。”

“很高兴能帮你和Merlo抓住你们的这只白鲸6,”Conwell笑笑,“你们还准备把更多机器人送到关塔那摩湾拘押中心吗?”

Holman对他的情绪表现皱皱眉。

“你和你的实验室最后还有几个关于被捕的安德森成员的项目,但你不会在这里做那些了。”

“主管?”Conwell抬起一边的眉,“我听不懂。”

“Aeslinger说你没有通过上周的心理健康检查,”Holman解释,“你将进行带薪休假。”

“您……您把我开除了?”

“把它看作强制休假吧。”

“我很尊重您,主管,我不觉得——”

“Jacob,求你了,”Holman打断他,“你上次睡一晚上好觉,或者跟你孩子度过一个下午的时光,或者带你夫人出去约会是什么时候?你该休息一下了。”

Conwell靠在座椅背上。他看了看他的办公桌,又环视了一遍实验室,点点头。

“如果几周后我还能回来的话……”

“伙计,一个月吧。”

“嗯,”Conwell接着说,“如果我一个月后回来,并通过心理健康测试的话,我还会是这里的首席研究员吗?”

“当然。”

“那好吧,”Conwell站起身,从椅背上拿起外套,“我会离开的。”

Holman跟着Conwell走出了门,看着他把实验室的门锁上并后悔的叹了口气。他微笑着把手放在Conwell的肩膀上。

“所有这一切有价值的工作,”他说,“你做的很好。”

Conwell疲惫的笑着点点头。他戴上耳机并打开了音乐。随着Conwell走向电梯,Holman耳中的歌声渐渐消失。


2024年5月28号
Site-19
高安保等级人形生物收容翼楼

“他这样等了多久?”Merlo问道,透过单向玻璃看着后面的收容室。Vincent Anderson坐在收容室内,双手整齐的放在桌上,耐心地等待着。

“24小时,”研究员Labelle回答,也透着单向玻璃看着收容室。“在你们袭击的时候他从昏迷中苏醒,然后马上就开始用关于Marshall,Carter和Dark麦克斯韦宗教会的相关情报来要求各种修理需要的部件。他提供的情报很有用,所以我们就给了他一些部件。他修理完后就一直在那里等着了,说是想跟你聊聊。”

Merlo点点头,接着盯着她一直以来的死敌。上次她看到他真正的身体时,Anderson几乎是皮包骨头。苍白的皮肤上布满了割痕,一只机械相机眼睛也不再能用,时不时的还会剧烈的颤抖。但是现在,他皮肤上的割痕几乎都消失了,眼睛也被修好,也不再会颤抖。虽然比以往的他看起来还是狼狈很多,Vincent Anderson不再像是用在2020年Merlo提供给他的螺栓随便组成的半机械人了。

“如果我进去,他还不能向我打出电击,对吧?”Merlo问。

“他没有对应用奇术系统部分做过修理,”Labelle用肯定的语气说,“而且,这可是个重型反奇术收容室。他连一个硬币都移动不了的,更别说攻击你了。”

Merlo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叹了口气。

“好吧,”她说,“看来我是要进去了。”

* * * *

“下午好,Sasha,”Anderson看着Merlo走进他的收容室,微笑着说,“我觉得应该是下午了吧,见不到太阳又没有钟表的话,完全不知道时间啊。”

“下午好,Vincent,”Merlo回答,在收容室里桌子的对面坐了下来,“我看你又把你的发声器修好了?”

“那些‘啊’和‘呃’过一段时间就会变得很无聊,就算对我来说也是这样,”Anderson耸耸肩,“不过怎样,Gabe和Jessie怎么样?她现在,多大了,十岁?我听说你很喜欢做家长。”

“不管我有多么想跟你聊我丈夫和女儿,我们还有跟更重要的事要聊吧,”Merlo尖锐地回答。

“好吧,”Anderson又耸耸肩,“我们要聊什么?”

“Contos博士和Dillard先生的去处,”Merlo答道,“我们抓到了Wilson博士和Phineas AI构造体。目前为止他们都很合作,并确认你给每个人都有在重大袭击后的后备逃亡计划。如果你能告诉我们他们的最终目的地的话,我们会给你提供更多你修理自己需要的更多……高级的部件。”

“我很惊讶Phineas没有求你们把他删掉。”Anderson对自己笑笑然后摇摇头,“对,我知道他们在哪里。但我敢打赌你绝对会发现去追踪他们对接下来的日子毫无意义。”

“为什么?”

Anderson微笑着敲敲自己的头。

“你对我用来控制那个猎隼个体的技术知道多少?”

“没多少,”Merlo皱着眉说,“我只知道你能用一个麦克斯韦群体思维的变体把你的意识从你真的身体中转到一个机械身体里。”

“说的没错,”Anderson点头说,“但是比你说的要复杂一点。让我来解释吧。麦克斯韦的人用这种技术来把他们的意识转移到一个大的团体里,使所有的教会成员可以随时交换各自的数据与想法。我在这之上做了一些小修改,让我可以把一个意识转移到一个固定地点更长一段时间。结果如果再做一些小修改的话,就可以把一个人的意识转移到另一个有合适的接收器的人的身体里了。”

