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注定无法将有些蝴蝶囚于笼中
评分: +64+x

0

当SCP-2000启动的时候,O5-11抬起头:黄石公园的天空赤红如血,一切活着的生命都沉寂下去,唯有那些山的轮廓还在守在那里,指引着新的人类在此重生。

十一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他没有反抗,只是把那只银色的手环扔到了地上,然后任凭机械扭曲的奇点洪水般卷走他的躯壳。

恍惚中他听到格尼美德协议倒叙播报的声音,看见自己被挤压在屋顶上,左心室被拉到了胃里,第三只眼睛恹恹地半睁着趴在拇指指甲的边缘。他没有和身边的人——如果那些还能被称作“人”的话——一样尖叫或者哭泣,要不是他的眼皮不知道跑去了哪里,恐怕他会很愿意在这趟漫长而扭曲的旅程中小憩片刻。

以某个正常世界的24小时时间制计算,他在这个高维度通道里被拉扯了整整166个小时。有时候他看到一闪而过的17号站点,绿色的收容灯,枯死的草地和基金会墓园,但很不幸的,最终他并没有如愿以偿地和其他人一样被扯成基本粒子。

到达旅程尽头那片耀眼的白光时,他用他已经恢复的感官冲远处穿着MTF标准战斗服的一团人影大声咒骂着,在被击中之前努力让自己摔下之后的姿势尽量舒服一点。

因为接下来还要睡很久。

1



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是想要睡更久的,可惜即使他被扯掉了一只眼睛,Area-13的主管Dietz还是认出了他。他在一间比收容室宽敞明亮的多的房间里被叫醒,这个世界的O5-11正坐在床边等着他。

他们有很多想问的,在那些问题被提出的时候几个超小型的SRA在他周围闪烁着光芒。重新拥有了Alto Clef名字的男人摸了摸自己那只正常眼睛下方的纱布,确认了自己的五脏六腑不多不少之后咧嘴露出了他惯常的、柴郡猫一般的笑容:

“我不记得了。”

这就是他现在正扛着一把经由914加工的M40,第三次带领Ω-12首发小队执行克洛诺斯协议的始末。

比起办公桌后九年的文书工作,在奥林匹斯山上绕着一个绿型转圈确实要刺激的多。但过去的两次白色事件中3480不太给他面子,他的3级现实扭曲能力简直憋屈得要发了霉。

第三次白色事件,第四十(40)个小时。

Clef依旧不太适应狙击枪开火时的质感,不过也许是因为非实弹攻击本来就没什么可感受的。他眯起一只眼睛盯着远处白光中毫无意识的身影,开始想念自己的霰弹枪。

第四十小时零八分,康德计数器的指数回跌,白光骤暗。包裹在光中的人影仿佛刚刚破茧的蝶,以一种绝对不符合重力加速度的速率缓慢飘落——用脸着地的方式。

Clef很想笑,但联络器里接连报告了麻醉弹无效的信息,他收敛了些,并本能地察觉到四周的气氛开始发生变化。以3480-2实体为中心扩散着异常的休谟场,气温爬升,雪正在融化。

“允许1-2级成员使用压制能力,重复,允许——”

Clef抬起一只手,他在冷热空气激烈碰撞的边缘站起身来,迎着逐渐被瓦解的抵抗边界一步步走向暖热空气中跪坐起来的人形实体。重获新生的二级绿型发疯般的捏住自己颤抖的手腕,四周充满了荧绿色的造物。

“欢迎回来,Ben.”

Clef在他身边停下来,迫近四级的现实扭曲能力让他此时就像一个人形的稳定锚。他直视着男人痛苦而焦躁的双眼,而后悬停在Benjamin Kondraki身边那些翠绿色的翅膀和他的休谟力场一同破碎了,一发来自Ω-12其他小队队员的实弹射入了他的小腿,随后是几发镇定剂。Kondraki茫然地看着Clef,再一次面朝下向前倒去。


他梦到了很多,有些是在那些扭曲的通路里就看到过的,有些是他曾经经历过的。当这一切都离他远去的时候,SCP-3480-2-48号实体睁开眼睛,他生前的同事兼死对头兼情人正坐在他的收容室里,用他惯常的那种似笑非笑的眼色打量着他。

他张张嘴想说什么,质问?咒骂?但他没来的及开口就被打断了。

“亲爱的,我不管你从哪个世界过来,但是为了我们能好好的继续探讨这个问题,你得知道点东西。

“我是来教你撒谎的。”

他皱了皱眉。

“知道格尼美德协议吗,SCP-2000的通报协议?”

Area-13在两年之内迎来了已故的第二位天启博士,主管Dietz感觉有点力不从心。和十八个月之前一样,O5-11(或是他的某位代行者)坐在Kondraki的收容室里,而Clef刚刚亲手为他的前同事脖子上套了一个小型的康德计数器,SRA在房间角落闪烁着绿色的荧光。

“我记不太清了。”Kondraki的脸上有点烦躁,“我当时在站点因为我儿子的婚礼安排和他吵架,接下来我们收到了有关格尼美德协议的通知,然后我说不清发生了什么,大概是一次CK级现实重构或者HK级时间线破碎,管他叫什么呢。”

“在你的记忆里,他们都活着?”

Clef在十一号身后眨眨眼睛。

“是的,老天,当然都活着,不然我下来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掐死Clef那个狗娘养的阴魂不散的玩意儿——我现在到底是在哪儿?”

