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的James的绝对官方故事

你好。我叫James。你可能知道我,因为我在很多儿童主题的搞笑SCP里出场。我现在来这里是要告诉你这些欢乐之源背后的可怕真相。也许它们看起来天真美好,但所掩盖的却是邪恶的阴谋。

我不久前开始在基金会工作。我当时是大概21岁,并不是那些误导人的文件里所说的8岁。我作为一个低级研究员被雇佣,负责撰写你阅读的各种SCP文章的描述部分。我算得上是我那个时代的天才,并获得了我所在站点的具有些许搞笑性质的“年度最佳菜鸟”的荣誉。我当时正交着好运。

那个时候,有个名叫Corbette的助理研究员找上了我。“我要你帮我进行一个实验。”他这么说,“跟我进这个隔间里去。”作为一个值得信赖的好伙计,我跟着Corbette进了那个隔间。他脸上的表情很奇怪,而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它的含义。他的眉毛低垂着,脸上显露出些微的假笑。绝对的恶意就像是要散逸出来似的。

我走进了隔间,而他立刻就关上了门。“你叫也没用,”他通过一个麦克风对我说,“没人能听到。”我甚至没有去尝试。我见过人们在这种隔间里被畸形的大蜥蜴慢慢地扯成碎片,但连最轻微的响动都没有听见。相反,我只是坐在角落里等待。一定有人能够救我。但是没人来。

他开始喂我掺了些……什么东西的食物。那一定是某种SCP。我开始变年轻。我过去的衣服太大了。我的婴儿肥再度开始显现。于是两个星期后,我又成了8岁。就在那会儿,他送进了一台打字机,一些纸和彩铅,然后对我说:“如果你给我写篇文章,我就给你吃的。”

于是我就写了。结果大受欢迎,就像他告诉我的那样,每个人都喜欢。除我之外的每个人。我那大大的,天真无邪的双眼背后掩藏的是深深的憎恨。

不过我认为我的时代即将来临。我已经准备好逃出这个房间。我已经找到了出路。作为一个成人的话,我绝不可能逃脱,但是身为一个小孩子,我将将能够通过那个隐藏的洞。

我已经准备好重获自由,然后告诉指挥层发生了什么,关于这个无比可怕恶劣的男人和他让我经历的这些操蛋事儿。

愚人节快乐!

其实我是一只犀牛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