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末日
评分: +16+x
vol_1_1.jpg

整個大地都在燃燒着。無情的,殘酷的,來自地獄的火焰把人類所走過的地方也燒為焦土。

以死亡之火為名的邪神降臨了。我們早在歷史書中見證過祂的存在,祂十萬年才顯現一次,沒有人知道祂為何出現,也沒有人知道祂如何消失。我們知道的,就只是祂都毫無先兆的降臨到充滿生命力的星球上,然後把那星球上的所有生命也燃燒殆盡。燃燒末日,這是既可怕又遙遠的一個事實,沒有文明想遇到,也沒有文明認為自己會遇到。因為在這萬千生命的世界中,遇上祂的機會實在微乎其微。直到祂降臨到地球前,我也沒有想過我們的末日竟然會是這樣。

我獨自一人在街道上逃跑,然而這邊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地方。遠方的山成為了火海,每一棟大廈的窗戶也吐出火舌,路上只看見一個又一個人型的黑碳。我學會的奇術只能讓我不會在這煉獄中立刻被烤熟,依然熾熱的空氣把我的肺部燒得刺痛。我可以逃去哪裏?因為我會一些水下呼吸的小戲法,所以有逃去海底這天真的想法,然而這想法就在我走到海邊時立刻被粉碎。海洋沸騰着,海岸線已經下降了10多米,就算我有方法逃到水裏又不成為這巨大魚肉湯的材料,以這蒸發速度躲在深淵帶的我大概只要三天就能看見陽光了。我還能逃到哪裏?海底不行,北極冰源大概已經消失了。永不見光的洞穴也不可行,躲在那裏就像藏身在地牢中的士兵受到噴火兵的襲擊一樣,不被燒死也會窒息而死。唯一可以活下去的方法就只有逃出地球,不過要如何做到?就算做到也要怎樣才能在宇宙中生存下去?

我放棄了,嘗試逃跑並沒有意思,這只讓自己人生多了數天極為痛苦的日子。我解除了保護自己的奇術,火焰馬上撲向我,瞬間把我所有的感官都燒焦,讓我可以毫無痛苦地死去。


vol_1_2.jpg

圖書館是知識的泉源,也是讓我們從混雜的現實中抽離的地方。

“…咕”

我從沉睡中驚醒,我看了看四周,我看了看自己。這邊是我熟悉的冥想室,燈光昏暗而柔和,香爐散發着讓人平靜的芳香。我還是打座在我進入冥想前的地方,其他學徒和導師還是坐在這房間內。我拍打了自己的臉,花了點時間釐清思緒。這是我一直以來最為真實的夢占卜,不像以前那樣要在霾霧中找尋真相,這次就像親身經歷一樣,身上每一個細胞也感受到被火焰吞噬的這個未來。

“信天翁,你終於看到了嗎?還在想你占卜天份是不是真的那樣低。”

“不要這樣貶低新人,黑鴿。他才來到這兒3個月,能成功占卜已經是成就了。”

“…”

在我回神過來時,我的兩位前輩已經在討論我這次的占卜了。燃燒末日,他們是這樣說的。在數個月前我們的導師已經占卜到這個未來的發生,接下來就是自認天才的黑鴿,然後就是很愛為別人操心的企鵝,最後今天我才看到這個末日。不過因為導師的占卜能力是被公認的準確,自她第一次看到,我們占卜學派,以及其他蛇之手的成員已經在處理這個事情了。以我們在圖書館所找到的記錄中得知,被稱之為神的那位吞噬者,是利用製造空間裂縫來創造門徑到達現實。某個已被遺忘其名字的種族的紀錄中,他們曾經嘗試阻止該吞噬者。他們利用半神級的封印結界阻止門徑打開但失敗,他們又集合所有奇術師和現實扭曲者來消滅吞噬者,但完全傷害不到祂。

“對了對了,獄卒和焚書人那邊怎樣?有什麼動靜嗎?”

“…沒有,完全沒有看到他們有動靜…”

“所以那群人就只看得見地上的石頭長出腳,卻看不見太陽掉下來嗎?”

黑鴿向導師問了基金會和GOC那邊的事。現在想一想,封印和消滅應該是他們比較善長的。蛇之手的人雖然討厭他們,不過也認同他們的存在價值。我們必需與異常共存,但當遇上否定所有生命存在的吞噬者,我們也該決絕的阻止與消滅祂。不過可笑的是,當我們不想看見他們時,他們就常常過來阻擋我們的去路。當我們需要他們時,他們卻完全不在。

“所以,我們該怎樣?”