十一站起来,一言不发地走出收容间。

两天之后,Dietz收到了O5表决后的通知。

“此人可用。”

2



“你是自杀的?”Clef回忆了一下他在O5时期调阅的文档,“我想起来了,是Sigma-5802号1宇宙,可真是累人,那个宇宙里我帮你的好多项目擦屁股,你写的报告一般人还真看不懂。”

Kondraki不悦地扯着自己脖子上的计数器,“又不是你干的,你累什么?”

“我当然累,我从Alpha级宇宙过来的,你被Gears崩了脑壳。”Clef耸肩,“这儿也是个Alpha级宇宙,你往自己脸上泼了447然后自杀的。”

“好主意,我现在也想这么做,可我图什么呢?”

“和Bright一换一,Jack Bright。”Clef回答他,“你得谢谢我,我把自己跟963一块关在93那块狗日的镜子里了,要不然他现在就得来找咱们的麻烦。”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把这些东西拿走,它们让我觉得不舒服。”Kondraki盯着床边的小型SRA,“我什么毛病都没有,408也不在,你们留着我干什么?”

“你不用再依靠那些虫子了Konney。”Clef烦躁的打断他,“你现在是个绿型,明白吗?你是个skip,2级现实扭曲者。如果我把SRA拿走,你边上就可能突然蹦出一大群408之类的东西,你懂吗?”

“我不是——”

Clef放弃了诱导,他回身按掉了SRA的开关,趁着Kondraki一瞬间的分神从袖子里抽出小刀猛然前扑向他挥去。Kondraki大声喊叫,下意识举起双臂保护自己的眼睛,在刀刃距离他的手腕只剩不到一公分的时候,钛合金的刀锋瓦解了。

408残破的翅膀和荧绿色的磷粉从Clef摊开的指缝中散落,康德计数器的指数已经飘红。

Kondraki呆愣着过了许久。Clef猜想他接下来应该摔点什么东西,或者是把自己打一顿,好在他怎么说也技高一筹,遏制一个新生的二级绿型从来都不是难事。

十几分钟的沉默之后,Kondraki开始崩溃——他扑上去死死地掐住Clef的脖子,桌子上的玻璃水杯突然炸裂,收容室的地板开始如沼泽一般塌陷,休谟指数直升上了三级。

而Clef只是笑着,帮他一次又一次地把玻璃杯拼好,把收容室的地板物质重构。他被一股强大的力道贯到了水泥墙壁上,那些有着尖锐棱角的物体逐一裂解,在他们身上划出红色的血痕,然后又凭空出现,再裂解,再出现,不断往复。

“Kon——咳,Konney!”Clef捏住他越发没有轻重的手腕,“控制它!清醒一点!”

他厉声呵斥面前的男人,就像在Tav-666时呵斥Adams特工站起来时一样。但Kondraki毫无反应,甚至变本加厉地使用自己的能力。Clef看着即将触发警告的亮红色数值深吸一口气,猛地从肩侧拔出了特制尖刀插进了Kondraki的左肩。“Kondraki!”他大声喊着他的名字,血迸溅上他们的颊侧和脖颈。

特制的心灵遮断合金刀让Kondraki发出吃痛的闷哼,不待他反应过来力量的消失,Clef的镇定剂已经扎进了他的静脉。

“为什么不杀了我!”他听见他面前的男人困兽般的低声嘶吼,“为什么不让我去死?”

Clef没有回答,男人的眼镜硌着他的手臂,针管还没有从皮肤中抽出,他们的伤口依旧流着血。除了细微的玻璃碎屑还在白炽灯下闪着光下落,收容室里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Draven.”最终他听见他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重复着儿子的名字。

“在我到这里三四年之前他结婚了。”Clef回答他,声音有点干涩,“和你手底下那个研究员James Talloran。我出席了婚礼。”

后来他们中的一个走了,你出席了葬礼,就像他走的时候一样。然而你对年轻的研究员的印象深刻却是因为对Apollyon的分级心存芥蒂。如此看来很难界定活着和死去哪一个更痛苦,因为你们都为基金会工作。

Kondraki听着,不再说什么。

“我建议他们用两颗中子星作婚礼蛋糕,可是最后还是很俗气的选了两只天鹅。要我说,这可不像你儿子。至少他应该搞出点收容失效,比如让173来当司仪什么的。对一名基金会雇员来说这婚礼太无聊了。”

Kondraki笑了。这是他来这个陌生宇宙后的第一次笑。

“去你妈的基金会。”他说。随后昏迷过去。

Clef费劲的把他搬回床上。那个高维的通路夺去了他的一只眼睛和一些时间,并非使他衰老,反而是使他年轻。一点点,非常有限,但至少不是那个只会坐在阴影里决策却无法走上战场的十一号了。他取出床底的药箱,想着这个Kondraki是否能分清自己和他的世界里那个卑微的4级职员?这个Kondraki是否比他认识的衰老一点,容易破碎一点?这个Kondraki是否能承受当MTF爆破3999的收容室大门时他通过特工Adams的通讯记录仪看到的光景?