Merlo的脸色变得煞白。她看向单向玻璃,顿了顿,然后又把注意力转回到Anderson身上。

“你做了什么……”她说道,双眼质问地眯起。

“从你晋升,并有了更多资源与火力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安德森机器人活不了几天了,”Anderson悲伤地笑着说,“所以我让公司多做了几千个阿穆尔隼无人机,然后又在它们身上加入了特殊的接收器芯片。接着,我把芯片植入了公司的计算机科学家,工程师,医学研究员,等等等等的大脑里。从2022年开始,我就鼓励员工们把公司的技术与研究储存到他们的深层意识里,一个接着一个。在你24号袭击开始的那一刻,我就发出信号让他们把这些想法与记忆都带到表层意识中。最快的研究员应该今天就见效果了吧。”

Merlo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她看着Anderson打了个响指,一个黑色的王棋子出现在他身边的桌子上。收容室的墙壁闪烁起亮蓝色的符文并持续几秒钟,使Anderson微微疼痛的扭动了一会。影响停下以后,他打了个寒颤,笑了笑。

“天啊,”他说,“这些反奇术的效果真不是闹着玩的。真的很疼。但是,嘛。你被将死了,Sasha。我想你的朋友应该叫这个一个共识常态还是什么的改变吧。Medea和Isaac也不会做什么异常的事,所以也不用去追踪他们了。”

Anderson将王翻倒。

Merlo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然后向收容室门口走去。

“记得我们第一次打电话时我说的话吗,Sasha,2014年的时候?”Anderson对她叫道,“如果时间足够的话,就算是异常技术也会变成主流。嗯,这就是我所说的。”

Merlo没有回答。她只是回头看看她的老对手,然后对他点点头,回到了隔壁的观察室。

“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行政办公室在哪里?”Merlo对所有人问道,“我得给O5指挥部打几个电话。”


2024年5月30号
Site-64
行政办公室

助理主管Sasha Merlo安静的坐在她的办公室里。灯是关着的,唯一照亮这个房间的是电脑屏幕上的微光。在一片寂静中,能听到的只有键盘噼里啪啦的响声。终于,敲门声响了起来。

“门开着,”Merlo小声说。门开的同时,亮光洒进了她办公室的接待区,她眨了眨眼。Gabe Merlo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大杯咖啡。

“我看到你的短信了,”他说,向她走去并把咖啡放到她的桌上,“我猜你又会在这里度夜,这个可比餐厅里被叫做咖啡的白开水好得多。”

Merlo对丈夫疲惫地笑了笑,感谢地点点头。

“谁在看着Jessie?”她问道,从咖啡杯里喝了一小口。

“Clarissa说她会去,还说会出去吃冰激凌看电影,”Gabe回答,“你怎么样?”

“嗯,至少我和Holman还没有被干掉,”她虚弱地笑笑,“但我们有至少20个会议要去。这一切估计几年后才会平息下来吧。每次当他们需要为了几个头脑发热的站点主管而改变共识常态时,O5指挥部都不怎么高兴。”

“那些怎样都好,但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怎么样?”

Merlo叹了口气,把头埋在双手里,用手心揉揉眼睛尝试着清醒过来。

“我累了,Gabe,”她终于回答,“我他妈的累了。你记得西西弗斯的神话吗?”

“知道?”Gabe抬起眉,“希腊的一个家伙。做了什么事让哈德斯很生气,然后就被送到塔耳塔洛斯去,被惩罚永远把一块巨石推到坡顶上。每当他把石头推到坡顶时,它都会又滚下来。中心思想,别气哈德斯。你想说什么?”

“Anderson就是我的那块石头,”Merlo解释,“每次我们都会离成功把他和他的公司解决掉很近的时候,总会发生什么。人员被牺牲了,资源被浪费了,事业被摧毁了。现在没有了石头,但我还是得把它堆到坡顶上。他赢了,Gabe,他最后还是赢了。”

“我倒觉得这是一个僵持状态,”Gabe耸耸肩,“所以说,你们确实把他毕生的工作一块一块的撕碎了,还有他不是现在在你们的俘虏下嘛。在收容室里,就算是他想来个同归于尽也很难吧。再说,如果Anderson能学会他做的事的话,其他人也能学会。异常技术不会永远都是异常。总有人会重蹈他的覆辙,然后又一个人,又一个人。”

“亲爱的,我真的很累,快切入重点。”

“所以我是说,从一开始你打的就是一场一路上坡的战争,”Gabe接着说,“你,Clarissa,Carter,还有整个Gamma-13雄赳赳气昂昂地接下了这份工作,但我想它从来都不是一场永恒的战争。技术总有一天会变得寻常,然后共识会改变来适应科技。基金会曾目睹过上千次这种改变,而我们也会看到它再发生上千次。”

“你是在安慰失败的我吗?”Merlo叹了口气,“天啊,Gabe,你真的不是一个很好的正能量演讲者。”

“我说这些不是用来掩盖你的过错。”Gabe把手放在妻子的肩膀上,“但是你至少应该对自己接下这份基金会需要你去做的工作而感到骄傲,知道了吗?”

Merlo闭上双眼,点点头。Gabe则是把她抱在怀里。

“就算你自己不这么觉得,我也很为你骄傲。”

Merlo微笑着摇摇头。

“你的观点真他妈偏,”她说,“不过,谢谢你。”

“随时随地。”

Gabe轻轻吻了下她的脸颊,然后向门口走去。

“我去叫点外卖,”他在门口说,“你想吃什么?”

“金边粉?”Merlo问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没问题。”

Gabe微微挥挥手,然后消失在了接待区,把Merlo一人再次留在黑暗中。她看着电脑上打开的一个个窗口,叹了口气。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接着,她关闭了那些窗口,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如果快点的话,她还能在Gabe出门前赶上他。毕竟那些文档一直都在;而眼前的人儿,则是漫长岁月里的唯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