“…當祂來到時已經太晚,解決方法只有阻止門徑打開…”

“但是我們要怎樣阻止?半神級也阻止不到的話…蛇之手有能力封印神嗎?”

“…只靠我們不行,但有獄卒的協助下可以做到…”

“你瘋了嗎?要找獄卒幫忙?那群人會把你抓起來!再說他們不會相信我們說的燃燒末日!”

“…不用找他們,讓他們找到我們就好…”


vol_1_3.jpg

控制,收容,保護。只要把科學視為信仰,就能以神之名對被稱之為異常的異教徒進行異端審判。

基金會中每一個Site也有一間最高安保級別的會議室,其保密程度極高,就算整個Site的4級人員背叛,也入侵不到這個會議室的系統。同時這個會議室就算是Site主任也沒有權限申請使用,因為這地方不屬於該Site,這會議室是直屬於監督者議會,只有O5才可以申請使用。

只任職了1年多的Site主任一個人坐在這個會議室內,再三閱讀10分鐘前由O5發過來的郵件。雖然他已經在基金會工作超過20年,很多大場面也看過。不過這次是由O5所發起的緊急會議,還是讓他緊張起來。該郵件並沒有什麼內容,只有以簡短的句字的要求所有Site主任15分鐘後開會議,和一個附件:

檔案編號:CN-4-123891

檔案等級:4

簡介:特攻River於2019/01/15 10:02:32位於地點CN-135-112-AW執行例行的EVE指數檢測時發現異常的讀數。特攻River於10:03:54把發現匯報於Site-CN-██,並表示直接前往該異常地點。特攻River於10:21:32匯報該地點並沒有發現任何要注意個體,但發現有多位人型個體於該地點近期進出的痕跡。特攻Cannon、特攻DarkRum、特攻Wheel於10:24:05到達現場,並對該地點進行搜索。特攻Cannon於11:11:11匯報該地點有一張紙條(被編為CN-123891-A),並寫有疑似為GOI α-19“蛇之手”的行動簡介。

以下為CN-123891-A的內容。因為安全理由,禁止4級以上人員直接接觸CN-123891-A。

眾兄弟姊妹們,我們期待的這一天終於到來了。我們的蛇之手不用再躲在黑暗的角落,因為主神即張前來,把我們的敵人通通消滅,並到達由我們所領導的新世代。

不要忘記這一天,於1月20日的23時正,在這個地方,最高神級的空間裂縫將會被打開,我們必需準備好為祂送上最好的歌曲與貢品。


 

開始會議的時間到了,會議室的空坐位上投影出多個不認識的人,這位年輕的Site主任只能依靠他們放在桌前的名牌來得知對方是來自哪個Site。不過唯有一位與眾不同,那位男性的桌前並沒有名牌,而且他的平均臉讓人不相信這是他的真實臉孔。他是O5,13位O5中的其中一位。在各個Site主任互相打量對方之際,這位O5用一種平凡的男聲開口了。

“我相信大家也清楚這次會議要談的內容了,特攻發現了疑似蛇之手的行動簡介。根據上面所寫的內容,蛇之手會在4天後引發一次HK級鎮壓封神Deific Subjugation情景。由此O5議會要求所有Site提供資源和技術阻止K級場景發生,而這次行動的安保級別為4級…”

“如何知道這不是蛇之手的陷阱呢。這樣重要的行動我不太認為他們會不小心留下可被跟蹤到的痕跡呢。”

在我發問之際,我突然感受到在場的氣氛突然變冷。會議室內其他Site主任也看向我,好像在質疑我對O5的決策有疑問一樣。

“這是一個好問題,我也希望大家有疑問就提出來,我不希望在實際行動時因為有誤解而出錯。”

這個會議室內只有O5在微笑。不過想到這個O5的形象很大機會是電腦合成的,說不定實際的他已經記下了自己的名字,一點也安心不起來。

“我們已經再一次檢查發現該行動簡介的現場,疑似為蛇之手的人員至少有5人,而且每一個也至少是4級藍型。因為那地點很接近我們其中一個Site,如果對方只是為了設下陷阱而派出他們的話,這次行動也冒太大的風險了。…如果真的是陷阱的話我們O5會付上全責,你們不用擔心。如果以上解答到你們的疑問的話,那我就繼續這個會議了。”


vol_1_4.jpg

這個平靜的晚上只會讓人想平靜的渡過,但是知情者卻為人類的命運作最後的準備。

“螳螂,空間波動水平如何。”

“持繼上昇中,已經突破X級門檻了。”

大量基金會人員已經集結在這個地方。工程師們再三檢查放置在這個地方的12台斯克蘭頓現實穩定錨Scranton Reality Anchors處於隨時可以啟動的狀態,研究員看着屏幕上百多個讀數,試圖利用這些數據找出真相。機動特遣隊建立出巨大的封鎖線,禁止所有非基金會人員妨礙行動。

“這邊是行動指揮部,蛇之手那邊還是沒有動靜嗎?”