暗红色已经开始凝结的血泊,一具遍体鳞伤的尸体,数不清的致命伤痕。在你仍旧以Ukulele的人格活跃于GOC时这样的惨状就并不少见(并且很多由你亲手创造),但这并不代表你的内心毫无波澜。就像你从未再问过Gears一句关于他的死亡。

你从不是这样的人。

这个Kondraki是否知道他的儿子曾参与过多少次K级情景的处理?这个Kondraki是否知道他的儿子曾获得过多少基金会的表彰?这个Kondraki是否知道他的儿子有多少次被基金会从死亡边缘拉扯回来,经历过多少次暂时的失忆,多少次永远的遗忘?

你想起Draven·Kondraki跪在他爱人的尸首旁颤抖着最后一次拥抱他的肩膀,近乎发疯一样吻他冰冷的嘴唇。你想起Adams穿着那件黑色的紧身战衣惶然无措,Iris倚靠着收容室污垢的墙,第一次在任务中忘记按下相机的快门。

他恍然想到他们的婚礼,在Site-17的草坪上,有几只普通的粉蝶被天鹅蛋糕上点缀的蜂蜜吸引,围绕着白色的奶油飞舞。那一天十一号大概也算出席了婚礼,虽然他只是远远的坐在站点的屋顶上。他看着他们饮下颜色漂亮的香槟酒,想到那些中子星的毁灭,兀自一人笑着他们这些低维生物不懂永恒。

你想起在某个收容室里,有着金色长发的女孩儿赤裸着,躺在房间的角落,美丽而孤独。O5中的一员站在你的面前,递给你一份被他们命名为SCP-166的文件,随后询问你是否愿意为他们工作。

“是啊,操他妈的基金会。”Clef回答。

3



说实话镇定剂对所有的现实扭曲者而言除非过量不然都没有什么大作用,这只是一剂引药,将他引入睡眠。因他自从来此已经三宿没有合眼,又刚刚发觉自己确确实实成为了被囚于笼中的怪物。怪物没有利爪和尖牙,只是多了两颗翠绿的珠子,像是有翼类的翅根,在他的肩胛骨的内侧缘边代替了一小块骨骼,在眼窝状的凹陷处闪烁。

几乎所有绿型都会有多于三只的眼睛,有些强大的绿型甚至会拥有成百上千只眼睛。我们尚且不知它们的功效,有很多已知实体将它们描述为“看到高维启示的途径”。

然而对新生的Kondraki来说,这是一种折磨。晶状的圆球压迫他的血肉,裹挟着噩梦的黑暗充斥他的周身。Alto Clef走出他的收容间不过半个小时,这个空间就已经坍缩成漏斗状的黑体。现在他正在折返的路上,而在他到达之前SCP-3480-2-34号实体Benjamin Kondraki还有很多梦要做。

一开始仅仅是黑暗,令人发疯的黑暗。你把枪管伸进自己的口中扣下扳机,然后你碎裂了,什么都不是,本应如此。但你确实还感受得到,你连同那颗子弹坠入了某个新维度的奇点。你被撕扯开来,偶尔见到黄石赤红如血的天空。

他的收容室里充斥着灰暗的迷雾,墙壁向他逼仄而来。有很多绿型在早年时死于自己的梦魇和恐惧,GOC一向希望如此,而基金会阻止他们死去,将他们关进囚笼,不管不顾他们中有些人是否真的希望活着。

在充斥着死者与即将死去的生者的通路中你挣扎着,眼睁睁看着那些你拼命想要逃离的想要终结的东西从你身边经过,你想要闭上眼睛,可你胛骨上的双眼不受控制地张着。你给自己的那一枪击碎了泪腺而彼时它们还未被重新拼凑在你的脸上,不然你一定会十分丢脸地用嘶吼出的眼泪回复这个操蛋的通路所展示给你的一切。

你看见James Talloran拥抱你的儿子,看见他手中印有3999字样的研究调令(那是你尚且是他的上司时曾一次又一次按下的指令)。你大喊着不、别去那个地方。但没人听得到。你见证他与那东西斗争,一次又一次。你见过他在现实不存在的地方,在另一种通路中艰难的扒开脚下的混沌一次又一次循光而出。你祈求有什么人能来解救他,也解救你。你大声呼喊着谁的名字,音节模糊不清:上帝,基金会,408,撒旦,上帝,基金会,上帝,撒旦——谁都好,帮帮我们。

在他的收容室中闪烁着翠绿的萤火,烙印下不知何处几百只手枪上膛拉开保险的声音,他陷入梦魇,他回忆起他来到这里所经历的那四十小时零八分钟。
前来唤醒他的人仍奔跑在Area-13的别翼,在他到来之前他仍有许多梦要做。

这是你距离他最近的一次,你们在同一条通路中。研究员James Talloran的现实崩塌了,CK级,或是XK级,两者之间有着你说不清的微妙差别。3999终于令他顽强不渝的禁锢者无效化,将他扔进你的通路。James依旧像之前的许多次一样挣扎着想要撕扯开那些污秽和混沌,然而他此刻如陷泥沼。

你的声带不知所踪,只能拼命向他伸出手去,指尖突兀地悬在空中。他看到了你,你们和3999是这通道中唯三的意识形态。对不起。你看到他突然红了眼眶,于是你猜想他认出了你,因你身边那些幼稚而死气沉沉的蝴蝶残翅。我大约没办法再陪着Draven了,父亲。他苍凉的低下头看看自己正在腐蚀的躯壳。你注意到他第四指上的指环和他称呼的变化,你心中有什么东西崩塌了。

