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排查记录
评分: +16+x

最近图书馆出现了很多未登记的书籍,可能是某个访客或是圣灵忘了把他们的东西带走了,申请去整理一下。

北部第ⅩⅧ,Feispy区 Ⅲ号整理员

嗯。顺便带上Ⅳ区的Culless吧。

X-77496 L. S.

这是一片灰暗地带,处于图书馆最北边的边缘地区,这里仅有的东西,除了看起来非常不可靠、被人踏过会发出咯吱声的破旧木质地板,以及完全看不到顶的书架和天花板外,就剩下一眼望不到头的、各种各样的书籍 — 还有一些根本不像书的书籍。

Friscy在书架间穿梭着,他突然停下,向书架举起右手。他的右手 — 现在也许无法被称为右手了,因为他的肩膀以下,本该是右臂的部分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锁链,连接着破旧的黄铜提灯,裸露的肌肉直接长在早已生锈、斑驳的锁链上。黄铜提灯发出微弱的暖黄色光线,勉强能照亮周围的书籍。

他佝偻着背,艰难地挺直腰,借着黄铜提灯的光勉强看清了他上方的书籍。那是一本封面崭新的硬壳书籍,书脊上写着“Tadaddy带你看高纬度空间下的趣味物理学”。Friscy将左手拿着的东西对准这本书,把眼睛凑上去开始仔细查看。

他左手中的是一个造型奇怪的东西,看上去像是两个塑料片贴合在一起,之后用玻璃封出的一个小盒子。Friscy看着,眼前开始出现一副景象。

从塑料片上显示的影像,勉强能看出一个人从另一个看起来更新的书架上抽出了这本书,拿着它离开了,Friscy认出了书架上旁边的那本书。从Ⅵ区来的,又是一个放错区的,他一边暗中咒骂着,他的长袍中伸出了一只非常长、肤色苍白的手臂,抽出了这本书,收进了自己的长袍内。

图书馆总有一些不懂规矩的新人,从某个世界来的访客,他们总喜欢把书到处乱放,而像Friscy这样的整理员就需要把书放回原位。

以后谁乱放书就让他来当整理员,Friscy在心中恶狠狠地这样想。

当整理员 — 至少当这个图书馆的整理员并不是一件美差。在这里工作的图书管理员都需要进行变形以方便图书馆的工作,而当一个整理员则意味着你会长出若干条胳膊,擅长在书架间攀爬。同时,你的灵魂会被困在图书馆,有时候是只是几年,有时候则是几个世纪,甚至永远。

Friscy原本也是个访客,直到他不小心弄倒了一排书架。于是他现在是整个图书馆最偏僻区域唯一的图书管理员。

因为这个区域只有他,他破例被允许兼任归档员、讲解员和整理员。他基本保持了讲解员的外形,切去右手,连上锁链和黄铜提灯,失去嘴巴,用他们给的心灵交流能力为访客们讲解,同时也长有整理员的手,用有归档员的知识,而不用像其他归档员那样被困在柜台后无法移动。

不过很奇怪的是,这篇区域其实很大,却只有他一个人来管理。幸好平时没什么人,不然他肯定会忙疯。

当他准备转身离开时,他看到这本书后面露出了另外一本,看上去更残破的书

那书看起来十分破旧,书脊上的名字也有所磨损,只能看到上面有两个字母:“N. F. ”,它仿佛有一种魔力,让人不自觉地想翻开它阅读。

Friscy愣了一下,似乎从其中感受到了什么。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忍住了那种冲动,停在原地,直觉告诉他不要去碰那本书。

能让图书管理员都受到影响的书籍?Friscy心中警铃大作,他知道,这种东西绝对不应该放在这里。

他本该直接去向小姐们Little Sister报告,但最终,他还是打破了身体的僵硬,颤抖着将左手上的东西对准这本书。

然而Friscy却什么都没看到。他愣了一下,将玻璃盒子倾斜了一个角度,可还是什么都没有。

他手中的玻璃盒子叫Culless,能用它看到书籍的过去和未来,方便图书管理员们对书籍进行登记。可是……没有内容?

Friscy不信邪地继续倾斜着盒子,想看到这本书更遥远的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超过了以图书管理员的权力能看到的最大限度。

但是盒子里还是没有景象,直到盒子快被翻过一整面,塑料片上开始显示图像。Friscy眼皮一跳,直到现在才有图像?时间恐怕已经快倒回到宇宙初期了吧。

他凑近玻璃盒子,仔细地看着。

塑料片上首先是一片黑暗,无法辨认大小、远近的黑暗,随后从远处开始出现星光。星星缓缓放大、变亮,似乎朝这边而来。背景中缓缓浮现了一只巨大的生物,有五只粗壮的软肢连接在身体上。就像一只巨大的海星,Friscy想。

海星的触手卷曲着,略过了星辰,随后包裹住了整片黑暗。Friscy不知为何突然感觉毛骨悚然。

“你在看什么?”Friscy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男声。

Friscy连忙将小盒子收在长袍中,转过头去。那是一个笼罩在黑暗中的人,距离Friscy很远,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先生,我能帮到你什么吗?”Friscy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违规了,后背出着冷汗,他只希望这个人只是个迷路的访客,不懂图书馆的规矩。

Feispy区Ⅲ号整理员Friscy,立即交出你的Culless”一个女声从他背后传来。

Friscy心中一颤,他知道是一位小姐在这里。他没想到,如此偏僻的地方会有小姐到访,还正好被发现违规。

“不,小姐,我 — ”Friscy试图解释,但对方打断了他。

Feispy区Ⅲ号整理员Friscy,你因违反管理员条例,神将收回你的灵魂。愿你的灵魂在神之膝上被抚慰。”对方说完,Friscy立刻被卷成一道细流,快速升上了天花板。那本书,还有玻璃盒子掉落下来,黄铜提灯倒在地上,依旧闪动着黄色的光。

一个人往前走去,捡起了那盏提灯。灯光照亮了他的侧脸:他的皮肤十分苍白,脸颊消瘦,他的穿着和Friscy一样,只不过他的黑色长袍看起来更厚重一些。长袍恰好能露出他脖子上的黑色刺青。那是一个内有复杂图案的五角星,能勉强辨认出有“N. F. ”两个字母。

Terrias,你该回答了,我们已经等了太久。吾主何时降临?”他身后的女声站在黑暗中问道。

他沉默着,举着黄铜提灯将地上的书重新放回书架。

“世界正在重调,第五即将完整。即在平衡之刻,即在此时。”

灯光缓慢消散,人影重新进入黑暗。在灯光完全消失之前,仍留在地上的玻璃盒内出现了影像。

那是一只海星,缓缓卷住了一条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