“MTF那邊並沒有發現任何有蛇之手在場的跡象,研究員已經在留意蛇之手會否利用奇術傳送過來了。”

大家也非常緊張,這次行動有不少可以出錯的地方,儀器失靈、人員誤判,最害怕就是蛇之手的襲擊,然而這次行動並沒有可以出錯的空間。在沒有事前演習的情況下,決定人類命運的這一次行動在監察器的警報嗚聲下開始了。

“空間開始扭曲,距離通道形成還餘下70%!”

“把12台SRA全部調至100%輸出,確保電源不可以中斷!”

“空間扭曲速度並沒有明顯變化,距離通道形成還餘下60%!”

“指揮部,要把SRA過載嗎?”

“不要,現在開始過載的話,阻止到通道形成之前就過熱了。”

情況不斷的惡化,現有的設備看來並不足以阻止到這次K級情景的發生。夜空中開始出現肉眼能夠看見的扭曲現象,大家也知道這是代表距離通道型成已經不遠了。然而在這個最緊張與關鍵的時候,遲來的那群人出現了。

“這邊是MTF,發現5名不明人仕使用奇術突破封鎖線,準備進行武力驅逐。”

“…還是來了嗎。批准對目標進行攻擊!”

機動特遣隊在收到指示之後,立刻對疑似為蛇之手的人進行攻擊。步槍不間斷的攻擊卻完全傷害不到他們,每秒100發的子彈都在空中化為灰燼。對方就完全不把機動特遣隊放在眼內一樣,一直只看向天空中那個被扭曲的地方。他們5人同時雙手舉起,一股淺藍色薄霧在他們上方形成,然後飄向那個被扭曲的地方。

“MTF那邊阻止不到蛇之手嗎?螳螂!現在情況如何!”

“距離通道形成還餘下50%!…等等,空間扭曲速度開始減慢…不,現在停頓了!”

“等等,你確認你沒有看錯嗎?”

蛇之手來到之後,情況反而好轉這一事,讓大部份研究員都混亂起來。不過這時候指揮部來了一個簡短又驚人的決定。

“MTF立即停止對不明人仕進行攻擊,其他人不要干涉他們,繼續保持SRA運作就可。”


vol_1_5.jpg

只有在和平的時代的人才有空閒的時間可以享受茶點,就例如現在。

“所以他們呢,就一片混亂的情況下繼續玩弄那數台機器。然後當他們歡呼慶祝關上那個空間裂縫後想抓捉我們的時候,卻不知道我們早就走了!”

“黑鴿,你只是坐在圖書館內留意情況,不要說得自己像那時和獄卒正面交鋒過那樣。”

“企鵝,這是團體合作。所以我們都和獄卒正面交鋒過,然後全部人都安全回來,這樣想就好了!”

“…”

冥想室今天與平日不同,今天不是占卜和冥想,而是我們4位占卜學派的人在這邊開小茶會慶祝人類逃過一難。其他蛇之手的成員都在別的地方開派對,不過那邊太過熱鬧,所以我們還是留在這地方慶祝。雖然有黑鴿在的情況下,這邊不可能會寧靜了。

“不過獄卒也真好騙呢,寫張簡單的紙條,就讓他們總動員來協助我們解決事件。下一次我們寫焚書人要襲擊他們的據點,說不定獄卒就會和焚書人打起來了。導師,你認為這是好主意嗎?”

“…”

導師沒有回應,只看着燭火微笑,就像整個事件的發展早已被她看透了一樣。這個聽起來非常荒謬的計劃能成功,有多少是導師能夠掌握的?有多少只是運氣好而成功的?無論如何,這已經讓我更佩服她了。


“原本想秘密處理這次HK級情景,想不到蛇之手直接讓事件暴露了。”

“這不是更好嗎?只要用數箱A級記憶消除劑來作事後處理,就換來這麼強力的支援。”

“不過他們為什麼要這樣行動?直接找我們合作不就好了?”

“蛇之手的人自尊心很強的,就算K級情景他們也不肯低下頭請求別人幫忙。就這樣讓他們以為成功騙過我們吧。”

“不過你也真的有膽子,竟然去那邊當指揮官帶領紅右手表演這一場鬧劇。”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這次會議就結束了,解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