不,不要,他必须回去。James TalloranKondraki必须活下去。救救他,救救他他必须活下去他不能死这不被允许无法接受——

你突然看见自己的手臂,你从破碎趋于完整。肩胛骨上翠绿的眼睛第一次听从了你的指令。你剧烈喘息着,感到有什么事情有什么异常正在自己身上发生。你察觉出如今你拥有这样一种能与之抗衡的力量,但你还没来得及掌握它。对不起。你听见James这么对你说,他的眼泪正沿着因长久的疲乏和斗争而青黑的眼眶落下。但我必须这么做,我能阻止它,这样它就再也没法伤害任何人了

你看见一把刀,Alto Clef常常随身携带的那把心灵遮断合金刀。你看见James紧紧握住刀柄向下挥去,他紧闭着双眼,它插进他的心脏。你所能做的一切除却嘶喊就只有看着他坠落、坠落、消失在3999的惊声尖叫中,然后通路毫不留情地裹挟着你继续向前。你用你背后的双眼看到你的儿子在Glass的躺椅上,吞下白色的药片。

那一刻你突然感到深深的无力,你知道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可以被怪罪的。因为你们都为基金会工作。

你们此刻都孤身一人,你低下头,看见自己完整却空空如也的躯壳,听见不远处的白光中有人呼喊你的名字。但你不想再前进一步。

Clef冲进他的收容间,穿过上百只由锋利刀刃组成的蝴蝶接近了角落中如婴儿般沉睡的男人,他呼喊他的名字,为了抑制他能力的失控在他两颗异眼中心的脊柱骨节上硬生生刺入了一个5r2SRA。

康德计数器的指数终于开始下降。

Clef轻抚着Kondraki背部的眼状凸起,他颅内新生的眼睛也睁开紧盯着它们。是的在再被通道扯掉了脸上的一只异眼之后,它在他的颅内又重新生长。

他想他最好待在这儿,以免他的前同事在睡梦中自取灭亡。

4



在拭去自己身上被蝴蝶翅膀割开的血痕时,Clef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绝顶但又很有他风格的想法。这想法可能会把整个Area-13毁于一旦,但谁在意呢?他看过这号宇宙的档案,十年?九年?他们根本撑不了这么长时间。只要当下合他心意,他就不介意给这个世界线的终结添上一把柴火。

所以当务之急是让Kondraki活下来,别再让他执意求死——难道这个家伙就不能好好的活一次吗?这是注定的,还是仅仅因为自己能力不足?

他抚着Kondraki的脊柱,将嘴唇贴在他翠绿色的眼睛之上的皮肉上,低语着唤他醒来。


“Clef.”

Kondraki醒来得很平静,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Ben,你看,我们没必要这么生疏。”Clef坐在他的床边,手指在他脊背上摩挲,“难道在你的世界里我们不是这样一种关系?”

他用他背后的绿眸盯着他脑中的红眸。良久以后,绿眸首先移开了视线。

“不用再和我胡扯,你他妈的和他不一样。”Kondraki冷笑一声:他还没傻到这个地步。能知晓众多世界的存在不可能是一个和世界线研究毫无关系的4级主管。“你知道我想要什么,这对你来说太简单了。你做过几百次?还是上千次了?动手啊?”

Clef摇头,Kondraki连头都不用转一下就知道他的脸上一定挂着那副令人生厌的笑。令人作呕的是有那么一段时间他竟然觉得那笑容还有点迷人。

“至少现在是一样的。我能顶替任何一个世界的我自己,任何一个我的过去也都相同,曾经束缚我的现在依旧起效,和你一样,是不是?”

“我和你这个满嘴狗屁的混蛋——”

“冷静点Konney。”Clef按住试图起身扑上来的人把食指贴在他唇上,“你得活着。你不想见见你儿子和他丈夫吗?”
Kondraki张开嘴,Clef笑着。下一秒Kondraki用他不算尖利的虎牙咬破了Clef的指节。他的能力被压制,但纯粹的物理手段没受什么大影响。他用膝盖顶上Clef的小腹,手肘猛击肩头,血沿着他干裂的嘴唇滴在被单上,Clef被他的反击震惊了几毫秒,然后笑得更张狂了。一年半的训练让特工Clef轻松挡住了Kondraki混乱的攻势,他欺身跪上Kondraki的大腿筋脉,捉住手腕按上床板,后者吃痛地大喊,Clef的膝盖顺理成章分开他的双腿抵住胯下。

随后Clef扳过他的下巴,送给他一个货真价实的吻。

他掠夺着他口腔里的血腥味,Kondraki用撕咬回应他。血液和唾液混合着从他们唇间渗出几丝,不过大部分都被Clef贪婪吞下。

等到他终于错开脸舔舔嘴唇准备亲咬他的喉结,Kondraki立刻逮住时机把这个不知好歹的混蛋一脚踹开——尽管对方十分富有技巧的亲吻和挑逗已经让他硬得燥热。

“滚。”他用手背擦着唇角的咬痕冲他低吼,“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狗娘养的通道什么都让我看了。你敢再侮辱我儿子和James一个字,我保证你会死的比我更难看。”

Clef终于不再笑了。他的三只眼睛都锁死了Kondraki,片刻后他开口道,“原来如此,我道歉。”

不过既然这样怎么不在刚下来的时候就和MTF拼命?Clef把嘴角弯了弯,饶有兴致地剖析着面前呼吸粗重不均的男人。这个世界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再死一次不难吧?

