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不,毒瘤!

评分: +17+x

我是站点主管,这是在站点内的普通的一天。

我照例赖床、起床、刷牙、换衣、打哈欠,然后再从我的私人寝室走出,来到我的办公室内,清点了一天的任务后,给自己泡了一杯卡布奇诺,准备先完成两项工作后再去食堂吃早饭。

阳光从窗口斜射入,落在我的桌上,我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真是适合工作的好天气,一大早的就让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的。是时候打起精神,撰写那篇拖了很久的收容方式策划了。

待我完成后,太阳已经升起了,估摸8点了,于是我果断将文件保存,拿起文件夹起身就去食堂进餐。一路上,许多人见到我都向我问好,我一一微笑着回应,但就在此时,我发现了有三名研究员正在听着另一位研究员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什么。

“……他还干掉了一整个站点呢!还有就是听说啊,SCP-CN-2993的异常现象是因为里面有人!没错,而且还有其他异常居住在里面,SCP-CN-2993其实根本不是异常!”

“真的吗真的吗?”

“得了吧,Dr.Meak!还能有假?Dr.Kunth可是老前辈了!”

我有些不满地看了眼那个被称为Dr.Kunth的男人,他似乎正享受这种被吹捧的感觉。

我摇了摇头,没有管他们,继续走着,直到在食堂遇到了站点副主管,与她共进了早餐。我没有提这事,也很快就把这事忘了。

一中午再加一下午的工作后,我再次离开办公室,去吃晚饭,而吃罢饭后,早上那几个研究员也来到了食堂,其他几位追着Dr.Kunth问着什么,他也好为人师。

我与他们擦肩而过。

“……整个断在了里面知道吧……”

在说什么呢?算了,回去工作吧!


第二天早上,站点副主管找到了我,似乎想报告什么事,但一开口就捂着嘴直笑,终于在我的追问下,她说了出来——

站点里有传言,站点主管的那玩意断在了厕所水管里,所以水龙头堵住了。

真够扯的。

我耸了耸肩,示意副主管别管这事,让他们说去吧。

不过我也是从那时开始,关注起了站点内的各种传闻,也很快发现,似乎哪里都有Kunth在发表“演说”。

有一说一,他讲述的有些我都不知道,或是不记得,感兴趣之余,我查了一下他的资料——C级人员。

好家伙,还没有擅自闯进站点资料库的前科?啧,而且天天有人把守,应该也不可能啊……

于是,我又派遣调查了监控。

确实,他没有去过资料库。

一次都没有。


“所以,是开除还是记忆消除?” 我和副主管商量着。

在大致调查了一下情况后,我们发现站点大概1/4的人有听过他的“演说”,关于说容物“真正机密”的“科普”,关于站点人员的“不为人知”的“身世背景”。不对,应该说是“胡扯”更为合适。

“我觉得,以免后患,记忆删除后开除吧。”

“把毒瘤铲出去,是吧?”

我们笑了,并且当机立断执行了Dr.Kunth的开除手续,他滚蛋了。

呼!长舒一口气,那晚我满足地早早睡下了,一身轻松呀!


真是个美好的早晨!

赖床、起床、刷牙、更衣,去吃早餐了!

一路上,我照旧微笑着和大家道早安,直到——

“那可是真的机密!听说啊,SCP-CN-2993根本不是异常!所有异常现象都是有人和异常生物居住在里面作祟!”

“哇塞,不愧是Dr.Meak,知道这么多!”

我重重地拍了下脑门:

“哦不,毒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