他盯着他,盯着他绿色眼睛里倒影出的自己。

“可是现在你需要我,Ben.”

他又开始笑了,用他标准的、柴郡猫式的笑脸。这一次Kondraki无法控制地回忆起这笑容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他无法再找出什么理由来抗拒。

现在他们只有彼此了。

父亲



Kondraki对Clef其人知之甚少,一个三级权限的研究主任怎么可能知道Clef这号人物到底从哪儿来、为什么要给基金会效力?他的过往他的想法对Kondraki来说都是数据删除、已编辑和黑色的方块,但是这对其他人也一样。所以在某个Sigma级别的微小宇宙中的Kondraki曾认真想过: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们是在交往而不是仅仅简单的性伴侣?

Kondraki的痛苦源于将Draven送到MTF的决定,这阴霾直到他在那个世界的死亡之后也始终笼罩着他,不曾烟消云散。他刚刚做出这个决定时简直要把自己逼疯:他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对的,他只是想与其让基金会攥着他儿子的天真,不如让Draven早点明白这世界究竟是什么货色。

然后Clef呢?对,那时候他和Clef还不是很熟,毕竟他们在不同的站点工作。他记得有一次他忧心忡忡地带着408转过一个转角,和穿着带血的实验袍的Clef撞了满怀。连续不知道多少天的失眠让他神经质地拔出刺剑差点把自己的同事捅个对穿,好在对方并不是什么三脚猫。Clef笑着,拨开离自己的气管不到半英寸的剑尖对他说嘿Konney,你儿子在我的讲座上表现得不错。而他一把抓住Clef的衣领对他吼混蛋你说什么?我儿子怎么了?

他已经忘了他回答了什么,经年之后他只记得Clef的眼神一瞬间变的十分复杂。那双异色的眼瞳里爆发了一瞬间令人难以置信的共情,随后被掩盖在了一场大笑下。那天晚上不是他们第一次干,但那可能是第一次简单的宣泄和情欲带上了灵魂间的好奇和渴求。

从那以后Clef在Site-17出现的次数变多了,他频繁地出现在他面前,带着或者不带着他儿子的消息。作为对彼此立场的一种试探,他们经常为了些有的没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把站点搞得一团糟,有时候站在一边,不过更多是作为对手。

不在乎到底为了什么,只在于浪费基金会宝贵财产的过程。

Kondraki感觉得到,Clef也感觉得到,在不断升级的追捕游戏中他们之间的感觉正在变质,正缓慢而微妙的沿着黑暗模糊的楼梯坠落。

直到某天下午Kondraki提前结束了处决实验,当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厌恶地把沾满污秽的白色实验外套扔进角落的垃圾桶,然后他发现Clef正站在从积了灰的窗子中渗透出的、明媚得有点不真实的阳光下等他。

他说看来那个skip不太麻烦,是不是?我以为你还得再等等才能回来呢。

然后他顿了顿:嘿Ben,你有没有想过再给Draven找个爹妈什么的?

Kondraki僵了几分钟,在site-17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他盯着他有点散乱的眼神说嗯是啊,是啊你知道吗我真的想过,就这一阵子。

你觉得你怎么样?

他觉得那是他第一次看到Clef那张脸上真心实意地绽开笑容。


Clef知道Kondraki的全部底细。他在哪儿出生什么时候上了大学,结婚生子然后离了婚,只身一人把儿子拉扯大。在他成为十一号之后他甚至知晓他的全部结局——无一不是毁灭。

在那些他阴差阳错必然偶然撞见这名3级研究主任面对Draven Kondraki时坚硬外壳骤然碎裂瞬间的世界中,他无一不被他吸引,出于对一名父亲的敬意,怅然,以及些微的共情,有时大约还有细若游丝的羡慕——对他能光明正大地告诉世界上任何一个人“这是我的孩子”。

他其实分不太清这些感情之间的区别,自从他还是Francis的时候就是如此了。如今的Alto Clef对这些多余又会影响他活下去效率的矫情东西视若粪土冷嘲热讽敬而远之。这样很好。

但是在那些世界里的他常常想,从本质上来说,我是否已经渴望不再孤身一人?这致使他同其他时空的他一起不断否定自己质疑自己。那段时间里Meri和Kondraki和他的蝴蝶和Lily的背影常常出现在他沉寂了很久的梦里。

别忘了上一次你付出的代价。她张开她的上千只眼睛,她的头上钻出鹿的角。

他从梦中惊醒。然后他突然回忆起在MTF特工的培训讲座上他看着Draven在他的休谟场中挣扎。

他告诉自己,Benjamin Kondraki是一名普通人,他同她不一样,天壤之别,不是吗?

他们都受雇于基金会,他们都因此生挚爱而尚且苟活于世。他们做着幼稚的反抗,拼命的工作以保护自己的孩子。他都们遍体鳞伤,他都们孤身一人。

408在Kondraki和他的儿子的面前缓慢拼出“后代”“孩子”的字样。而他远远的看着他们。Kondraki抚摸着Draven的脑袋,那些荧绿色的蝴蝶停在他们的发梢、肩头、衣角、掌心。


父亲,父亲。

——你们。

5


事实是,绿色型的力量只能改变他们能察觉和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的东西。尽管本质上,他们有自己的限制。因此,在95%的案例中:

  • 绿色个体无法预见未来因此可以被伏击
  • …………
  • 绿色个体拥有人类的弱点,并可以被理性/感情所左右

节选自《GOC:人形实体应对方法,198█年》

根据Area-13的休谟指数监控数据以及相关人员的观察报告,SCP-3480-2-48实体的状态已经基本稳定,合作态度良好,可以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能力。因此,主管Dietz呈递了关于申请其以准作业员身份加入MTFΩ-12的提案。

O5委员会以6票赞成、2票弃权、5票反对的微弱优势通过提案。

“他已经准备好继续为基金会工作”:那些投了赞成的O5是这么认为的,但相关观察人员Clef心知肚明:都是装出来的。Kondraki的狂躁和暴力倾向让他经常徘徊于稳定的阶段3和危险的阶段4之间,至于那些数据的稳定则是Clef的功劳:他了解,也十分清楚该如何办到这种事。

除却锚和医疗昏迷,你该用什么稳定一个绿型?
满足他的欲望。

一开始只是偶然。在一个他忘记在训练后打开SRA的夜晚。Clef扶着他跪趴下的腰腹,他的胸膛贴着他的脊背,Kondraki咬着唇发出小声的哭喘。Clef只是下意识地扫了一眼他脖颈上的康德计数器——然后他惊讶的发现那数值居然在下降。

“你想要这个,对吧?”Clef笑着,啃咬他的肩窝,狠狠干进他肠壁内某一点,他捉住他慌乱伸向下腹渴求快感的手,凑近他的耳边压低声音让他把双腿分得再开些。Kondraki则用粗暴的反抗回应他。

Clef喘息着笑出声来。

然而就像攀援螺旋的阶梯登上狭窄塔楼,每一次Kondraki都变本加厉一点地“渴求”着他。后来甚至到了Clef无法单独正经地在他的收容间(或许现在应该叫准作业员的宿舍)里同他好好交谈的地步。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有的没得聊点什么,或者Kondraki提着那把给他用心灵遮断合金特质的西洋刺剑同他打一架,胜者扯去败者的衣服扔到床上。当Clef胜利的次数明显下降时(放水和真正的落败二者兼有,但很明显的,前者多一些)他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因为毫无疑问他们都享受这个过程。

Clef的身上开始出现刺破皮肤的咬痕,不正常的淤青,指甲边缘划破大腿内侧后愈合的丝状结痂。有很多次他不得不用带着恐惧的呵斥制止他,因为他做的已经超出他的身体能承受的范围。

然而Kondraki只把这些当作他进一步邀请的讯号。

同Kondraki不一样,他并不刻意阻止自己在床上叫出声,实际上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叫得很好听——不过也许是因为这个,他在床上说的话Kondraki通常一句也听不进去。

后来他们压根不交谈,不打架,也不象征性地调情。门一经关上,战术衬衣的扣子就被扯开。

慢点,Konney,我在这儿呢,不用着急。Clef捧着他的下颌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随后被吻——撕咬——到快要窒息,他不得不用拳头击打他的背部使他松口以供自己呼吸。

Kondraki则看着他揪住自己大敞的领口剧烈地咳嗽和喘息,无声地告诉他今天我会玩得更过头一点,你不愿意的话现在可以离开。

Clef没离开过,他唯一的答复就是抬手锁上门,然后用毫不逊色的亲咬吻他的嘴唇。


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并不在乎是为了什么这么做。他有多长时间没在过上面了?Alto.每每这么想的时候他就会听见他叫他的名字,用与刚刚的粗暴完全不同的低沉声音,Alto.

Alto,我想我是可以试着活一段时间的。

Alto,我控制得了,相信我。

Alto,………

……

他用他干涩的嗓子说了点什么,但是没有什么力气,很小声,没人听得到。

没过多久他睡过去。梦见Kondraki在月光下的影子生出蝴蝶的双翼。

他惊醒,奥林匹斯山的太阳已经升起。他用他全部的三只眼睛看着Kondraki,看了很久很久。


那之后他离开过他的宿舍一次,是在对一名失控队友的紧急处决之后。他疲惫地靠在门上等着那个吻结束,然后拉开门径直走了出去。Kondraki愣了几秒跑出去拦住他,Clef摇了摇头:“不是今天,亲爱的,今天太累了,好吗?”

我不想今天的处决有一天会发生在你身上。

他以为他会强行将他带走,毕竟在他一再的纵容下他已经是一个危险的阶段4。

但Kondraki只是看着他,用几乎可以说是温柔的方式亲吻他,向他道晚安,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囚笼。Clef呆在原地许久,在Area-13空荡荡的别翼走廊里抬手盖住自己的眼睛,有什么东西从他的手中落下来,砸在复合材质的地板上,发出对于他而言震耳欲聋的声响。

然后他又折返,敲开Kondraki的门。那个夜晚他们只是相拥入眠,就像某个Sigma级别的宇宙中的许多夜晚一样。

活下去,Ben,活下去。

因为你不想孤身一人。

6


阶段3:稳定:测试者到达了他们能力的极限,并···可以在必要时使用。更重要的,他们能在需要的时候,选择不利用他们的能力。

阶段3通常的特点是试图过上“平常”的生活。测试者将继续日常的活动,并···将只私底下使用他们的能力,···这些绿色型个体可能被编级为应对等级1(监视,不得交战)不过由于可能进入阶段4的风险,应进行紧密监视。

阶段4:幼年神(child-god):遗憾的是,大多数绿色型个体将进入到阶段4。在此阶段,现实扭曲者变得沉迷于自己的力量并将利用其力量来消耗他人满足自己的欲望。···

尽管有许多警告迹象,阶段4的关键表现是使用他们的能力来操控他人。青少年和青年绿色个体一般使用他们的能力用作性爱目的,而孩童个体则会试图使陌生人成为他们的“朋友”。年老的个体会试图操控他人用作爱情和金钱目的。尽管在很少的案例中绿色型个体恢复到阶段3,他们中的99%将会停留在阶段4直到被消灭。因此,阶段4绿型个体应当作威胁等级5(紧急威胁)对待并立即消灭

节选自《GOC:人形实体应对方法,198█年》

“Konney,我真的无法判断你在哪个阶段。”Clef侧躺着,面对他半年以来噩梦的源头,他的每一块肌肉都叫嚣着疲累酸痛,他甚至都没有力气再动一下。

他们相拥而眠的那个晚上好像只是一场梦。而Clef其实已经记不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但不管是在哪一边,有一件事情他十分确定。

他正逐渐被掌控。


他用他能做得到的最严厉的口吻命令他别这么做,因为他第无数次咬开他新愈合的伤口将它蔓延得更广;他用上了特遣队的格斗术让他停下,因为肯定自己身下已经出血;他哭喊着请求他轻一些,因为他毫无保留的抽插力道几乎要将他的腰脊折断。

他带着浑身伤痕和淤青的酸软在清晨参与小队的日常巡逻,在午间休息时冲进厕所呕出暗红色的血和其他掺杂着他久远噩梦的东西。用清水冲洗双手时他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和大约几十年前被关在编号SCP-4231-B的收容间中的那个人的神态如出一辙。

他低下头去,用冷水泼在自己脸上。他抱住自己的头,又做了一次深呼吸,将那个青年重新禁锢在脑中或者心中某个角落,决定再给Kondraki一次机会。

他们会好好的,他会恢复到阶段3,他会慢慢接受这一切,他会活下来。

他会在我身边。

他会的,相信他。


“你在做什么?“Kondraki随意的靠在门框上,手里抓着Omega-12对他的正式调令。

Clef僵住了,他用手背抹掉自己唇角渗出的最后一丝血红。缓缓抬头通过镜子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那儿的?

“转正了?”Clef扯开一个没心没肺的标准笑容,突然意识到Kondraki来到这里已经整整一年了,“真不容易,你想怎么感谢我?”

“你今天有点气血不足啊,怎么了?”他感到男人四只眼睛的视线都聚焦在了他身上。

他的喉结有点艰难地动了动。

Kondraki向前迈出一步。他的手指攥紧了洗手池的边缘,指节用力得发白。

冷静下来,没事的没事的他们不一样——

“Alto?”Kondraki抬手抚摸他的侧颊,他下意识地颤抖并且后撤了一步。

Kondraki皱起眉,他看到他唇角再次溢出的暗红色血液。

“Alto,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没有——只是个噩梦——”

他看见了他眼中崩溃的惊恐。Kondraki再次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腕,Francis试图逃跑而Clef迫使他站在原地。

相信他。相信他。

“Alto,我在这儿呢。”他拥抱他,印着转正调令的通知摩挲他的背部。

Francis试图惊慌地反抗,Clef把头埋在他的肩头。

相信他。相信他。

“我会一直在这儿的,所以Alto。”Kondraki看着他,用他全部的翠绿色眼睛。

“和我说实话,好吗?”

Francis挣脱开来,转头逃出盥洗室。Alto Clef锁上了自己囚室的门,跪倒在床边。


你说过可以信任他的。

他值得被信任,他们只是说了同样的话!那话谁都有可能不是吗?有谁不想听实话?

你认真的吗?一个和你共事许多年,一个知道你从来不说一句实话的人?

他们不一样,他只是一个二级,他没办法困住我!

那么过去的这几个月你在干什么?

那是为了——稳定他的数值,我只想让他活下去。

如果他真的有意留下,需要你来稳定他的数值吗?

他只是——他有狂躁症,所以——

为什么为他辩护?看看你自己,这些还不够吗?

——。

因为我宁愿被当作畜生对待也不愿再孤身一人。因为我他。因为——

因为我就是你,Francis。

我就是你。


独自坐在床边的第四分钟零八秒Francis停止了颤抖和哭泣。Kondraki敲着他的门。Alto Clef站起来,在走向门的途中打开所有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他想起在很长很长时间以前他参与的失控队员进行的那场处决。通道里闪烁着红色的警示灯,他的队员咒骂着基金会的一切。他站在那里,作为与之抗衡的正常现实立场,不得出手,无力挽救,看着无数子弹射入他的心脏。

这就是O5与他立下的协议。他将作为保证特遣队前进的锚——而不是追猎者——为基金会继续工作。作为回报,他们答应他不会对他的女儿进行进一步实验。

他把手放在门把手上。他不想有一天他要去镇压的对象变成他,他只想要他们两个都活着,只是活着,像两名普通的MTF特工一样。

他转动门锁。门后空空如也。

他猜想是他走了太长时间,但收容间并没有这么宽敞。于是他想,大约是我希望这路很长。他暂时不想见到他,又没法抗拒他。

所以这不过四五米的距离变得

很长

很长。


他重新锁上门,坐到自己的桌子边。

开始写下一份报告开头的第一个长单词。

四份文件的留存记录


一份评估报告


区域内部信件
收件人 Area-13主管Dietz
发件人 48号观察员████ ████
内容

SCP-3480-2-█号实体,MTFΩ-12特工████第█次关于█号实体的序列阶段评估:已由阶段3转为阶段4。

参考康德计数器相关记录:[附件]

该实体已证实出现明显的狂躁不安、难以面对基础训练失败、强控制欲、对基金会工作的逆反情绪及[已编辑] 。

请求重新分级为阶段4,等级5。

建议立即予以清除。


一份O5的表决记录


关于处决MTFΩ-12特工,编号SCP-3480-2-48号实体,前Site-17研究主任Benjamin Kondraki的表决结果如下:


赞成(7):3、4、5、6、7、8、12

弃权(4):1、9、11、13

反对(2):2、10


处决意见:通过

指定执行人:MTFΩ-12特工 编号SCP-3480-2-46 及 SCP-4231-B号实体 前Site-19主管:Alto Clef



一条发自Area-13主管的录音记录:


这是第█次最终期限警告:

请于本月█日下午██:██前上交你的处决方案书,逾期将立即导致执行人的更换。



一份处决方案的副本节选:


···使用标准9mm子弹近距离射击头部破坏神经中枢。因不确定要素,请求装备二(2)发标准实弹。请求允许使用现实扭曲能力粉碎其异眼。


主管Dietz的备注:请求已经批准




7



Clef推开Kondraki宿舍的门。

此刻是凌晨4:45分,太阳还未升起。距离他的提案设定好的时间还有三十五分钟。

“Ben.”他呼唤他,吻他的肩胛骨。

Kondraki出乎他意料地平静醒来:“Alto?”

他点点头。

“你还好吗?”Kondraki坐起身,担忧地看着他眼下的青黑,“我很——”

Clef靠进他怀里。这举动把Kondraki吓了一跳,他有点困惑的环抱住他。

“我在呢,Alto,我在这儿呢。”

Clef闭上眼睛。


你还可以再给他一次机会。

你完全可以现在就睡过去,然后在清晨走出去,对他们说,你搞错了。

你们就可以继续过那样的生活,你们两个都能活下去。

他也许可以就此恢复阶段3,他不会再试图掌控你,不会再听不进你说的话。他不会再那样对待你。

只有这样你们才能都好好活着,就像两名普通的机动特遣队队员一样。

相信他。他值得你的信任。

相信他。他会的。

相信他。

你们只有彼此。而你们其中的一人本可以自由的飞翔于阳光之间。


“Ben,你真的想这么活下去吗?”
Kondraki不说话,他微地皱了皱眉。


从头至尾只是他希望他活下去,他要他如此,他亲手为他套上康德计数器,他亲手将他关入囚笼。


“Alto,我有件事情想和你——”
但他永远也说不出口了。

一发标准9mm子弹从格洛克G26漆黑的枪管中射出,贯穿了他的高级神经中枢。Alto Clef握着枪把的颤抖的手缓缓垂下去,紧紧拥抱着他的躯壳。

吻他逐渐冰冷下去的嘴唇。


当其余的后备支援队涌入他们的囚牢,设施厚重的墙壁已经被扭曲至消失。Alto Clef环抱着他死去的爱人坐在刺骨的风雪中。他们向他呼喊,示意他站起来同他们站到一起。

Clef没有回应。


希腊时间,清晨5:20分。

拟态的蝶从男人崩塌瓦解的躯壳中破茧而出,迎着众神之山上升起的第一缕阳光张开翅膀。

你想到在Site-17的草坪上举办的那场简单的婚礼,想着那些中子星的毁灭。

你兀自一人笑着。

笑你自己仿佛刚刚意识到你注定无法将某只蝴蝶囚于笼中。

笑你自己不懂永恒。


在泛着金色阳光的荧绿色磷粉中,Francis和Alto Clef举起那把剩下一颗实弹的格洛克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下扳机。

这一次没有机械扭曲的奇点,没有时间的洪流。

他可以睡很久很久。

代号:梦魇弄臣绿


SCP-2003终端#004__


------
欢迎,O5-█
------



于20██-██-██:凌晨5:20分,奥林匹斯山日出之时开始计时第█次白色事件。事件共持续5██小时██分钟█秒。当事件结束时,被描述为[数据删除]的SCP-3480-2-██号实体立即引发了一场[数据删除]事件,并突破了MTF Omega-12的收容。代号:梦魇弄臣绿被播报至所有基金会站点。

于20██-██-██:全球超自然联盟启用拨奏曲程序。基金会全部幸存站点将全部资源集中于执行格尼美德协议。

于20██-██-██:截至此信息被记录时,已有███个国家,██个地区,█个已知文明的存在被从人类认知现实中抹除。

于20██-██-██:因为未知故障,格尼美德协议警告在█个基金会站点中断播报。

于20██-██-██:全球超自然联盟缄默。

于20██-[数据损坏]-██:[数据损坏]观测到SCP-001的存[数据损坏]SC[数据损坏]指向黄石公[数据损坏]

[数据损坏]-██-██:Alpha-6[数据损坏]-Green-Ro[数据损坏]号宇宙因SCP-34[数据损坏]删除]号实[数据损坏]宣告终结。

…END?









致某个Alpha级宇宙


手握十三分之一裁决之权的你


让世界忘却,随后得到安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